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玄幻异界 > 从夜行

府州风云 第四十二章 养伤

  • 作者:自不求人
  • 类型:玄幻异界
  • 更新:06-30 17:19:58
  • 字数:11094

城东边上,有一片占地数里的庞大建筑群。

寻常人少敢踏足此地,哪怕是自临街处走过,都会低下眼睛不敢多看,更不敢在此大声喧哗。

此处,便是苍北府银玄卫司府所在,官家重地,戒备森严,比之府衙,犹有过之。

却就是这么这么一处威慑苍北府山上山下无数江湖中人的存在,却有一道遁光自天际落下,一头扎入其中。

熟悉此遁光的府卫不敢拦,也拦不住,连上前盘问的念头都不敢在心中升起。

在司内敢如此不顾及世俗目光高调行事的,除了那位性情和随和沾不了半点关系的左执法使,放眼整个司府内近百银玄卫,还真找不出第二人。

人家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王大统领,出入此间,不也得笑眯着眼睛走正门?

左锋,自然不会去浪费心思揣摩这些连银玄卫都算不上,顶多算个挂名副使的府卫心思,他单手提着陈青牛,直接降落在司府药阁所在。

阁楼大门敞开,左锋却没有直接走入,而是站在门外对着里面之人行礼道:“晚辈左锋,求见药大人。”

阁楼内寂静无声,唯有两个童子走出,道:“老师说,将他放在这里就可以了。”

左锋颇有些不解,他这还没说所谓何事,莫不成药大人修为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已然达到了未卜先知的地步?

转念一想,很快明白,如果不是大统领暗中受意,便必然和那位暗中出手护着这少年的前辈脱不了干系。

这也好,他本就不是一个喜欢多费口舌的人。

如此前随手将陈青牛提起那般,此刻又随手将陈青牛丢在地上,却不忘摆脸色道:“等你伤势恢复,左某自会拿你是问,今日之事,必须有个交代。”

陈青牛依旧没有说话。

事实上,忍受身体痛苦的同时,他一直清醒着,而伴随着丹田中微弱一丝元气的出现,此刻他已然能开口说话。

但,和这个在银玄卫中想来身份不低的左峰,他确实不知道说什么,事实上,他也没什么想说的。

不过,这种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感觉,确实有些太难受,但凡他能动一根手指头,也不会任由对方这么单手提到这银玄卫司府。

为何来苍北府城,自然便是到这司府报道,他也想过会以什么样的方式来此,但绝对不会想到是现在这样的方式。

左锋拔地而起,破空离去。

身为府城执法使,事物繁多,而府城安危,便是重中之重。

两个童子前后打量了几眼陈青牛,嘀咕了几句“这个小哥哥真可怜”,便回到了阁中。

那位药大人,依旧未现身。

另一边。

世上没有密不透风的墙,何况还有许多人目睹,这些人中,并不乏一些有心之人。

柳文彡一掌拍出,浑厚内力直将那跪在地上的手下震飞出去数丈远,似乎还是不解心头之气,怒骂道:“废物,废物,全他娘的都是废物。”

一个穷乡僻壤来得毛头小子,连个师门传承都没,也不知是走了什么狗屎运才成为山野小修,竟然一次又一次让他在美人面前颜面扫地,这,实在是不能忍。

庞有韵见这个与自己没有夫妻之名亦有夫妻之实的汉子脸上表情不像装出,当即一脸怯生生的模样楚楚动人道:“老爷,要不我回家与爹说声,此事就这么……”

“算了?”

柳文彡一巴掌拍碎茶案:“此事,就是他陈青牛能算,我也不能做罢。”

“来人!”

