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穿越历史 > 日月永在

第一百一十四章:必让尚武之风蔚然

  • 作者:煌煌华夏
  • 类型:穿越历史
  • 更新:05-28 19:07:07
  • 字数:9712

赶在上元节的前一天,徐辉祖和朱棣牵头又一次在南京举办了一场宗勋比武大会。

上一次举办,还是在太祖龙驭宾天的孝期,后来,本打算每年举办一次,由于徐辉祖挂帅征西南,加上各地藩王也鲜有在京者,才作罢。

这回,难得南京城里宗勋云集,朱棣和徐辉祖一合计,闲着也是闲着,再整一回呗。

为此,朱棣和徐辉祖两人还特意入宫,找到朱允炆说了这件事,后者直接一挥手:

“办!要大办,朕当亲往。”

朱允炆也实在是闷得厉害,难得有这么一个出门透气的好机会,哪里还愿意待在宫里。

“除了咱们自己人,愿意观礼的京官大臣都可以去观看。”

京郊演武场要办一堂比武大会,而且皇帝亲临的消息一透露,整个南京城里里外外的气氛,瞬间到达了巅峰。

京官们也很开心,因为又能找个机会给自己放一天假了。

至于皇帝为什么要让大家伙来参加这次观礼,这些文官私下里的看法都很统一。

“估计跟去年的阅兵一样,皇帝又是在找咱们秀肌肉的吧,”

一个尚武的皇帝,对他们来说,真的不是一个好皇帝。

历朝历代的皇帝,热衷兵事的,无非就是通过消耗国力来为自己增加无上的威望,对国家带来的好处几乎微乎其微,而往往一场大败,就有可能葬送一个国家几十年的奋斗,耗尽天下百姓的鲜血元气,所以才有这么句话,好战必亡!

只能说,朱允炆登基这三年来,在对待战争方面的手段要比之前那些动辄就奔着灭国的君王要高明的多,西南之战,打完就走,因为还没到摘果子的时候。

朝鲜之战,大明掳掠、索取到了近千万两的银钱、物资,让内阁朝廷品尝到了战争的红利甜头。

但是大家伙还是很担心,大明,难道能一直这么赢下去吗?

西南打完了,辽东也打完了。下一步打哪?

大家伙都不用猜也知道,除了北伐,没地方打了。至于即将开展的东南剿寇海战,朝堂上下就没人在乎过,都是一些弹丸荒岛,有何没有,又如何呢?

中原历代大帝,凡是心气高的,都喜欢北伐草原,汉武大帝以两败俱伤的代价吞灭匈奴,终究还是反伤了自己。

太祖高皇帝北伐沙漠,一路打到贝加尔湖灭了北元王庭,最后的结果也只是换来今朝瓦剌、鞑靼并立,草原还是游牧蛮夷的地盘,而看建文皇帝这个架势,他估计还想打下去。

建文?这个年号真是自欺欺人。

外界的纷扰并没有什么作用,时间依然来到了正月十四这一天,大明第二届宗勋比武大会顺利举行。

一大早,上万京营的兵便把京郊演武场围了一个水泄不通,几千名锦衣卫更是四处巡视,如临大敌一般。

“呱哒哒、呱哒哒。”

马蹄声响,一行几百人的队伍承马而来,分成两列,一着飞鱼蟒服、一着刺绣龙纹,个个是精神抖擞、容光焕发,正是这次比武的两大主角:武勋和宗亲。

朱棣骑高头马在宗亲一列的最前端,与不远处的徐辉祖并驾齐驱,两人齐齐在演武场的营门前翻身下马,便有几个锦衣卫上前躬身告罪。

“王爷、国公勿怪。”

说着话,几名锦衣卫上前对着二人上下其手,仔细检查一番后又是告罪后退,朱棣和徐辉祖二人这才整理仪容,迈步走进演武场。

因为朱允炆要来参加的原因,所以演武场里的所有兵器、箭矢都被换了一遍,而参与比武的宗勋,也要接受搜身,确保没有夹带的利刃兵器。

当然,也不可能有人脑子抽风,敢在这时候偷摸带一把利刃参赛,不然,你想干什么?

刺王杀驾?那可是要诛连满门的。

“今儿这天,可真不错。”

朱棣抬头观瞧,笑了:“天公作美啊。”

朱棣身后是朱高煦,这小子是上一届的元魁,今儿是来给他爹长脸的,听到朱棣的话豪气道:“今日我大明宗勋皆在,锐气冲天,便是有乌云遮盖也给冲散咯。”

“外甥此言差矣。”

徐辉祖扭头瞥了朱高煦一眼:“明明是陛下亲临,龙威浩荡,所以老天也得给陛下这个面子。”

观礼的人里面有皇帝,皇帝最大的道理都不懂?

