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穿越历史 > 日月永在

第一百六十四章:大戏开锣

  • 作者:煌煌华夏
  • 类型:穿越历史
  • 更新:05-28 19:07:30
  • 字数:13466

等毛泰离开之后,诺大的谨慎殿之中,便再一次只剩下朱允炆这个孤家寡人。

自台面上积压的一众题本中找出一份通政司递呈来的,朱允炆支在御案上以手扶额细看了起来。

双喜瞄了一眼,题本上只有寥寥一句‘此信由首辅府管事递送,嘱通政司转呈御前’,朱允炆主要看得还是中间夹杂的那封信。

暴昭给朱允炆写哪封子信啊?

“皇上,时间不早了,奴婢唤尚膳局安排午膳?”

看朱允炆一封信看了十几分钟,双喜就试探着问了一句,把前者惊醒过来。

“朕现在心事忡忡,哪里吃得下去啊。”

叹了口气,朱允炆将这封信突然递给了双喜:“你自诩聪慧,能自这封信里看出什么来?”

双喜忙上前躬身接过信,末了还笑笑:“在陛下面前,奴婢哪里配得上聪慧二字。”

自谦后,展信观瞧。

“阁老在上,下官曲阜县令孔氏希范敬上尊前。

展信安:

自建文元年六月尊与下官匆匆一晤至今,已有两载春秋未遇,阁老文华柄国,忙于国事,下官本想赴京拜访,因琐事缠身未能成行,深以为憾事。故仅以书信托寄,敬愿福祉,聊以慰藉。

职下于齐鲁司职曲阜与宗庙之事,日勤不怠,唯恐上辜吾皇万岁与圣公之恩,下负天下学子与百姓之望,幸赖太祖高皇帝与列祖列宗洪福庇佑,未有差错,诸事顺遂。

然近年内,山东偶有匪患贼寇为虿作妖,数逾三千之巨。掳掠百姓、为患一方。

朝廷督令剿匪,欲复泰平。然匪寇狡诈,善于隐匿之事,又兼齐王榑、杨文之流枉辜圣恩、怠慢国事,以至前后经年仍未能勘平匪乱。

齐王榑本为宗室,却不念地方保民之事,无能狂怒,为平内乱四处兴兵,致使齐鲁大地金戈四起,百姓惶惶、祖宗难眠。府县宗庙有毁于刀兵之危。

地方之事,不敢瞒隐迟报,下官才浅也常忧国事,见有隐患必巨细与尊前,望阁老知悉。

又有去岁运河通渠,利我山东,然通渠必与筑堤,不然时逢汛期,恐有水漫金山之灾祸,此事简在帝心,着工修堤,只因人力有限导致工期缓慢,临近三九只怕更是搁浅惫怠,望阁老奏请御前,加派人手入鲁,辅助工事,盼可在明年四月春汛之前竣工,将祸患消弭。

山东之事不平,朝廷无光、祖宗坠颜,职下为朝廷之官、圣人之后,每每观及无不心焦如焚,书表涕零,叩请阁老奏圣山东事。

下官孔希范顿首再请

时建文三年十月二十一与曲阜县衙。”

这是一封孔希范写给暴昭的信,并不是双喜所想那般暴昭写给朱允炆的。

双喜捏着信,想了半天,都未能从字里行间看出什么端倪来,便低着脑袋说道。

“奴婢愚钝不堪,看不出什么东西。”

这孔希范脑袋被驴踢了?土匪就是他孔家养的,还写信说哪门子剿匪的事?

见双喜这般反应,朱允炆便笑笑。

任谁来看,这都不过是一封弹劾信,弹劾朱榑、杨文两人办事无能,顺道提了一句运河筑堤工期的事。

“是啊,看不出来什么。”

朱允炆将信扔到御案之上,冷笑起来:“只不过是这孔希范告诉暴昭,他打算杀害劳工,决堤运河罢了。”

决堤运河!

