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羽半仙

第七百零二章 团体

  • 作者:夕风吹明月
  • 类型:现代言情
  • 更新:09-16 03:57:02
  • 字数:7198

在喝酒的问题上面,汪同学一直盯着吴小歌,董明平日虽然不喝酒,但酒量汪茂华却领教过,根本不需要他特别“照顾”,不来找他的麻烦他就谢天谢地了。

如果没有前往哏儿都的事情发生,离别的只有左婕和汪茂华,现在,董明却要与齐山一中说再见了!

“今天晚上大家都要喝酒,我已经向家里报备过了!”汪茂华一边启着啤酒瓶子,一边挑衅般看向了董明与吴小歌两人。

汪同学的意见生效。

这一杯酒下肚之后,汪茂华看向了董明,态度也稍显郑重,“高考结束第三天,开始估分,估分结束之后,发现成绩非常理想,我说的理想,是对我而言,不是你们想像的那么好,大概报考哏儿都体院问题不大!”说到了这里,汪同学眼眉向董明一挑,意思是说,看到了吧,哥们儿我也是可以去哏儿都的!

此时距离董明中考还有一年时间,之前他从未想过,离别居然提前了,提前与左婕离别,提前与齐山一中离别。

几杯酒下肚,吴小歌不用劝了,喝酒变得主动,话也多了起来。

“华哥,你高考想报考哪所学校啊,以前一直问你,你却从来不说。”

“今天算是散伙饭吧,从现在开始,我们的小团体,不得不散了,不过呢,我们散伙只是地域上的,从今以后,我们将不在一起,但大家以后还是朋友,还要经常联系,我们的友谊不会结束,是另一种形式友谊的开始,为了我们新的征程,干杯!”汪茂华端起酒杯,轻轻地与董明和吴小歌碰了碰,一扬脖,干了。

吴小歌一脸苦笑地看着汪茂华,家里管得严,他很不想喝,不过,人家的话说到了这个份儿上,又不得不喝,只得硬着头皮将酒灌进了肚子。

“哈哈,有些事情,我以前一直没有对你们讲过,这事情赖我,自罚一杯!”汪茂华哈哈一笑,然后豪爽地将自己的酒倒进了肚子。

“自从我的体育成绩出现起色,家里人就开始为我的将来铺路,甚至我老爸找到了他们原来的大学,准备采取特招这条途径,我对这条道路也非常期待,唉,说起来惭愧,二级运动员的证书我却没能拿到手,这条路走不通了!”汪同学说着可惜的话,脸上却看不出半点惋惜之色,因为那条道路,汪茂华已经不需要了。

直到今天,董明才终于想通,为什么一个二级证,能导致汪同学在长达几个月时间里,情绪一直消沉,因为它关乎着汪同学特招成功与否,关乎着汪同学的前程,能不在乎吗?

汪同学的家人,正是看到了汪同学知道了上进,最起码在体育成绩中已经明显地表现了出来,这才准备顺势推动,这是人之常情,谁想汪茂华一个疏漏,在专项测试中出现严重失误,未能通过评审,与二级运动员证书擦肩而过。

董明出发前的晚上,他与汪茂华、吴小歌聚到了一起,聚会是汪同学召集的,这一次董明没有犹豫,因为他知道,从此刻开始,大家基本上就要各奔东西了。

然而,接下来,汪同学的脸色却有些发苦,继续道,“为了让估分更加准确,我又开始了第二遍估分,可是第二次估分的结果,足足比第一次少了二十分,少了二十分啊,想报考哏儿都体院就悬了,当然,也不是不能冒险,唉,我现在一直还在犹豫,是稳妥一些呢,还是直接报考东北或鲁北的体院呢?”

“你两次估分的差距怎么那么大,不会是都没估准吧!”吴小歌讶然道。

“确实有这种可能,因为有些答案,与标准答案比较起来似是而非,这就让我难办了,那些题目可能拿分,也可能拿不到分,太纠结了,董明,你说,我应该怎么报志愿?”手机\端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董明被问住了,他对于怎么报考志愿,真心没有研究,又哪能知道应该如何选择,干笑了一声,老怪只能顺着汪同学的话去理解,“要不……,你还是求稳?”

“我就知道你一定会这么说,跟我老妈说得一样,求稳,可是,你们也知道,我一个专项练篮球的体育生,基本等于没有什么特长,如果再去了一所较差的院校,将来毕业分配也是个大问题,头痛啊!”

“华哥你这么说,我就不爱听了,我是练田径的,不是更普通了,唉,还是董明有先见之明,选了一个技术含量高的项目!”吴小歌也叹息道。

董明听到后,马上给二人扔出去成片的白眼,心道,我做体育生之前,从来没有项目好不好,我只是赶鸭子上架,稀里糊涂选择了羽毛球!

