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玄幻异界 > 梦中男神入我怀

第350章 幕后之人

  • 作者:星居水云间
  • 类型:玄幻异界
  • 更新:07-11 11:51:53
  • 字数:8580

伊薇嫃赶紧看了过去。

他不是这么平白无故的猜测的,因为他查到的一切证据都是指向那两位的,只是目前他还不确定到底是自己的父亲还是时诗梦的父亲干的。虽然不愿接受,但其实他打心底里觉得是自己的父亲在幕后操纵着这一切。

他不是没有干过这种事情,盛亦冷家的事情不就是他在幕后操控着,有这个前科在,他会由此怀疑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伊薇嫃一直很不愿意相信这一点,不过梦炘乐的话算是给了她一个定论。

她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

其实他为什么会一直不好说出口,除了向伊薇嫃解释的那样,很多事情解释不清楚,而且他也不知道真相究竟如何以外,最大的原因就是因为他担心这幕后操纵一切的是自己的父亲,这样的话叫他如何说得出口。

两人都很紧张,既想要知道那幕后之人是谁,又不想知道。

想知道,是为了找寻事情的真相,而不想知道,是因为担心那人会是他们自己不愿看到的那人。

两人相视一眼,一时无言。

“呀!门打开了,有人进来了。”梦炘乐指着电脑屏幕,说道。

他们两个聚精会神的死盯着电脑屏幕,双手紧紧的攥着,很是紧张。

隔壁房间。

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走了进去,看着坐在饭桌上,百无聊赖的三个绑匪,眼神中的鄙夷尽显。不过好在他的修养还在,在绑匪们看过来之前,就已经将眼底的厌恶收了回去。

“这人是谁?不是你的父亲吧?”伊薇嫃一直死盯着屏幕,见到来人,连忙看向梦炘乐,求证道。

“你猜到了?”梦炘乐望向伊薇嫃,有些被猜中的难堪,也有些不用自己开口的侥幸。

一边是曾经的友情,一边是爱情,按照远近亲疏、以及时诗梦的背叛,怎么说她也应该是站在梦炘乐这边的。

按理来说是这样的,她也是这样劝服自己的,可是为什么她的心中又多了丝丝的难受呢?

是啊!

虽然梦炘乐是她所爱之人,但他的父母不喜自己,这是她早就有所预料的,心中也是早就接受了这样的结局,所以她能够很坦然的接受这样的解释。但时诗梦不一样,那是她没有预料到的,无论是她那为爱奋不顾身,不顾忌她们之间的友情,还是她父亲背后使坏,算计梦炘乐,这不亚于在刚拉的伤口上撒了一把盐。

……

屏幕中的人还在继续对话,丝毫不知他们已经被人给监听了。

时振才在那三个绑匪面前坐下,看了看那如临大敌的他们,心中冷笑一声,面上倒是不动声色。

“叫你们久等了,你们还没有吃饭吧?要不先叫服务员过来,先点些吃的,等饭后再商谈,也不好叫你们饿着肚子谈这些。”说着,时振才就要叫人去叫服务员。

“不急,还是先把事情解决了再说吧!不然我们哪还有心情吃饭啊!”那老三冷笑一声,阴阳怪气的说道。

“老三,不得无礼。”那绑匪老大故作严肃的瞪了老三一眼,装模作样的训斥道。

“是啊老三,人家时大老板是什么样的风云人物,岂会做那种有失体面的事情?那些钱于我们来说是笔不菲的收入,可在人家时大老板看来,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算不得什么。”绑匪老二跟着瞪了老三一眼,一副指桑骂槐的样子,说完又看向时振才,一副求证他的同意一样:“时大老板,您说我说的可对?”