双喜吓呆了,不远处的杨溥虽未观信但听到这话也是如遭雷击,大惊失色。

“陛下。”

双喜哆嗦着问道:“是如何看出来的?”

山东闹匪乱,贼寇背后站着的是孔家,这一点双喜是知道的,但跟决堤运河有什么关系?

“朕把重点给你划出来,你再看看。”

拿起笔,抄抄点点,朱允炆便挑出了几处,解释道。

“山东有匪,数为三千此是一。

朱榑剿匪不利,无能狂怒此是二。

刀兵四起,孔家宗庙有毁于兵乱之危此是三。

运河筑堤为防汛事,工期定于明年四月春汛前,此是四。

望加派人手,此是五。

将这五个重点连起来再想想。”

双喜脑子转的飞快,不多时便恍然大悟,怒不可遏。

“孔希范这是在告诉暴昭,朱榑因为剿匪的事,恐吓孔家要刨孔家的祖坟,为了宗庙,也为了缓朱榑之怒,孔希范必须要找出三千颗人头来充匪,与朱榑向朝廷有所交代,但是三千颗人头哪里来?除了百姓便只有山东筑堤的劳工了,但是劳工有数,因此,孔希范决定明年春汛的时候决堤,水漫金山,将劳工缺数之事污在天灾之上!如果暴昭不想到时候水淹大地,就偷偷加派劳工的数量,让他孔希范可以凑够这三千颗脑袋。”

谨身殿之中死一般的安静,这孔希范竟然如此丧心病狂!

“请陛下速斩此獠!”

双喜跪在地上,咬牙切齿:“此人之蛇蝎心肠,可谓天厌之,非桀刑不足以平民愤。”

“杀他?”

朱允炆冷笑一声:“拿什么杀?有证据吗?就这封信,通篇都是他孔希范忧国忧民的仁义胸怀,他想做的孽,是因为朕与你知道那匪寇是他孔家豢养的,天下人知道吗?天下人信吗?没有证据的事,怎么做呢?

就连他孔家在山东豢养土匪,那也是朕的眼线内应告诉朕的,也是没有直接证据证明这群土匪是他孔家养着的。

去岁通渠河道,数百条工人之性命,朕这边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了朱榑这个齐王,一丝半点都没有牵扯到他孔家,你告诉朕,朕杀他,以何名目?兴无名大狱,朕如何向天下交代?”

“何需交代。”

双喜咬牙切齿,恨声道:“陛下乃九五之尊、天地共主,就当堂堂正正以帝王尊兴师降罪,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呵呵。”

朱允炆突然目视杨溥,喝道:“拟旨!”

杨溥现在早都被惊的大脑空白,但闻言还是急急忙反应过来,提笔待诏。

“第一旨与朱榑,言:山东之事,朕甚失望,齐王榑食君之禄,然未尽忠君之事,褫其爵,贬为庶民,其子朱贤烶即齐王,将朱榑拿入京师,打进诏狱待罪!

第二旨与杨文,言:山东之事,朕甚失望,汝镇抚山东四年,却致使山东匪患四起而无力剿灭,罢黜其含山侯之爵,拿入京师,打进诏狱待罪!

第三旨与孔希范,言:山东之事,朕已自暴阁老之处具悉,卿忧心国事,朕心甚慰。宗亲重将皆枉辜圣恩,唯卿简在心中,夙夜牵挂。虑卿身兼圣人宗庙之事,恐卿离任而怠慢圣人,故朕不愿轻动。

而今山东事多且杂,朝廷上下竟无一人可与朕分忧,朕思良久,非卿不可。今特降旨敕令,卿为指挥,早定匪乱,为朕分忧。”

杨溥才刚刚写完,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就又听得朱允炆说道:“以朕之名,书信北平左布政使徐玉和,修路之事暂缓,遣劳工一万往山东助防汛之事。”

杨溥唰唰点点尽数写罢,便呈递朱允炆御前,帝观加印。

唤过四名小宦官,朱允炆将这三封圣旨一份圣谕交付,唯独到第四份的时候,朱允炆叮嘱道:“告诉徐玉和,朕另有密令,劳工之数名为一万,实遣万二。”

小宦官便应了下来,四人都快步离开,各赴颁旨去了。

朱允炆闭目一阵,又陡然喊道。

“来人。”

殿外进来几名锦衣卫,躬身候命。

“将杨溥拿进诏狱!”

