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穿越历史 > 日月永在

第三十四章:御前奏对杨士奇

  • 作者:煌煌华夏
  • 类型:穿越历史
  • 更新:05-28 19:06:23
  • 字数:6814

谨身殿里的气氛压抑的宛如实质。

有道是子不言父过,朱有爋举报他爹朱橚谋逆,无论是朱允炆还是四臣在听闻后的第一个感觉就是:不可能!

朱橚是个什么玩意?他敢造反?

朱橚不是他哥朱棣,没有那征伐天下的本事,加上早年不被太祖所喜,在开封,手里的亲兵连三千都不到,说他准备造反,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吗?

为什么说朱橚铁定不会造反,因为早年朱橚擅离开封到凤阳祖地,被太祖知道后直接发配到了云南,折腾了好几年才宽赦,回到河南后顿时老实的狠,整天宅在宫里忙着排练歌舞,唱大戏做宅男去了。这么个明显没贼心更没贼胆的玩意,他想谋逆,除非他大哥现在打进皇宫御极奉天,不然他都不敢露头。

“朱柏伪造宝钞,剥削民财,朱橚意图造反,叛逆君父,呵呵,哈哈哈哈。”

朱允炆扫视殿内,突然大笑起来,“朕的这两位叔叔,这不是在把脑袋伸到朕的刀下,求死吗?”

朱允炆现在是明白过来了,这两件事如果只发生一件,还有那么三分可能是真的,赶在这个时候一起发生,那就百分百是假的了,明显是有人在幕后操纵,玩政斗倾轧,他朱允炆不是小白,如此明显的借刀杀人还能看不出?

“一个封地在湖南膏腴之地,一个在中原故宋旧都,两个人领着万石君禄,享着封地民奉,好日子过的久了,把脑子糊住了?”

朱允炆在殿内来回踱步,怒极而笑,“你们说,朕能信吗?能信吗!”

四人吓得伏地不起,“陛下息怒。”

“都起来,朕不是在气这二人。”朱允炆冷笑,“朕是在气这二人身后之人,这是在拿朕当傻子啊,如此拙劣的陷害就会让朕对湘周二王下手?对宗亲动刀?可笑,可笑。”

暴昭眉心直跳,“陛下的意思是。”

朱允炆甚至都不需要推断,历史已经清清楚楚记着了,“朕的好四叔,这是已经迫不及待,不愿意束手就擒了。”

历史上原型的朱允炆干的最愚蠢的事大家都已经知道,就是上位伊始,便迫不及待杀害宗亲,以致诸藩亲族离心,朱棣靖难,竟然没有一个亲王愿意起兵救驾,这些烂事,魂穿而来的朱允文又哪里会在做。

所以他在用怀柔政策,慢慢的拉拢分化。所以他要开边市,换北地太平,征西南,也是想尽办法不大动干戈,靡费国力,现在的朱允炆走的每一步棋都是在小火慢炖,尽量以平和的手段来度过自己登基的前几年。

但是朱棣果然还是那个雄才大略的成祖皇帝,他察觉到了,他不甘在这种环境下等死,朱允炆也低估了朱棣的能量,他竟然有本事同时陷害几名亲王,然后把这些烂事推到朱允炆的面前,逼着朱允炆去做!

朱柏伪造宝钞,剥削民财,查还是不查?不查,天下的百姓会骂娘的,做皇帝的,什么都可以丢,唯独民心不能丢,太祖珠玉在前,爱民如子,给继位的朱允炆立了一个标杆,所以朱允炆必须查。查一个亲王很容易,几个太监一队锦衣卫就能把朱柏拿进京,但是朱允炆怕,他已经明知道这是朱棣在幕后操控,那后者还会让朱柏如此顺利的进京吗?

朱橚意图谋逆,举报人还是他自己的亲生儿子,这基本上就是板上钉钉的事,那还有什么好说的,拿人问罪,要么砍头要么罢黜流放,周王阖府上下明显是牺牲品,等朱允炆处罚决定下来,朱有爋只要改口,说他是被朱允炆胁迫的,是朱允炆为了削藩逼着朱有爋陷害朱橚,朱允炆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进退维谷,一步将军。

朱允炆有些烦躁的捏着眉心,“都说说吧,怎么办。”

方孝孺这个时候都吓傻了,他虽然没多少政治头脑,但他也不是个傻子,朱允炆说朱棣是幕后黑手,他便理清了整个事件的脉络,顿时哭号出声,“是微臣愚蠢,臣该死。”

这一步将军棋最简单的解决方法,就是内阁不报,朱允炆装傻充楞不知道,等民怨升腾,朱允炆自内阁借一颗脑袋,就足够平天下民愤,那个时候,西南也差不多有了眉目,朱允炆威望加身,自然可以更灵活的施展手段来处理这些糟烂事,但是方孝孺一头闯进谨身殿,朱允炆就不能再装作不知道了。

朱允炆懒得搭理他,任由他在那跪着,以目视暴昭、郁新二人,“两位阁老有什么想法。”

暴昭叹了口气,“事已至此,不查伤及陛下颜面,既如此,当即刻令湘、周二王进京自辩,届时,三法司做一份无罪的证据,先把这两件事压下来再说吧。”

朱允炆有些担心的说道,“朕怕这两位不能活着入京啊。”

谋逆造反的路上容不得半分心慈手软,朱棣也压根不是心软之人,他靖难之后,残杀了几万人,这种货色,不把所有事准备妥当是不会发难的。

郁新也很纠结,一时半会支吾不言,解缙便站了出来,”陛下,臣等无能,不过翰林学政中有一人,却一眼看出此事乃栽赃陷害,不如召来,或有应对之法。”

朱允炆来了精神,“何人?”