“大哥二哥教训的是,是我不懂事,居然怀疑您时大老板会昧了这些小钱,是我该死,您大人有大量,就不要与我这粗鄙之人一般见识了。”说着,那绑匪老三用手连扇了自己几巴掌,一副认错的样子。

当然,那动作不过是雷声大雨点小,看着扇自己巴掌的动作幅度很大,但临到了脸边,又暗暗将劲给卸了,扇了半天,连脸都没有红。

看着这绑匪老二和老三这一唱一和,一副惺惺作态的做戏嘴脸,时振才更觉得反胃,要不是非要找这下三滥的人才能完成,他才不屑与他们打交道。

“呵呵…你们说笑了,此次前来,自然是要与你们结清尾款,同时彻底的将这件事情解决,此后再不提这件事情。”时振才露出一副冠冕堂皇的微笑,对于绑匪们的做戏视而不见。

“还是时大老板爽快,果然快人快语,我们就喜欢和您这样爽快之人合作,简单粗暴,说一是一,没那么多弯弯绕绕。”绑匪老大见时振才松了口,那不要钱的溢美之词是信手拈来。

时振才笑了笑,对于绑匪老大的夸奖不置一词。

绑匪老大见此,很是尴尬的收回了那副奉承的假笑,心中暗骂一声‘老狐狸’。不过他很快就不去追究这些了,因为时振才的举动,他们眼冒精光的死盯着那个箱子里的东西。

原来时振才举起一只手扬了扬,他身后之人鞠了一躬,并将手上拎着的黑箱子打开,里面是一沓一沓的百元大钞。

看着那装满一黑箱子的百元大钞,三个绑匪眼睛就要看到那黑箱子里去了。

看着这一幕,时振才想和他们共进一餐的心也淡了许多,他恨不得当即就离开,从此与他们一刀两断。他连看都不看他们,只是示意身后之人将那一箱子钱交给绑匪他们。

绑匪们很是激动的收下那一箱子的钱,迫不及待的上手摸了摸,感受那钞票划过手指的触感。

那是金钱的感觉啊!这迎面扑来的是金钱的味道啊!

“钱已经给你们了,我们的交易也算到此结束了,出了这个门就是陌路人,以后我们桥归桥路归路。我不希望以后从别人的嘴巴里听到我们认识的事情,更不希望听到我们曾经交易过的事情,尤其是牵扯进这次绑架事件的当事人……”时振才恩威并施,先把丑话说在前头,免得到时候难做。

“时大老板放心,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这基本的江湖道义我们还是知道的,这件事情出了您的口,入了我们的耳,绝不会再叫其他人知晓。只是…”绑匪老大拍了拍胸脯,保证道。不过他话锋一转,又是一副质问的语气:“先小人后君子,看您时大老板这么的爽快,有些话我们也就不吐不快了。”

“什么话?有话请直说。”时振才皱了皱眉头,以为他们想要得寸进尺。

伊薇嫃和梦炘乐很是认真的听着屏幕那头的对话,之前见他们半天没有直说那次绑架事件,一直是在避之不谈,对于这样的局面,虽然他们都知道时振才和那些绑匪的见面是因为绑架事件,但却没有可以说服人的证据。

这样模糊其词的证据有什么用,拿不到他们直接承认的证据,等对峙的时候,对方完全可以矢口否认。

两人很是着急的看着电脑屏幕,恨不得冲到隔壁的包间去质问他们。好在那绑匪老大率先沉不住气,听他那只说了‘只是…’这两个字,再加上他那质问的语气,想来他接下去要说的话应该会点明了。

果然,那绑匪老大话锋一转,语气立刻就变了。

“之前说好了的,我们帮你将那两个人绑起来,陪你们演这一场戏,等之后装作跟你们讨要赎金,将这笔尾款以赎金的方式弄到手……可结果呢?说好的赎金成了空谈,那两个人也没有你嘴上说的那般少不更事,把我们是好一顿折腾。这还不算,最后你们更是平白将我们弄到了监狱里,活活的蹲了一个多月,我们所受的这份苦,时大老板就不想说些什么?”说到最后,绑匪老大已经算是威胁了。

