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穿越历史 > 日月永在

第二百一十二章:礼和法

  • 作者:煌煌华夏
  • 类型:穿越历史
  • 更新:05-28 19:07:53
  • 字数:6786

吉水县杜家的所作所为,免不得要被一些百姓给告上衙门,而因为涉及的吃亏百姓较多,吉水县的县令便把这事上报到了府衙,而府衙又上报到了布政使司衙门。百度,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老百姓们不懂法,他们想的也很简单,这些地明明就是我家的地,我只是把属于我自己的东西要回来,怎么就违法了?

杜槐水对这些老百姓的恐吓,这些老百姓压根就不信!

协议签字画押,这些地本来就是我们的地,你竟然说我要回去还要杀头?

没什么好扯的,那就官府上见呗。

要都按照大明律来判,这可是几百颗脑袋啊!

丁是丁卯是卯,这个法怎么执得好?

省里这下也拿不定主意了,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真批个手信让地方拿人,法不责众这句话的根本症结就在于:地方真要全按照法律来砍了这几百个百姓,人家就敢抱团造反!

江西左布政使连想都不用想,事情真要闹到那一步,他会是第一个被抄家灭门的!

还是上报中枢,让皇帝老子拿主意吧。

就这般,一件小小的田产归属争执的事,硬生生从县里踢到了朱允炆的大案之上!

“都是废物!”

甭管江西本地到底有没有能力处理好,单说这个态度就让朱允炆很是生气。

什么事拿不定主意都要找他这个皇帝来亲自处理,全大明一千多个县,他朱允炆就算是累死也不可能处理的过来。

气归气,到底是涉及到法律这个国家的根本所在,朱允炆也不能真个粗暴处理,帮百姓伸冤就是藐法,维护法律那更是扯淡,朱允炆宁愿今天把大明律废了也不可能砍这些百姓的脑袋。

“让杨士奇来一趟。”

内事不决问杨寓,朱允炆现在还真就养成了这个习惯。

待等到杨士奇前脚迈进谨身殿,后脚朱允炆就迫不及待的问道:“江西的事,卿知否?”

看座,上茶。

杨士奇施施然落座,面上倒是一点都没有急色。

“臣知道。”

他是内阁首辅啊,凡是过了通政司的地方政事,就不可能有瞒得住他的。

朱允炆蹙着眉头,纠结道:“朕现在悬而未决,暂时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你有什么建议?”

“杜家欺压乡里、横行不法,杀头抄家!”

杨士奇淡然吐口道:“吉水县令第一时间处置不利,导致民怨沸腾,杀!”

连续两个杀字让朱允炆更加纠结。百度,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站在为民伸冤的位置上杨士奇的建议却是没错,这杜家委实该死,吉水县县令这个废物连这种民生大事都拖,弄得地方老百姓怨声载道,也确实该死,但从法治的观点来看,这两方也都没错。

“百姓贪恋便宜,以避税为目的而转换田契,百姓也有错。”

朱允炆叹了口气:“有法不依,那还要法律做什么?”

“什么是法律?”

这个时候,杨士奇突然笑了起来。

“陛下可知为什么会有法律?”

朱允炆被这个问题问住了,沉吟了半晌才开口道:“卿就别跟朕藏着掖着了,朕知你聪颖,有什么想说的直说无妨。”

看到朱允炆有些不耐烦,杨士奇也就不敢再卖关子,张口讲述起来。

“有法家诞生之前的夏商周时期,国家没有法律,君王以道德约束百姓。

即使是在没有法律的时候,百姓也知道什么是对错。

知道盗窃、暴虐、通奸都是错,错就是不能做的事。

知道孝悌、忠诚、友恭都是对,对就是要奉行的事。

周公吐哺天下归心的典故陛下应该是知道的。

周公旦定礼,礼就是法的前身。

礼的诞生使人民奉行对的事,而抵触错的事。

周公旦的人格操守很高尚,不贪恋权利,尽心尽职的辅佐少君而不敢篡位,并训斥了那些意图不轨的子嗣、属官,于是天下人都很敬仰他,以他的德行来约束自己,以周公旦制定的礼来教化百姓,于是才有文明昌盛。

但是人数上百、形形色色,有好自然有坏。

礼本身只是告诉了人民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但对于对错的奖惩并没有明确的硬性标准,全凭君王、官员的喜好来定。

而民间田野之间的事,庙堂不知,则无人知晓如何惩处,以至于走歪门邪道之人轻易的获得了利益,侵犯了守序良善之人的利益。

荀子说性恶论,即人之初、性本恶。提出了当人们没有约束的时候,他们往往会顺从与自己的欲望而做出很多礼所不能容忍的事情来。

淫、贪、妄、虐都是人民最容易犯下的错事,所以为了不使好人也变成坏人,那就需要对犯错的人进行惩处,法因此而诞生。

礼在前,法在后,才有所谓的礼法。”

