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穿越历史 > 日月永在

第七十三章:心态爆炸的沐晟

  • 作者:煌煌华夏
  • 类型:穿越历史
  • 更新:05-28 19:06:44
  • 字数:5220

如果想要找出一个准确形容徐辉祖和沐晟此时心情的词语,那恐怕很难了。

两人,一个魏国公,一个西平侯,前者贵居五军都督府之首,后者也是云南总兵官。两个手握重兵的大将军,却仿佛旅游一般,就进入了此行的终点:河内!

想想十日前,两人领着大军堪堪穿过千里险山,踏足红河平原的时候,那是何等的意气风发,徐辉祖虽以位极人臣,不在乎功劳,但开疆辟土的声望,对一个武将来说,总是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徐辉祖也没有多少出息,他就盼着能在世的时候积累些许军功,不堕了先父中山王的威名,省的总有虎父犬子的风言。若是生前能在混一块日月华章的殊勋,徐辉祖觉得,自己也算可以抬头挺胸的去面见列祖列宗了。

沐晟要比徐辉祖的心情急切许多,他可是身背着大哥沐春的血仇来的安南,不斩下胡季黎、刀甘孟的脑袋,他可就丢光了所有的颜面,将来云南地界,牧英、沐春父兄二人立下的赫赫声威,装裱的西平侯府门匾,可就不再是那般高高在上,令人望而钦服了。

两人都有各自的野望,也因此在踏上红河平原的第一时间,两人在当晚令大军好生修整,定于翌日一早,急行军杀奔河内,还煞有其事的搞了一次战前动员,抓着几个当地的安南县官,砍了脑袋祭旗,大大的振奋了一下军心。

结果一早醒来,刚刚睁开眼,就迎面撞上了一个赶来报信的山地军小旗。

“咸子关大捷、清化大捷、河内大捷!”

大捷、大捷、大捷!大捷你妈个头!

沐晟一把抢过军报,“两万山地军,哪里能在三地同时报捷?谎报军情不知道其罪当诛吗?”

“回副指挥使!”

小旗昂首挺胸,调门比沐晟可大了不少,直接传进了数万大军的耳朵中。

“建文二年二月二十七日,我军一万八千人奇袭咸子关,攻则立克,翌日,山地军第一营百户刘铮率军三千留守咸子关,其余一万五千军南下清化。

敌将阮景真十万大军攻咸子关,刘铮百户遏敌四日,血战不退,阮景真战死,副将自刎,敌军溃散,为我军南下攻清化争取了充足的时间,是为,咸子关大捷!

清化之战,各百户所,由百户带头冲锋,猛攻清化,以火药炸城墙,三日破之!斩俘四万七千人,是为清化大捷!

贼首胡季黎以其子胡汉仓、大将简定领军,欲重夺咸子关、清化,我山地军百户马大军、陈春生埋伏于河内城外,待敌主力离开后,诈开城门,潜入王宫,斩胡季黎之首,俘安南国王陈安、王太后胡氏等安南王室三十九人,胡季黎死后,安南军哗变。

胡汉仓死于乱军之中,简定领大军于咸子关献关投降,刘铮百户受降,现已押至河内城,安南以举国而定,此时之河内,刘铮百户并我山地军幸存八千将士,连同安南国内王公大臣千余人,皆静候王师入城!是为河内大捷!!

报军情者,山地军第七营,小旗周云帆!

明军威武!!”

原来,报信的,就是先登清化的周云帆!

沐晟连着身旁一直静静聆听的徐辉祖此时已经是齐齐惊落了马。

后者颤抖着手自沐晟手中夺过军报,细细看罢,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良久才镇定心神,面东北而拜“太祖庇佑、吾皇圣眷。安南一战克定,至此西南千里江山无恙。”

徐辉祖一拜,身后八万大军皆跪,“吾皇万岁!”

“刘铮、马大军、陈春生,好!好!好!”