呸!马屁精!

朱高煦心里思忖,最好这时候能下一场暴雨,看你老脸往哪里搁!

等参赛和观礼的宗勋、京官都进了演武场,打远处,一架奢华的御辇才在数千锦衣卫的拱卫下缓缓而来。

御辇一路驶入演武场,抵至观礼台的位置停住。

双喜自御辇上跳下,四处张望了一番后才搬来一个软凳放在御辇旁:“陛下,到了。”

站在车辂上两名新军禁卫左右撩开车帘,却是一白发老者先走了出来,能与天子同辇的殊荣,可着大明,现在也只剩下一个耿炳文了。

耿炳文守在车外,以手遮楣,才见朱允炆低头出来。

“参见吾皇,圣躬金安。”

守在观礼台下宗勋百官伏跪于地,将头埋进尘埃之中。

“都起来吧,朕先放下一句口谕,今日免跪!”

朱允炆面向群臣喝了一句:“诸卿随朕,登台。”随后把着耿炳文手臂,踩着软凳走下御辇,这时耿炳文说什么也不敢跟朱允炆并肩而上,错慢两步,跟在朱允炆的身后走上观礼台,再往后,便是不用参赛的宗勋百官,分为两列,泾渭分明的同登高台。

观礼台是此前御前司会同京营连夜修建的,用了三天两夜的功夫,在原点将台的基础上进行了扩建,完全可以容纳下两三百号人而不拥挤。

观礼台的正中是两丈见宽的御案,后置龙椅,将演武场一览无遗,这自然是给朱允炆准备的。

左手是京官三列坐席,右手是宗勋的三列坐席,都已经摆好了美酒、瓜果和糕点。

“今日比武,卿等这边的章程是怎么定的?”

落座之后,朱允炆便目视徐辉祖,询问道。

徐辉祖起身躬礼:“回陛下,依陛下圣谕,此番参赛者共五十人,宗亲八人,臣等武勋二十二人,另自军中擢好手二十人,共比六项。

射靶十矢,环数最高者加三分,其次两分,第三名一分,同环数者并列同分。

骑射十矢,与射靶同理。

举重,以重量计,最高者三分,次两分,第三名一分,同重量者并列同分。

步战,两两作战,胜者计三分,负者无分。

摘缨,陛下可见那处高台,内置缨盔,先摘缨敲锣者,计三分。

献宝,左右各有口袋,内有捕获的候鸟数十只,其中只有一只染了金羽,射中该鸟者登台献于陛下,计五分。

总分最多者,为本次比武之元魁。”

朱允炆颔首:“卿有心了,本次比武的彩头,是什么?”

“自是金腰带一束。”

朱允炆便自腰间摘下自己的一块龙纹玉佩,放到御案上。

“这次是朕第一次观此比武,就给盛会加点彩头吧。”

众人皆起身躬礼:“谢陛下。”

抬头看看天,冬日微醺,阳光正好,朱允炆便轻咳一声。

“行了,既然章程已经定好,那就开始吧。”

皇帝一声令下,这堂第二届的大明宗勋比武大会就算正式拉开了帷幕。

演武场内三十名摩拳擦掌的大明健儿皆互相对视后,迈步走向了自己的位置,开始此次比武的第一项比试:射靶!

“上一届的元魁,朕记得,是高煦吧。”

听到朱允炆的话,朱棣忙要起身,就见朱允炆伸手:“今日就别那么拘谨了,这不是朝堂,都坐着说就成。”

“劳陛下挂怀,确实是犬子。”

朱允炆便笑看朱棣身旁的楚王朱桢:“孟炯今日也参赛了,六叔心里有把握吗?”

后者微微摇头,苦笑:“臣是事事不如四哥,教孩子这方面也差得远咯,依臣看,今日这堂大会,高煦侄儿的机会还是最大的。”

“四叔家高煦、高燧;五叔家是有炖、有燻;六叔家的孟炯;朕的弟弟允熥、允熞加上以大欺小亲自上阵的辽王叔,咱们宗亲方面,这回说什么也得争口气啊。”

说到最后朱允炆乐了:“若是可行,朕都手痒的想要下场试试。”

当然,这话也就是玩笑说说,朱允炆也知道自己要真是亲自下场,那就是玩赖了,谁敢赢他啊,他要是射箭的时候拖了靶,谁还敢中靶?

朱允炆最痛恨的就是看单位里领导们之间打乒乓球!

