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穿越之误惹君心休想逃

第1070章 受挫的仕途

  • 作者:微雨桐寒
  • 类型:现代言情
  • 更新:01-13 13:17:03
  • 字数:2146
福文婧看了看旁边有木板,担心金掌柜身上有骨折的地方,便让夏之宇他们把金掌柜挪到了木板上面,然后用马车拉着回了县衙。
福文婧安慰道:“有可能他们是乔装打扮,只有两个人出城了,也不一定!”常有为笃定地说:“不可能!以那个人的性格,从来都是耀武扬威的带着一帮人,不可能独来独往。刚才茉莉跟我通知之后就去北门了,我们也去北门吧!”
福文婧和金茉莉从房间出去后,就写好药方,让她去抓药了。福文婧想借这个机会,问一下常有为这件事情所有的来龙去脉!常有为起初感觉这件事情很受伤,不愿意说。但是感觉福文婧也不像他想象的是那种自私自利,会拿别人不幸的经历去幸灾乐祸的人。就当吐苦水,竹筒倒豆子,全部都说了出来!
现在情况比较特殊,常有为也顾不得解释太多,便骑上马跟着福文婧等人来到了平乐县城南门,可是经过讯问城门看守,得知并没有遇到成队的陌生人从南门进来或者出去。
福文婧原本想问金茉莉到底出了什么事,但是看到她悲痛欲绝的样子,也不忍心问她了,决定等她平静下来再问。平乐县衙
她连忙从自己的衣服上面撕下了一块布,然后缠在了金掌柜的头上止血:“现在我没有带药,去找辆马车,把他先抬回去吧!”“主子,马车已经找来了。”夏之宇在看到福文婧去照顾受伤的金掌柜之后,已经把马车帮她找好了!
龙星澈看着一行人用木板抬着金掌柜回到县衙的时候,对琥珀低声说道:“她这是又找到活儿干了!”
琥珀附和道:“娘娘是个热心肠儿,心底也善良,看不得别人受伤不管!”“她是走到哪儿,闲事儿管到哪儿!”龙星澈抱怨了一句,又把注意力放到了那堆奏折里。大家把金掌柜抬到房间后,金掌柜就因为疼痛痛醒了。福文婧马上为他做了详细的检查,认定他是腿骨骨折,然后头部被人重击受伤了!

福文婧不相信常有为的话:“你可是朝廷命官,谁能主宰你的命?先不说这个,夏之宇!带着人,我们赶紧走!”

原来,在辰国叛乱结束之后,常有为是可以重新回到誉明州继续当他被龙星澈钦点的誉明州粮造的。就在这个时候,金掌柜带着她的两个女儿也前来投靠常有为。原本定了姻亲的两家人,经过叛乱之后,又重新见面了,这本来这是一件好事情。可是,在金掌柜父女前来平乐县的路上,遇到了出来游玩的崇尹州知州胡新民的儿子胡威宇。胡威宇对金牡丹一见倾心,原本家里已经有了妻室的他,隐瞒了自己已婚的状况,对金牡丹展开了猛烈的追求,甚至追到了平乐县城。得知金掌柜盘下了一家饭店经营,并且已经将金牡丹许给了因为战乱在平乐县的誉明州粮造常有为时,就开始想点子拆散他们的姻缘。当时正值叛乱结束之后,龙星澈让地方官员根据现状,先自行整理需要任职的官员。胡威宇看到平乐县极为贫困的状况,就让年老的平乐县令“因病身亡”!后来,胡威宇钻了圣旨的空子,让他的父亲崇尹州知州胡新民,把常有为安排在了平乐县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当了县令。胡威宇费了那么大的劲,就想毁了常有为的仕途,主要也是看出金牡丹是个唯利是图的女人。誉明州粮造是朝廷三品官员,但是常有为成了平乐县令,就直接降至了七品!胡威宇凭他父亲二品知州的官阶,马上就赢得了金牡丹的芳心。可是注重承诺的金掌柜却不同意他们两个在一起,胡威宇便恼羞成怒的让人把金掌柜的饭店给砸了!胡威宇原本想带金牡丹离开的,可是被金掌柜发现之后,把金牡丹锁了起来。金牡丹由此便与金掌柜面和心不合,依旧私下与胡威宇来往,就这样僵持了整整两年时间。结果,还是让胡威宇把金牡丹带走了……“这个知州简直就是个昏官!不但毁了你的仕途,反而压着平乐县贫困的现状,不往上报!我现在就去找皇上说去!”福文婧愤愤不平的冲进了龙星澈正在批奏折的房间。“皇上,崇尹州知州是个混蛋,你还管不管?”福文婧叉着腰,站在龙星澈正在批奏折的桌前。龙星澈看着福文婧因为生气,脸变得红扑扑的样子:“你这是吃了呛药了?刚才你带人抬来的那个人,是胡新民给打的吗?”福文婧上前拍了拍桌子:“虽然不是他打的,也差不多!打人的是他的儿子胡威宇!”龙星澈用舌头舔了舔下唇,然后看着福文婧按在桌子上的手:“普天之下,敢拍朕桌子的人也只有你了!”

“金伯父!”常有为看到这一幕之后,惊慌失措的从马上下来,跑过去了!“这下坏了!”福文婧也跟常有为一起跑过去,然后伸出手探了探,金掌柜仍然有鼻息,又摸了摸他的后脑,有一滩血!
福文婧无奈的说:“现在让他先休息一下,我去开一副药方,醒了之后,再让他服了!他的伤实在是太严重,一下子是好不起来了。”“呜——都怪我,是我没有过保护好父亲!”金茉莉难过的又哭了。“他带着那么多人,你一个小女子想保护保护的了吗?让金伯父好好休息,我们先出去吧!”常有为脸色非常难看的先从房间出去了。
“不要急着哭,他还活着,估计是因为头部受伤晕了过去。你们先把他放好,我来试一试!”福文婧伸出手来掐了掐金掌柜的人中,金掌柜闷哼了一声!
福文婧看到夏之宇带着的侍卫们都跟着她来了南门,便懊恼的说:“看我这脑子!怎么就没想到兵分两路呢?快,去北门!”可是,当一行人骑着马赶到北门的时候,为时已晚。金掌柜满脸是血的躺在那里,金茉莉正抱着他在那里嚎啕大哭!
福文婧马上找来木板,将金掌柜的腿固定,然后非常小心的剃掉了他头上的头发,将可以快速愈合伤口的金疮药抹到了他的头上。金掌柜除了腿上和头上的伤,他的身上到处都是淤青,因为伤的太过厉害,金掌柜再次痛的昏了过去!

时.光’小"说.网 y、ou‘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