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玄幻异界 > 赤色恶龙

第一百一十八章 战后的余波

  • 作者:SZIK
  • 类型:玄幻异界
  • 更新:11-22 04:11:17
  • 字数:8992

它立刻又补充道:“在矮人的王宫城堡的庭院内。”

“你是说人类还在不断用船运送军团到我的老巢?”

拉斐尔听懂了后当即獠牙毕露,内心的阴毒仇恨又深了一分。

之后现场其余众人也如法炮制,带着胆怯、敬畏、崇拜的眼光都对赤龙伸出了手臂。

“这什么意思?”

忽然,一只黑色的渡鸦从北方阴沉的雾天中飞来,轻轻降落在了拉斐尔前凸的龙角上,尖喙张开嘎嘎叫着。

拉斐尔头也不转哼了一句:“知道了。”

渡鸦福金则不屑地又吱嘎了一句,大致意思是以前它去那里找树籽吃每次都被可恨的人类园丁驱赶,还故意放了陷阱想捉住它,现在还不是都滚了。

战争加剧了食物消耗,尤其是锤龙这种大胃口,平时可以只吃少量的肉混日子,但想保持战斗力就必须要海量的生肉食。

一条血龙倏然飞了上来:“主人,人类贵族以及阿尔维斯大人已经初步制定了数个接下来的方案,希望您去做出决断。”

赤龙在血龙飞走后将福金用爪子小心托了了下来,低声吩咐了它几句。

随后渡鸦便嘎嘎叫着朝巨龙总领的深处飞去。

拉斐尔恋恋不舍瞥了一眼老巢,腾飞而起俯冲飞下进入了市区。

过去莫雷国王的城堡群已经被矮人和龙血眷族们占据了,到处飘扬着双锤大旗和赤龙的图腾旗帜,许久没有打理卫生也让靓洁的王宫蒙上了一层薄薄的绿苔。

拉斐尔此刻用四只龙爪牢牢抓在擎山之巅龙学院瞭望台上,微眯着暗金竖瞳盯着远方的龙土,那里人类正在大动干戈,灰烬和黑烟袅袅升腾,看样子短时间内不打算走了。

拉斐尔皱起眉头疑问。

“这是米德加尔特的古典直臂军礼。”阿尔维斯笑着回答,“由当时的共和执政官凯撒发明,由于他杰出的军事才能,所有士兵都以此表达对他的尊敬。其意为高于一切。”

然而拍马屁对拉斐尔没什么用,他直接了当问道:“废话少说!现在我怎么才能夺回老窝?那帮人类还在进驻军团,你有没有什么奇策消灭他们?”

面对气势汹汹的赤龙,众人面面相觑,最后莫兰男爵走了出来冷静回答:

“我们并未将夺回您的领地作为主要议题讨论。”

“什么!”

拉斐尔差点一口龙息喷出来,这帮家伙居然对挽回自己的损失没有想法,难道要自己单干?

身前传来的压力和威势骤然一紧,让莫兰男爵赶忙吐出接下来的话:

“实际上,这是微不足道的小事,将会在某个事情解决后一并结束。”

拉斐尔这才稍微顺了口气:“说说看。”

莫兰男爵接着说:“现在我们需要先弄清自身的困境。”手机端 一秒記住『→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首先军事压力几乎降为了零,南部的帝国联军已被攻破解散,莱顿军团是无法再顺利推进的这是德卢卡执政官的结论未来必然会再次出现这个危机,但我们要想办法延长这个时间。”

“随后是食物问题,您的管家米尔魔斯说食物储备只能撑一年不到了,我们需要拿到大量耕田或开展贸易才行。”

“最后是经济问题,现在埃尔是畸形的分配制度,严重损害了民众自身蕴含的创造性可能,抹杀了人的进取激情,要有扭转这个现象,让埃尔的经济趋于正常,您才有钱干更多的事。”

拉斐尔嗤笑一声:“钱?我有的是钱!还需要额外去赚?”

莫兰男爵抽了抽眼睛:“那您愿意拿出来交给我们管理投资吗?”

