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穿越历史 > 日月永在

第一百七十章:不忘初心,谈何容易。

  • 作者:煌煌华夏
  • 类型:穿越历史
  • 更新:05-28 19:07:31
  • 字数:4908

庄重肃穆的武英殿,朱榑像一只断了半截身子的蛆虫,瘫软的趴在冰凉的地面上,他的面前,站着一身锦贵华服的朱允炆正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朱允炆是不可能去诏狱看朱榑的,那地方又脏又臭,满满的血腥味,他的鼻子闻不得那味,就是把朱榑锁进这武英殿,也是清洗过才带来的。

看得出来,朱榑在诏狱里吃的苦头不少,当然,没有朱允炆的默许,西厂也不可能下那么狠的重手。

“后悔吗?”

双喜搬来了凳子,朱允炆就坐在朱榑的面前,语气平淡。

趴在地上,不是朱榑不想支棱起身子,而是这些时日他受到的折磨太多,躺着是他现在觉得最舒服的一件事,哪怕这样会让他的面子尽数扫地。

在皇帝面前,还要什么面子呢?

“臣办事不利,有负圣恩,理当受罚。”

朱榑还以为朱允炆把他拿回这南京的原因,是因为山东剿匪的事,直到现在,他的心里还保留着三分侥幸之心,兀自嘴硬。

跟孔家之间的苟且之事是万万不能拿出来说的,不然,自己身死事小,齐王府上下,终究还有着他朱榑的孩子媳妇呢。

“只是办事不利吗?”

朱允炆手里刚接过双喜奉上的茶水,闻言便尽数浇在了朱榑的脸上,烫的后者哆嗦起来。

“朕自登基以来,连四叔意图谋反朕都可以原谅,你只是办事不利,朕杀你罚你自是应该,何至于施以如此酷刑暴虐?”

看朱榑直到现在还在跟自己装傻充愣,朱允炆便挑明了说道。

“跟朕好好说说山东的事,说说去年通渠那些徭役里的肮脏龌龊,说说那个被你烧死的姑娘,说说这几年自打你从北地回青州。

你都他妈的干了些什么!”

精美的瓷碗在朱榑面前被摔的粉粉碎,迸溅的碎瓷片在朱榑的脸上划出道道血痕,但后者恍若未觉,而是惊恐的仰着脖子,瞪着不可思议又充满震骇的双眸。

原来皇帝什么都知道了!

这个时候,朱榑第一个念头就是自己的一家老小,会不会因此被诛连?

“你还不愿意说吗?”

朱允炆蹲下身子,眸子里的煞气已经凝成了实质:“你觉得你是宗亲,朕就不舍得扒你的皮,抽你的筋吗?几百条人命,朕就是把你活剐了,都难解朕心里这口恶气!”

话已至此,朱榑便知道朱允炆不是在诓骗他,便玩了命拿脑袋猛砸地面,痛哭流涕:“臣有罪,臣该死。”

“说吧,都说出来,朕或许赐你一个体面的死法。”

朱榑这便心里明镜一般,看来对于山东的事,皇帝已经知道的一清二楚了,自己跟孔家之间的腌臜苟且,就算朱允炆不全部明了,但那几件重大的事,皇帝一定是全都心里有数的。

想到这,朱榑便一五一十的竹筒倒豆子,将自己自打从北地前线回转青州后的事全数说了出来,说他是如何认识的孔希范,如何跟孔希范一起会同山东布政使司通过瞒报田亩数量、虚报开渠、海防等事侵吞朝廷****。

“臣一日午宴醉酒,色胆包天,见一闺阁之女甚是娇媚,便指示家仆强抢,未曾想该女子如此贞烈,臣当时已是猪油蒙了心,为全面子便差人将她带出了府,纵火烧死,将其骨灰倾入河道之中。”

哆嗦着嘴,朱榑已经不再敢有丝毫的隐瞒:“去岁开渠,虚报匠户徭役三万口之数,兼上瞒下骗,为保证工期的顺利完工便加开了一个时辰的公时,又在伙食银、工银、抚恤银三个方面克扣,致使徭役死伤数百,此事初时,本是孔希范指使山东布政使司做的,臣后知觉,却见财起意,想着掺上一脚多分一些。

臣这些年跟孔家的利害纠葛越来越深,面对孔家不法之事,臣不敢说唯恐波及己身。臣怯懦,臣愧对父皇,臣该死!”

说道最后,许是良心发现,朱榑竟嚎啕大哭起来,整个面门早已被额头砸出的鲜血覆了满面。

“你的罪,朕诛你满门都不为过啊。”

朱允炆恨铁不成钢的指着朱榑,深吸了两大口气:“你应该庆幸,庆幸你一家子的命不值钱,不值得朕为了出这个口气而打草惊蛇。你更应该庆幸,庆幸你自己的命也不值钱,拖下去,让他把他自己的罪责一五一十具悉堂供之上,赐他一杯鸩酒,死后找个偏僻的河边葬了吧。”

让朱贤烶接齐王爵,这样,就会让孔希范认为朱榑只是因为剿匪的事而获罪。

而给朱榑留下个全尸,留下个体面的死法,就是为了安抚住宗亲。

这时代的上位者,嘴上都说着爱民如子,但实际上谁会真拿老百姓的命当命呢?草芥黔首罢了。

击杀恶龙的勇士最终都会成为恶龙,初心这种东西可能是最不值钱的吧,所以这些忘记了初心的人,最终都没有得到善终。

朱榑到底是太祖的亲儿子,是大明的重镇藩王,为了几百个老百姓,拿一条亲王的命抵罪已经是极限。还残忍的虐杀处以极刑,那些宗亲心里该怎么想?

既然残杀也无非是拿走朱榑一条命,体面的留个全尸也是一条命,凡事利益最大化,朱允炆终究是要考虑周全的。

他越来越像一个政客了?

这个潜移默化的转变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朱允炆发现他在这个时空待得时间越长,记忆中那个朱允文的影子就越来越淡了,他似乎越来越贴合大明的朱允炆,越来越像一个皇帝而不是当初那个兴致勃勃的外乡人。

朱榑被锦衣卫拿了下去,武英殿里留下的肮脏血液也有几个小宦官在忙着清洗,双喜小心翼翼的看着朱允炆,轻唤了几声才把后者惊醒过来。

“那些宗亲,估计都在等朕给一个说法吧。”

朱允炆有些疲惫的挥手:“你去一趟宗人府,就说朱榑欺君罔上,不知悔改,朕本欲饶他一命他还诽谤与朕,金殿之上大放厥词,朕才一怒之下赐了他死罪,至于他的妃嫔、孩子,让宗人府采购一批绫罗丝绸之类的物件,再从朕那一份分润里取出一万两,给他家里送去吧。”

朱榑的事,外界人看到的只不过是办事不利,朱允炆也没法替朱榑辩解,因为山东的事不可能说与外界知道,那宗亲都在等,他们在等杨文死不死!

都是办事不利,你杀宗亲都不杀武勋吗?

这是个雷,朱允炆不能去踩,所以他为了保下杨文的命就要淡化掉朱榑的罪责,把朱榑的死怪罪到自己冲动的头上,说自己冲动了,后悔了,会厚待齐王那一支的后世儿孙。

双喜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皇帝活得太累了。

“是,奴婢告退。”

阅读日月永在最新章节 请关注时光小说网(www.you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