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穿越历史 > 日月永在

第一百三十七章:江山如画(三)

  • 作者:煌煌华夏
  • 类型:穿越历史
  • 更新:05-28 19:07:16
  • 字数:5178

向南!向南!

骄阳之下,一万多身披寮国衣甲的健儿正在滚滚南下。

跨过石陇关往顺州便是一片少见的平原,少了许多崎岖,多了几分平坦,这对于行军来说,无疑更加有利。

马大军只在石陇关修整了一夜,便将早前脱节,摸了一夜后赶至的几千山地军留在了石陇关,自己领着一万多修整过的大军直扑顺州城。

他没工夫等朱棣了!

攻陷顺州,掐住寮国、暹罗的脖颈,然后才是等朱棣中军集合的时间。

这一路上到底有多少是可以立下的功劳,马大军心里自有盘算,只要是他自己能够独立拿下来的,就断然没有分给别人的道理!

“顺州城里只有三万人,实乃天赐我等之殊荣。”

马大军也是一身寮国衣甲,为了不露出马脚,连当年去南京表功,皇帝老子赐下的鱼服都脱在了石陇关。

昂首看着头顶上的骄阳烈日,豆大的汗珠滚了马大军一脸,让后者烦躁的抹了一把两颊。

“这鬼地方,可真他娘热。”

“你热纯粹是因为想媳妇了。”

跟着马大军这浑人待得久了,陈春生也就不复当年刚刚入伍时那般纯洁了,说起话来也是多了几分粗鄙。

“自打离开云南这一个多月,你他娘整天在营里急的像头发春的驴子。”

马大军就哈哈一笑,整个山地军里面现在谁不知道他马大军的名声,一战成名不说,从南京加了勋爵又领了一大笔银子,回来之后就一口气添了三房,家里的糟糠之妻连个屁都没敢放。

什么是爷们?

当如是矣!

“你当老子在军营里急躁是因为想女人了?”

浑身上下的热血都仿佛被烈日灼烧起来一般,马大军意气风发的说道:“老子纯粹是迫不及待的想干仗,趁着现在还有着这一腔热血,非得把脑袋上的伯,换成个侯爷!”

看马大军这一脸的傲然,陈春生就艳羡的不得了,整个山地军现在,除了指挥使沐晟是个侯,便只有这马大军这个伯的勋爵。

“牛气个什么劲,有本事你将来混个国公当当。”

国公?

马大军的眼珠子都亮了起来,一巴掌拍在陈春生肩膀上:“你说得对!要当就一步到位,当国公!等老子当国公那天,我就封你做我的世子,等我死了,你是第一顺位继承人。”

“去你大爷的。”

两人又斗了几句嘴,都渴的不行,便找了一片凉荫稍歇,打开水壶各自喝上几口。驻足看着队伍自面前鱼贯往南而行。不时还能听到几句周云帆的呵斥辱骂声。

这是周云帆在催促那些自石陇关俘虏的寮国降军。

“这群南蛮子,走的真他娘慢。”

马大军看得皱眉,骂咧一句。

将水壶挂回腰间,马大军紧走几步,看着几个寮国降卒趴地上喘粗气,直接抽出腰刀,一刀一个砍了脑袋。

“一天一百二十里,多吗!”

石陇关往顺州有两百多里路,马大军定的日子就是两天!

七号拔营,九号晚上必须赶到!

“老子话扔在这里,只要给我按时间赶到顺州城,等骗开城门,老子就放你们一条生路,若是赶不到,可别怪老子将你们全宰了!”

拎着一颗血淋淋的人头,马大军一脸煞气的绕着俘虏队伍走上一圈,猩红的血液滴滴答答的淋了一地,也吓得其他几十名寮国降卒面如土色,顿觉两腿平添了不少的力道。

看到自己的杀威震慑住了这一群降卒,马大军志得意满的笑了起来。

这天底下,没有什么事不可以用刀子来解决,如果有,只能说明刀还不够锋利。

“加速行军!”

石陇关。

自打接到马大军送呈的军报之后,朱棣赶路的脚程就更加快了起来,几乎是马大军前脚才拔营南下,没隔两个时辰,朱棣的大军后脚就赶到了地方。

“真是一员虎将啊。”

站在城门楼子上,朱棣向南远眺,冲着身旁守着的朱高煦夸赞道:“你一向自诩少年勇猛,终究是井底之蛙了吧,在这西南地界,此将可不逊色与你。”

朱高煦这回正忙着依靠垛口歇脚,这群西南兵太他娘能走了!

这可是山地啊,朱高煦这几年都是骑马冲阵,哪里靠两条腿走过上百里,这一日一夜的赶下来,好悬没让这个燕赵汉子累断了腿。

但即使如此,听到朱棣的话还兀自嘴硬:“一个矮子罢了,不过是自幼长在这地界儿才占了便宜,要是扔到漠南打瓦剌、鞑靼,爹你再看,我俩谁更厉害。”

知子莫如夫,朱高煦的反应完全在朱棣的预料之内,当下便哈哈一笑。

“昼行一百三十里,连夜攻城夺关,身负数创还敢领军奔袭顺州,如此悍勇,此人日后必成我大明栋梁,你的眼界太窄了,不能光看着北地那些牧民,西南这地界,一样很重要。”

“但是自古以来,不都是那草原上的游牧民族,才是我汉人之心腹大患吗?”

朱高煦想不明白,西南这地方有什么值得提防的?几千年,中原对西南向来都是绝对的统治力,想打就打,想不打就安抚,算得上大明的敌人?

“心腹大患?”

朱棣陡然不屑的冷笑一声。

“论丁口,瓦剌、鞑靼两部加一起还没有安南三成的人口多,论武备,自打退出中原三十多年后,没有铁、没有工匠,他们连骑射都快不会了。

而不事农耕,等到了寒冬,更是每年都会冻死一部分,哪怕过去几百年、几千年,都发展不起来。”

只要中原不衰弱,游牧民族永远都没有资格称得上敌人!

这牵涉到一个战争潜力问题,游牧民族掠边南下,马踏中原,永远是趁火打劫。毕竟人口基数、武器装备的差距,不是你靠着骑马就能弥补的,而一旦中原的王朝也开始有了成建制的骑兵,那依靠装甲之利,游牧民族就更不是对手了。

朱棣四万重骑,敢追着鞑靼部几十万人西逃,为什么?

就是因为他们的弓箭马刀都破不了锁子甲的防,但游牧民的兽皮裙,可挡不住大明的雁翎刀。

“老子送你去讲武堂,看来你也没学到什么东西。”

朱棣叹了口气:“咱们怕游牧民,不是怕打不过他们,而是因为咱们打不到他们,他们可以来去自如咱们不行,离开辎重,咱们就会饿死。所以才会让他们几百年来一直春风吹又生。”

看到朱高煦仍然是一脸的懵懂无知,朱棣就气不打一处来,一巴掌拍在他脑袋上:“没脑子的玩意,滚去检查城防,老子要睡一会。”

“爹,我也困啊。”

“你年轻,精力好,仔细守着。等老子睡醒咱们就拔营南下。”

不对啊,当年在北地,老头子都能连战三天两夜,这才赶几步路就累了?

朱高煦大惊失色,冲着朱棣的背影放声高喊。

“爹,你是不是肾透支了?”

石陇关城楼之上,顿时一片鸦雀无声。

阅读日月永在最新章节 请关注时光小说网(www.you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