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穿越历史 > 日月永在

第三十七章:一家团聚

  • 作者:煌煌华夏
  • 类型:穿越历史
  • 更新:05-28 19:06:24
  • 字数:5384

己卯,建文元年七月。

时间长河在这个节点,转了一道急弯,历史从此变得面目全非。

朱棣没有在这个月打出“靖国难、清君侧”的旗帜兴兵南下,这个在北地打了半辈子仗的将军,现在就好像一个普普通通的地主员外,宅在家里每日陪着妻妾孩子,偶尔叫一些亲信喝回闲酒,整个人几乎瞬间苍老了十几岁。

造反当皇帝,这件事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好比朱棣的梦想。这么些年来,支撑着他越来越强大的动力,也是这个梦想。当他决意放弃这个梦想的时候,他已经不再是那个百战百胜的燕王,他只是已至不惑之年的朱棣。一个丈夫、一个父亲。

凉亭内,徐仪华很是担心的看着眼前自己爱慕了几十年的英雄,轻轻将手搭在后者满是老茧、伤疤的大手上,却是一句话都没有说。

夫妻二人相濡以沫,朱棣的变化因何而来,徐仪华永远是心知肚明的,自打西南事变之后,朱棣同姚广孝策划的每一件事,徐仪华都知道,但最终,都失败了,这对朱棣的打击很大,甚至让朱棣到了今时今日之情景,陷入深深的自我怀疑之中。

两人对面不远处搭了一台大戏,有戏班在作艺,这种情景在过往二十年中的燕王府从未有过,朱棣是从来不听戏的,“靡靡之声,扰孤耳音。”

朱棣最喜欢的音乐,是金戈铁马的碰撞,是铁骑冲锋的闷雷,但现在,朱棣却在府里连听了三天的大戏。

军营,已经有近半个月没有去过了。

朱棣的亲卫统领张玉就守在府外,将任何的军情奏报都拦了下来。

“佛说,拿起容易放下难。”

朱棣拍了拍徐仪华的手,“今时我放下了,你要为我高兴才是。”

朱高煦就坐在朱棣的身后,闻言不忿道,“一群没有祖宗的秃子说话,能有什么道理。”

所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又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无论从哪一点来说,和尚这个职业,在古代统治阶层眼里,都不会看得起他们。

“老二的脾气就是太随我了。”

朱棣冲徐仪华一笑,温声细语的说道,“以后你还要多多管教,让他跟老大学学,是应该谦虚谨慎些才好。”

徐仪华咬着嘴唇,什么话都说不出来,这些天,自己的枕边人跟自己说的每一句话,都好像在交代身后事,平淡的让人心里发毛。

一家人坐在亭子里,气氛却沉重的宛如诀别,一戎装汉子走过来时,都不由自主的放缓了步伐。

“朱能来了,有什么事?”

朱棣微微侧目看了一眼。

朱能单膝跪在朱棣手边,声音里抑不住的开心,“王爷,世子殿下一家回来了。”

朱棣都没来得及从错愕中回过神,就看到一行人兴冲冲的闯进院内,当先一人,不是朱高炽又能是谁。

“父王!”

朱高炽在距离朱棣几步外就跪了下去,“儿子,回来了。”

“儿媳叩见公爹。”

朱高炽身后,妻子张氏也抱着尚在襁褓中的朱瞻基跪了下来,身旁是朱高炽的两个嫔。

朱棣起身,曾经稳如泰山的身子都不由得晃了一下,吓得朱能赶紧扶住,同时挥挥手,驱散了早已鸦雀无声的戏班。

“回来了?”

