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玄幻异界 > 剑当扬

第七十八章 披荆斩棘

  • 作者:五月又二十
  • 类型:玄幻异界
  • 更新:07-15 17:04:56
  • 字数:7006

“瞧你那没见识的样子,区区百足蜈蚣而已,仙界有万足鬼蜈蚣,那才叫凶兽,还有蜈蚣最值钱的,是他体内毒囊,按照毒素含量,价值三千到一万灵石,不过被你的剑气搅碎了”。

蜈蚣狰狞的大口一路向前,身体内生命力已被搅成粉末,恐怖的头颅就在陆乙握剑的手边,最终不甘的停了下来,再往前一点点就可以吞杀掉猎物,可惜就差一点点。

“会在最后一刻以剑身引导剑气,将凶兽内部摧毁,还不算太笨”,陆逊懒洋洋的发话,似乎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几名黑衣人见多识广,却没见过这种清秀与狰狞混合在一起的脸孔,再仔细看来人,身体无一丝灵力波动,更让黑衣人警觉。

“先天境高手,家主还真舍得下本”。

不过半个呼吸,成千上万的剑气灌入蜈蚣身体,将其所有内脏血肉搅得粉碎。

“陆大哥,你能不能早点说,现在正是缺钱的时候”,陆乙一副亏血的样子,后悔自己将毒囊打碎。

“血百足在将死时,会自爆体内毒囊,将毒气完全释放,先天之下中招者不出一个时辰必死无疑,换做是别人,肯定舍不得打碎毒囊,结果就是因贪便宜而死”,陆逊似乎对这凶兽很是了解,一句话让陆乙恍然大悟。

“路才刚刚开始,你以为就这么简单,在绝对实力面前,经验丰富也没用,继续往前走,无论遇到什么不要慌张,万物皆有循环,生死不可控,我要教你的,就是掌控自己的生死,即使不敌”,陆逊高深一笑,听得陆乙云里雾里。

将血百足庞大的身躯收入戒指中,陆乙激动笑道:“这血百足躯壳无伤,如此庞大的坚壳,怕是能打造两件上品防御法器,发财了”。

“这些在凶兽特性上都没详细写过啊”,陆乙不出来外面的世界看看才发现,自己真的很多都不懂。

“你在蜀山学府从不去上课,在天照学院也懈怠功课,这些最基本的常识导师都会教,自己心里没点那什么数吗”,陆逊调侃一语,让他老脸微红。

“有您这位仙家大佬教导,那些导师能称为导师吗,真是的”,他不要脸的顺嘴拍着陆逊马屁,不过陆逊可不吃这一套。

“马屁就别拍了,你一味修炼,修真界的理论和知识非常欠缺,这一路我会慢慢教你,唉,我命苦啊”。

危急之刻,陆乙脑海灵光闪现,迅速屈指点在剑身之上,华山御气法顺着剑体,导引灵气瞬化作剑气。

“对不起前辈,小辈不知织田家请了如此高手,实在抱歉”,一名看起来是黑衣人的头,境界也到了凝神境顶峰,但依旧尊称对方为前辈,虽然对方看起来还很年轻。

来人倒挺好说话,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摆了摆手道:“请我是请不动的,不过欠了我那师叔一点人情,加上他出手挺阔,我就勉为其难帮帮忙,那人的画像给我,你们可以走了”。

黑衣人不敢怠慢,递上陆乙的画像后立马消失,本以为来人不过是家主在华夏请的杀手,可哪成想请来的僧人居然是先天之境,信好他们只是语气责怪,没有太过嚣张,否则被人家当场格杀,恐怕也是白死,哪敢再多留一刻。

僧人不太在意的看了看画像,正准备踏入山脉寻人,突然脚步定格,楞在当下。

“咦”!

他挑了挑眉,将储物戒指里另一张画像拿出,对比了起来。

陆乙,蜀山通缉要犯,活捉到回蜀山,灵界蜀山愿用一件灵宝交换,死的不要。

仔细对比了两张画像,僧人立刻消失原地,原本已经离去的黑衣人,突然被他出现拦了下来,几个黑衣人心头一紧道:“前辈,我们无意得罪,您手下留情啊”。

“你们这画像上的人叫什么名字”,僧人显得有些激动,一把抓过黑衣人衣领,如提小鸡一般提了过来。

“叫陆,陆乙,是剑宗的人”,黑衣人吓得发抖,刚道出名字,却发现眼前僧人已经不见了。

“我说各位,赶紧走,这中原佛门不是慈悲为怀吗,怎么这疯和尚如此奇怪”,几个黑衣人不明所以,都各自发动身法一溜烟的消失了。

“哈哈哈,华夏各大势力都在找的人,居然在这大和国让我遇到了,还真是意外的惊喜,天要佑我,奈何奈何”,僧人踏上一串黑色佛珠飞翔在凶兽山脉,嘴里自顾自的大笑起来,完全不顾及这里是凶地,依旧我行我素,在山脉上空横行无忌,巴不得立刻找到陆乙。

