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穿越历史 > 日月永在

第五十八章:西南之战(九)

  • 作者:煌煌华夏
  • 类型:穿越历史
  • 更新:05-28 19:06:39
  • 字数:4806

清化丢了!

天知道当这个信息对胡季黎的冲击有多么大,但这个戎马一生的老人仅仅失态了半刻钟,便第一时间做出了最正确的决定:那就是夺回清化。

胡季黎派人去告诉刀甘孟,立刻回师帮助他夺回清化。

“你不要指望投降大明可以活命,你的手上,毕竟沾了沐春的血。”

胡季黎当然知道一旦将刀甘孟的兵马调回来是什么下场,那意味着在麓川地界对峙的大明军队可以轻松的杀入红河平原,但两权相害取其轻,胡季黎还有一条路可以走。

那就是迅速夺回清化,然后自清化南下去早已被他灭亡的占城国之地,甚至,汇聚了刀甘孟的军队,他手里仍然有着二十多万的军队,他还可以去暹罗!

“汉仓。”

死气沉沉的安南王宫内,胡季黎虚弱的躺在王榻上,目视着自己的嫡子,叮嘱道,“河内的兵,是我这些年攒下的精锐,你立刻带去清化,据我猜测,此时的清化,很有可能已经被明军付之一炬了,但即使是一座空城,你也一定要给我保住。”

清化的地理位置太重要了,胡季黎的打算就是放弃红河平原,放弃河内,他打算将安南一分为二,咸子关以北这一大片北越之地送给大明,而他,以咸子关、清化为防线,断明军南下之路,在南越做自己的安南王!

胡汉仓的心里哆嗦,阮景真十万人打不下一个咸子关,清化五万人守不住三天,大明军队的战斗力实在是太可怕了,一想到自己要带着几万人去跟大明玩命,他就腿软。

但拒绝胡季黎的命令,胡汉仓是绝对不敢的,所以这个已经年近四十的汉子只能装作满腔斗志的跪在胡季黎脚下,“爹,您就放心吧,儿子一定将清化夺回来,接您南下。”

胡季黎咳嗽几声,脸上挂着极不健康的红晕,“就算阮景真、清化的五万守军全是废物,明军现在的损失也绝对是极大的,他们会把清化的储粮烧掉,但绝不会待在清化等死。那里只是一座空城等着你接收,这是你的功劳。”

自己的身体自己心里门清,此番大变,胡季黎觉着自己可能活不了多久了,就想着临死前在扶胡汉仓一把,夺回清化可是能帮胡汉仓加上不少威望的。

“简定的军队很快会南下接防咸子关。”

胡季黎继续嘱咐着,“届时,我与刀甘孟的军队共同南下,这安南,将来还是咱们爷俩的。”

胡季黎不相信刀甘孟,所以他要看着刀甘孟。

“爹,您一个人?”

胡汉仓心里哆嗦,“怎么着也让简定留个几万人,万一那刀甘孟起了贼心。”

胡季黎摆摆手,不屑一笑,“你怕刀甘孟拿着我的脑袋去明军那里投降?”

顿了顿,胡季黎的脸上突然浮现些许骄傲之色,“汉仓,咱们爷俩也是汉人,咱们汉人的脾气,你莫要忘了。”

大明既然决意出兵平西南,就不可能放过刀甘孟和胡季黎任何一个人,“他刀甘孟杀了我也不敢去大明那里投降,我只是怕他不愿意南下,而是流窜到寮国、暹罗,清化往南,地力贫瘠,养不活咱们的大军,我还要指望刀甘孟的军队来替咱们爷俩开疆拓土呢。”

说着,胡季黎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甚至喷了一口急血,这才舒服得多,冲着吓得手足无措的胡汉仓挥手,“行了,快去吧,你爹我一时不会还死不了。”

胡汉仓四十来岁的汉子,这会是又急又怕,原地踌躇了半天才一跺脚转身离开胡季黎的寝宫。

麓川,明军大营。

徐辉祖顶盔着甲,冲身旁的沐晟点点头,“拔营吧。”

斥候来报,刀甘孟的军队拔营南下,如今过了整整三个时辰仍没有回转,想必,此刻安南国内已经是一片糜烂局势。

打知道刀甘孟的军队撤离之后,沐晟就开始集结军队,徐辉祖一声令下,沐晟便急的大声叫了起来,“全军拔营,平定安南!”

几十个军中的号手鼓着腮帮子,奋力吹响了悠长高亢的军号声。

阳光下,刃泛清辉枪如林。

清化城。

刘铮是被周云帆捆在背上带回的清化,然后找遍了清化城的大夫,才把刘铮打鬼门关里给拉回来,也是刘铮命大,虽然身负重创,但好在没有伤及内脏,多是刀刃外伤,止住血包扎好,等将来回国,安养上几个月又是一条好汉。

“现在清化已经打下来了,下一步怎么办?”

刘铮的居卧里云集了十几个百户,大家伙都在等刘铮拿主意,“一把火烧了这清化城,咱们化整为零撤回麓川大营?”

山地军这一次的损失太大了,两万人入安南,先是在千里险山中折了一千有余,而后便是跟安南军捉迷藏,打了几次小规模的遭遇战,随后咸子关、清化城两场血战,如今城里还剩下八千人不到,其中还有小三千的伤号。

整个山地军,这一仗算是彻底打报废了。

刘铮脸上毫无血色,闻言有气无力的点点头,“一定要将安南人的粮食给烧光,不能留下一丁半点,然后大家化整为零,咱们回麓川。”

没了军粮,安南国已经注定是败亡一途,未来的仗,可以交给云南的兄弟了。

大家伙一看刘铮支持,都站起身准备离开安排,却在这个时候周云帆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一个麓川大营的斥候。

“百户。”周云帆敬礼,“麓川大营来的兄弟,带了国公爷的话。”

那斥候左右看看,打怀里掏出一块腰牌,有人接过看了几眼,“没错,是云南的牌子,我且问你,你们斥候营的王千户叫什么名字?”

那斥候苦笑一声,“这位兄弟,我们斥候营的千户姓马,叫马二里。”

是自己人不假了。

确定身份后,刘铮便挣扎着坐起来,“国公爷有什么命令?”

那斥候一抱拳,“命令到没有,公爷只说,麓川地界,安南蛮子还有十万人没有动。”

居卧内顿时一片议论之声,这话内的话外之意,莫不是让他们山地军想办法在拖下去不成?

刘铮脸上到是没有什么波动,闻言轻轻颔首,“我知道了,你回去复命吧,教官们多次说,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我山地军里没有怕死的兵,我们会想办法将安南军吸引来这清化城的。”

这便是没有电报、电子通信的弊端,刘铮哪里知道,此时的徐辉祖,都已经拔营出兵向着安南而来了。

见刘铮允了下来,那斥候郑重道,“诸位兄弟,保重!”

阅读日月永在最新章节 请关注时光小说网(www.you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