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无敌属性超人的副本诸天

a00691 睥睨大唐066

  • 作者:燚度新势力
  • 类型:现代言情
  • 更新:09-16 03:39:08
  • 字数:9644

焱飞煌感受到婠婠的怪异目光,虽然恨她刚刚出手偷袭,却也好奇她为何不趁乱逃走,转头与她对视道:“你为何不学那两人逃走?又为何要偷袭美仙?”

婠婠轻呼一声,粉面闪过一丝红晕,飞快没去,身形连退数丈方停下。

焱飞煌亦没再追击。

焱飞煌见双龙那猪哥样,不禁也轻声笑了一声。

双龙骤然清醒,明白到又着了婠婠的道儿。

“哎!”

婠婠今日本是满怀信心而来,怎料得竟然被突如其来的焱飞煌几人给完全破坏掉一切计划,更是损失了阴癸派第三高手边不负。加上被师叔逼迫偷袭单美仙,现今真的惹下了焱飞煌这个煞星。婠婠亦难免感到颤栗不安。只通过刚刚那一剑,婠婠便知晓眼前的这个男子实力的强大。

但面对焱飞煌的问题,婠婠一时竟不知该如何回答。

边不负的胸口突然鲜血猛喷,原来已被单美仙的一拳给惯穿。

娇躯轻颤的婠婠却似是对边不负之死没任何感觉一般,只是一脸复杂神色地盯着焱飞煌,时而含情脉脉,时而恨之入骨。

“婠大姐不打算为你的情郎报仇吗?”

徐子陵见婠婠并不开口,想起刚刚边不负对婠婠那暧昧的态度,登时取笑了笑道。

“嘻!”

哪知婠婠听了徐子陵的话语,竟然不起半丝怒气,反倒娇笑起来,神态更是柔媚动人。

婠婠心头叫苦,恼恨两位师叔迫自己出手。盖因焱飞煌给她带来的压力实在太大,用尽力气也无法探知焱飞煌深浅,她只有强行运起最高功力的‘魔场’,扭曲周围一丈的空间,试图抵抗焱飞煌这朴实无华,力可破空,声若闷雷,尽显地微妙变化的一剑。

寇仲火气再起:“婠大姐太抬举了!弟可不想每晚抱着美人儿,却要提心吊胆!”

“咯咯!”

婠婠再度娇笑起来,只不过她的眼神一直都放在焱飞煌的身上。笑脸无比的柔情甜蜜,可一旁的双龙却感觉越发的诡异!

“焱公子,奴家知你怜香惜玉,可这次的任务是师尊吩咐下来的,你与师姐的出现,已害得人家没法儿回去交差了,你怎么办才好?”

婠婠一脸楚楚可怜地望向焱飞煌,她似乎忘记了刚刚偷袭单美仙一事。

“为何焱某感觉姑娘你似是对焱某有着深仇大恨一般的呢?”

焱飞煌也好奇地望向婠婠。

“奴家自然恨你哩,人家好嫉妒师姐和那两位姐姐,为何人家不能得到公子的疼爱呢?”

婠婠继续一脸凄苦地道。

得越凄苦,表演得越像真的,反倒正衬托出她此时内心平静无比。

“姑娘不要再如此了,你不累我都替你累,你吧,你到底想要如何才罢休?”

焱飞煌无奈道。这婠婠果不愧‘魔女’之称,焱飞煌只与她几句话就被弄得头有些晕。不但把责任全推掉,更是连消带打,反追究起焱飞煌的不是来。

“且慢!焱大哥,这妖女杀了我们过百手下,怎能放她离去?”

寇仲插口道。

“唷!你还恶人先告状?那你杀我圣门在‘水龙帮’的细作一事又该如何解决呢?”

婠婠一脸正容地道。

“……”

双龙登时无言。

“今日之事就此作罢,但边师叔之事奴家还要禀告师尊拿主意,师姐,公子,你们自求多福吧!师尊已修得《魔秘》最高境界了,绝非婠婠能比!”

婠婠语毕,看都不看地上边不负的尸体一眼,飞跃围墙而去。

余姚,‘双龙会’总部大宅院。

宽敞的客厅中不时传欢声笑语,男声女声皆樱

“我们两个还对焱大哥的背影有些熟悉的感觉的,今一见贞姐与娘一起来,就什么都明白了!”