“谁也别想拿走我的黄金,哪怕是一粒金沙。”拉斐尔冷笑反驳。

“所以那只是您的收藏品而已,它们确实是一笔沉重的财富,可如果丧失了流通性就是一堆金属,不是钱。钱是促使资源流通的工具,经济正常化后我们需要钱才能调动社会资源做想做的事。”

拉斐尔听到这儿垂下脑袋,冷眼盯着这个半百人类:“我已经以如神般的力量征服了这里的一切,所有土地资源、河流鱼虾、山脉矿产甚至空气皆是吾所拥有!谁敢说我无权调动!”

赤龙的吼声带着被压抑了许久的沉闷怨愤,众人脸色当即一白,但莫兰没有畏惧:

“不错,都属于您,但光靠您可以将资源开发利用吗?虽然以生死威胁可以强迫民众工作,但那效率极低,没人愿意被迫使劳作除了您的眷族。只有经济正常化,人们可以用钱购买物质满足自己,这样他们才会自己逼自己做事,为了钱可以绞尽脑汁自愿出卖苦力。”

“不禁可以省下海量管理资本,而且埃尔埋在土下的财富将源源不断产出,您只需要手握税权就能什么也不干刮掉一大堆进入自己的腰包,同时制定法律的权利也在您手里,任何侵犯您利益的行为都是违法,将第一时间被终止。”

“您只不过换了一种方式奴役人类,但效率的提高可不止百倍,凭此我们将可以增强军事力量更好保护埃尔,包括您的金库。对吧?”

拉斐尔越听嘴角越上扬:“听起来不错,但你有把握人类给你时间发展吗?”

“所以我们需要外交手段。”莫兰看向了阿尔维斯,阿尔维斯便向身边的亚人士兵使了个眼色。

很快一辆大地三号就载着一个身穿点缀着金丝边军官服的落魄人类到来,拉斐尔看到那个人类和阿尔维斯有同样的金法灰眸,气质体型如出一辙。

“容我介绍,帝国统帅部少将,对我们南部发动进攻联军的总指挥:科内特德德卢卡。”阿尔维斯走了出来,脸上非常平静。

“阿尔维斯?!”

科内特大惊抬头,从未料到会是他站在自己面前。

拉斐尔慢慢凑近:“你兄弟?”

阿尔维斯摇了摇头:“不,本家而已。”

“是你!原来是你!只有你才会设计出那样冒险的战略!迂回到我的身后!对情报格外重视保护,我到最后都不知道那支奇兵的数量!”首发╭ァんttps://www..cΘmヤ

联想到在之前的事,科内特咬牙切齿:“原来一早你就和恶龙媾和了!埃米莉和库玛死了没有?不会是你为了活命出卖他们给恶龙吧!”

砰!

一只巨爪猛然拍下!引发的地震将科内特直接摔了个四脚朝天。

“原来你也是那帮傲慢人类的亲属。”拉斐尔回想了以前的事嘲讽道,“什么大小姐、****师,一口龙息下去和那些臭老鼠一样都成了灰,根本没有区别!”

阿尔维斯脸上没有一点自责感出现,只是看到科内特的窘态闪过一丝愧疚。

“科内特,我是逼不得已才到了这一步,其中的复杂不是你能想象的。我虽然是俘虏你的人,但赤龙拉斐尔才是说话算数的,你要是还想活命就把和帝国统帅部的联络符文码告诉我。这不是什么机密,你不必为此丧命。”

“你!”

科内特不敢相信,当初自己无私帮助还交流了内心想法的人竟然变成这样了,但那条魔龙正虎视眈眈在一旁看着,龙息的烈焰不时从鼻尖嘴缝里露出。

......

帝国统帅部。

这个外表没有任何装潢修饰的灰色建筑就是帝国所有军事力量的掌管机构。

但里面没有任何忙碌的样子,统帅们正待在各自的办公室玩着兵人、研究地图、推演沙盘或蒙着报纸睡觉,没有大战时这里非常清闲。

直到一声急促的警报声将一个个脑袋从玩物中拉出,有大事发生了。

“发生了什么?凯尔阁下。”

统帅们簇拥进入了会议室,纷纷询问台上的元帅,得到的却只是一张又冷又硬的脸。

都坐定后,凯尔拿出了联络球,身后的法师顺势上前施法,一段事先发生的声音传了出来。

“科内特?昨晚怎么没有发来战报?”

“你好啊人类,我是你们朝思暮想的恶龙。”

“......”