观赏水平让人作呕。

观礼台上气氛融洽,但是比武场上的火药味可就浓的狠了。

前四项都是各凭本事,朱高炽一马当先,连斩四项第一,豪取十二分,长兴侯耿炳文之子耿瑄以十一分紧随其后。

而等到第五项摘缨的时候,武勋则完全团结在了一起,依靠人数上的优势团团围住朱高煦,任由耿瑄击败一众军中好手,先登姿态上得高台,摘缨击锣。

“这不是玩赖吗?”

观礼台上,朱榑咋咋呼呼的喊道,然后就看见朱允炆的目光扫来。

朱榑跟他身后的朱贤烶都吓得哆嗦了一下。

“逆子!”

长兴侯耿炳文气的须发皆张,向着朱棣起身躬礼:“老夫教子无方,竟使出如此手段,回头必打断他的腿。”

朱棣忙站起来还礼,不还不行啊。

耿炳文胸前挂着一块晃眼的金质勋章呢,皇帝都不受他的礼,他哪里敢受:“老将军折煞俺了,犬子高煦不过莽夫,夺不得缨也是他自己没本事,这与令公子有什么关系。”

“耿老将军勿要羞恼。”

朱允炆这时也搭了句腔。

“高煦不知藏拙,锋芒太露,也不知道团结帮手,吃了这个亏,倒也是好事。”

皇帝开口定了调子,两人便也不再客套,朱棣等着耿炳文落座后才坐下,而后瞥了一眼演武场上在那气的原地暴跳,骂骂咧咧的朱高煦。

老子怎么生了你这么个没脑子的玩意!

摘缨之后便是献宝,两个口袋近五十只候鸟齐飞,朱高煦明显受到了方才痛失缨盔的影响,两次弯弓都没能射中,反倒是那耿瑄,不急不缓,屏气静心之下,一发得中,忙上前拔下箭矢,双手捧着猎物跑上高台。

“末将耿瑄,献宝物与御前!”

耿瑄低着脑袋,双手将候鸟高举过顶,激动地浑身战栗。

元魁!

余光不经意间就瞥到了不远处的老爹,心里顿时吓了一跳。

老头子看起来,似乎很生气的样子?

完了完了,看这架势,回家要挨揍啊。

心里的喜悦之情顿时去了大半。

正悲喜交加之际,只觉头顶阳光一暗,微微抬首又吓的忙低下头,身子躬的更深三分。

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朱允炆走到了近前。

“你很不错,头脑冷静,心思缜密。”

手上一轻,耿瑄听到朱允炆的声音,心里早已是一片空白,什么悲喜交加早跑的一干二净,只剩下满腔的激动。

“御前献宝,是末将的荣幸。”

朱允炆看了看被射中的候鸟,后者早已死透,鲜血染了自己一手。

双喜捧着一个托盘走过来,朱允炆便将候鸟放上去,却并没有在金盆里洗手,就这样用满是鲜血的手拿起那束金腰带,亲手给耿瑄盘到了腰上,并将染血的玉佩挂到腰带之上。

“你要记住,只有鲜血,才能点缀我大明健儿的荣耀!”

耿瑄激动的再也不能自持,扑通一声匍匐于地:“陛下教诲,末将终身不敢忘,假日必为我大明血战沙场,死不辜恩。”

“去吧,下去接受属于你的欢呼。”

朱允炆话音一落,身后的双喜便尖声唱名。

“本届宗勋比武的元魁,中军都督府都事耿瑄!”

演武场内外,上万京营兵顿时一片齐声大吼:“耿瑄,威武!”

等到耿瑄退下高台后,朱允炆听着耳畔一阵阵欢呼声,也难免心潮澎湃起来,伸出双手下压,顿时天地一片寂静。

提起一口气,朱允炆朗声高歌。

“看,银装素裹,层林尽染;

看,大明儿郎,竞争魁首!

赞,少年风华,气盖河山;

赞,手持吴钩,可搏公侯!

壮哉我大明少年,英气冲天;

壮哉我少年大明,与天不朽!

今日比武盛会,看到我大明健儿不缀武艺,骑射步战具精,朕,很开心。

朕希望我大明的儿郎能够永远怀揣一颗好胜的心,多习文韬武略,保境安民,开疆辟土。

不坠祖宗威名,不使子孙蒙羞。

朕今日在这里看尔等比武,将来尔等上了战场,朕也会看着尔等杀敌,朕永远与尔等同在,守土开疆、并肩作战!

只要日月山河还在,则我大明江山永在!”

万人皆挺胸抬头目视朱允炆,齐声怒吼,惊雷炸响。

“日月山河永在,大明江山永在!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炎炎大明,绝不坠汉唐雄风!

巍巍华夏,断不忘祖宗余烈!

阅读日月永在最新章节 请关注时光小说网(www.you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