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大清德妃传奇

第一百二十八章:云姝为成玉求情

  • 作者:ylnal
  • 类型:现代言情
  • 更新:08-02 00:48:52
  • 字数:9678

“皇上,奴婢先行告退”彩虹急忙替云姝换好衣裳急匆匆的从寝宫出去,看眼色的能力她还是有的,临走前还在云姝耳边悄****的说把握每一次机会。

云姝撇撇嘴,她才不想呢!

不过边想嘴角边微微往上扬起一个很小小到忽略不计的弧度。

她似乎没有意识到,

她的心又一次开始沉沦了。

“哎,彩虹…”云姝刚喊,还没说完,彩虹就跑出了乾清宫。

“她走了?”康熙幸灾乐祸的笑道。

“看到了”她垂着头丧气极了,摸了摸头又说道“皇上不是和周大人谈要事吗?怎么忽然过来了。”

“谈完了了”

“哦。”

“你好像很失望的模样,你害怕朕,要知道昨晚”该做的可都做了。

“没有没有奴婢一点都不怕,奴婢欢喜得很。”她露出一个很强硬的笑容。

“有多欢喜。”

康熙逼近她,云姝闻到他身上独有的龙檀香的气息,很好闻,她竟然对这香味很眷恋,突然产生的想法让她木然一愣,久久没回过神。

“皇上,对了你是不是累了,云姝给您揉揉肩。”她有些羞涩,知道自己又被皇上的话带偏了只好转移话题。

“好”

云姝主动要给他揉肩,他心里头有点甜,从辛者库出来后她的身上像是长了刺一般,不停的排斥他,抗拒他。

现在好像那身上刺在慢慢脱落。

她在接受他吧!

康熙坐在龙榻之上,云姝跟过去,轻柔又不失力道的在他肩膀上按捏。

她并没有那么快就放下了所有,也并不敢像从前那般将心托付,只是她无能为力,对于现状,对于眼前的人。

她是爱他的,一直都是。

可她也是失望的。

失望的现在不敢相信他的任何一言一语。

有时候她也想说服自己相信,可是现实告诉她,她错了。

如果皇上真的如他口中所言一般,为何让她当个官女子。

芊墨曾说,喜欢一个人就会给她所有最好的。

可皇上喜欢她吗?不,他不喜欢。

他只是觉得曾经属于他,满心爱着他的人不在了,所以想要得到她,仅此而已。

“怎么了”

云姝一直不说话,康熙察觉不太对劲,回身一看,她竟然落泪。

“蛤”云姝只感觉到脸颊湿润,并不知道泪水从她眼眶滑落。

“怎么又哭了”看到他的泪水,康熙不自觉的皱眉。

云姝慌张的抹眼泪,她可真是个爱哭鬼。

康熙手一拉,她直接坐在他的腿上,云姝大惊失色,连忙起来,却被皇上按压住了。

“就可能风沙吹入了眼睛吧!”

她真是说谎也好歹找个让人信服的理由吧!

“这屋子里哪来的风沙”

“啊!对哦”她真笨“那或许是龙檀香有些熏”她又找了个理由,依旧是一听就很假的谎言。

“嗯”康熙这回没有拆穿她。

“皇上,云姝还要去给太皇太后请安”

她的意思是她该走了。

“不急,朕和你一块去”

“哦”

“对了,听惠贵人说大阿哥最近好像有些病了,皇上要不要去看看大阿哥”昨日与惠贵人一起聊天时,看惠贵人模样似乎蛮严重的。

“哦,那待会去完慈宁宫你陪我去趟阿哥所”

“那云姝可不可以去看看二阿哥”二阿哥就是皇后娘娘生的胤礽,云姝太久没有见到二阿哥,特别的想念,想知道他过的好吗?有没有生病,有没有被苛待。

“嗯”

“谢谢皇上”破涕为笑,垂丧着的头瞬间又焕发了活力。

她就是一个很简单很简单的女子,会为了一些事难过也能转瞬因为另一些事开心。

“走吧!”

“去太皇太后那里吗?”

