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玄幻异界 > 山海行剑

第三卷梦回镜像第四十七章道一

  • 作者:三年雨幕
  • 类型:玄幻异界
  • 更新:07-16 13:05:37
  • 字数:7602

沉默了片刻,道一率先开了口:“山亭,你来我们龙台山恐怕是发现了些什么吧?”

“至于你‘鸿飞’,念在你早年除魔卫道有功,就罚你面壁五十年!五十年内,不可出山门一步!”说完这句话,临渊脚下一闪便消失在众人的眼前。

而跪倒在一边的鸿飞,浑身一颤,低声痛哭道:“弟子,认罚!”

“但说无妨。”道一皱眉说道。

“神州之上道门林立,各色传承更是数不胜数,在我们不知道的角落里或许就有着强大的道门中人。而鬼隐罗市绝对不是我们几人可以匹敌的,因此我想,利用龙台山的威望募集天下有道之士,一同商议这件事。”

“是!”三位弟子恭敬的低头说。

山亭点头,“对,有些事我需要来此确认一下。”

“直说无妨。”

此时,道一、山亭师徒以及临渊和临帆正坐在小桌旁静静的饮茶。

相逢的热情已经在短暂的寒暄中归于平淡,此时,五人的脸上都有些沉重。神州这数十年来的变化众人是都看在眼中的。尤其是近些年来,那一丝不同寻常的异变更是呼之欲出。

“鬼隐罗市的‘万界大阵’是否已经松动了。”山亭直奔主题。

道一轻叹一声,“对,不止如此,甚至从那鬼隐罗市之中已经有鬼族到了我们神州!”

“是‘红娘’吧?”山亭皱眉说道。

“红娘?”道一一愣,“可是那个绝美的红衣少女?”

临渊话一出口,周围的无数弟子们顿时呼呼啦啦跪下了一大群,他们无比痛哭流涕的哀求着临渊,可临渊却是大手一挥,对着站在远处的几位弟子说道:“鸿途、鸿展、鸿运这件事交由你们处置,切记这些人一个都不可以留,道行一丝都不可以剩下!”时光小说网 www.youxs.org

道一无奈的望了一眼山亭,苦涩的摇摇头:“这个办法,怕是行不通。”

“为何?难道这神州就只是我们几个人的吗?神州的安危存亡他们就无所谓吗?”年轻气盛的少年剑一忍不住插嘴师长们的对话。

临渊轻轻的拍了拍剑一的肩膀,笑道:“剑一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神州之上道门林立不假,他们不愿意来此也不假,可这并不代表他们不关心神州的安危。只是每个传承都有其傲气,他们是不会因为一句话或者一封信就来此的,因此,这种事情必须得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才可以进行。”

“那你的意思就是只能我们几个人去做这件事了?”剑一不解的问道。

“目前来说,是这样的。我们必须得把这趟雷给趟了,搞清楚这雷场有多大,之后将具体的情况公布出去,我想到那时他们才会有可能来吧。”临渊有些无奈,可事实却是如此。

“那到底怎样,他们才会心甘情愿的来?”剑一有些不甘心。

临渊一笑,“或许只有什么高深的秘术传承为引,才可以吸引他们吧。”

“高深秘术传承?”剑一皱眉,“那可是所有门派的镇山之宝,几乎是不传之术吧?”

“是啊,所以这件事的难度就在这,我们很难说单凭声望就把这些人联合在一起。看来你和山亭应该很久未出世了,世态炎凉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了你们还不知晓。”

山亭不为所动,“我和剑一确实已经十五年没有出山了,不过既然那些人指靠不上,那就我们几人去做这件事!”

道一默默点头,看着斗志昂扬的山亭轻声道:“对,做事情不能畏首畏尾,去做,然后才能知道自己的极限在哪,才能去考虑下一步的办法!”

山亭注视着道一说道:“道一老哥,我来时和剑一横渡凌天锁,发现凌天锁下的深渊之中有些异兽的嘶吼,那是‘狰’兽吧?”

道一轻叹,“对,在凌天锁之下的深渊中,有着两只狰兽。但是,我们龙台山却一共有着五只狰兽存在。”

“五只?那剩下的三只呢?”剑一好奇道。

山亭目光悠然,似乎可以看透木屋和悬崖之外的深渊,“那三只就在你这后山断崖处吧?”

“嗯,这五只狰兽本是老道我收之看家护院的,但就在数年之前,有三只狰兽产生了异变。不得已,我和临渊、临帆一起将其从凌天锁下的深渊中移至后山断崖内,且立下了八卦大阵封印。但是,时至今日,那三只异变的狰兽已经越来越强大了,八卦阵的封印已经快要无法抵挡它们了。”道一苦涩道,“若不是你来了,恐怕我这几日就得寻其他的老友来帮我这个忙了。”

“那异变可是来自鬼隐罗市的影响?”山亭问道。

道一如释重负的叹息道,“对,是鬼隐罗市的影响,而且我初步判断,这几只狰兽是收了鬼隐罗市之中邪恶之气的影响。它们已经失去了理智,无比的狂暴。”

“你想我怎么做?”

道一郑重的看着山亭,“我想由你我二人下去修补封印,如果有可能的话,击杀这三只狰兽,而外面则由临渊和临帆守护。”

“这件事恐怕没有这么简单吧?如果我想的不错的话,在这后山之下,便是万界大阵的本源封印所在吧?”