寇仲抿了口茶,笑了笑道。

如果见到卫贞贞与傅君婥一起前来,双龙再不知道焱飞煌的身份,那他们可就真是猪头了。

“你不怪你大哥狠心丢下你们,让你们自己去闯荡吗?”

傅君婥笑了笑道。

“开始的时候有些想不通,不过后来就明白了,焱大哥与你们的生活确实不适合我与仲,可能等我们再经历一些世事后才能如焱大哥那般看得开吧。”

徐子陵也叹道。

“你们的年纪正是血气方刚,又学得武艺,想去干一番大事业都很正常。”

单美仙在一边道。

“我听白老夫子女人都喜欢充满霸气,有野心的男人,为何焱大哥那种性子却能坐揽这么多的美嫂嫂呢?奇了怪了,想我寇仲大好男儿,却没有哪家姑娘芳心明许的!”

寇仲在佯装长叹,一边又口花花地道。

“仲你还,怎么可能了解女儿家的心事呢!情感之事很微妙的,都是发自于自然,哪有那么多道理和规矩!再那什么白老夫子,他见过全下的女人吗?他敢全下女饶心他都懂吗?”

卫贞贞笑着敲了寇仲脑袋一下道。

寇仲讪讪地挠了挠头,也不出什么话来反驳卫贞贞。

“快把你们这一年多来的经历来听听。”

傅君婥急着开口道。

卫贞贞也在一边点头。

这二女与双龙之间虽无血缘之实,却有着血缘之亲。二女亦姐亦母的形象早以深植双龙心郑

徐子陵点零头,娓娓道来。

双龙自从离开翠山镇后,寻得附近的一个山谷内,日夕苦修‘九玄****’,内心里只想出去报复张老板的儿子,日日过着露席地,茹毛饮血的生活,以自制的弓矢,鱼叉打猎捕鱼为生。

奈何苦苦修炼近半个月,《九玄****》却只能修习到第三层,其后再无寸进。虽然此时二人已经算得上三流高手了,但又有几个人会轻易的满足现状呢?二人遂想起了傅君婥曾对他们过的“年龄以大,欠缺练武的‘岳’”便有些自暴自弃。实际则不然,《九玄****》从‘自然之道’而来,自然要以‘自然之心’去修习,双龙内心满是报复的执着之态,已是进入死胡同。

再憋数月,二人终于误打误撞下悟得《长生诀》最后两幅图,开始了真正的修炼。

又钻研大半年,直到大半个月前,二人已经算是二流高手了,出得山谷,一路向翠山镇方向走去,心中倒也没什么宏大思想,暂时只想回去报仇而已。

哪知刚一进镇口,就闻听有人议论杨广被刺之事。寇仲的‘大志’登时又被唤醒。撺掇着徐子陵,二人飞速赶回扬州,想浑水摸鱼一把。

于是乎二人回得扬州后发觉扬州已被李子通占领,江淮军是出了名的无义之辈,杜伏威放纵下属到处胡作非为。双龙对江淮军大失所望。便离开扬州,随处乱逛。终于在余姚遇到有人拦路逞凶,二人都有着侠义之心,仗义出手。其后更是稀里糊涂地就被捧上了‘老大’的位置。‘水龙帮’在余姚势力已被二人瓦解,寇仲遂提议建立帮会,徐子陵整日沉浸在武学之中,倒也没反对。

双龙的迅速崛起,引得附近势力的注意。尤其是外人眼中,二人身怀‘杨公宝藏’与《长生诀》两大的秘密,都是令人垂涎三尺的宝物。

但杂鱼的角色都被双龙赶走,只有阴癸派的婠婠借口手下被双龙杀害,对双龙进行围剿。那日双龙的确杀了许多‘水龙帮’的人,到底其中有没有阴癸派的手下,谁也不知道!

双龙与婠婠连斗三次,都被婠婠耍得找不着北,更是被婠婠利用,以‘长生真气’助婠婠功力再进。双龙亦领悟了螺旋气劲,也算不上吃亏。

今日傅君婥几人及时到来,瓦解了婠婠最强的一次进攻。

“你们二人以后有什么打算?”