“嗯”

“皇上,你看那里”

云姝和皇上在去往慈宁宫的路途上,云姝往天空看去,一只鸟雀翱翔在天际,好不快乐。

她也好想如此鸟一般自由自在的在天空中翱翔。

她一点也不想被拘束。

“怎么了”

“你看那只小鸟多快乐。”

康熙看着她嘴角掩不住的欢喜,沉下了脸。

她还是不愿意与她一同呆在这里。

“皇上,皇上,你快看,旁边又飞来了好多鸟雀,一定是她的好朋友。你看它们飞的多快乐。”

“你怎么知道它快乐,而且你又怎么知道鸟身旁的是它的朋友。”

“不是朋友怎么会聚在一起呢。而且看着就是很快乐啊!”她撅起小嘴。

自由自在的翱翔怎么会不快乐呢!

康熙不回应她,因为他觉得没必要。

云姝也丝毫不在意,她继续看天空中飞翔自在的鸟儿,她的眼神随着鸟儿而渐远,直到慈宁宫。

碰巧的是,她们一到慈宁宫,安贵人也来了。

两日不见,安贵人又憔悴许多,好似一阵风就能将她吹倒一般。

“姑姑”她不想与姑姑表现的太生疏,因为在她心中,姑姑是对她好的人。

“参见皇上,云姝也没了。”

云姝赶忙扶住安贵人,生怕她一个不小心摔了。

“平身,朕不是让你好生歇着吗,你身子弱,不用来请安。”

“这几日感觉好些了,臣妾知道皇上担心臣妾,只是臣妾也想出来多见见人,看看风景,这样病好的也快些”

“嗯”

听安贵人如此说,皇上也点点头表示赞同,确实整日呆在屋子里也不利于身体恢复。

云姝心里头有些发酸。

在她眼中,此刻正是两两情相悦之人在互相关怀。

明明是很正常并且也完全应该的一回事。

可是她心中却酸涩不已。

她不禁心慌,什么时候,她变成了那种妒忌满满的女人。

明明他们才是彼此相爱,彼此心悦。

她又有什么资格来不开心呢!

恍惚间,那晚云雾姑姑与她说的话再一次出现在她的脑海中,再看向满脸关切的皇上,她不久刚刚被捂热了一点点的心房再一次冷了下去。

她唯一不能理解的是,明明那么爱姑姑可为什么不能大发慈悲的让她走呢!

为什么明明他心爱之人陪伴在身侧,却依然要将她禁锢住呢!

“云姝,进去了”

“蛤!好”

“你在发什么呆,喊你好几句了。”

“哦,就在想些事情。”她敷衍道。

康熙看出了她的敷衍和掩饰不住的落寞。

她又怎么了。

“嗯,别乱想。”他握紧了她的手,一时间有一种很温暖的力量把她给包裹住了。

她抬眼看向皇上,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做。

“云姝,是不是没睡好啊!别发呆了,马上就要给太皇太后请安了。”李云雾看着皇上待云姝如此亲昵,表情有一瞬间的阴鸷,但她不能表现出来,所以阴鸷过后又是满脸的关切,好像是真的在关心她一般。

“嗯,有可能”

就这样三人往慈宁宫走去。

“云姝,我宫中有一宫女名唤巧巧她最近感染了风寒,她说是你的好姐妹,之前听闻你去辛者库便担心你,现在听说你出来了,一直想见见你。我也是看她受了病还一直念着你,便问问,若是你得空便去我那景仁宫坐坐。”

“巧巧,她没事吧!”怎么大家都病了。

难不成秋天是多病的季节。

“没什么事,她说就是很想你。”

“那这几天得空了,我就去看望看望姑姑准备去看看巧巧。”

“嗯”

康熙说实话并不希望云姝和云雾相处的太近,因为云雾根本就不希望云姝留在宫中,甚至他害怕云雾会对云姝做什么。

他以前是那么相信云雾的,可是现在,好像不是了。

他现在只想把乌雅云姝牢牢的抓在手心。

“参见太皇太后。”

舒妃和惠贵人也在。

惠贵人对着她一笑,她也回之一笑。

两人似乎经过昨日之后变得更加亲密了。

一种说不上来的情感在云姝的心头涌起。

“听惠贵人说,昨日云姝你与惠贵人一起研究点心了”

“嗯,算不上研究,就是瞎做的”

“太皇太后不知,云姝妹妹昨日做的莲子桂花露可以堪比御膳房所做的了,着实是好吃,臣妾吃了一次之后心里头便记住了这份美味”

“哦,竟有这般好吃”

“你怎么没做给朕吃”康熙往云姝的耳边说道。

云姝看了眼皇上又看着太皇太后。

“若是太皇太后不嫌弃,云姝明个就给太皇太后做些新鲜美味的糕点”

“今日怎么不行”