徐辉祖站起身,口中连连叫好,“本公一定将此三人所立之旷世奇功报于陛下御前。”

周云帆就一阵牙酸,我刚才,是不是忘了把自己的功劳报出来了?

徐辉祖又深吸好几口气,止住浑身上下沸腾的热血,这才下令大军开拨,一路疾驰赶至河内。

等几日后大军到时,河内城外早已跪满了迎候的人群。

看着迎接自己一行大军的数千安南官员,那跪在当头的安南国王陈安和他的生母,安南太后胡氏,徐辉祖和沐晟下意识双目对视,俱都苦笑起来,俩人这才意识到一个关键的问题:咱俩到底是来打仗的,还是来受降的?

我感觉咱们俩就是个笑话。

不,咱俩就是废物。

沐晟仰天长叹,大哥啊大哥,你十万大军折戟深山,到了自己也落了一个命丧黄泉。

今日两万山地军,在没有指挥、没有后勤的基础上,独立覆灭安南一国,不知道多少人将在这一仗后,踩着你的名声享誉四海。

我云南沐家的名望,就要一蹶不振啦。

祖宗在上,沐晟不孝啊!

徐辉祖也是心中百感交集,但还是赶忙翻身下马,扶起了胡氏和陈安,“王太后和国主莫要多礼,王师此来只为诛逆臣尔。”

胡氏这些日子心里一直在哆嗦,胡季黎可是她爹啊,她现在年不过三十,兼陈安年幼,她未来可有着大把的荣华显贵、尊荣岁月,若是因此受到诛连,那可实在是太冤了。

所以即使徐辉祖宽慰她,胡氏还是复跪于地,以额贴地,“臣妾乃罪人之女,家父悖逆,妄自兴兵对抗天朝王师,理当诛族,还望国公爷念国主年幼,无理政之实,放过他吧,臣妾愿抵命。”

徐辉祖看着胡氏的眼神就玩味起来,后者这句话的重点在后面,无理政之实,意思就是我们娘俩都是傀儡,罪过都是胡季黎一人所犯,别找我们麻烦好不好?

“安南国内的一并事宜,本公会具悉奏本,呈递我大明皇帝御前,如何处置,自有我大明皇帝圣心独裁,王太后莫慌,聆候圣训便是。”

胡氏被徐辉祖扶起来,忙不迭的点头,“国公爷所言甚是,所谓雷霆雨露具是君恩,臣妾自当待罪候旨。”

一行人又在城外寒暄片刻,徐辉祖才有功夫招呼起这一行人两侧负责看押的山地军。

“职下山地军第一山地营,百户刘铮,见过国公爷。”

几十个山地军的百户列着整齐的队伍,当先一人站了出来,不是血战咸子关的刘铮又能是谁。

徐辉祖看着眼前这个一脸苍白,身上缠满绷带,却仍然昂首挺胸、中气十足的汉子,心里便是宽慰的不得了,轻轻拍了拍刘铮的肩头,“不愧我大明好儿郎。”

说着话,徐辉祖扫视一圈,朗声道,“且先入城,各表其功,本公会具悉奏本,一并送往南京,尔等功绩,他日自会论功行赏。”

河内城外,仍是军容肃穆,无欢呼雀跃之声,只有刘铮一人抱拳,“职下代为谢过国公爷。”

徐辉祖满意颔首,一挥手,“王师入城!”

说完话,徐辉祖翻身上马,当先在亲兵拱卫下驰入河内城,沐晟并一众山地军紧随其后,倒是一众安南国的王公大臣,低眉顺眼的被几万明军裹挟在钢铁洪流中,亦步亦趋的走在了最后方。

同日,安南国绘制地图,为徐辉祖指出了一条可以直通大明的近道,报捷的军使便自河内北上,走谅山小道,入广西,直驱南京!

阅读日月永在最新章节 请关注时光小说网(www.you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