“此人名叫杨寓,乃翰林学政王叔英举荐。”

杨寓?

朱允炆眉头微皱,没听过这个名字啊,历史上无名之辈,能有几分期待。

“先唤来问问吧。”

双喜领命,急步走出大殿,不多时便领回来一个年约而立的汉子。

“微臣杨寓,叩见吾皇万岁。”

杨寓很激动,没想到自己入朝第一年就有机会面圣,听说还是皇帝老子召自己御前奏对,不得了了,青云直上的大好机会啊。

“士奇,湘王的事,我等束手,你可有何办法为陛下分忧。”

解缙一开口,朱允炆登时变了脸色,士奇?杨士奇?

我靠,你早说啊,你说杨寓我哪里记得住,你说杨士奇倒是如雷贯耳,明初贤相,四朝阁臣啊。

杨寓抬头,“微臣斗胆猜测,湘王一案,必是他人栽赃陷害,湘王,江南一闲王耳,无兵无权,缘何遭人陷害?”

“站起来答话。”朱允炆嗯了一声,“朕怀疑有人欲借朕之手,戕害宗亲,毁朕名声。”

杨寓起身,拱手,“陛下圣明,既然如此,陛下何不借势反将一军。”

反将一军?

朱允炆来了兴致,“仔细说说。”

“湘王伪造宝钞,属剥削民财,但此事察觉的早,民间受害者寥寥,国库充盈,大可由朝廷兜底,陛下命湖南布政使司先进行双倍补偿,压下民愤,亲王不法,陛下先揽责于己身,而后再查真相。”

“万方有罪,罪在朕躬。”

朱允炆仔细咂摸一下其中滋味,顿时眼都亮了起来,朱棣陷害朱柏的目的是什么,不就是想让自己背上一个残害宗亲的骂名吗,好啊,朕是皇帝,所谓万方有罪,罪在朕躬,湘王是朕的亲叔叔,湘王不法,是朕这个做皇帝的没当好,理应由朕替他扛了!

不就是伪造宝钞吗,朕先走国库把这笔损失填上,而且双倍补偿,老百姓得了优惠一时半会不会骂朝廷,其他亲王看到也会夸朱允炆仗义,然后在慢慢调查此案。

就是朱棣这个时候杀了湘王,脏水也泼不到朱允炆脑袋上,天下人只会说湘王自己畏罪自杀,谁会怀疑是朱允炆动的手?

要是朱允炆动的手,逻辑上就说不通,因为朱允炆完全可以明旨调查,没必要揽罪于自身,平白折了帝王颜面。

用一点面子换所有亲王的感恩,真他妈的值!

而且,咱们中国老百姓骨子里就是得饶人处且饶人,只要补偿到位,老百姓可不会揪着这点事非要闹个明白,二十一世纪都还知足让步呢,何况此时之大明,朱允炆双倍补偿下去,老百姓还得念朱允炆的好呢。

危机危机,果然有危险的地方只要应对得当,就有好处。

朱允炆开怀大笑,“如此简单应对,倒是令朕和三阁脸上无光了啊。”

方孝孺这个时候还跪在地上没起来呢,听到杨寓的应对之法,便向后者报以感激的目光,拱手道,“士奇大才,令某钦服。”

杨士奇赶紧侧身不敢应礼,“学生浅见,方阁老见笑了。”

“那周王的事怎么处理。”朱允炆又把朱有爋举报朱橚的事向杨士奇说了一遍,只见后者轻轻一笑。

“所谓子不言父过,天下哪有子告父谋逆之事,无稽之谈,贻笑大方,御前司不经查实便上奏御前,这是拿笑话来消遣陛下,要罚!”

双喜顿时眼睛一亮,笑着跪倒在朱允炆面前,“奴婢疏于管理,竟让如此荒谬之事污了陛下的耳朵,奴婢该死。”

朱允炆装模作样的喝道,“来啊,将这狗才拉出去,廷杖二十,再有下次定斩不饶。”

有锦衣卫冲进来,被朱允炆特意叮嘱,“打破一块皮,朕可都不乐意。”

领头的大汉将军顿时明悟,一抱拳,“请陛下放心,孙公公但凡破一块皮,末将拿脑袋抵了。”

等双喜被几个锦衣卫恭恭敬敬的请出去打廷杖,谨身殿里顿时笑声一片,一直压抑的气氛顿时活泛起来。

朱棣啊朱棣,你老实点吧。

朱允炆心中暗叹,朕对你的容忍也是有限度的!

阅读日月永在最新章节 请关注时光小说网(www.you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