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网络文学 > 医女无双:丞相别娶我

第254章 婴泣

  • 作者:绾紫彤
  • 类型:网络文学
  • 更新:10-18 11:12:52
  • 字数:6732

客栈小二递过来的是两根红绳。

出使北辽的事情耽搁不得,颜素问腹中的孩子更不会因为花船案没破就一直等着。与这桩发生在魏河上的案子比起来,尽快了结北辽那边的事情,陪着颜素问回相府养胎才是重中之重。这案子,也只能交给当地官府,让他们尽力去查了。

半个月后,杨怀仁让人转交了一封书信,信中所述竟是与崔娘子那个儿子有关的。崔娘子的儿子承认了花船案是自己所为,其目的是为了替母亲还有豆蔻复仇,如今大仇已报,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在信的末尾,杨怀仁还说了一件事,说连云枝极有可能是北辽派来邺城的探子,只是连云枝已死,她在邺城究竟做了什么,已经没有人知道了。

过了子时,黑暗中果有婴儿的哭声传来,且好像就在窗户下面,叫人听了,也的确如那客栈小二所说,有些毛骨悚然。

颜素问刚想起身,就被顾长风扶着肩头给按了下去:“夫人休息,我去看看。”

这花船案一下子陷入了僵局之中。

“在门上系红绳,这是什么规矩?”

“是咱们雾柳镇的规矩,打从我小时起便是这样的。”客栈小二解释着:“夫人开了两间房,这红绳,一间房上系一根。千万记住,这红绳不是系在门里头,而是外头的。辟邪。”

三家客栈相距不远,都在同一条街上,相互之间也算是有个照应。

用过晚饭,正要回房时,客栈小二突然跑到颜素问跟前,用极小的声音说着:“夫人是打从外地来的,不知道咱们雾柳镇的规矩。在咱们雾柳镇上,这入夜之后,就不能再随意出门了。还有,请夫人在回房之后,让陪同的丫鬟将这个挂在门外。还有,若是晚上听见了什么奇怪的声音,夫人与少爷千万别起来查看,以免惹祸上身。”

客栈小二特意加重了“辟邪”这两个字的字音。

“辟邪?这雾柳镇上有什么邪物吗?”

“没什么邪物,就是一种习俗而已。”客栈小二笑得有些尴尬,“请夫人务必让自己的丫鬟将这个绳子拴在门外,还有,晚上千万不要随意走动。”

“怎么了?”顾长风刚去见过沈九,回来时,看见客栈小二拦着颜素问在喋喋不休脸色瞬时就变了。

颜素问他们只知道崔娘子有个儿子,且这个儿子极有可能就是花船案的真凶,可崔娘子的儿子在哪儿,长什么模样,高低胖瘦又是如何却没有人知道。

点点头,乖顺的躺在被子里,对着顾长风说了句:“小心些。”

顾长风走到窗前,将其中一扇窗户推开。此时,月光如水,透过窗户照进来,把地上照得明晃晃的。

“有东西吗?”颜素问小声问,唯恐声音大了,就把那个装神弄鬼的家伙给吓跑了。

顾长风看了她一眼,摇摇头。

“是个高手?”

才说完,外面婴儿的哭声竟又比刚才大了许多。315

颜素问赶紧捂住耳朵,却见顾长风已经窗户全部打开,脚尖轻点,跃了下去。

“好歹也是个相爷,这深更半夜的跳窗户,被人看见了,可怎么了得。”颜素问掀开被子,走到窗口,往下看。刚看了一眼,就听见门外有动静。

“谁?”

“夫人,是江璃。”

打开门,就见江璃与幼白站在外头。江璃衣衫整齐,手里还握着剑。幼白穿着睡衣,睡眼朦胧,脸上却带着惊悸。

让二人进屋后,颜素问才发现江璃衣服上似沾了东西,凑近一看,是片小小的柳叶。在心悦客栈的门口就种着一株很大的柳树,而雾柳镇之所以叫雾柳镇,就是因为这个镇子靠近魏河,常年都是雾蒙蒙的。沾在江璃身上的柳叶上还有一层水汽,这说明,她刚刚出去过。

“爷呢?”

“出去了。”

“可是去查看那婴儿哭声?”

颜素问点头。

“不是婴儿,就是只野猫。”江璃解释着:“听那小二说过之后,我便存了心,想要看看这半夜鬼哭究竟是怎么回事儿。装神弄鬼倒也罢了,怕就怕是藏在暗处的人,故意安排。刚刚,在那第一声哭声传来时,我便循着哭声找了过去,却只看见了一只黑猫。”

“这黑猫怎么会发出犹如婴儿一般的哭声。吓死我了。小姐不知道,我睡得好好的,做梦都还在啃大猪蹄子。结果倒好,愣是被这哭声给吓醒了。醒来,又不见江璃,我还以为她是被鬼给捉去了。亏得我没哭没叫,要不,让旁人听见了,丢得都是小姐的人。”