饮口茶,杨士奇继续说道。

“所以说法律诞生之初的核心是为了保护百姓的利益不受到侵害,如果守法反而是在帮助坏人去侵害百姓的利益,那天下就没有好人而都是坏人了。”

杨士奇说道这里,朱允炆便明白过来。

杜家的行为属于贪,他们利用大明律的法律漏洞来贪占百姓的田产,如果一味的去守法,那就是帮助杜家来欺压百姓,天下有多少挂靠田?有多少这样的百姓?

那最后的结果就是百姓吃了大亏,看似是法治社会,但却反而违背了法律的本质。

明知道是错的事还要去做,维护了法却践踏了礼。

到底是礼大还是法大?

后世是因为有了基本法、地方法、细则法、补充法、法律条文解释等方方面面都完善的法律体系,才可以大力提倡法治社会,不允许特权阶级凌驾在法律之上,那么维护法律的威严才可以保障天下绝大部分民众的利益。

而眼下的大明有什么?

《大诰》和《大明律》的漏洞太多了,这种情况下一味的提倡法治社会不是在保护百姓,而是在欺凌百姓!

因为百姓没有文化,他们本身并不懂法。那些拥有文化的人钻法律的空子可以轻易的欺负老百姓,在这个背景下拿现代那种法治观来套这个时代,唯一的结果就是搞得一塌糊涂,乱七八糟!

“朕明白你的意思了。”

朱允炆颔首:“杜家做的事,一目了然就是错,哪怕是百姓违法也是杜家的错!错的事就要受到惩处,惩处之后再去完善法律,而不是先饶过他们的罪行再去亡羊补牢的预防下一次犯错。”

哪里还有下一回啊。

天下均税,将来都不会有挂靠田了。

要是因为现在杜家没有违反法律而饶过他们,那全天下的老百姓就真的要揭竿而起了。

杨士奇躬身应声道。

“陛下圣明。”

此时的大明,不需要法治,需要帝治!

皇帝大于法律才能保证国家的发展不出现偏差,才能保证对错是非保护占据天下九成九百姓的利益。

法律规定这些地是杜家的又如何?

只要朱允炆这个皇帝不同意,那这个法律就不存在任何的法律效益!

“那朕现在就下诏。”

话到这个份上,朱允炆便打算让御前司拟诏,却被杨士奇出言拦住。

“陛下不妨再拖一段时间,让江西也别急着给此事定个是非对错。”

看到朱允炆向自己投来疑惑的眼神,杨士奇笑道。

“江西一隅之地才多少闹事的挂靠田?全天下又有多少?

现在杀了杜家,全天下这些企图占地不还的贪心之徒就会闻风丧胆,从而把地退给百姓。

不妨拖一段时间,让地方百姓都为此事闹起来,这个时候陛下再下诏,把这些跳出来的贪心之辈全数杀掉,把地还给百姓。”

杜家一死,那些贪心之辈自然会被吓住而老实退还田地,那些百姓也会觉得要回自己的土地是理所当然,哪里会对皇帝感恩戴德?

等他们闹起来,民怨沸腾起来的时候,这个时候皇帝出面,把那些百姓心中的‘坏人’全砍咯,让百姓一抒心中愤懑,到时候,可就是万家香火,立祠通祀了。

拖一拖,让那些观望的内心蠢蠢欲动的贪心之徒蹦出来。

如此一来不仅铲除了那些地方的不法门阀,还顺手收割了一大片百姓的赤诚之心,一举两得,多好。

“定下田产丈量的几个省都是交通方便的距离中枢比较近的,等到闹起来那一天,派人八百里加急通传地方,最多也不过三天的光景。”

杨士奇呵呵一笑:“更别说江西、福建、浙江、山东、河南这般的省了,八百里加急快马都不过一天就能赶到,只要监管得力,就不会出现大的民祸,完全可以把控的住,而且现今以陛下在民间的声望,百姓即使再如何焦灼也不会真个贸然闹事,他们还是会观望的。”

朱允炆的名声放在这,老百姓不到万不得已,哪里真敢聚众冲击官衙造反?或者杀进那些地主家里自发组织一出打土豪分田地?

他们会等,等朝廷或者说等皇帝老子给他们一个说法。

时间越久老百姓就越焦急,而越是焦急便越是期待。

万民所望!

阅读日月永在最新章节 请关注时光小说网(www.you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