朱允炆陡然伸手一指杨溥,把后者吓得噗通跪在地上,却是连一句整话都说不出来。

皇帝抽哪门子疯啊?

看到杨溥吓得三魂离体,朱允炆便笑了起来,出言宽慰道:“怕什么?朕只是安排你去诏狱暂住一段时间而已,朕会命人安排一处干净的雅间,备上床褥、书籍,一应吃食酒水,朕自不会薄待,卿就当闭门读书修身,若是不安寂寞,可书信与朕,朕让辽王叔自青楼里带些姑娘去给卿排解一二。”

杨溥便陡然明白过来。

皇帝这是不信任自己啊。

今天这事太可怕了,孔希范要决堤运河,而皇帝刚才的所作所为就应该是反制之法,自己虽然一时想不明白,但皇帝这是怕自己说出去,万一传进了山东孔希范的耳朵里,那孔家一家子人精一合计岂不就咂摸出滋味了?

“臣谨遵圣命。”

念及此,杨溥就踏实下来,他的人生偶像就是杨士奇,所以是坚定不移的帝党,天大地大皇帝最大,只要皇帝说了,哪怕让他杨溥点兵去山东烧孔林,他杨溥都能干出来!

只要许他进内阁!

“去吧,等事毕,朕给你升官。”

朱允炆一挥手,几个锦衣卫就‘拿’着杨溥离开了谨身殿,往诏狱去了。

“陛下。”

双喜挠着脑袋,却是怎么都看不懂朱允炆的操作,遂问道:“奴婢愚蠢,实不懂事,陛下为何要如此大费周折。”

你是皇帝啊,还是一个江山稳固、威望加身的皇帝,哪里需要如此麻烦?你就正大光明一道赐死的圣旨过去,他孔希范敢不死?

“你啊,聪明是聪明,但是这格局,终究小了点。”

朱允炆展颜一笑,他已经胸有成竹了。

“这天底下的事,越是重大的事,越要权衡利弊,朕现在杀他虽易如反掌,但是有百弊而无一利,朕等等再杀他,有百利而无一害。”

现在杀一个孔希范很简单,但是有什么意义?朱允炆想的是一举将孔家推进万丈深渊!

“你所以为之堂堂正正,反而是狭隘简陋之举,朕为帝王,万事以国为谋,此事如操作得当,与国与朕皆为大善事。”

朱允炆思维通达,心中已是有了万全之策,心情便是好了许多。

“孔家人鼠目寸光,为谋私利而豢养土匪流寇,以为只要小心谨慎,不使罪证外泄便无人可拿他们有办法,确实,没有证据,朕也拿他们没办法,朕现在美誉加身,不值得只为了一个区区的孔希范而兴无名之狱,平白污了名声。

朕罢黜杨文、朱榑,拿京问罪,将他孔家推到剿匪的第一线,朕倒想看看,他们还怎么蝇营狗苟的将责任推到别人身上,朕把他们从暗处拎出来扔到阳光下,让天下人都看着,看他们还怎么做。

不剿匪,那就让天下人引为笑谈,为全名声,他们一定会‘剿匪’成功,剿哪里的匪?还是杀良冒功,杀吧,朕给他们多调一批劳工过去,让他们踏踏实实的下手!让他们亲自做,还能诬到谁的头上?朕的内应就可以拿到证据了。

下个月,求是报开刊,而这笔证据,会在明年求是报普及之后刊与天下人看!”