“传我话,府城内,谁要是能取了那血狼陈青牛首级,我柳文彡许他一千元石,外加……”

“一个人情。”

暗的不行,那干脆就来明的,他堂堂苍北府四大世家之一柳家年轻一辈佼佼者,虽说只是旁支出身,但他的面子,江湖上想要的也是大有人在。

不过,今日这事儿,既然连司府那边左锋那样的大人物都现身了,他虽不怕,但也还是要去走动走动的,毕竟,此事终究还是因他而起,这苍北府城,也并非他柳家一家独大。

却也在同一时间,一个长衫公子踏入了武王街,其身旁,虽说只跟着一个老奴,但比之周旁那些出行皆是高抬大轿恶仆随行的官贵,显然要更引人目光。

能够住在武王街的,皆不是平常人,哪怕主人是平常人,随行下人中,却也不缺身手不错的修行者中人。

这二人,那一看便是主子的年轻公子是位炼气修士便罢了,那个老奴,俨然同样也是。

李良笑道:“能将府邸购置在这武王街,我那位陈道友,看来没少做杀人越货的勾当啊。”

老奴接道:“少说也得上万两银子,已然能抵得上安庆县城那座飞燕剑庄大半年的收入。”

“都说了,让你不必去查,你偏偏不听,若是惹恼了我那位陈道友,要回金针聚灵符是小,以他那不要命的性子,可不会跟我客气啊。”

自然听得出反话的老奴苦笑道:“若是老奴不查,又怎会知道,那位陈公子还未入城,就已经被柳家盯上了呢。”

李良点了点头,道:“此事,就先放一边,和我们无太大干系,不过,既然拿了东西,我爹也点头了,答应那位陈道友的约定还是要做到的。”

老奴叹道:“少爷,陈公子如今被左大人带回了银玄卫司府,若是那位金姑娘不去怎么办?”

李良白了老奴一眼,道:“还能怎么办,求呗!”

“不然我还能拿刀架在她脖子上不成。”

老奴笑了笑:“少爷妙计!”

而伴随着两人一脚踏入府邸大门,银玄卫司府中,一个坡脚老人自药阁中走了出来。

坡脚老人瞥了一眼陈青牛,不耐烦道:“进来吧!断了几根骨头经脉而已,又不是脑袋被人从脖子上拧下来了,怎么的,还要我这瘸子来背你不成?”

陈青牛,则是满脸无语,心道真有你说的那么简单,我现在还用得着像条死狗一样趴在地上?

坡脚老人再瞥了一眼陈青牛,道:“爱进不进。”

说完,便走回了阁楼中。

陈青牛脸上红白相间,已然有些怒意,如同受到了天大的侮辱,只是,当他想转过头去眼不见心不烦时,他还真的就转过了头去。

“这……”

惊愕之下,陈青牛再是动了两下手指,可以,又抬了抬手臂,也行……当即,陈青牛便一个鲤鱼打挺,自地上站起。

心中震惊,已然无法用语言形容,这坡脚老人莫不成是神仙转世?怎么只说了几句话,他这一身伤势便尽数痊愈了。

不过,等他想要运气时才发现,好的不过是皮外伤和一身骨头被接上罢了,他如今体内状况依旧很糟糕,最为明显的便是那些被震断的经脉依旧是断裂状态,想要行运转太上感气篇行大小周天已然是无法做到,就更不用依靠元气滋养慢慢调和身体了。

陈青牛心中怒意全无,当即对着阁楼方向行礼道:“多谢前辈救命之恩。”

却换来楼里老人更不耐烦的声音:“再这么拖拖拉拉,耽误了替你修补经脉的时机,可别怪老瘸子我没提醒你了。”

陈青牛再是不敢犹豫,一步踏入,顿时,只觉得身处一片药香当中,他定睛一看,脸上已是藏不住的震惊。

他分明踏入的是一座三层高的阁楼,但如今他所处的位置,却是一片长满了各种药草的药园当中,四下,皆是一片郁郁葱葱。

他再去看,在这药园外,竟然还围了篱笆,远处,则是一直绵延出去不知远的群山,山中时不时传来虫鸣兽吼,头顶之上,有白云朵朵,暖阳当空。

好在,陈青牛拥有比这更为神奇的铜片空间,一番震惊之后,也是将此情绪压了下去,朗声道:“晚辈该往何处走。”

