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玄天后

一、又见故人(五)

  • 作者:因顾惜朝
  • 类型:现代言情
  • 更新:01-13 13:19:12
  • 字数:2021
侯艳年叹了一口气,“是。若是不出去,”侯艳年意气有些萧索,“就失礼了。”
侯艳年眉心一动,慢慢说道:“咱们这个商会,起初设立,就是为了征缅引之事,如今商会里头的所有人,都是在缅甸有生意的,如此大家伙才能够团结起来,一起赚钱,若是咱们之间有些什么龃龉,我居中主持,也就是说开了,不至于闹得不可开交,可若是让外人进来,谁的生意分润出去?只有征缅商会有生意的人才能够在咱们这里有说话的地方,宫九爷,你说让外人进来,那么你宫家的生意,难道要分给别人吗?若是你愿意把缅甸的生意分给别人,我自然无话可说!”安缅商会里头的这几个大巨头,不是一点点的生意在缅甸的,而是玉石翡翠、大木、棉花、铁矿、金银矿、大米等几种生意的前几名才可以入内,甚至是单独有一样生意的都不行,而是要在这个行业之中占据一定百分比,可以在这个行业上进行定价的,才能够在这个签押房之中有位置,才能在侯艳年的面前说上话儿,宫铭说要引外人进来,分润生意的话,那么也就是一点点,宫家可不是慈善家,不会把核心的生意最赚钱的让出去,“怎么会呢,”宫铭干笑道,“只不过是让他们作为客卿参谋一二罢了,咱们的生意,现在……如何能够给他们呢?我宫老九的一些生意,实在是小的很,算不得什么大生意!”
侯艳年微微一笑,也不说话,宫铭眼神一闪,笑道,“会首不必如此,咱们还是要你来带着才好的,昔日在西南缅甸办的差事儿极好,如今咱们都是过江龙,到了京师这里,到底是人生地不熟,被人欺负也是寻常……依我看,会首何必退位,咱们再选几个新人进来,北方的新人多少帮着咱们找路子,您看,如何?”
这时候签押房外响起了凌乱的脚步声,“会首,会首!各位老爷,外头来贵客了!请马上迎接!”“贵客?”宫铭迅速的站了起来,“是什么人?”
侯艳年心里头微微一沉,他是知道众人不高兴,但却不知道这几个人是存了如此的心思,他原本是以退为进,想着用去位的说辞来压服众人,可这些人除却李豹直接反对之外,其余的人都不置可否,宫铭甚至是说出这样的话儿来,侯艳年一时间被逼的下不来台来,心里头也不免暗暗的在埋怨,自己所投靠的那个人,明明说派了人来说明,今日必然会有意想不到的大人物前来,怎么这会子都要开席了,却还不见人影?“会首!会首!”李豹喊道,“别管这些个东西了!”他性子急,却也知道今日这谈话的内容不太对劲,于是这会子忙说道,“咱们这会子何必闹这些?时候差不多了,您再不出面,外头的人,等得不耐烦,这就失礼了!”
“是海勇伯!”

出师不利,被四九城的商人们抵制,如今又不见大人物来恭贺,就算是内务府的官儿也没有来几个,只是一些苏拉主事等的小虾米来,这意味着大人物并没有照拂安缅商会,扬名立万自然是不可能了,接下去只怕过了十年之期,安缅商会的这些人就守不住这万亿生意了,只能是拱手让人,而那个时候,如今这看上去热热闹闹的西南会馆,可能只能作为一个西南三省的士子们入京赶考的歇脚地方了,再也算不得什么和其余会馆分庭抗礼在商业上有重要地位的重要地方了。

室内温暖如春,只是不知道为何,侯艳年这样的话说出来,有些人不由自主的就觉得室内有些闷热了。宫铭干笑一声,“会首不必如此,咱们认你,还是认你的,只是今个的事儿办得不好,却也不是什么大碍,若是会首把您的那些关系,告诉我们这些人,”宫铭狡黠的眼神转了转,“让我们也想法子去打点关系,人多力量大嘛,若是万一贵人们愿意赏脸,咱们的生意,不是还能做下去吗?”宫铭等人心里头其实还是有一些其余的疑虑的,侯艳年每年都要专门在众人这里收取一笔不菲的银子,说是打点京中贵人,可送给那些人,侯艳年都是一个人独揽大权,不告诉任何人,以前倒也罢了,安缅商会的生意较为通顺,办的很好,可如今入京的第一件大事儿,亮相的大事儿都办的不好,没有什么重要的人物来,众人心里头就有些怀疑了,这些钱到底是去哪里了?是真的送人打点关系了,还是被侯艳年私下藏起来了?若是真的送人了,只怕是这些钱都是丢在了水里,一点成效都没有的!
宫铭心里头是对着会首这个位置有想法的,但决计不是昏聩要引狼入室,他现在想做的事儿,还是斗而不破,最大幅度的降低侯艳年的权威,进而取而代之,所以这个费用花出去了,今日却并没有将大人物请来坐镇扬威,这个事情的确是可以作为一个发难的点,若是侯艳年自己私吞了,那么自然就不合适当会首;但是花了这么多银子,今日西南会馆揭牌,没有人来捧场,也是无能的一种表现,当然也不能当回首的。
现在不能够给,日后那么当然能给了,而且宫家若是不愿意给出自己在缅甸的生意份额,那么自然是要找别的人来,侯艳年听懂了宫铭的潜台词,继续说道:“那么就更是不成了!起码我在当着会首的时候,不能把这些无关紧要的外人引进来,咱们都是知根知底,也都想着在缅甸赚钱,可外头的人……我却是不知道他们心里头到底是怎么想的,所以,宫九爷,这个事儿,不成!”侯艳年的语气很是坚决,“只要我还继续当的这个会首,这事儿就不成……自然,若是我明年退位让贤,那么自然让新会首去操心了。”

时.光’小"说.网 y、ou‘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