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穿越历史 > 日月永在

第五十二章:西南之战(三)

  • 作者:煌煌华夏
  • 类型:穿越历史
  • 更新:05-28 19:06:37
  • 字数:4826

陈春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从军以来第一次杀人,竟然是亲手格毙了自己的同袍战友!

山地军挺进麓川腹地,化整为零的直奔安南国杀去,险山密林之中,大军一度陷入无食无水的田地,只能靠着野果、河水、野草充饥,偶尔有几个也是山民出身的兵打了几只野兔,但根本不够分食得。

有嘴馋、饿的不行的抓了几只老鼠、蛇之类的野味,结果吃完之后神志不清,伤害同袍,陈春生只好忍着泪挥刀砍死了犯病的战友。

“再有嘴馋控制不住自己乱吃野味,害人害己的,一律军法处置!”

陈春生红着眼喝骂,“可别怪我没警告你们,战死了、饿死了都是我大明的英烈,朝廷有五十两的抚恤银子,犯了军法被砍得,可什么都没有!”

百十来号人噤若寒蝉,有几个赶紧偷偷扔下怀里揣着的死耗子,跟着陈春生继续在山野里摸索前进。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在一处依山傍水之地,队伍一出密林,便看到了不远处山脚下有一片伴居的村落。

“百户,有耕牛!”

眼尖的爬上树看了半天,冲陈春生报喜,“大概三十多户。”

陈春生舔了舔干涩的嘴唇,把步枪挎到背后,抽出腰间短刀,“摸过去。”

百来号人蹑手蹑脚的靠近,几个眼力好的不时爬上大树观察,再三确定村子里不像有藏兵之后,陈春生这才一跃而起,“干!兄弟们有饭吃了!”

都是年轻体壮的小伙子,这会饿的眼珠子都红了,闻言顿时嗷嗷直叫,惊起一片飞鸟,也引起了不远处村落村民的注意。

“呜哩哇啦。”

土著的话陈春生听不懂,但这群土著并没有想象那般拿起镰刀锄头的反抗,而是跪在田垄里一个劲的磕头,看起来,应该是求饶。

“妈的,都是什么鸟语。”

陈春生摘下一个村民腰间的水壶,仰起脖子痛快的牛饮一气,“谁他妈会说我大明话!都不会的话,我可不客气了。”

十几个村民互相看看,然后有个老头哆里哆嗦的站起来,“俺会,俺会。”

“会也没让你站起来。”有看管的兵一脚踹倒老头,“跪着说就行。”

陈春生瞪了那兵一眼,走过去拉起老头,“你会我大明话?”

“会,会点。”

老头忙点头,“俺早年想去云南考秀才,读过几本书。”

陈春生乐了,“嘿,哥几个看到没有,这安南人还想当咱大明的官呐。”

老头谄媚的陪笑,“天朝上国,自然心向往之。”

安南国自有建制、国体以来,几百年里严格来说都是华夏最忠心的属国之一,安南国无论如何改朝换代,从宋朝始的李越王朝到现在的陈越王朝,都以获得中原天朝册封为殊荣。

对安南国来说,获得天朝册封才算是政治上的名正言顺,因此自宋以来,安南地界上有很多汉家王朝派来的文化人,也就是所谓负责教化的宣慰使。

安南人在学会华夏文字后,多有越过边境进入华夏地界企图参加科举的人。

现在的安南国,国王叫陈安,还是个孩子,胡季黎以外戚身份居权位以多年,把持朝政,胡季黎本名现在应该叫黎季犛,祖籍浙江,胡姓,是逃难南下安南的汉人后代,他会在明年篡位,篡位后然后改回祖姓,才叫的胡季黎,这里图方便。

连安南的历代国王大臣,根上回溯都是汉人后裔,自然安南国全国自上而下崇汉习文的风气是很重的。

“会说我大明话就成。”

陈春生拍了拍老头的肩膀,“我大明是天朝上国,是仁义王师,此番来你们这地界,都是你们那个,那个什么玩意来着。”

此前教陈春生去参加百户挑战的“状元公”江玉山凑过来,“逆首胡季黎。”

“对,胡季黎。”陈春生接过话骂道,“都是那个逆贼胡季黎,犯上作乱,竟敢作乱我大明边境,罪不容赦,我们来是抓他的,你们也不想对抗王师吧。”

老头吓得跪在地上,“将军,我们哪敢对抗王师,万万不敢啊。”

嘿,好嘛,一个小小的百户都被叫成将军了,乐的陈春生脸上开花。

“既然不敢,那王师平叛而来,是不是应该箪食壶浆犒劳王师?”

江玉山瞪着眼,“宰两只猪,再备上一份干粮,应该不应该?”

抢终究有损大明天朝名声,能遮掩点终究是好的。

老头子马上明悟过来,不住的点头,“自是应该,应该的。”

村民们在老头的组织下,含着泪宰掉村里饲养的两只猪崽,又架了十几口大锅做上饭,看着陈春生一行大快朵颐的吃了个腰粗肚圆。

“嗝。”

陈春生打了个饱嗝,一抹嘴上的肥油,还意犹未尽的舔了干净,“你立功了,俺今天给你个机遇。”

我都五十多了,还机遇个屁啊。

老头子心里哀叹,那两只猪崽子可都是他家的,留着养大给孩子娶媳妇用呢,现在都进你们肚子里了。

“将军有命,小老儿一定赴汤蹈火。”

陈春生哈哈一乐,掏出怀里的地图,“俺们要去清化,怎么走。”

安南的国都是河内,但前两年胡季黎征占城国,清化成了安南的后勤转运点,火烧清化城就是朱允炆跟朱棣两人制定的战略打击目标。

攻敌必救,山地军深入敌腹,想要吸引胡季黎出动大军围剿,清化是最佳诱饵。

小老头哆嗦着指着东南方向,“打这再走五百里,就到了红河平原,绕过河内南下就是清化。”

还有五百里。

陈春生猛嘬牙花子,虽说山地军在险山密林中的行军速度比云南正规军要快的多,但五百多里,怎么也要走上七八天,这期间的吃喝可真要了命。

“这段路程里,有像你们这样的村落吗?”

这群活魔王哟。

老头哪里不懂陈春生的意思,忙拿笔在地图上一顿勾画,“有得,俺们这般的村落庄子,星罗密布大概有三五百个,小老儿知道的几个,都给将军点出来了。”

陈春生将地图揣进怀里,又拍了拍老头的肩膀,“等老子抓住那个胡季黎,你来云南寻我,我给你表功。兄弟们,出发。”

老头看着陈春生一行的背影,激动的热泪盈眶,终于送走这群煞神了,不容易不容易啊。

等将来,说啥也得去云南,表功不惦记,就想看看能不能要回点利息回来。

诶?你他妈倒是把名字告诉我啊!

老头顿时嚎啕大哭起来。

阅读日月永在最新章节 请关注时光小说网(www.you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