“今日她要陪朕去阿哥所,大阿哥生病了,就一起去看看”康熙代替云姝回答了太皇太后,既然皇上说了,那么她自然就不用回答了。

云姝感受到惠贵人感激的笑容,礼貌的也回了个微笑。

“嗯,正好,云姝肯定也很想念胤礽。对了皇上,云姝一直以一个官女子的身份住在乾清宫也不太好。”太皇太后这是明着告诉皇上让皇上给她名分,云姝有些期待又有些害怕皇上会回答什么。

“朕有分寸”

云姝看着皇上忽然间脸色有些下沉,也不愿意回答这个问题,她心里头大致是明白了。

他不愿意,不想给她名分。

心微微的有些疼,好在,她早有防备,也早已经习惯了这种漠视。

所以只是微微的疼而已。

康熙又低头看了眼身旁人,她没有任何情绪,看不出喜悦。

云姝感觉到皇上握住她的手握的更紧了些,只是温暖的感觉不再。

从慈宁宫离开之后,皇上扳住她的肩膀,让两人可以对视。

“你不开心了”

“没有”云姝摇头她开不开心重要吗?

“那为什么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是在想下午要去见二阿哥然后有些紧张”她随口捏了个借口。

“嗯,你别多想”他只是希望云姝能多待在乾清宫一会,比起让她住在六宫之中,他是希望云姝能多待一会在乾清宫,等再过一阵子再给封位岂不是更好。

只不过他这么想,可她却完全不知。

“嗯,不会的”云姝浅笑,似乎真的不在意。

康熙看到她的笑容放下了悬着的心。

“刚才朕问你为什么不给朕做吃食,怎么不回答朕”

“那时候不是太皇太后也在吗?所以云姝自然先回答太皇太后了,而且云姝不是经常给皇上做吗?怎么没做了”

“牙尖嘴利”

“才不是,只是刚从辛者库出来这才没有做,以前云姝在乾清宫的时候不是日日给皇上做吃食,皇上全都忘记了吗?”

“所以啊,之后每天你都要服侍在朕身边,给朕做糕点,给朕奉茶”

奉茶,说道奉茶他想起了成玉,皇上没有把成玉怎么样吧!

虽说她们现在已经算不上是朋友了,但是她也不想看到成玉死。

“皇上,那个,成玉,你把她怎么样了”云姝想了一会还是决定问出口。

“成玉?”听到这个名字康熙皱了很深的眉有些冷淡的说道“送去慎刑司了”

“为什么”

“为什么?”康熙听到觉得震惊,这还要问为什么。

“不是,奴婢的意思是没必要直接送去慎刑司吧!不然皇上您打几个板子,略施惩戒不就行了”

“乌雅云姝,你脑袋里面是什么,略施惩戒,那之后宫女全都效仿该如何”

皇上说的她说不出一句话,而且样子有些凶,云姝被吓到,缩了缩身子,不敢说话。

“没说你,你怕什么”康熙修长的手指撩拨她细嫩的额头。

“那,皇上,能不能放成玉一条命啊!就算她罪致死,能不能请皇上看在云姝的份上就饶她一命”云姝也不知道皇上会不会看她的脸面毕竟她自己在皇上心中有多大分量她自己都不清楚。

康熙沉思了良久然后点头。

“仅仅是因为你求情所以才饶她一命”

“是,多谢皇上”

她与成玉,再怎么生份了,也是有着幼年之交的情谊,成玉会忘,可她不会忘。

但她们的情谊也就到此了,之后她也无能为力,毕竟人也总是需要为自己所做负责。

成玉从慎刑司出来的时候半条命都没了,好在恢复力还行,一个月差不多就可以下地走路了。中途云姝去看过她一回,她同云姝道歉,说是鬼迷心窍了,说了很多,但是云姝却不知道真假,云姝不敢信她,云姝说她们姐妹情分到此了,以后各自珍重。

云姝不知道的是,成玉是真的知错了,她在慎刑司的时候,以为自己快要没命的时候,她的脑海中闪现的全是她们幼时的场景,当得知是云姝为她求情时,她哭了,与被折磨时难受的情绪时不一样的。

当云姝告诉她她们姐妹情分真的断了之后,她才知道原先她毫不在乎的一份情感真的没有时她竟然如此难过,比被夹棍被鞭打还要难受。

这些她都是知道的,只是亲眼

“”

阅读大清德妃传奇最新章节 请关注时光小说网(www.you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