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穿越历史 > 日月永在

第一百二十二章:坐看西南战不休(四)

  • 作者:煌煌华夏
  • 类型:穿越历史
  • 更新:05-28 19:07:12
  • 字数:5078

二月份的大朝会才刚刚结束,南京,这座建立于长江和丘陵地带的华夏古城,迎来了一行特殊的访客。

人数上大约在五六十位,有的顶盔着甲,有的锦袍玉带,还有的破衣烂衫,但却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大多蓬头垢面,身上有着斑斑血迹。

值守城门的总旗吓了一跳,还当是一伙土匪流寇,又觉得不可思议。

多没有脑子的流寇才会这般大张旗鼓的往南京跑,咋的?你们还打算打破南京城,冲进奉天殿做皇帝不成?

总旗响锣一敲,驻扎在瓮城内的京营新兵便像上了发条一般,顷刻间涌出城门,将这一伙土匪给围了一个水泄不通。

“咔!”

刺刀上膛,几百把钢刺带着锋利的杀气直接顶在了这群人的面前:“下马!”

一阵慌乱,被吓得面如土色的‘土匪’纷纷落马,好几个还摔了一跤,倒是当下一个年轻人神情冷静,翻身下马后无惧钢刀,朗声道。

“吾乃属国安南使团正使简正,有军国大事使天朝,求觐天朝大皇帝陛下。”

听到这伙人是安南使团,一名新军的百户便迎了上来,上下打量一眼,一伸手:“国书、通关文牒。”

简正打腰间取出两封书信,一封上书着‘递呈天朝建文皇帝御览’落款是安南王陈安,另一封则是广西布政使司所开文牒证明。

国书军官不敢看,但是另一封文牒证明倒是看了一遍,确认无误后,脸上的杀气才消去。

“原来是使者,怎么弄成这幅样子?”

安南再不济,也是几百万丁口的属国,出使天朝的正使跟从土匪窝跑出来一般,像什么样子。

简正叹了口气:“往事不堪,不提也罢。”

现在的安南国,朝政大权都在大将军简定手中攥着,简正是简定的嫡长子,也是这次出使大明的副使,使团一共两百人,大多都是安南王公贵族的孩子,其目的也有来大明避难的打算。

结果一出河内,没走多远就碰到了一支寮国的偏军,这碰面还得了,自是一番衔尾追杀,两百人的使团死的还剩十几人,正使也死了,留下简正带着十几个小兄弟逃亡进广西。

好在广西地界安南的难民很多,广西布政使储颙也怕这一伙使团还没到南京,就在路上被山贼什么的给干掉,让简正打难民中选了几十个身强体壮的充当护卫,又给了他们武器,这才披星戴月的赶到南京。

知道是正儿八经的使团,百户就踏实下来,见简正不愿意说,他也不再多问,拱手道:“那就请使团卸下兵甲,暂与瓮城内落脚,在下马上遣人通报有司上官。”

南京城,外军和制式兵器一律不得入内,连大明亲王的亲兵卫都不允许进城,各亲王府的安全护卫都是御前司负责,安南的使团可以进,但兵器不能进。

“有劳将军了。”

简正哪里敢有不同意见,躬身致谢,随后转身喝道:“卸下兵甲,这里是天朝国都,是天底下最安全的地方了。”

方才的将军二字就让这百户眉开眼笑,又听到简正这般嘴甜,马上便热络起来,招呼着使团入城。

“这城墙里面,怎得还有城墙?”

使团中,一年轻人看得眼花,指着城头上咋咋呼呼:“简兄,那是什么东西,看起来好生吓人。”

简正面上尴尬,一巴掌拍过去:“没出息的东西,小点声。这里叫瓮城,是外城墙跟内城墙的区域,你刚才指的那个叫大炮,打仗用的。”

小年轻挠了挠头:“为什么要搞两个城墙啊,还有那大炮又大又粗,看起来很重的样子,谁能拿的起来作战。”

简正的嘴角猛一抽搐。

“咳咳。”

百户这时候轻咳一声:“那个不是人拿的,是一种远程火器,知道火铳吗?就是放大的大号火铳,可以打到八百步外,威力巨大一发炮弹可毙十几人。”

年轻人的眼珠子都直了。

他感觉百户在拿他开玩笑,天底下怎么可能有武器打到八百步开外,威力还如此大的,那打起仗来,谁还能打得过天朝。

“那你还没说,这瓮城是做什么的呢。”

“驻军啊。”

百户一指两侧几十个小型营帐:“这些都是斥候住的,他们晚上要在城外巡逻,白天军营里操训太吵了,就在这瓮城里休息,我们这些守城的,有时候下了值,也会在这休息。”

“天朝那么厉害,这里又是天朝的国都,谁敢来这里放肆?你们这样警戒,也太辛苦了吧。”

百户就哈哈一笑,一挺胸膛,脸上挂满了骄傲:“就是因为我们能吃苦,所以我们天朝才厉害啊。”

年轻人哦了一声,嘟囔道:“在天朝当兵那么苦啊,那还当的有什么意思。”

原来刚才从这瓮城里冲出来的天朝军人,是值夜巡逻的斥候啊。

简正突然想起刚才城门口,一名大明军人敲锣的声响,从锣响到集结出来警戒,好像只有短短一恍神的功夫,这么短的时间,这群熬了一夜才入睡的兵就能迅速的完成集结警戒,并且做好战斗的准备,这样的军队,如果安南也有的话,哪里还需要来大明求援?

就在简正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身后一人突然走到他跟前,一抱拳:“大人,天朝国都已至,在下的任务就算完成了,就此告辞。”

简正这才回过神来,看了看这个喊他的人:“广宁,你也算现在的副使,跟我一道入南京,说不得还有机会看到天朝的皇帝陛下,这个机会,便是我父亲这辈子还没有这等荣幸呢。”

简正当初在广西难民营选护卫,眼前这个叫霍广宁的便自告奋勇,不仅武艺不错,难得还有学问,允文允武,简正便任命霍广宁做了这使团的副使,反正都是临时编,他简正这个所谓的正事也是自己任命的自己。

没曾想,到了南京,霍广宁就要离开,简正就很是不解。

好歹也是安南国的副使,将来留在大明的国都,怎么也能当一辈子寄生虫混吃等死,逢年过节跑皇宫里给皇帝老子磕个头,还能混点赏赐,霍广宁你不过一个难民,有这般好机会,安享富贵不好吗?

霍广宁浑不在意,只是淡然一笑。

“我志不在此,还望大人成全。”

见霍广宁执意如此,简正也没了办法,只好勉励的拍了拍霍广宁肩膀:“既如此,为兄便不留你了,你自己多保重吧。”

霍广宁又冲着百户拱手施礼:“属国之民护送正使来京,任务已毕,就此告辞。”

对这般不贪恋富贵的爷们,百户也很是钦佩,点点头:“保重。”

霍广宁转身,大步流星离开瓮城,自城门外领了自己的佩刀,翻身上马,又扬起脖子,瞻仰了一下高高耸立、威严肃穆的大明首都,一拨马头,扬尘而去。

(整了个群,群号在本书简介中,欢迎大家进群吐槽。)

阅读日月永在最新章节 请关注时光小说网(www.you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