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一夜锁情,总裁先生请温柔

第一千八百六十五章 不接受

  • 作者:木槿花开1980
  • 类型:现代言情
  • 更新:01-13 13:31:26
  • 字数:2064
眼眸盯着车窗外看不清的夜色,齐辛的眼泪啪嗒啪嗒的掉了下来。
在齐母的软硬兼施下,齐辛最后只能是口头答应了母亲的话。齐母非常着急,甚至没有让女儿有任何的停歇,便打发齐辛做火车回了江州。
明明知道会有这一天,可是齐辛的心却是像被划开了一个大口子,竟然有液体流了出来。下一刻,齐辛便努力的笑道:“好啊,只要不上课,我什么时候都有时间,请给我你们的地址。”
第一千八百六十五章 不接受
齐辛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学校的,只知道回来之后,她便在宿舍的床上睡了一天一夜,如果不是上课,她真想永远都不要再起来了。接下来的几天,齐辛一直都在网上研究盛鑫集团的那对父子俩,不过她越研究越心浮气躁,一点也没有了当初接近关晋的那份激情和决心。
而这一次,齐辛的心有点凉了!妈妈竟然让她又去勾引一个老男人,而且如果这个老男人比较难搞,就让她再去找这个老男人的儿子,在妈妈眼里自己是什么?是她的女儿吗?她的女儿人尽可夫吗?
她所有的心机和决心仿佛都在离开关晋以后被掏空了,她已经完全没有了报复的能力。
所以,报仇的事情便被托了下来。虽然妈妈的电话还是会三天两头的催,但是这次齐辛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她能够感觉到妈妈的脾气已经濒临崩溃,可是她真的做不到,真的做不到,这次,她宁愿去死,也不想再去做那种事了。这天午后,齐辛忽然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

飘雨小说 www.pyxs.com,最快更新一夜锁情,总裁先生请温柔最新章节!

那端报上地址后,齐辛便挂断了电话。对方仿佛很着急,约了她下午就过去。齐辛当然明白关家和关晋肯定是想尽快和自己撇清关系,不过随后齐辛也舒了一口气,因为关晋可以和自己谈离婚了,这说明他的身体应该恢复的差不多了。下午三点钟的时候,齐辛穿着一套黑色的衣服出现在了一栋写字楼前。她特意穿了一套黑色的衣服,因为在关晋的心里自己就是黑色的,她不配穿白色的。当齐辛走进律师事务所的时候,一位身穿黑色西装的年轻男子接待了她。“齐小姐是吗?你好,我是罗大律师的助理,罗大律师正在办公室里等候你。”那位助理笑着将齐辛引领到了一间装潢考究的办公室里。本来,迈步走进铺着地毯的罗大律师的办公室的时候,齐辛的心还忐忑不安,因为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关晋。可是,当她坐在罗大律师办公桌的对面的时候,她才明白,关晋是不会亲自来和她谈离婚的,他们有钱人都是找律师搞定一切,根本就用不着他们亲自出马。没有看到关晋,齐辛心里倒是放松了许多,但是心底为什么会有一抹莫名的失落?她自己也说不清楚,可是见了又能怎么样?跟人家道歉吗?呵呵,人家才不稀罕你的道歉,估计他已经恨透了自己了,恨不得自己马上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坐在对面的罗大律师冲着齐辛一笑。道:“齐小姐,我受关先生的委托,和您谈一下离婚事宜,这是离婚协议书,请您看看有什么意见,如果您有什么要求,也可以提出来,在关先生给与我的权限内,我都可以帮您解决。如果我的权限不够,我可以代为向关先生转达!”这位罗大律师在江州很有名气,齐辛知道他是关林集团的法律顾问,请这么大的腕和她谈离婚,可见意志非常坚定。“好的。”齐辛的嘴角微微一抿,然后伸手拿过了协议书。拿在手上的虽然是两张纸片,却是异常的沉重。虽然她和关晋已经恩断义绝,但是不得不说关晋是一个有风度的男人,虽然他婚前的财产自己不能分割,但是他会在齐辛没有再婚之前,每个月都会支付给齐辛一万元的生活费,而且结婚的时候给齐辛买的一些衣服、首饰、名表、名包等物品都归齐辛个人所有,不得不说,关晋对自己已经仁至义尽了。看到齐辛看着离婚协议书一直不说话,罗律师笑道:“齐小姐,如果你认为赡养费少的话,我可以再给你加一点,但是太多的话,也是不切实际的,关先生的意思是能协议解决的就协议解决,实在不能协议的话就走法院,可是走法院的话恐怕这些利益你也是分不到的。”齐辛明白律师的意思,她却是将协议书放了回去,并道:“罗律师,我没有任何要求,而且这些条件我也不会接受!”听到这话,罗律师不由得怔了一下。问:“齐小姐,你的意思是说不接受关先生的赡养费和赠予物品?”“是的,因为我不想和他有任何的牵连!”齐辛点头回答。

现在齐辛心里非常的反感报仇,这些年来,她们的生活中没有别的,都是报仇,报仇,以至于她们母女之间的亲情都疏远了。每当齐辛一个人感到孤独、感到日子难捱的时候,她多么想能够依偎在母亲的怀里,让她摸着自己的头,给与自己温暖,就像小的时候一样。
随后,那端便道:“你好,齐辛小姐,我是罗大律师的助理,我们罗大律师想和你约一个时间来谈一下您和关晋先生的离婚事宜。”闻言,齐辛握着手机的手不由得一僵!是啊,她和关晋还没有办理离婚手续,所以他们还没有分得彻彻底底。
可是,妈妈没有,自从父亲去世后,从来都没有一次,所以齐辛感觉自己活得很可怜,仿佛一条流浪狗一样。
坐在回江州的火车上,齐辛心里很是悲凉和委屈。多日不见妈妈了,她很担心她,想和她亲近亲近,也想好好的照顾一下她,可是妈妈仿佛并不想念自己,她心里想的只有报仇。
“你好,请问您是齐辛吗?”那端是一道年轻的男音。“是的,请问您是……”齐辛确定不认识电话那端的人。

时.光’小"说.网 y、ou‘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