坡脚老人却是轻咦一声:“竟然能如此之快便适应,如此心境,倒是难得。”

“你寻着身前小径,一直往前走便是。”

陈青牛自然照做,半个时辰后,他现身于一座茅屋前,坡脚老人躺在竹椅上端着茶碗悠哉悠哉,一个童子站于其右替其摇扇,另一个,恰巧从茅屋中走出,怀抱一个四四方方足有其半人高的红木匣子。

坡脚老人放下茶碗,站起身来,道:“待会可能会有些疼。”

陈青牛不敢有丝毫异色道:“那便有劳前辈了。”

坡脚老人收起此前散漫神色,点了点头,意有所指道:“但也不枉有人替你说好话。”

陈青牛若有所思,试探问道:“可是王大统领?”

坡脚老人笑眯起眼睛:“不错,还懂得知恩图报,至于是何人,那就得看你自己去猜了。”

说完,那抱着木匣子的童子正好走来,坡脚老人屈指一弹,木匣子自那童子怀中飞起,悬于其身前,自行打开,问了句“准备好了?”。

陈青牛虽然不敢再去多想,但还是问道:“可需要晚辈躺下?”

坡脚老人撇了撇嘴,说了句半开玩笑老不羞的话:“你要是个女娃子,老夫或许还真不介意。”

随即,只见其脸色瞬间肃然,双手迅速掐诀,紧接着猛然一掌拍张那木匣子,嘴里喝道:“玄针续脉,摄!”

一根根银针自木匣子中飞起,密密麻麻,近乎千百根之多,刹那间,如蜂群般向着陈青牛疾射而来,速度之快,还不待陈青牛有何反应,便尽数扎在了陈青牛身体上。

但,这显然还没完,伴随着坡脚老人法诀操控,那些扎在陈青牛体外的银针,竟然一点点越扎越深,最后,尽数没入了陈青牛体内。

而伴随着这些银针的扎入,陈青牛,已然是冷汗淋漓。

疼!很疼!

如同被数千把小刀从体内往外凌迟一般,上至五脏肺腑,下至每一条血管,既犹如被刀子在割,又如同烈火在灼烧。

陈青牛,自认还算是一个能够吃痛之人,就是被左锋一掌拍得全身骨骼经脉尽断,差点丢了半条命,也没有皱一下眉头。

但此刻,却是一连后退,要不是心头最后一丝理智告诉他,若是倒下可能会影响坡脚老人施术,他已然想要就地打滚了。

作为施术者,坡脚老人自然清楚陈青牛在经历什么,他这法术既是杀人无形的杀伐之术,也是世间少有人掌握的不世医术,陈青牛能够死撑着不倒下,亦是他未曾想到的。

虽然无论陈青牛如何都影响不了他施术,且效果没有丝毫差别,他却也没兴趣去提醒陈青牛不必死撑。

而虽然疼痛,陈青牛却是能够清楚感知到自己体内的变化,那些在他体内肆意乱窜的银针,如一天天火蛇般游走,这种感觉他很是熟悉,正是他平时修炼时以元气运转大小周天的感觉。

不过,既是外物,却显然要霸道几分,运转周天时,元气滋养经脉的同时,也只会去到那些能去的经脉,当得是润物细无声,但此时,这些火蛇,就如同洪水猛兽一般,不管能不能去,皆要闯过去才罢休。

