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珠欢

第七章 小十七「求推荐、收藏,谢谢」

  • 作者:病気丷
  • 类型:现代言情
  • 更新:06-30 23:29:05
  • 字数:5148

一行人在原地休息了一会儿。

云梦的弟子负责为崆山派的两位查病换药,武当派的那位则闭目凝神,耳听八方,捕捉着刚才匆匆一别,连话都没有说上,被方明壑遗留在草莽山间的信息。

一股微涩微酸的气味涌入了青桐的鼻腔,让他侧着脑袋,对着气味来的方向。

“往那边走,那边是广寒宫。”

邓瑶好奇道:“你是头次行走江湖,你怎知道?脚印,还是记号?”

青桐沉默,半响回道:“小师叔祖的气味是从那边飘过来的。臭的很,不晓得他已经多少时日没有洗澡了。”

“哈哈哈,原来这味道是方明壑的,原来你身为最重礼数的武当山道士,也会嫌弃你那臭不要脸的小师叔祖。”

“臭就是臭,谁臭谁就该被嫌弃。邓姑娘,这是通理,人之性者与生俱来,我可不愿意隐瞒自己的心思,那不是武当派修行的道理。”

“是吗?我可记住了,你可别有口是心非的场合被我抓住,否则我定记下来,好生笑话你。”

治病、赶路,两人在这几日间足够熟络,才可互相说出这样打趣的话语。至于口是心非之说,在广寒宫之行不久以后,还真的就发生了。但都是后话了。

“那是自然。”

青桐还没有意识到什么。

道可道,那是因为青桐没有遇见自己的道。

……

……

崆山派的弟子修行还算不错,体内真气走了几十个大周天以后,帘仙与雅环终于能够睁开眼睛视物了。虽然脑子仍然有些混混沌沌,但是四肢无碍,总算可以继续前行了。

“师弟,师弟?”

帘仙伸出手,在眼前挥了挥:“你在哪?为何此处这样黑,难道是阴曹地府?你没事吧?师弟,你若听见了便快回来,离了我的保护,这江湖乱糟糟的很,没有我你活不下去。”

“师兄!!”

雅环跺跺脚,恼道:“这哪里是什么阴曹地府?只不过是天黑了罢了。”

这份插曲,让一行人吃味不已。

此时日暮已久,月光清伶,洒在不归林满是伤口的大地上,将那些纵横沟壑的影子向下拉得深深,搭配上黑色的浆果灌木,还真有阴曹地府的视感。

不归林久居必得疾病,无法夜宿。一行人必须连夜赶路到广寒宫借住。

崆山派的弟子大病初愈,身子还乏弱,相互搀扶着前行,没办法拾起竹杠牵着青桐走路,于是这担子就交给了林殊辞。她一手牵着邓瑶,一手牵着青桐,药箱则由小丫头云痴背着,一行人赶着月光前行。

幸好今夜没有起风。

也不用幸好,不归林向来无风无雨,日日天火灼烧,天气恶得很。方明壑留下的气味一直没散,指引着邓瑶与青桐能分辨每个岔路口的方向。连夜赶路,往前走了没多久,一行人便听见了「叮叮当当」的声音。

“鬼?”

“鬼,鬼!”

帘仙和雅环叫唤了几声,互相拽紧对方的手腕,鬼不吓人,人才吓人。

只见在前面的某个沟壑里面,应着声音,爬出来了许多披金带甲的纸人。大概有巴掌大小,在月光下挥舞着小小刀枪,排成阵列,叮叮当当踏着步子往邓瑶这边走过来。

还有提着铃铛的纸人,压在阵列的最后面,它们跳着神祀舞蹈,铃铛乱响,为前面的战士加油打气。

“师姐,这是什么声音?”

邓瑶疑惑,她看不见,但也听得见有什么细琐的东西在向自己靠近。数量很多,没有生命,难道是傀儡机关术?不过那不是西方蜀门所擅长的,哪里会现身在南疆地域?

江湖啊江湖,可真是意外太多了。

“金甲,纸人?我也不知到底是什么,先洒下硫磺粉看看。若是毒物应当有些效用,若不是毒物,便可大手大脚直接打过去,咱们还有青桐道长可以依赖。”

姐妹俩商议计定,便叫云痴打开药箱撒粉——但是说巧不巧,在这没有风的禁忌地带,忽然,起风了。

风声呜咽,还有女鬼哭笑难分的声音跟在风声后面一并钻过来。这声音刺进耳朵里,就好像是在用剔骨刀顺着头皮剜了一刀又一刀,虽无疼楚实感,但也使人毫毛倒立,毛骨悚然。

风势很大,鬼哭狼嚎,凉飕飕的,将硫磺粉倒着原路吹回。

云痴抖了抖身子,瞧着坏事了,又急又怕:“哎呀!粉,粉!!”

此物无毒,但药性泼辣,洒到了人的脸上身上必然生出灼热刺骨的痛感,可不是好易与的事儿,故而云痴有此讶然声。她本想躲开的,但是瞧见了瑶瑶师姐行动不便,林师姐更是要照顾众人,无法躲避……

云痴一咬牙,心一横,想起来两位师姐千百种好,便往前面一站,护在了邓瑶与林殊辞的前头。

“云痴,你做什么?”

“呜呜呜,林师姐,我也不知道。”

“还真是傻孩子。”

林殊辞提了提竹杠,往身后看了眼,小拇指上的红线轻轻勾动,说道:“道长,修养了这般久,该干活了。”

“嗯,道可道,我知道。”

青桐松开了竹竿,然后右手如蛟龙探出,墨色道袍鼓动,一股风压从袖袍里钻出去,与那忽生起来的鬼风相互抗衡——哦,没有抗衡。青桐的风在鬼风里面势如破竹,直接镇压,将那些硫磺粉又倒卷了回去,眼见着就要扑到了纸人身上……

忽然,鬼哭狼嚎的声音停住了,纸人翻飞往林子深处退去,相应的,那边响起来个女孩子的声音。

“呔,哪里来的莽夫,敢伤害姑奶奶的豆豆,去你妈的,看打!!”

然后就响起来「汪汪汪」的不像狗叫的狗叫声。

邓瑶听了听,道:“是有人藏着,在那边装神弄鬼。应该是广寒宫的弟子,嘴巴可真坏,欠收拾。不过道长,还是快些停了你的内息吧,那是个小姑娘,打坏了人家你可就得瞎一辈子,还要赔上一辈子。”

青桐咧了咧嘴:“有道理,有道理。”

于是,两边风都停了。

众人在原地等了等,不多会儿从月光下走出来个古灵精怪的丫头。看身高,只到邓瑶的胸口位置,不过江南女子多水灵,长得都不高,可以说这丫头矮的有些过分了。

但她不是矮子。

走进了瞧,只见她脑袋上扎了两个揪揪,大眼睛,小鼻梁,樱桃嘴,脸嘟嘟粉嫩透白,原来只是个至多12岁模样的小萝莉籽~~

“我是广寒宫小十七弟子,我叫常常,你们是谁?”

她怀里抱着一只白色的狐狸,毛发雪白,眼眸碧青。

此时这狐狸挠了挠咯吱窝,一蹬腿掉下来几缕毫毛,落到地上变成了纸片人。这些纸片人动了动,沿着小萝莉的小腿向上攀爬,钻进了她腰间挂着的那只包囊里。

那包囊满满当当的,想来先前那些金甲纸人也装在了里面。

“汪汪汪!!”

那白狐狸意兴阑珊叫了叫,不像狗,胜似狗。

阅读珠欢最新章节 请关注时光小说网(www.you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