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穿越历史 > 日月永在

第一百二十七章:坐看西南战不休(九)

  • 作者:煌煌华夏
  • 类型:穿越历史
  • 更新:05-28 19:07:14
  • 字数:5310

耍也耍了,吓也吓了。

该聊的正事,终归还是要聊得。

等到简正颤颤巍巍的在软凳上放下半个屁股,却是再也不敢乱哭一通了,生怕又哪里不合规矩,被那个苏乾抓住由头。

他现在算是看了出来,那苏乾就是憋着心思想要弄死他,动不动就蹦出来要砍他的脑袋。

没有添油加醋,也不敢鬼哭神嚎,简正只好老老实实的递上国书,并恳求朱允炆能发兵救安南。

但是朱允炆似乎并没有听见,而是岔开话题问道。

“正使姓简,莫不是现在安南国大将军简定的公子?”

听到连大明皇帝都认识自己的父亲,简正也觉得面上有光,心气陡然又提高了不少。

“回陛下的话,简定正是家父。”

朱允炆便哦了一声,脸上顿时挂起了慈父般的微笑。

“早年沐英大将军征云南蒙古,安南国还随军为前驱,当时有两部偏师,一为阮景真,一为汝父,没曾想,正使原来是故人之后,朕观史书,当初沐英大将军为汝父指派了一门婚事,为此,汝父还拜了沐大将军为义父,是如此吗?”

一看到皇帝那这件事来叙旧,简正顿时笑开了花,忙不迭的点头:“确有此事,而且干祖父为家父所指婚事的女子,正是臣的生母,陛下,臣也算是半个汉人呐。”

顺杆子往上爬的技能,简正作为简定的儿子,那自然是胎里就带着的,不可能全然不懂,皇帝愿意拿这件家事来说,毫无疑问让简正有一种大事可期的憧憬感。

“唔。”

朱允炆沉吟一下,笑的更开心了:“这么说来,使者是自家人了,你可知,沐英大将军,乃是我大明太祖最最器重和疼爱的义子干儿。”

干祖父是大明开国皇帝的干儿子?

那也就是眼前这位皇帝的干叔叔?

那不就是说,大明的皇帝是我简正的干叔叔?

都想到这了,简正哪里还要脸,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嚎啕大哭:“侄儿简正,叩见叔父。”

“哎呀,早知你我还有这层干亲,说什么朕刚才也不能打你的廷杖不是?”

朱允炆装模做样的说道:“快起来吧,跟朕好好说说,安南国内现在都如何了。”

金銮殿里金碧辉煌,也映的简正心里一片亮堂,他自忖有了这层亲戚关系在,只要他卖点惨,还怕感动不了朱允炆?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父爱如山啊。

届时朱允炆慈父光环一开,安南国还怕没救?

一念至此,简正那憋回肚子里的泪水立刻喷薄而出。

“陛下,我安南国现在正直水深火热之中啊,那暹罗、寮国入侵,欲灭我国统,山和颠覆,百姓遭殃,如今之安南,遍地是刀兵。求陛下念及百万生灵之性命,快快发天兵救援啊。”

说完,还煞有其事的干嚎两嗓。

“安南是我大明的属国,安南有难,朕自当救援。”

朱允炆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班列中的杨士奇,然后开口,和颜悦色的说道。

“只是安南离我大明,遥遥数千里,那暹罗、寮国等又集结了几十万的军队,朕遣大军而去,也是靡费甚大啊。”

有句话说得好,只要是钱能搞定的问题,那就不能叫做问题。

朱允炆谈起开销来,简正心里反而是踏实下来,只要能请到大明的军队介入安南国内的战役,区区一些金银粮食,算得上什么玩意?

那都身外之物!

“请陛下放心!”

简正的嗓门陡然充满了喜悦:“前些年,我安南灭了占城,那占城国世代通商东南诸国,国库颇巨,现我安南金银足有五六百万,愿系数献于天朝,另自今日起,天朝拔营的一应后勤粮秣开销,待赶走敌国后,我安南都为天朝补上。”

看到简正如此识趣,朱允炆面上‘大喜’,马上就要开口允了下来,恰在此时,杨士奇走了出去。

“陛下,臣有异意。”

“哦?”

朱允炆微微蹙眉,似乎有些不快:“杨阁老为何不愿意啊。”

阁老?

来前简正对大明的政治结构还是打听了不少的,知道此时的大明,中央之中有一个行政机构,谓之为内阁,内阁署理整个大明的国事,内阁阁臣就被叫做阁老,论权利,甚至比以前的宰相还要打,可以批复国事,附署诏令。

简正小时候听说书人说三国,那权势熏天的曹丞相如何把持国政,比皇帝还牛气,大明的阁老比丞相权利都大,那岂不是说,此时的大明,皇帝说话也没多大用?

哎呀,只恨来前身上没有什么值钱的物件,不然应该先贿赂一下大明的内阁,这样才能十拿九稳啊。

杨士奇瞥了一眼此时都已经陷入懊恼之中的简正,款款走出班列。

“前两日,闽浙水师刚刚拔营澎湖,东南海战一触即发,江南多地要供应后勤,工部和火器局要提供炮弹火药,此时,不是出兵救援西南的时候。”

一听杨士奇说的如此严重,朱允炆便有些纠结起来,看了一眼简正,发现后者脸上挂满了期待和可怜,就叹了口气。

“朕也知杨阁老所言不虚,但,安南终究是我大明的属国,属国有难,怎么可以不伸出援手呢?”

“安南算属国吗?”

杨士奇的调门陡然高了起来,义正言辞的指着简正:“三年前,麓川造反,刀甘孟兴兵作乱,被先滇国公击溃后,遁往安南,是安南国收容的叛逆,不仅如此,还发兵帮助刀甘孟,已致使滇国公罹难战阵,自那一刻起,安南,已经不是我大明的属国了!”

你们大明人,这么不讲道理的吗?

简正傻眼,看着杨士奇在那例数安南的种种不是,只觉得喉头滚动,似有一口心血不吐不快。

造反的是胡季犁好不好?

再说了,当初不是你们自己说的吗,诛胡季犁一家三族,余者不纠,现在还拿这陈年旧账来说?不是你们的属国,那前几个月过年,我们送贡礼的时候你们咋不说,现在吃干抹净翻脸不认账了?

无耻!

不仅简正被气得眼前发黑,大殿中的群臣百官也有些面上挂不住,他们早都习惯了万事端天朝上国的架子,对待这些番夷之民,向来都是高高在上的优越感,说话做事的时候极其爱惜羽毛,生怕污了一丝脸面。

连三句重话都不舍得说,更别提当着番夷的面耍无赖了。

杨士奇啊杨士奇,你端的是无耻至极!

“啪!”

一声脆响,大殿中的目光便齐刷刷聚到了御阶之上,原来是朱允炆摔碎了手里的茶碗,站在那气的胡须直颤。

皇帝发彪了?

简正顿时心里大喜,发飙好啊,快把这个什么姓的给砍了,这样看谁还敢拦着你出兵救安南。

“杨阁老说的对!朕差点都给忘了!”

朱允炆恶狠狠的盯着简正。

“滇国公英灵不远,朕有什么资格替先人原谅安南所犯下的罪孽!现在就该让安南为他们曾经犯下的血债而后悔,朕决意了,绝不出兵救援,给我把他打出南京。”

说完话,朱允炆一摆袖袍,扭头就走,留下彻底傻眼的简正。

说好的父爱如山呢?

阅读日月永在最新章节 请关注时光小说网(www.you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