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穿越历史 > 日月永在

第九十五章:稳定朝鲜(六)

  • 作者:煌煌华夏
  • 类型:穿越历史
  • 更新:05-28 19:07:00
  • 字数:7814

平安只在开京等了一天,就收到了前方斥候传回来的军情。

李芳远撤出汉城了!

平安瞬间皱紧了眉头,他突然发现,这个李芳远,似乎真的很难对付。

“连续放弃开京、汉城,将整个京畿道拱手让出,他李芳远想做什么?”

于亚鑫是换防辽东五万新军中的一名卫指挥使,承平岁月,能在而立之年坐到一卫指挥使的位置上,也是颇有才能,听到平安疑问,便站了出来。

“他这般一路南遁,我军若是追击下去,离鸭绿江可就越来越远了,难不成,他是想把咱们包了饺子?”

“江原道、咸兴道有多少府兵?”

平安把目光移向沙盘,指着这两个地方面向负责外围军情探查的阿哈出问道。

“三四万人吧,不过很分散,属于各城的守备军。”

阿哈出神情谦卑,平安问他话,他忙老老实实回答。

李芳远哪里来的自信,以为靠着几万地方屯田兵,能够断了大明的后路?

“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异动吗?”

阿哈出刚想回话,就见猛哥帖木儿抢先一句,“没有,跟开京一样。”

汉城里有民众出逃的事如果告诉这些明人,以这些明人的多疑,一定又会疑神疑鬼不敢追击,如此拖下去,哪年哪月能灭掉朝鲜?

在这里耽误一年半载的时间,要少生多少狼崽子?

平安以目视阿哈出,后者虽不知猛哥帖木儿的意思,但还是附和道,“没错。”

“既然李芳远胃口大,那咱们就看看他吃不吃的下咱们了。”

平安一挥手,“三部女真即刻夺下汉城看管辎重,一仗未打就丢了京畿道,我倒想看看他李芳远怎么服众。”

阿哈出和猛哥帖木儿两人眼前一亮,正准备接令,但见平安又转向于亚鑫,“伯光,你部骑兵营也一同去吧。”

女真没有军纪,一夜之间就屠了开京几万人,不派人约束一下,汉城也难逃被屠城的命运。

先屠开京再屠汉城,这是逼着朝鲜跟大明鱼死网破。倒不是平安怕跟朝鲜打死仗,而是他压根没有接到打死仗的命令。

大明来朝鲜不是来亡种的,朱允炆的谕令只是消灭李芳远,帮助李芳果坐稳王位,没说要跟朝鲜打一场灭国之战,他平安可不敢玩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这一套,真要逼的朝鲜全国上下上千万人跟大明死拼到底,大明要在辽东放多少军队?

破坏皇帝的计划打算,这口锅,平安背不动也不敢背。

于亚鑫抱拳领命,其身后便有一名营官离开帅帐召集部队。平安遂把目光转向阿哈出两人,俩人哪里敢有意见,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低下脑袋。

“遵大将军令。”

两人离开帅帐各自去召集部众拔营,帅帐内便只剩下平安和几名明军将领。

平安绕着沙盘来回走动,眉头便一直紧锁着。

仗打得越顺,平安心里就越惊疑不定。

朝鲜不是安南,李芳远想玩纵深,拉长明军补给线的套路压根不存在可行性。单单一个京畿道周遭,明军可以抢到的粮食太多了,就算不靠抢,朝鲜三面临海,闵浙水师可以源源不断的将供给、支援的军队送上来,他李芳远有什么资格玩诱敌深入?

难道,真如于亚鑫所说,李芳远胃口大,想布置包围圈,然后正面作战一口吃掉三万人?

“将军。”

于亚鑫看着平安,开口道,“是不是有什么忧虑的地方?”

平安便嗯了一声。

“伯光,本将军心里总觉得有些不踏实。”

于亚鑫也皱起眉头,质疑道,“将军是怀疑女真部,谎报军情?”

平安摇了摇头。

女真人哪里有胆子谎报军情,再说了,吃了败仗,对女真人能有什么好处。

“本将军只是觉得,汉城可能会有诈。”

“有诈?”

于亚鑫一拍脑门,“汉城城内莫非有地室?朝鲜人藏兵与城内,准备待我军入城后扑杀出来跟咱们打巷战?”

正面作战,李芳远知道朝鲜军跟明军的实力差距太大,藏兵于房舍、城下的排水地道内,待明军入城后借助地利短兵相接,依靠人数上的优势,未必不是取胜之道。

平安也觉得如此,忙喝道,“全军集结,急行军往汉城。”

李芳远与城内设伏,确实是一步好棋,栉比鳞次的房舍做缓冲,大明的骑兵就冲不起来,失去冲锋之力的骑兵,战斗力哪里比的上灵活的步卒。

“要不要派人去通知他们,等到咱们赶到后在一起进城?”

于亚鑫的提议平安刚想同意,转念一想便回道,“不用!”