凶兽山脉核心地带,不知不觉,陆乙进入山脉已经一个月有余,期间经常浑身带伤,衣服上的血迹干了又湿,湿了又干,已经不能再穿。

“还好有我衡山青衣,有一尘不染的功效”,换上很久没穿的衡山青衣,陆乙不自觉想起了莫问,也不知老爷子现在过得怎么样,是生是死。

陆逊一个月的指点教学,加上他一路披荆斩棘,斩杀了不少强大的妖兽,积攒了不少凶兽身上的宝贝和战斗经验。

拿出地图,陆乙当即撕碎,破口骂道:“坑了我灵石不说,差点被害死,等老子出去,非把这店给砸了”。

这地图是陆乙在大和国比较高级的精品商铺买的,虽然山脉大概路线还算准确,但很多标注危险的地方没出现危险,反而标注安全的地方遇到了几波凶兽攻击,其中还有一次凶兽是成群而来,要不是陆乙跑得快,早就死了,于是他干脆将地图撕碎,靠地图还不如靠陆逊。

一路上,陆逊对地理判断的极其精准,比这地图不知强了多少,因为懂地理的缘故,也为陆乙挡下了不少危机。

“凶兽隔三差五地界更换是常有的事,也怪不得卖地图的店,再说现在你哪有实力去砸人家的店,别反被收拾就不错了”,陆逊知道能在大和国开这种店的,谁不是背景通天,靠山够硬。

“陆大哥,这地图在核心地带基本没用,如今我们身处危险山脉最危险的地方,该怎么办才好”,陆乙心里迷茫,只能靠陆逊这位人体导航来帮忙。

“小子,别说我没教你点硬的,看好咯”,陆逊飞身而出,挥手拂袖,将地下散落的石子转眼变成了太极八卦之形,就地教起了陆乙阵法。

“我本出自兵道,最擅长天文地理之道法,此为五行八卦问灵阵,哪里的灵气充裕,阵法都能感应出来,而灵气聚集之地往往都伴随机遇和危险,今天我便教你阵之道”,陆逊说起自己最擅长的东西,语带自豪,话里那绝强自信令陆乙一愣,像个乖宝宝般聆听起来。

“五行八卦,五行气为引,八卦为方向,导引自身灵气化作五行之气,投入到我布置的八卦之上,凭借我教你的行气之法激活内部阵法,第一步就算完成了”。

陆乙只知灵气,对于五行之气倒是第一次听说,他依照陆逊教授的方法,将自身灵气散在周围天地之间,以心为引,缓慢的感受了起来。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周围温度却越来越高,热到身边的树木都变得枯黄。

“果然如此,你领悟本命剑的炽热之力时,我就该想到,你是五行为火,还是火中的文火”,陆逊惊疑一刻,嘴角上扬,看来很满意。

“五行金木水火土我倒听说过,这文火是什么”,陆乙摸不着头脑,毕竟陆逊教他的都是仙界的东西,他在人界可没接触过这些。

“火有文火和武火之分,文火炽热坚毅,武火爆烈狂野,都各自有奇妙用”。

“噢,那陆大哥,文火厉害还是武火厉害”。

“武火挥手间可烧尽山林,强者更能焚天煮海,燃烧一切,不过后劲柔弱,烧不死对方的话,自己恐怕就得交代了”,陆逊思绪万千,似乎回忆起仙界的过往。

听着陆逊的训斥,陆乙乖巧的点点头没有辩解,此刻自己只剩下一半的灵气都不到,还是幸亏有逆天的功法加持,否则已经见底了。

“你用了两次天赋,又使用了剑胆之力和衡剑道,却对凶兽没有任何作用,反倒是使用琴心,衡山剑法,华山御气之法将凶兽杀死,是不是很可笑”,陆逊的意思很明显,最简单最省灵力的招,却最有效果。

“我来晚了吗,那又如何呢”,僧人微笑抬眼,直视着几名黑衣人。

就在他抬眼瞬间,几名黑衣人身体一僵,各自后退一步,看着对方眼中充满凝重。

僧人一颗眼睛如天空繁星,灵动亮眼,看起来非常面善,但另一颗眼瞳青筋突起,青筋顺着自己的半边的光头,一直连接到眼袋,细看下令人心神不宁,恐惧不由自主的升起。

“谢谢陆大哥,原来武技不是攻击力强就好,保持好心态临危不乱,用最少的灵力发挥最大化的攻击,也是实战中很重要的一环,看来战斗经验远比强悍的武技来得重要”,一次凶险战斗,令陆乙心态转变,明白了很多道理。

陆乙与死亡擦肩,心有余悸的收回破晓,一颗丹药喂到嘴里道:“就中了这血百足一次攻击,就差点被打成重伤,这凶兽山脉不组团来,还真是寸步难行”。

“难行个屁,若你一开始就保持冷静,寻找凶兽破绽,完全可以用最少的灵力将其杀死,你看看现在,还剩下多少灵力,若此刻再有凶兽袭来,能一战吗”。

两人就这样亦师亦友,一路杀向凶兽山脉核心地带,而山脉外围,一个身穿袈裟,浑身裹着黝黑佛珠之人,步履平稳,不紧不慢的来到了凶兽山脉。

“阁下迟到了”,织田家的黑衣人语带不满,似在责怪对方。

时.光’小"说.网 y、ou‘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