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君歧

第一章 臭名昭著

  • 作者:天亦舒
  • 类型:现代言情
  • 更新:06-30 23:04:26
  • 字数:3130

大荑王朝二十年,正值萧瑟凉秋,与珉帝青梅竹马一并蒂莲的荣淑皇后,于生第二子时兀然薨矣。

哀怆的白色丧幡自宫门朱墙绵延至荣淑宫轩敞的朱红大门檐上,一阵悲冷瑟风呼啸而过,掀起白条层层波澜,如同澈水的起伏跌宕,甚是梧桐叶片落地的声响都清晰可听,但后宫中却没有传来哪怕是一丝的,泣声。

因为珉帝不允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人陨涕。

“她没死,这些愚蠢的东西,妄图欺骗朕。她不就是一直在这里,在朕身边温温弱弱地看着朕,把这江山笔笔交织成画么。”珉帝站在荣淑宫绯红的门槛前,着眼万里无云的天空,状似无意,“清安,你说呢?”

清安是珉帝身边一名新晋的御使太监,面相清秀年纪不大的他垂着首,唯诺地点头。

“这孩子,以后,就不要带到朕面前了。”珉帝虽然在吩咐事务,却始终没有正眼瞧一瞧清安,“我容得下他,不是我会善对他。”

清安看了看身旁侍婢怀中自母胎出生未久的男婴,他睡容可掬,完全没意识到自己未来注定多舛的命运:“是,陛下。”

这是一番极致的巧合,争锋沙场戎马一生的天浩大将军的独女,竟然与故皇后的孩子同一日降生,只略早了几个时辰罢了。

在众臣看来,仍醉心政事的珉帝,似乎完全不顾忌这孩子出生的日子是不是正巧撞上了薨了的皇后的忌讳,反而十分郑重遣了清安出宫去贺喜,一幅浑不在意的态度。

容一归第八次在国子监闹祸被夫子罚站的时候,已刚过九岁诞辰。

按理来说她是这整座国子监里,仅次皇室外身份最尊贵,最天赋异禀也最灵气通达的孩子,可偏偏是这样聪慧的容一归,却是时常气得年过花甲学识渊博的何夫子语无伦次,上气不接下气。

容一归,是天浩大将军的独女,将军府的掌上明珠,京城身份最金贵的名门之女。

但是,偌大将军府中枢根基如此薄弱到只有一个女娃娃,旁系却是不计其数,坊镳藤蔓一般密麻凌乱。

不少旁支都是些肚皮装了阴谋诡计的货色,如果不是容家老爷子和容天浩威慑着这些鼠辈,怕是容一归没那么轻松长大。容一归甫一出生,容老爷子,挂在心口上的,只有四个字,孳蔓难图。

不过天生唯恐天下不乱的容一归,压根没想到这些。

她依旧是国子监里不折不扣的小霸王。

直到这一次她被罚站在窗棂旁。

“如果不是因为父皇念及旧情,你还真以为你能活到现在!”头戴华冠不足十岁的男孩身旁,围着几个同龄孩童,他对着面前被打伏在地上的人,狠狠咒骂道,“还真不把自己当克星,敢来国子监读书。”

容一归一听这些没有新意的内容,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事,只是那一声父皇令她微微一惊。当下她侧脸望去,却瞧进了一双如高山雪鹿般清澈透亮的眼眸。

那人怀里紧紧抱了一只出生约莫半月的奶狗,后背被打得青紫交错,皮开肉绽,却咬紧牙关一声不吭,对上她目光的瞬间,就别开了视线。

仅此一眼,容一归就抛开罚站的责令不顾,神使鬼差地上前,拍了拍华冠男孩的肩:“给你们十个数,是走还是跑?”

华冠男孩扭头一看是容一归,虽然不怕她,却也不敢轻易招惹:“嗤,我作是谁?罢了,卖你个面子,走!”

那离去的背影明显就带着些仓促和踉跄,非要装作若无其事。

容一归好整以暇地蹲下,看向受伤略重的男孩,挑眉问:“他们为什么欺辱你?”

但男孩不看向她,自顾自趴着默不作声,让她高傲的自尊心受到了一丝打击。不过容一归的脸皮比边夷城墙还厚上几尺,不出几息,她叹了口气,伸出一只如玉般温润的手:“我叫容一归,你呢?”

男孩一身衣衫朴素简陋,衬得他孤傲冷淡,他沉默地把奶狗从怀中放了出来,递给容一归,容一归痴痴地接过。

半晌,他竟自己挣扎着爬了起来,那样吃力与倔强。

“我知道。”男孩嘴角上扬,笑面温儒,出口的话语却打落人于千尺之崖,“京城贵女,劣迹斑斑,臭名昭著,容一归也。”

阅读君歧最新章节 请关注时光小说网(www.you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