朱棣真的没有想到,自己还没有等到朱允炆降罪赐死的圣旨,反而是先见到了自己这些天朝思暮想的大儿子,还有自己的孙子。

孙子,我朱棣的孙子。

朱棣快步走到儿媳的身前,轻手轻脚的自后者怀里接过襁褓,“快起来,你是咱们家的大功臣。”

一行人这才起身,朱高炽看朱棣一脸的傻笑,这幅样子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看来隔代亲这种事情,跟身份地位没有任何关系,朱棣眼神里的宠爱,那是做不得假的。

“孤的好孙子哟。”朱棣看着孩子,小瞻基也瞪着俩大眼睛看着眼前这个老头,蓦然咧嘴笑了起来,这下,差点没把朱棣的心都给化咯。

“孩子倒是不怕生。”

朱高炽上前搀着朱棣坐下,“也可能是瞻基跟您血脉相连,认出了您。”

“瞻基。”朱棣逗弄着孩子,“名字是皇上给起的?”

朱高炽心里一颤,这是他第一次听朱棣唤朱允炆皇上而不是小皇帝、小侄子之类僭越的称呼,自己的父亲,什么时候开始守礼了?

“是的,瞻基这辈五行属土,陛下说,基为根本之意,江山社稷之重,必要根基稳固,才有万世太平,因此,就赐了基这个字。”

老朱家起名是有讲究的,可能有些对明史不太了解的朋友这里普及一下(主要是为了水字数),太祖当年有孩子的时候,突发奇想,给孩子取得名字都带了一个五行的偏旁部首,如朱标、朱樉、朱棡、朱棣等,这一辈的五行便是木。

太祖还得意洋洋的找到刘伯温炫耀,“咱的儿子都是木行,往下木生火便都属火行,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五行相生你看如何。”

刘伯温掐指一算,“哎呦,可不得了,五行相生,乃天道运转之根本,生生不息,生生不息啊。”

同时,太祖还给每支各二十个字,如嫡长子朱标这一支,给的是允文遵祖训,钦武大君胜。顺道宜逢吉,师良善用晟。读起来,像不像是一首五言绝句。

因此朱标的儿子,排允字辈、五行属火,取的名字便是朱允炆、朱允熥之类。朱允炆的儿子,排文字辈,五行属土,便叫朱文奎。

朱棣这一支当初的字,太祖给的是高瞻祁见佑,厚载翊常由。慈和怡伯仲,简靖迪先猷。

由于朱棣造反,他这一支便一直都有传承,历史的记载也很清晰:朱高炽、朱瞻基、朱祁镇、朱见深、朱佑樘、朱厚照、朱载垕、朱翊钧、朱常洛、朱由检、朱慈烺止。

这里不得不提岷王一支,也就是朱楩,他那一支的字是徽音膺彦誉,定干企禋雍。崇理原咨访,宽镕喜贲从。咱们耳熟能详的朱总理,便是这一支的,到怹老人家的时候,五行走土,取名基。怹,便是太祖老人家的后世子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痛恨贪官了吧。

至于为什么怹老人家的孩子不在走这个排序,这到也有说法,一来是新社会、二一个也有先例,一人双名,一个族名一个外界用的名字。因为涉及怹,不多表述了。

“基为根本所在。”朱棣念叨一句,“大明是咱老朱家的天下,宗亲便是大明的根本所在,皇上这个名字取得,用心良苦啊。”

难道真是我朱棣错看朱允炆了?他真的心里很礼敬宗亲,从未有过削藩的念想?观其行径,这一年多来,确实如此不假。

朱棣哪里知道,给小不点起名瞻基,完全是朱允炆不想坏了历史,好歹也是历史有命的宣德帝,自己的知识水平还是别乱改名字的好。

见到朱棣跟往常大有不同,朱高炽顿时觉得自己的使命有完成的希望,当下便开口道,“父王,儿子此番回来,是领了圣命的,陛下有口谕传达。”

“等吃完饭再说吧。”

朱棣只顾着逗弄怀里的小瞻基,“你我父子二人分别也足足一年多了,这是孤的过错,晚上陪老子喝两杯,算是老子给你赔罪了。”

朱高炽瞠目结舌,不过是做了祖父,便让朱棣改变如此之大?

阅读日月永在最新章节 请关注时光小说网(www.you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