而这,方才是陈青牛真正痛苦的来源。

只是,他依旧没有倒下,没有什么东西是不能够习惯的,哪怕是疼痛也一般。

在坡脚老人异样的目光下,陈青牛除了一身本就血迹斑斑的长衫不停别留下了汗水打湿,竟是连颤抖,都逐渐止住了。

世间,也就这么一点一滴缓缓过去……直到半个时辰之后,坡脚老人再一施法,喝了一声“收”,那一根根银针方才自陈青牛体内飞出。

这一刻,陈青牛哪怕是铁打的,也再是坚持不住,直挺挺向后倒了下去。

兴许是见陈青牛毅力可嘉,坡脚老人脸上难得挂起了一丝还算慈祥的笑容,道:“虽然有人打了招呼,原本也是打算丢几颗丹药与你让你自生自灭的,能在老夫玄针续脉下站着不倒的,嗯,你是第二个。”

疼痛还没有消去,人也倒在了地上,陈青牛意识却很清醒,不忘艰难拱手道:“多谢……前辈……出手。”

坡脚老人再笑道:“小子,夸你两句你也别往心里去,好好躺着吧,虽说要不了七七四十九日那么久,但断则七日,长则不定,在你全身经脉尽数接好打通之前,此法,每日一次!”

陈青牛再是承受不住,双眼一翻,竟然就这么昏睡了过去。

往后,一连三日,陈青牛都待在这药园之中,吃饭自然是没地儿吃饭的,以他如今境界,短时间辟谷已不是什么难事,何况还有这满园子药香,吸一口,虽不能让他饱腹,但在承受那如千刀万剐般的疼痛时耗费的精气神,亦是能让他恢复个七七八八。

期间,虽然承受了玄针续脉后大多时间都处在昏迷状态,与坡脚老人和两个童子相谈不多,但对于三人身份,陈青牛也算是知晓了。

两个童子,一人名木生,一人名木养,别看年纪轻轻不过八九岁年纪,竟然都纷纷踏入修行一道,皆是化精境修为,为坡脚老人的两位关门弟子。

而坡脚老人,身份就更为不简单了。一个姓名连自己都懒得去想了的老人,银玄卫司府中人人见了他都得尊称一声药大人,且如果陈青牛偶然间听得没错的话,这药大人,不仅医术通天,竟然还是一位在山上修行者中都极为少见丹师。

何为丹师?

自然便是能够炼制丹药的修士,修行界中的丹药,大多都有惊世骇俗的效用,所以炼制起来极为不易,比之寻常世俗中单单提炼药效炼制药丸,已然不知难了多少倍。

所以,哪怕是修行之人,亦是不能想当然般人人皆可以成为丹师,这与修行者所修法门,药理医术,心境耐性,见闻阅历很多都脱离不了干系。

亦如修行境界一般,丹药,亦分六品,一二三品为凡丹,三品之上,则为灵丹。

丹师,则同样如此。

甚至,正因为世间丹师少有,一些武修亦同样会浸淫此道,虽然比之炼气修士的漫长寿元少了许多先天上的优势,但亦有能力辈出。

第七日时,药大人施法之后,待陈青牛醒来时,木生趁机掰开了陈青牛的嘴巴,将一颗略带些许甜味的丹药放入了陈青牛口中。

已然不如刚开始那般生疏,不明所以的陈青牛道:“木师弟,我这么大了,不吃糖。”

木生白眼道:“谁是你师弟啦?”

“再说,这也不是糖。”

“一品丹药。”

陈青牛若有所思问道:“可是药大人让你喂我服下,和我恢复体内伤势有用?”

木生眼神飘忽,想要说谎,却还是摇了摇头。

“那……”

陈青牛自然就更不解了。

木生小声低估道:“哎呀,让你吃你就吃,反正吃不死你就是了。”

陈青牛脸色更是难看了起来,一副你今儿个不说我就瞪死你的表情。

“老师让我和木养天天看着你,老师替你续脉后便要打坐修炼恢复元气,木养他吃了两次拉肚子后就再也不上当了,这里除了你,我还能找谁?”

无奈之下,心性单纯的孩子不打自招。

陈青牛当即黑了脸,他已然能感受到腹部隐隐作痛。

.

阅读从夜行最新章节 请关注时光小说网(www.you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