如果真的引出伏兵,倒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让女真人先跟他们拼下去,届时大军赶到,以火药炸开城门,内外夹击,平安正愁着找不到跟李芳远主力正面作战的机会呢。

但平安反应再快,两条腿终究跑不过四条腿,大军拔营不过两个时辰,三部女真和新军的骑兵营已经抵达了汉城城下。

汉城外,到处是逃难的朝鲜百姓,阿哈出和猛哥贴木儿本有心纵兵劫掠,奈何身旁那个叫陆映扬的明军营长一直盯着他们,俩人哪里还敢作妖。

这一路上,一万女真鬼叫连天,而反观明军军阵,却沉静的像一汪死水,这种军纪给俩人的直观感受,便是三千明军骑兵,是一等一的强军,加深了他们心中对明军的恐惧,哪里还敢不听军令。

“先遣人进去看看,有没有伏兵。”

陆映扬信不过女真人的军纪,冲自己身后的部曲说道,令旗一招,便有十余骑分出,纵马飞驰入城,有半个时辰的功夫折了出来。

“全城都是慌乱逃窜的百姓,我等破门进入十余室,并未发现藏兵。”

陆映扬这才心里踏实下来,一抬手臂。

“别管城中百姓,先入城看管辎重。”

见陆映扬下了命令,阿哈出和猛哥帖木儿两人便忙呼哨一声,带着部众纵马闯进汉城,最后才是明军压阵进入。

一万三千余人迤逦与城内窄道上,不多时便全部鱼贯而入,陆映扬这才心里踏实下来,只要接管城门,便是城外有伏兵,明军傍城而守,也不会有什么危险了。

正待下令,之间视线尽头似有一抹亮光闪烁,还在纳闷,就看到有淡淡黑烟升起。

“快撤!”

陆映扬瞬间明悟过来,朝鲜人这是要放火烧城!

身旁的阿哈出还在纳闷,就看到街道两旁的民舍内突然燃起火光,自房舍内,几个朝鲜人抱着一坛塞口处滚滚燃烧的酒坛冲了出来,而后跑进附近的民舍中,瞬间便是火势大起。

“撤退!撤退!”

陆映扬急急调转马头,顿时傻住了。

大军后方城墙的影子已经模糊不可见,入目之处,全是开始熊熊燃烧的火焰。

“冲出去。”

陆映扬最先反应过来,解下身后的披风,往上面尿了一泡,用湿披风裹住自己,又用刀砍在马屁股上,战马吃痛,发了疯般扬起四蹄,陆映扬便一钻身躲在马肚子下,一头撞进了正前方的火海之中。

一万余人有样学样,但火势蔓延的太快,可还没等大家尿出来,一万多匹马便被仿佛灼烧起来的空气燎的哀鸣起来,四下乱窜,一万多大军,顿时乱成了一团。

“我不能死!我阿哈出岂可死在这里!”

阿哈出没能拉住受惊的战马,看着身旁四周不时喷出的火光,连连怒吼,站在原地挥舞着手里的马刀,企图劈开火浪。

“去死吧!”

火海中,突然蹦出一个满身燃烧的朝鲜人,他一把扑倒了阿哈出,一口咬在了后者的脖颈处,生生将阿哈出咬死当场!

猛哥帖木儿看得目眦欲裂,他想要冲到阿哈出身前,刚一迈步,身后一道火光迸现,瞬间将他吞没。

汉城,烧的愈加疯狂起来!

平安一直在催促着队伍急行,直到视线中陡然一道红黑色的烟柱出现,平安呆住了。

“停!”

令旗一扬,一万七千余新军便令行禁止,齐齐停下了脚步。

“那是,汉城!”

身旁的于亚鑫也是面如土色,“李芳远他疯了?他竟然敢火烧汉城!”

汉城里面,可有着十余万朝鲜的百姓啊,隔着几十里,那冲天火光都看得如此清晰入目,必是火烧全城!这把火下去,整个汉城都要夷为平地,化为焦土了!

于亚鑫顿时红了眼,“他李芳远这不是自绝于朝鲜之民吗?”

平安又看了两眼汉城的方向,这般滔天的火势,他知道,汉城没了,一万女真人也没了,三千新军的弟兄,也没了!

“如果咱们都死在这,谁还知道是李芳远放的火呢?他会把纵火的屎盆子扣到咱们的脑袋上。”

平安不知道自己这时候是该哭还是该笑。

出兵前朱允炆写的亲笔信,让他想办法将三部女真‘永远’的留在朝鲜,他还惦记着跟李芳远正面作战,拿三部女真当炮灰呢,现在可好,李芳远这把火,真的成灰了。

平安真的没有想到,李芳远竟然如此狠辣和果决,这一把火,直接不动一刀一枪,就吃下了大明一万三千名主力骑兵!

“撤回辽东!”

平安不敢再犹豫,这仗已经输了,他低估了李芳远。

“撤?”

于亚鑫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将军,一仗未打,就折了一万三千人马,现在撤回去,我大明武人颜面尽失!有损我大明国格!”

平安便扭头看了他一眼,“本将自会以项上人头向南京请罪,跟尔等无关。

他李芳远敢火烧汉城,哪里会愿意让我们逃回去一兵一卒,本将料定咱们身后,必是被朝鲜的府兵断了后路,我要带你们撤回辽东。

如果咱们都死在这,不仅这把火要算到咱们头上,辽东的曾彬也不会知道咱们全军覆没的消息,到时候疏于防备,他李芳远,可就打进辽东了!”

败仗事小,失土事大!

“这李芳远真他娘的有种!”

平安又看了一眼汉城方向,这是个有骨气的统帅啊。

大明就算损失了三万人,还有三十万、三百万!李芳远明知道一把火烧死三万明军,只会引来大明的雷霆之怒,但他还是这么做了。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李芳远这就是在隔空告诉朱允炆,你大明敢来我朝鲜,我就敢还手跟你们拼命!死也要咬下你大明一块肉来!

如此有骨气、又狠辣的统帅,确实不能让他成为朝鲜的国王。

大明,不允许这么牛逼的人存在!

阅读日月永在最新章节 请关注时光小说网(www.you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