“说?说什么?说你们是如何的技不如人吗?明明说好的过后交赎金,可不等我准备好赎金,你们这边就出了那么大的事情。不说被他们算计的逃脱出来,还叫他们打了求救电话,最后更是被人一锅端了,弄成这样的局面,你们还好意思问我怎么办?亏你们问得出来。”时振才越说越觉得气人,要不是怕夜长梦多,想尽快把此事解决,他岂会这么干脆的给钱。

“话也不能这么说,是您那边先给的消息有误,说什么是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高中学生,我们一只手就能干倒他们……正是相信了这样的信息,我们才会轻敌。而且还说什么是小羊羔,我呸,接触下来才发现,那完全是两个狼崽子,不折不扣的狐狸崽子,狡猾的很。”听时振才这么说,那绑匪老二顿时不干了。

废话,他们在来之前就商量好了,这平白无故蹲了次监狱,不从这老东西的手上扣下些利息,他们才不干呢!

这也是他们之所以会提这件事情的原因。

之所以之后提,他们也算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废话,在这尾款未拿到手之前,如果贸然替这些事情,万一对方恼羞成怒,不说这补偿,一怒之下连那笔该得的钱也不给了怎么办?所以一定要先拿到尾款,等这笔该得的钱到手了,再提此事,若是侥幸多得一笔,算是锦上添花,若是那老东西不给,最起码这该得的钱也拿到了,也不算太亏。

绑匪们的如意算盘是打得好,但架不住时振才先发制人。

“你说什么?狼崽子?狐狸崽子?”时振才虽然心中对于时诗梦的表现很欣慰,但面上也不允许他们这般诋毁。

对方说自己的女儿是狼崽子、狐狸崽子,时振才并不觉得是骂人的话,相反他认为是夸奖,像他这样的人,若是女儿跟个白莲花一样,他反而会担心女儿上当受骗。而狐狸崽子和狼崽子就不一样了,他们只会对敌人狠,而且不会被人牵着鼻子走,这自然是好事。

至于这样好不好,反正死道友不死贫道,于外人不好,那有什么关系。只是他可以这样想,却不能叫别人这么说,这要是传出去,那多难听,而且还是从这种下三滥的嘴里说出来的。

他会高兴才怪。

果然啊!伊薇嫃她看起来迷迷糊糊的,但其实她什么都知道,除了偶尔的感情用事之外,很多时候都只是揣着明白装糊涂罢了。

“所以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好解释了吧!你现在也能明白我的苦衷了吧?”梦炘乐苦笑了一声。

梦炘乐本也是屏住呼吸,很多紧张的一直死盯着电脑屏幕。当他看到来人时,整个人都松懈了下来,那打从心底里的高兴和释然,溢于言表。

“是时诗梦的父亲?”伊薇嫃想要确认。

“嗯,是他。”尽管一直在压制,但还是叫人听出了梦炘乐语气中的高兴。

是啊!这事无论轮到谁的头上都不会好受的,碰上这么一个处处算计的父亲,可不得整个人都崩溃吗?

“要猜到这一点也不是什么难事,先说绑架你们这一件事,排除正常的谋财之外,我能想到的就只有演戏了。毕竟你们在一起约会的这件事情本身就透着一股突然的莫名其妙,他们都是人精一般的人物,会怀疑你们演戏也正常,不然不会这么长时间的派人监视。所以他们为这么做也能理解,若是你们真的只是做戏,他们可以利用这个机会假戏真做;若是真的相爱了,他们也可以利用此次绑架事件,让你们有共患难的经历,从而巩固你们之间的感情,怎么算都是双赢的局面。

其次就是那些绑匪刚刚说的话,从他们的对话中,可以知道首先他们是受人指使的,其次指使他们的人是有一定年纪的人,这样一筛选,排除不能策划这些事情的人,答案已经很有指向性了。”伊薇嫃说出了自己的推测。

之所以会这么问,是因为伊薇嫃根本就不认识梦炘乐和时诗梦的父亲,也从未见过他们,不过,当她看到梦炘乐的状态之后,倒是猜到了。

果然如她所想的那样。

时.光’小"说.网 y、ou‘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