现在的董明,做了两年的体育生,也隐隐知道,学校在招募体育老师的时候,更喜欢选择那些专项明确的毕业生,而对于大众化的毕业生,用人单位多半在没有选择的时候才会考虑。

但是,这种情况也非绝对,假如他们能在自身的领域,获得优异的成绩,照样会有单位抢着录用。

只是,眼前的二位,无论如何与优秀没有半点关系,开玩笑,在齐山一中的这些体育生里面,哪怕成绩优秀如叶子胜,他的百米专项,放在燕北省里也不够看,更遑论汪茂华和吴小歌了。

想到此处,董明心里也小有得意,他的项目近些年来热度逐渐增高,他自己也参加了两届省级赛,并且在省级赛中,获得了相对不错的成绩。

董明知道,他能获得这些成绩,自然少不了汤老师的悉心教导,当然,他自身魔鬼一般的训练,也是获得如此成绩的必备条件。

三人在酒桌上面,情绪变换不定,忽而高涨,又忽而低落,畅快是畅快了,然而,汪同学又喝高了。

董明觉得,汪同学的酒量,应该是三人里面最差的那个,因为哪怕吴小歌,喝到最后只是话多了,却仍然行动自如,哪里像汪同学那般,什么都不服,只扶墙,至于董明自己,他是真的没有****。

董明这一次前往赵州,从康宁坐上了直达的大巴,并没有在哏儿都停留,因为已经没有那个必要,毕竟,他在哏儿都还有一年的时间,哪天去逛不行呢?

赵州体校招待所接待能力有限,便把参赛选手安排到了学生宿舍,恰好夏季体校送走两拨毕业生,宿舍相当空闲,接待起来非常容易。

董明到达体校的时候,已经是晚上,进入为自己分配的宿舍,他发现其他舍友已经到齐,其中还有相熟之人,有吴迪,还有许自立,另外三人却都是生面孔。

进门之后的董明,先与吴迪与许自立热情拥抱,然后,吴迪便拉着董明介绍了起来。

“这位是齐山一中的董明,最好成绩临榆赛八强!”

在吴迪介绍了董明之后,那几个生面孔也纷纷起身,客气地自我介绍起来。

“我和自立是康宁体校同学,赵开扬。”一个瘦高球员最先说道。

“康宁冀东中学唐世嘉。”这位男生瘦瘦小小,比许自立还矮了一些,说话中还带了一点腼腆。

“朔平一中刘文昌,很高兴见到你董明!”名叫刘文昌的家伙,脸有点发黑,身高比董明略矮,身材略胖。

大家刚刚再次坐下,刘文昌却一脸坏笑地看着唐世嘉,“你确定不是游戏迷?”

“真不是,说了多少遍了!”唐世嘉无奈地回应着。

“你老爸肯定是游戏迷。”刘文昌继续使坏。

“不是不是,真的不是,别老拿我名字说事,不想想你自己,叫什么文昌的,怎么又成了体育生?”唐世嘉似乎被刘文昌折腾烦了,开始了大声的抗议。

仿佛看出了董明的疑惑,吴迪嘿嘿笑道,“别担心,这俩家伙挺熟悉的,半年前在康宁市级赛中,刘文昌得了冠军,唐世嘉是亚军,他们早就认识。”

康宁市级赛,董明没有参加过,但观摩过朔平赛,这个比赛同样每年一次,时间却在冬季,一年在康宁举办,另一年则放在羽毛球发展较好的县里轮换,齐山就从来没举办过这种比赛,也没有那个条件。

随着董明的到来,宿舍人员算是到齐,大家聊得热闹是必然的,但是,随着聊天,董明发现,宿舍六人,逐渐形成了三个小团体,刘文昌与唐世嘉关系最近,许自立则与他的同学赵开扬自成一系,董明却与吴迪说话最为随意。

“我……,喝,咱别喝多了成不……,这次我期末又没考好。”

“认我这个朋友就喝,不认就别喝,你哪来的那么多废话!”

“讲老实话,没有拿下来二级证,让我患得患失了好多日子,这件事情给我造成的阴影,才慢慢从我心中淡化,不过,患得患失,却一直陪伴着我,直到高考。好学校谁都想去,比如首体院,还比如西蜀体院,但我考不上,却又不甘心报考那些三流大学,所以啊,谁问我这个问题,都会让我烦上一阵子,呵呵,喝酒吧!”汪同学再次将酒杯端了起来。

“你还没说要报考哪里呢,说完再喝!”吴小歌抗议道。

“喝完再说!”

董明微笑地看着汪同学,给三人都倒满了酒,他倒得挺快,杯中都只倒了一半,泡沫却已经涌了出来。

“我没有报备……。”吴小歌弱弱地道。

“我只问你,喝还是不喝!”汪茂华眼睛一瞪道。

董明认为汪同学没有通过特招,倒不是一件坏事,如果他通过特招进入高校,进入的必然不是体育类院校,在普通院校之中,他将得不到体育生应有的学习与训练,最后虽然也能混到文凭,却相当于整个人变相的荒废。

况且,假如汪同学进入到普通类院校,他定然会是一个学渣,与周边那些优等生格格不入,与同学们缺少共同语言,较难获得正常的同学情分,四年大学下来,日子过得不可能舒心,又哪如进入体育院校活得滋润?

时.光’小"说.网 y、ou‘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