“不是丢我的人,是丢你自己的人。好歹也是我相府的丫头,怎么如此胆小。”颜素问伸手捏了捏幼白的脸。

“奴婢才不胆小,奴婢只是听不得这种吓人的声音。”幼白皱鼻:“早知道这雾柳镇如此古怪,我们就换个地方了。”

“换个地方?住在荒郊野外吗?这下一个镇子,可要走上好几个时辰才能到呢。”、

“住在荒郊野外也比住在这里听猫叫强啊。”幼白抱了下胳膊:“真要住在荒郊野外,咱们就不用分开了,那么多人,相爷、江璃还有顾小将军他们都是能打的,才不怕什么鬼呢。”

“现在也不怕。”颜素问又捏了捏幼白脸:“亏你还是我的人,你忘了你家小姐最擅长的是什么。这活人跟死尸我都不怕,我还能怕一个鬼。”

“是,小姐厉害,小姐不怕,奴婢以后都向小姐学习。”

正说着话,顾长风竟与顾云飞一道从窗户那边跳了进来。顾长风身上沾了不少的水雾,顾云飞也是。

“你们怎么一起回来了?”

“我跟那两个在喝酒,喝着喝着就听见婴儿的哭声。我们寻思着,也不知道是那个狠心的将把孩子给丢在门外了,且让那孩子哭得如此闹心,就出来看看。结果,没看见孩子,倒是碰见爷了。”

“江璃说不是婴儿在哭,是一只黑猫在叫。”

“不是黑猫。”顾长风道。

“的确不是黑猫,是个比黑猫更奇怪的东西。”顾云飞解释着:“碰见爷之后,我就跟爷一路循着那哭声找了过去,结果到了一个祠堂里。这祠堂叫做宗氏祠堂,我原本还纳闷,说祠堂就祠堂吧,怎么还宗氏祠堂,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是一个祖宗的。后来才知道,这宗啊,是姓氏。祠堂门口放着一个鼓,鼓面是黑色的,鼓身却是红色的。”

“你不是跟着爷去找哭声了,怎么反倒说起鼓来了。”江璃瞪了顾云飞一眼。

“你怎么这么心急呢,就不能等我把话说完。”顾云飞也回瞪了江璃一眼:“这越是靠近祠堂,那个哭声就越是响亮。起初,我跟爷都以为这哭声是从祠堂里传出来的,可后来发现,这哭声似是从那个鼓里传出来的。鼓里,有个婴儿在哭,你们说这事儿系不稀奇。更稀奇的是,当我跟爷靠近那只鼓的时候,那婴儿的哭声立马就消失了。我觉得奇怪啊,就用手摸了一下那鼓面,这鼓里头鼓鼓囊囊的像是塞着什么东西。”

“什么东西?”

“人,塞了一个人,而且还是一个活人。”顾云飞将手上的剑搁到一旁:“那个人,你们应该也见过,就是这心悦客栈的掌柜,姓宗,叫宗礼,礼数周全的礼。”

“心悦客栈的掌柜被装在了宗氏祠堂前的鼓里,为什么啊?”幼白瞪着眼睛,用十分疑惑的表情看着顾云飞。

“为什么?我也想知道为什么啊。”顾云飞摊手:“那个宗礼似乎受了惊吓,被我们带回来之后,就直接钻到屋里去了。爷惦记着夫人,我呢,也怕幼白吓坏,就赶紧上来看看。哦,对了,你们放心,我让客栈的伙计去守着他们掌柜,一定不会再出什么事情的。”

才说完,就听见一阵尖叫,跟着是些乱糟糟的声音。

.

颜素问与顾长风带着幼白和江璃住在心悦客栈。

沈九与尔容扮做夫妇住在同福客栈。

“夫君也累了一天了,是的早些休息。”颜素问将红绳递给幼白,顺带着给江璃使了个眼色。

待颜素问与顾长风回房之后,江璃转身,去找方才与颜素问说话的那个小二。经不住江璃的再三恐吓,小二终于交代,说这雾柳镇上打从三年前开始闹鬼。一到半夜,就能听见婴儿哭,且那哭声甚是凄惨,叫人听了,直起鸡皮疙瘩。

江璃把问到的结果告诉了颜素问与顾长风,顾氏夫人却只觉得好笑。也是,两个同样都是出身沙场的人,这死人见得多了,鬼却没有见到过一个。深夜闹鬼,怕是另有隐情,说不准就是这雾柳镇吸引外来客人的一种手段。

顾云飞则与另外两名侍卫住在了龙门客栈。

接到杨怀仁书信的那天,正好也是颜素问他们离船上岸的日子。魏河水系到了雾柳镇便是终点,再往后就只能走旱路,不能走水路了。

因人数众多,为了不引人注意,一行人分为三拨,分别入驻在雾柳镇的三家客栈里。

“没什么,小二哥跟我说起了雾柳镇的一些规矩。事情都办完了吗?”

“办完了。”顾长风揽住颜素问的腰:“走了一天,你也累了,回房休息去吧。”

时.光’小"说.网 y、ou‘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