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穿越历史 > 日月永在

第一百六十九章:引君入瓮(下)

  • 作者:煌煌华夏
  • 类型:穿越历史
  • 更新:05-28 19:07:31
  • 字数:5904

孔鉴,孔讷子,圣人五十八世孙,大明建文二年袭封衍圣公爵。

自曲阜县衙回孔府的这段路上,孔希范一直在想,孔鉴怎么会突然想到要见他?是因为剿匪的事情吗,那也不至于啊。

孔家的规矩,衍圣公是家主,主内,曲阜令主外,大家各管一摊,一般来说不是特别重大的事,衍圣公是不会随意插手的。

剿匪的事,前两日皇帝圣旨刚到曲阜,孔希范就在内部会议上提出了自己的想法,他不可能真的调兵剿匪,孔家人上下也不会愿意,这十几万大军万一调来跑去都来了曲阜,那还得了?

最终的决议,还是杀劳工来抵命,等转过年,就把这三千匪寇先送去朝鲜躲一阵,等风头过了再回来,编成私军放在曲阜县内,将来就转型伪装成倭寇,沿海掳掠去。

既然都定下来的事,孔鉴还找自己做什么?

“圣公。”

府邸之内,孔希范还是冲着孔鉴规规矩矩的磕了记头。

后者这会正捧着本先贤古籍看得津津有味,便随意的一挥手,孔希范就自觉爬起来,坐到了下手的位置。

“敢问圣公突然传召,有何示下?”

放下书,孔鉴就皱起了眉头。

“自打前些日子这圣旨下来,孤这心里就一直不踏实。”

非王爵而称孤道寡,这也是忽必烈做的好事。

当年忽必烈特许衍圣公入朝‘位列蒙古王公贵族之上。’

大明建国,太祖高皇帝给的说法是:‘衍圣公入朝,群臣避道,位居藩王百官之前。’

哪怕是后世明亡满清,衍圣公也是‘轶超一品,位超八旗王公贵胄。’

汉奸也好、奴才也罢,衍圣公算是将位极人臣这四个字发挥到了极致,是异族统治者最爱的乖宝贝。

都位高亲王了,自称一句孤,又有什么当不起的?

说在直白点,孔鉴就是在这曲阜自称朕又如何?又没有录音设备,就算有人举报他孔鉴僭越,到了大内,皇帝会因为这件‘捕风捉影’的无稽之谈,来惩戒衍圣公吗?

孔家是圣人之后,饱读圣人之言,怎么可能僭越无礼呢?

“圣公有何隐忧?”

孔希范还有些不甚明白:“南京传来的信,那朱榑和杨文确实都已经打进了诏狱,待死之人了。”

“你就不怕朱榑死到临头,咬咱们一口?”

孔希范当时就乐了,出言宽慰:“圣公莫慌,皇帝此番拿他两人问罪,是为剿匪之事,皇帝现在威望日高,宛如雄主,难免骄矜自满,底下人办事不利砍两颗脑袋立威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杀了朱榑,那朱贤烶不还是袭了王爵吗?说明皇帝并不知晓山东的事,若是朱榑真敢反咬咱们一口,就他干的那些缺德事,足够诛连满门的了,为了他自己的孩子,他敢说吗?”

孔希范有这个底气,真玩鱼死网破,皇帝还能敢杀他孔家上下满门?

“圣公,他便真的是反咬一口,大不了到时候我站出来把所有的事背下来便是。”

孔希范已经做好了牺牲的准备,左右无非自己一颗脑袋,自己死后,自己的儿子会因为自己的‘功劳’得到族内的优渥,将来成熟了,也是可以做曲阜令的。

而且,就算自己站出来,皇帝也未必杀!

当年山东大水,时曲阜令孔希文瞒报灾情、吞没土地,导致多少百姓流离失所,哀鸿遍野,这事孔家捂盖子护了下来,后面朱元璋知道的时候,不也拿孔希文一点办法没有?

“圣人之后,不可问之。”

连太祖高皇帝都拿他们没辙,小皇帝不过才二十来岁,仗着运气好立了点微末功劳,还真拿自己当江山主宰了?