“不说话?不过现在我可以保证莫雷平原上再也没有可以和我抗衡的军事力量,如果我愿意,随时可以长驱直下毁灭莫雷的残余势力,飞过莫顿河烧光波坦城你们是在那里运输物资到前线对吧?”

“......你好红龙,我是帝国元帅凯尔,看样子你赢得了战争的胜利,虽然速度超乎我的预料......你如何证明自己的话呢?”

“派个什么东西去看看不就行了?我保证你再也无法在野外找到成建制的人类军团,因为他们都在我的城内,大概十万人吧,这个联络球就是那个叫科内特的人类主动交给我的,以此延缓处刑时间,我们也许可以就这批俘虏的问题谈谈。”

“对不起,事情太突然了,我们需要时间,请您等候一下。”

“没问题,不过我可不希望太久,因为还有四条紫色的龙落到了我手里,大批狮鹫锁在山底深牢,我的眷族很渴望吃下它们的血肉,但我认为你们也许会出一些令我满意的价格赎回,所以它们都还健在。”

“再见。”

会议室内陷入了良久的沉默,所有人都被这惊天消息震得脑袋发昏,以为自己在做梦。

“不是战败、不是全歼,而是被俘虏走了十万人!”

“科内特怎么在指挥?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被包圆全擒啊!”

凯尔大声说道:“别吵了!卢卡斯元帅已经去皇宫区通知陛下了!到这一步还算有挽回的余地,关键是情报!我们需要最完整的战争发展情况,你们桌上是参谋部整理的资料,告诉我你们的结论。”

统帅们这才发现桌上有一摞纸张,当即翻阅分析起来。

“卡鲁克人没抵达战场?奥克兰在九月五日凌晨陷落?”

“莱顿竟然攻占了恶龙老巢!那可是巨龙的地盘!他们不怕死吗?”

场下七嘴八舌起来,渐渐得出了一个让人绝望的结论:恶龙军团表现出的战斗力应是一流军团的体现,卡鲁克不能指望,莱顿人被擎山阻隔,短时间内不可能攻破,联军若真被俘虏,那么正如恶龙所说,莫雷平原它再无敌手,帝国西部均在其打击威慑之内。

“尤其我们不可能再调拨集结军团了,恶龙的战略思想似乎很高,它一定会大纵深攻击各个要点,阻止我们动员起更大规模的力量,在失去了九条战斗巨龙和两千狮鹫的情况下没有谁在空中可以与之一敌,在国内开战造成的影响太大了。”

凯尔的脸色更加沉郁:“这么说反而是它在给我们机会?愿意和平谈判?”

“就纯军事上来讲的确如此,可能它有更深的顾虑。不过短时间内我们除非付出很大代价,否则无法再将其歼灭。”

忽然一位身穿红色宫廷女装的女官到来了。

她温润的说道:“凯尔元帅,陛下已经召集了紧急帝国会议,需要您这位专业人士向议员们解释现在得处境。”

“好,我马上过去。”

凯尔点了点头起身跟着女官走了出去,留下一众统帅继续消化这难以接受的事实。

而且由于速度太快,科内特的指挥所第一时间就被无意之下轰击瓦解,导致帝国联军失去轴心一个个乖乖投降,莱顿还没来得及全面进攻擎山拉斐尔回防了,所以阿尔维斯推测的擎山失守没有发生。

“但我现在也没办法组织起一支力量反扑回去,福金刚才说人类一直在增兵增援。”

“希望带给我一点好消息。”

他和往常一样高速猛坠而下,狂风排开将现场吹得一塌糊涂,随后众人就看到赤龙从扬起的灰尘中慢慢爬出。

阿尔维斯站在最前面,他带着自信的眼神朝拉斐尔伸直了自己的右臂。

拉斐尔抽了抽嘴角,倒不是怕牺牲,而是擎山内的粮食要吃完了。

现在是九月六日清晨,一个灰云笼罩的阴天。

昨日的战斗结束后,埃尔南部的危机宣告终结。

入口的草坪上散布着埃尔的高层掌权者们,仆人们忙着搬运着桌椅和文件,其他的四条龙也在此处静静休息着。

拉斐尔在高空盘旋了一圈,老巢的丢失让他的心情烦躁。

时.光’小"说.网 y、ou‘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