三女闻听徐子陵讲述经过后,沉默半晌。单美仙开口问道。

“昏君已死,下又将大乱,仲意图做一番大事业,我只好先陪着他了。”

徐子陵无奈地道。

“嘿,我寇仲当日就我们兄弟日后必成大将军,大丞相。大好的青春年华,不出去好好游戏一番,岂不愧对上赋予我们的身体与智慧?”

寇仲不羁地大笑。

“仲可是有心称皇?”

傅君婥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事一般,对寇仲笑了笑道。

寇仲闻言一愕,徐子陵亦是有些想不明白傅君婥为何有此一问。

“称皇?那还早着呢吧!我们现今这帮会也才几百人而已!”

寇仲半晌后答道。

“娘只是问你有没有这个决心和毅力,以及才能。”

傅君婥一脸正色。

“我哪有那才能啊!老实,我倒真没有什么当皇帝的想法,只是对那些出身高门大族的人有些看不惯罢了!无论在江湖或朝野,没有成就的人都不会被重视。‘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我一定要证明给人们看,出身决定不了成就!”

寇仲开口道。

“现实自古以来便是如茨残酷,没钱没权,无人会当你是一回事儿,更别妄想要得到旁饶尊重或者心仪女子的垂青!”

单美仙再一旁笑了笑道。

“因此,我们兄弟既然并非之骄子,心里又想享受美好的事物,便惟有用这一双手去打拼,男子汉大丈夫,定下远大的目标,努力迈进达成吧!”

寇仲握紧双拳,大声道。

“那你也应该对称帝有兴趣的吧?你真的决定了?这条路一踏上,就无法回头了!”

卫贞贞也看着眼前的寇仲道。

“娘你为何会这样问我们呢?我看仲抱的只是游戏心态,他若为皇,他有那个治理国家的本事吗?”

徐子陵望了一眼傅君婥后道。

“嘿,我只有一点能保证,那便是体恤百姓,因为我们的出身便是这个年代的最底层嘛!至于其他的方面,我可真是一窍不通!”

寇仲挠了挠头道。

“陵你也别管娘为何如此问仲。仲的想法确实不适合治理国家,治理国家,绝不是只懂体恤百姓就足够的。统驭群臣,更非一般人想得那么简单的!”

傅君婥开口道,熟读许多后世知识的她俨然已是一个才女了。

傅君婥刚刚是想起了焱飞煌曾的寇仲身带‘皇者之气’,便有了那一问。见寇仲真的不可能是他们要辅助的帝星,便也打住话题。

“就像夫君所那样,让他们二人去自由翱翔吧!”

傅君婥心道。

一旁的单美仙与卫贞贞自然也明白傅君婥的想法,因此并不多言语,只是让双龙的内心来回答傅君婥所问。

“我看焱大哥除了人长得俊点儿,武功高点儿,有点儿钱之外,好像也没什么魅力吧!为何会有这么多嫂嫂都爱上他呢?”

寇仲这家伙明显的嫉妒焱飞煌。

单,边二人站立不动,单美仙的一只藕臂正穿过边不负的左手铁环,粉拳此时还印在他的胸口。

“本来我以为已经忘了你对我犯下的罪孽,可是今日一见,却发觉如不杀你,我的心始终还是有阴影。”

“要不然你们两个鬼也可以,与奴家好好来一场缠绵的爱恋如何?人家可是很乖的,你们想怎么样都可以……”

婠婠不愧魔门百年难出的人才,如此劣势下,三言两语就化解掉,同时还用语言分化焱飞煌的家庭,分裂双龙对焱飞煌的信任。只听她越越露骨,焱飞煌倒还没什么,双龙危机一去,已经开始把持不住了。

单美仙,傅君婥,卫贞贞三女一言不发,只是一脸笑意地盯着婠婠。

单美仙缓缓收回胳膊,若无其事地转头款款走向焱飞煌的方向。

战斗过程来漫长,其实只在刹那间而已。

左右环顾,傅,卫二女亦早击退另外两个魔门女子,那两女端是狡猾,早逃掉了。

“你这鬼,毛都还没长全,懂什么叫情吗?谁边师叔是人家的情郎了?就算找情郎,奴家也得找焱公子这般年轻英俊,英雄撩的哩!”

婠婠神态,声音都诱-人无比,抛了个媚眼给焱飞煌道。

时.光’小"说.网 y、ou‘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