“到底是不能想的简单了啊。”

孔鉴老是感觉自己这段时间有些心血来潮的

“前些日子你给那暴昭书信,暴昭回了一句‘信已阅,安排妥当’。后面就致仕归乡,所以孤这心里才一直不踏实啊。”

听孔鉴说起暴昭的事,孔希范便也沉默下来。

暴昭这个内阁首辅突然辞官,确实为这件事蒙了一层纱雾,让大家都有点不踏实的感觉。

安排妥当。

暴昭指的安排,到底是什么意思?

“不到万不得已,不要轻动。”

孔鉴闭上眼睛,到底是谨慎占了大头。

“在这件事没有彻底摸清楚之前,宁愿放弃这群匪寇,也不能擅杀劳工。”

放弃这群匪寇?孔鉴的意思就是不杀劳工充数,为了全孔家的名声,真刀真枪的砍死这三千匪寇?

孔希范当时就有些不乐意,这些年,为了养出这群能打能杀的健儿,孔家上下花了多少心血,也是因为这群匪寇的存在,不然孔庙、孔府怎么修出来的?

前后上千万两银子啊!

“现在朝廷开商禁,往来行商如过江之鲫,大海之上,遍地黄金。放弃了他们,咱们孔家上下几千张嘴拿什么来养活?”

靠着曲阜县那几万农奴吗?

吃惯了大鱼大肉,年年啃馒头咸菜,孔希范心里是一万个不愿意的。

“我说再等等!”

孔鉴陡然睁开眼,文雅俊秀的气质瞬间变得凌厉起来,作为孔家的主宰,他有自己的权威。

眼看孔鉴发火,孔希范还是怂的,马上低着脑袋不敢多言语,正打算起身告辞,外面有小厮叠指轻弹门枢。

“进来。”

孔鉴的脸色马上又变的淡然起来,捧起茶碗,静静的品着香茗。

“见过圣公、县尊。”

下人连脑袋都不敢抬,匍匐在地上自怀中取出一封信,高举过首。

孔希范看了一眼孔鉴,发现后者并没有打算亲自观瞧的意思,便自己接过,待下人离开后,便拆开来看。

“好!”

孔希范一拍大腿,倒是令孔鉴也吓了一跳。

“北边来的信。”

孔希范忙将书信递到孔鉴大案之上,汇报道:“徐玉和自北平修路的劳工中押解了一批正赶来山东,不是皇帝的圣旨,我想应该是盛任向内阁递的题本,说山东筑堤工期缓慢请求加派人手,内阁批复一万人,而徐玉和偷摸押解了一万两千人!”

屋子里顿时安静下来。

孔鉴拿着这封信,沉默了足有半个时辰,方才展颜一笑。

“这就能解释的通,为什么暴昭要致仕归乡了,原来他已经安排好了这件事,打着援建防汛的幌子来秘密多押解一批劳工,等将来咱们这边的事处理好就行,至于北平那边少了劳工的事,也是徐玉和背锅。”

弃车保帅,先把山东的事平了,别搞决堤,就不算什么大事。

左右不过北平那边劳工缺数,只要时间跨度拉的长,他孔家也愿意安排人替徐玉和美言,就说修路累死的呗,这种事哪能查的清楚?

实在不行,也无非是徐玉和背锅,只要他孔家愿意帮忙,保徐玉和一条命还不容易?

而他暴昭已经辞了官,将来这事也追究不到他的头上,他内阁的批文是一万人,人家徐玉和到底押解了多少,锅怎么能甩到暴昭头上呢?

孔希范很开心,这样一来,北平送来两千劳工,再从山东这里挑一千个倒霉蛋,三千颗脑袋不就凑齐了嘛!

不用牺牲自己这些年苦心经营操练出来的心腹,他孔家的利益就算最大限度的保存了下来,皆大欢喜啊。

“暴昭还是有点用的嘛。”

满意的点点头,孔鉴便挥手:“其他的事你自己安排吧,遣人给暴昭和盛任送个信,他俩这次立功了,将来我孔家会有回报的。”

孔希范兴高采烈的离开,而远在南京的朱允炆也在笑。

“双喜啊,你这个西厂还真是人才济济,这仿他人字迹仿到这般水平,真假难辨啊。”

“旁门左道,到让陛下笑话了。”

“差人往山东说一声,朕在中枢给他留着位子呢。”

请君入瓮,这个瓮朕已经做好了,就差你孔家一脚迈空掉进来,朕就要让你们尝尝烈火焚身的滋味!

阅读日月永在最新章节 请关注时光小说网(www.you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