养匪的事,孔家人不可能承认,天下人也不会相信。

此前朱榑负责剿匪事宜,杀良冒功的事,孔家不会亲自做,他们会让朱榑来做,朱榑如果不愿意,那就大不了拖下去,反正朱允炆这里没有他孔家养匪的证据,匪患迟迟不平,到时候朱允炆一定拿朱榑问罪。

为求自保,朱榑只能一条道走到黑,背下这锅污水。

所以朱允炆才会急忙将朱榑拿下,甚至连杨文都连带问罪,拿回京师,整个齐鲁,现在督剿事宜,全权交给他孔家!

不是喜欢当老鼠吗?现在朱允炆让他们当猫!

天下人都看着,这个匪你是剿还是不剿?

孔家的名声是他们最值钱、最宝贵的物件,所以他们一定要剿。

但是又不能杀自己养了这么多年的心腹,终归到底还是要拿劳工抵命。

现在杨文没了、朱榑没了,指挥督剿的事卡在孔家脑袋上,他还能让谁去做这件事?只有他孔家!

无论是指挥山东都司也好、指挥自己手下的家丁、私军也罢,这笔账都一定是算在他们头上的。

朱允炆在他们心脏有一颗钉子!

只要他们前脚下令,后脚朱允炆这边就可以安心接收证据了。

为了不让孔家人决堤,朱允炆手谕一万劳工,却密谋让北平多遣两千人过去,目的就是送给他孔家杀得!

劳工而已,又不是他朱允炆的子民,死在多,将来都能从西南再掳掠回来。

有了杀良冒功这件事做底,那他孔家豢养土匪这件事逆向推理就洗不掉了!

后世网络已经充分证明,只要在民怨沸腾的时候,那个被民众仇恨的对象,都会被民意玩了命的扣屎盆子,任何污点哪怕没有经过证明,百姓和天下人都会以为那就是真的!因为大家潜意识里觉得你是个坏人,那就一定干坏事。

都不需要证据,削微引导一下,那就坐实了孔家豢养土匪!

如果土匪不是你养的,你为什么要杀劳工来欺骗朝廷和天下,说这是土匪呢?

整个山东都司交给你,十几万大军剿灭不了三千匪寇?除非是你自己不想剿!因为那就是你自家人!

等将豢养匪寇的事坐实之后,那匪寇曾经犯下的累累血债就自动算到了孔家人的脑袋上。

无数的脏水、血污,哪怕不是他孔家人做的事,朱允炆都会想尽办法算到他们脑袋上,包括蒙元时期,孔家做汉奸、出卖民族的事,这都是洗不掉的,全安上去,让舆情哗然,让民怨沸满盈天!

到那个时候,才是轮到朱允炆这个皇帝出面的时候。

打着替天行道、为民除害的幌子,一举将孔家打的万劫不复!

顺手,还能尽收天下心,让天下百姓为自己歌功颂德。

想想看,后世一个贪官下台,打贪官的那个人是不是被大家齐声夸赞?

想想看,当群情汹涌,所有人都对罪恶势力咬牙切齿的时候,你对他的惩罚越狠,是不是大家伙看的越痛快?越开心?哪怕惩罚与他的罪责其实并不相等,惩罚超纲了,但大家就是开心,就是觉得理所当然甚至还不解气。

后世全面普及法治,也仅仅有小部分在这种案例中保持客观,大部分的民众还是倾向于随大潮。觉得恨的人越多,那罪犯就越是该死。

要不然,怎么会有‘不杀不足以平民愤’这个有悖法治观的词呢。

而在大明这个古代,民情比法大,民情激愤到一定程度,引导好,就可以爆发无尽的毁灭力!

孔家上下,都会在这次汹涌的民愤中化为齑粉!他们一家,会被钉在民族历史的耻辱柱上而世代无法翻身!

天下的读书人,谁敢替孔家说话?

