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老婆比我先重生了

第313章 全是借口

  • 作者:三眼呆目
  • 类型:现代言情
  • 更新:09-16 04:11:57
  • 字数:5198

徐妍不开书以后的确有很多时间,但并不代表她很闲啊,陪他这个老公就是她要做的事情。

也不知道为什么本来谈论参加比赛的事情,变成了谁来照顾孩子。

让老人享受天伦之乐,其实也算是一种敬老,还有谁比庆老爷子照顾孩子更加合适的呢。

“乔焦,我和老乔商量,如果生女孩就叫乔姣,生男孩就叫乔焦。”

“乔焦……为什么不叫乔骄?”徐妍看着罗楠腾出一直手写出来的名字,感觉不怎么合适。

“其实孩子有时不光需要父母关爱,更喜欢其他亲人的关注,师公你也算是孩子的半个爷爷,不对说是亲爷爷也不过分,所以你看您闲着也是闲着。”

不然创业初期这段苦闷的时间该多难熬啊。

“宁拆十座庙?呵……你老师我已经坚持了一年多,你替老师一两个月就不行了?”乔康永眼神中威胁的光芒比刚才还要强烈,其中似乎还包含的怨气。

“老师,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我和徐妍搬出来不就是图了在一起方便,你得做个人啊。”

被自己老师算计的明明白白,杨阳也只能求饶了。

这个老处男在尝过雨水之以后,显然已经受够了老婆十月怀胎和孩子半夜不得安生的日子。

“要不,我们各退一步,我给您找个专业的保姆?”

“除了你俩外,谁带我都不放心,不然我也不会把他带到首都。”乔康永说罢,搬着椅子和庆教授背对背地坐在一起看书。

杨阳算是看出来了。

当然心里的话,杨阳不可能说出口,他把目光落到庆老教授身上。

“老乔怕要是起这个名字,孩子长大后会被人叫乔乔,像个女孩子的名字,到时候他该哭鼻子了。”罗楠想想还忍住不笑了,拍打着孩子的后背,眼睛中又充满期待。

等到孩子长大到学写字的那时候,他们一家该多热闹幸福。

想到这罗楠忽然转头问徐妍,“你们早就结婚了,就差国内的一个小红本,打算什么时候要孩子?等大学毕业后?”

“等不及了,我打算大二就领证,大三的看看能不怀上,到时候北华大学讲师给我的孩子当胎教,也不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我什么就没想到,要是早想到,我大二就跑过缠着老乔,非让他娶我不行。”罗楠吃惊徐妍的想法,发现这个想法的确行得通,顿时一阵懊悔。

“那可难乔老师会不会答应,毕竟我和杨阳那时候还在读初中。”徐妍毫不客气地取笑罗楠的心急,还恶作剧地刮了一下小乔焦的脚底板。

提到这个罗楠知道她和老乔能走到一起,没少接受杨阳和徐妍的帮助,心中还是十分的感激。

“妍妍,我和你商量个事情。”

“什么?”

“要不,我们给孩子订个娃娃亲怎么样。”

“好是好,但我感觉先和杨阳商量一下比较好。”

以徐妍对杨阳的了解,要是自己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把他的女儿‘卖’出去,晚上回去,那家伙估计会嚷着让她不了下床。

“不用商量,就是口头说一下,逗逗小辈而已,成与不成都不用当真。”罗楠一想到以后两家人的小娃娃稍微懂事一点,告诉他们这件事情,这几个小东西反应估计会很有趣。

“要是嘴上说说的话,我想杨阳不会介意的。”徐妍点点头,她感觉自己老公应该不会那么小气。

大概吧。

……

当夜幕降临,淼水坐着出租车回到了小区,发现竹乐还没有回来回,她的心里默名有些难受。

太容易得到就不会被珍惜。

她不清楚自己是不是这个想法,今天竹乐找她表白的时候,她没有答应。

因为她感觉不对劲。

没有礼物没有戒指,在堆满建材到处破破烂烂的房子中表白。

甚至连铺垫都没有,表白的话还连小学生都不如。

这个混蛋有没有对她认真过。

淼水一想起这些,就想将这个家伙揪过来打一顿。

看了一眼窗外的夜色,以及手上经过修改的设计图纸,淼水转身去找杨阳他们。

公司是杨阳的,文件没有必要再送会曹艾艾和江羽手上,直接给杨阳能剩不少事情。

到了杨阳和徐妍房间门口,里面灯已经是亮着,淼水敲了敲门。

“请进,门没锁。”

徐妍没有开门,只是喊了一声。

淼水一走来,就看到徐妍把一个几个月大的婴儿放在沙发上,手里端着一碗糊糊一点一点喂给他。

“谁的孩子,杨阳呢?”

“乔老师家的孩子。杨阳去安慰你隔壁那位去了,淼水你今天和竹乐发生了什么吗?竹乐一副想出家的样子。”

徐妍一边应话,一边趁乔捣蛋扭头看淼水的瞬间,把吹凉的糊糊塞进他的嘴里。

小乔焦蠕动着舌头想将糊糊吐出来,被徐妍用塑料勺子给顶了回去,最后他才不甘地把嘴里的东西咽了下去。

“也没发生什么,今天我只是说不喜欢他,他也的确没有能让我喜欢的地方。”

淼水放下文件,嘴里不咸不淡说话同时,伸手就接过徐妍手里的糊糊。

“给孩子喂这个,我在行,让我试试。”

“你在老家的时候,带过孩子?”

“不,我在老家的时候训过孩子。”

淼水说着拿勺子刮了碗里糊糊表面已经冷却差不多的那一层,然后直接塞到小乔焦的嘴里。

小乔焦还想反抗一下,淼水眼睛忽然一瞪,瞳孔似乎都放大了不少,吓的孩子咕噜一下把糊糊就咽下去。

“哎?怎么尿了?”

“淼水,我先带孩子去换尿布,等会再吃。”

在徐妍怀里的小乔焦,脑袋缩在她的脖弯里,偷瞄淼水的眼神里既好奇又胆怯。

他没意识到自己还是个宝宝不能被这样对待,但至少感觉到这个女人似乎很可怕。

说完庆教授,脸朝向另一个书柜,开始随便抽出一本书,找把椅子背对者两人看起来。

“老师,你看我和徐妍白天还要上课,你总不能让我逃课吧,也没有人一逃课就逃一两个月的。”

在李亚娜的隔壁客房中,罗楠解开腰带把宽松地衣服放出来,露出半个遮不住的腰身,衣服盖在孩子脑袋上,让他自己吃个痛快。

徐妍做在一旁,看着孩子露出来的一只小手,心中母爱也跟着涌起。

“他叫什么名字。”

“周一至周五白天不用你们管,晚上我会把孩子送过去,还双休日全天,你们两个人有一个人看着就行,我感觉不会占用太多时间。”

可庆老爷子不这么想,脑袋摇起来连腮帮子上的肉都跟着抖动。

“杨小子你可别折腾我这把老骨头,你婆婆走的早,师公膝下就没有过孩子,哪会带什么孩子,康永过来住,师公举双手欢迎,但还要是把孩子留在这里,还绕过师公吧。”

老乔哪是到首都邀请他一起参加比赛,明明就是找借口让他们帮忙奶孩子。

……

时.光’小"说.网 y、ou‘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