道一点头,“果然什么事都瞒不过你小子,后山断崖之下确实是万界大阵的封印本源所在,而且那本源已经极度微弱了。这几日我甚至隐隐感受到有鬼隐罗市的鬼族已经从其中出来了,而且就在断崖下徘徊!我们很有可能会遇到鬼隐罗市的鬼族!”

“如果仅仅是这样的话,那不在话下。”山亭爽朗的答应了,“不过,这安排却需要变一变。”

道一不解道,“怎么办?”

“你和我下断崖深渊解决狰兽,尝试加固本源封印,而外面则由临渊和剑一守护,至于临帆就让他去守护凌天锁前的狰兽吧!我想后山断崖之中的狰兽嘶吼一响,凌天锁下的狰兽也不会平静的。”

“这.....”临渊和临帆都注视着剑一,他们都清楚眼前的少年不过是一入道境罢了,他的实力可以在龙台山中击败鸿飞这个初入道之域境的道士,但他与眼前在座的诸位比起来还是有着不小的差距的。而守护断崖后山无疑是一个十分危险的差事,同时它的位置也是十分重要的。从任何角度来考虑,这个位置由实力更强的临渊和临帆守护那都是最好的选择。

但出乎临渊和临帆师兄弟的预料,道一却是平静的点了点头,“好,就这样办。临渊和剑一守护断崖后山,临帆去守护凌天锁前的深渊。”

见师傅发了话,临渊和临帆只得无奈的点点头,“是,师傅。”

“那时间就定在明天正午时分吧!今晚你们师徒好生歇息一番,而且那时候后山深渊中的雾气最薄弱,从封印本源大阵之中所遗漏出的邪气也是最弱的。”道一敲定了这件事的进行时间。

“好,就这样办。”山亭点头答应了,可是忽然间,山亭皱起了眉头,思索了片刻说,“道一老哥,有一件事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道一见山亭如此郑重,便问道:“直说无妨。”

山亭思忖再三,缓缓开了口:“我们师徒曾经两次与红娘交手,那红娘确定是鬼隐罗市的鬼族无疑,不过,对于红娘背后的人我们却无法确定。”

“嗯,红娘背后有数位鬼帝存在,她究竟属于哪一方还未可知。”道一说。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山亭凝视道一说,“我觉得,或许红娘的背后另有其他的幕后主人也未可知!”

“其他的幕后主人?那会是谁?难道鬼隐罗市之中又有了新的存在?”道一对于山亭的话十分不解。

“不知,只是我们曾经不止一次听到红娘说起‘城主’这个词,可在我的认知中,鬼隐罗市内还没有‘城主’这个称呼。”

“城主?这倒是个很奇怪的说法,难道鬼隐罗市被统一了?”临渊话音未落自己便否决了,“不,不可能的,鬼隐罗市之中斗争不断,怎可能有人统一。并且,若是真的有人统一了鬼隐罗市,恐怕那人也是无数年来的最强鬼帝吧?”

“对,无论哪种可能性,我都觉得这件事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的这么简单。所以,我们明天还是小心为好。”山亭嘱托着诸位。

“嗯,多谢你提醒了。”道一微微点头,心中默默的多了几分堤防。

只见一位鸿字辈的弟子一摆手,顿时,那些安然无恙的鸿云两辈弟子们呼呼啦啦的将地上那些忏悔的弟子拉了起来,一个个送往龙台山的‘戒坊’去了......

龙台山的后山,悬崖前是一片空旷的草地,草地上有着一座简单的小木屋,一棵古怪丑陋的歪脖树......

“不,那只是她的一分身罢了,而且我想那红娘的分身还很多。就在我和剑一来这的路上,我们已经碰到了两次‘红娘’!”山亭若有所思,如果说在场之人谁对红娘的了解最多的话,那无疑是与红娘本体交过手的山亭。

“嗯,原来是这样,我说感觉如此奇怪,鬼隐罗市好不容易送出一鬼族,竟然刚出鬼隐罗市就死在了我龙台山?没想到,那竟然只是一分身罢了。看来,我们都小看了鬼隐罗市送出的这鬼物。”临渊身边一个身材瘦小的白发老道说道,这人便是道一的大徒弟临帆!同样也是一个道之域境的高手。

“是啊,鬼隐罗市此次的目标很大,他们蛰伏了近千年,到了现在大阵松动时终于按奈不住了。”山亭脸上有些苦涩,他深知以神州目前的力量是绝对无法匹敌鬼隐罗市的三族合力的,“我有一个想法。”忽的,山亭抬起了头。

小木屋陈设简单,只有一张卧榻和一张小木桌。卧榻之上挂着一幅苍劲的‘道’字,木桌上则是摆着一个茶壶几个杯子。

看着痛哭流涕的绝大多数云字辈弟子们,鸿字辈的弟子和那些侥幸还站在原地的云字辈弟子们心头一颤。这一代弟子在泌水古城中所做下的事情他们大多是有所耳闻,他们也想过这件事会有曝光的那一天。但他们却没想到这件事会曝光的如此快,并且临渊对此事的态度会如此决绝!

似乎对于这样的事情,临渊眼中‘法不责众’这个词并不存在。不过,既然临渊已经发话了,那他的弟子们无一不从。

“对!”

“她不是已经死在我们龙台山了吗?”对于这件事,临渊也是知晓的。

时.光’小"说.网 y、ou‘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