说一个字,那都是同流合污的民族败类!是子孙后代都无法在青史翻身的巨大污点!

操控民心、引导舆情。

这都是一个政客应该学会的技术手段。

为平民愤,天下士子齐齐上书,奏请朱允炆这个皇帝覆没孔家,这个时候,朱允炆杀得越狠,这些学子越开心!

因为他们会觉得脸上有面子。

他们会炫耀:“我说要五马分尸,皇帝果真五马分尸,看看,连皇帝都支持我的看法,我厉害吧,皇帝真是圣君,开明纳谏。”

顺手,又收割了一波来自士林的效忠。

这种操作,后世有无数的教科书籍典范值得朱允炆来学习。

每一次,都足以把领袖送上神坛!

现在求是报没有开刊,士子还以孔家为精神领袖,这个时候杀,无非是为了自己痛快,但是之后呢?

没有证据的时候杀孔希范,底层的士子会上书,奏请朱允炆不能在没有证据的时候滥杀无辜,而朱允炆偏偏逆着他们来,那些士子虽无力抵抗,但私下里会不会诽谤朱允炆?

这就是人的本性,抬杠!

我要做的事,你不支持,那咱俩就是敌人,我不管你做的对不对,不听我的那就是错。

失了名声,朱允炆将来几十年都要为了这次冲动来买单,是为百弊而无一利。

而缓一年,等大家伙都喊打喊杀的时候,朱允炆再做这件事。

人还有另一个本性,盲从。

我要做的事,你支持了,那咱俩就是队友,我不管你做的错不错,你支持我的观点那就是对!

而支持他们这个观点的人,如果身份极其尊贵还是权威,那这个人会不会极其开心?会不会从此对朱允炆歌功颂德?

因为只有他们把朱允炆捧得越高,才能凸显出他们的伟岸啊,才能凸显出他们这观点阵营的人是多么的牛掰。

要学会洞悉人性,学会利益最大化。

而打到孔家最大的利益是什么?

是如何成为圣人!

而成为圣人最快的办法,就是踩在另一个圣人的肩膀上。

当年太祖皇帝要是懂得操控舆情,青史上,他的名声就不会留下滥杀功臣的污点了,因为神,不会有污点!

做皇帝不能乱杀人,要会杀人。

杀的本质是巩固自己的权威而不是动摇自己的统治。

批孔,是一场政治大秀。

要操控好,要玩好。

跟孔家打擂,斗勇斗狠都是旁门左道。

真正的手段,是斗智。

而现在,朱允炆就已经想好了如何借着这件事,一飞冲天!

付出的,无非是自己多忍个一年半载,哪怕三年两年,比起丰厚的利益回报,又算的上什么呢?

几千条劳工的性命而已,拿来当他这个皇帝登神的阶梯,做皇权座椅下的尸骸,是他们的荣幸!

“其中深意,你要多学,日后,才能多为朕分忧解难。”

操持大明这么庞大的帝国,朱允炆的精力委实有限,他还要想着如何使这个国家尽快的步入高速发展的快车道,一边还要纠缠国内这些蝇营狗苟的琐事,委实是力不从心。

“这件事,回去多悟,悟明白了,让西厂的人陪朕演好这出戏。”

双喜跪在朱允炆脚下,陡然眼前一亮,似有所感。

“奴婢即刻安排下去,临近年关,往来行商的队伍也是应该去山东卖些东西的。”

挑军中好手、习武健儿伪装商贾,引蛇出洞,抓一批匪寇回来,严刑拷打,供出主谋,等将来,出面指证,便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轻轻点点头,朱允炆便有些乏了,靠卧进椅背之中闭目养神,手指在御案轻弹,嘴里哼唱着。

“想当初,老子的队伍才开张,拢共才有十几个人,七八条枪。”

孔希范,来陪朕唱完这出戏吧。

阅读日月永在最新章节 请关注时光小说网(www.you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