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网络文学 > 送君入罗帷

第31章 第31章妙手香厨苗红儿

  • 作者:龚心文
  • 类型:网络文学
  • 更新:08-10 06:19:33
  • 字数:9998

苗红儿拍她后背, 给她递水,“怎么了?吃噎着了?”

穆雪咳得涨红了面孔,连连摆手。

岑千山的这句话于穆雪来说, 无异于晴天霹雳,

重生转世, 大梦百年, 一觉醒来整个世界都变了。

人人都在告诉她当年小徒弟对自己情根深种,最初她只把这些当做绯闻传说, 嗤之一笑罢了。直到见到小山,直到眼前这一刻, 直接小山当着所有人的面,言之凿凿地说出一生挚爱这个词。

她再也避无可避,不得不直面此事。

穆雪缓了半天,从师姐怀里悄悄爬起来, 偷看一眼坐在火堆对面的岑千山。

斗篷之下, 柔软的头发微微遮盖着眉眼, 变幻的光影打出了他面目的轮廓,星星点点的篝火倒映在那双眼眸中。

他出神地注视着星火, 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穆雪发觉,自己其实从来不知道小山心里真正想得是些什么。

他从小就是一个特别懂事且善解人意的孩子。在自己的面前, 他总是欢快而温和,恰到好处地撒撒娇, 将生活中的一切打理得井井有条, 带给自己的只有愉悦和体贴。与其说是自己在照顾他, 不如说他们彼此相互照顾了许多年。

穆雪承认,自己在上一世沉『迷』于炼器之术不可自拔,很多时候忽略了身边这个丝毫不用人『操』心的徒弟。

她不知道小小少年什么时候就那样拔高了身形, 青竹玉映,灼灼其华起来。也没注意到那清泉似的双眸是何时开始变得灼热,滚烫,深藏了别样心思。

他是什么时候对自己动了心,用了情,以至于情根深种,百年执念。

穆雪看着火光照映下那张消瘦的侧脸,想起自己从未给他这份心意以任何回复,他却独自度过了漫长岁月,依旧固执不肯忘却。

黄沙漫漫如烟,奔风吹动积砾,篝火『乱』了残星。

仲伯坐在篝火边拉动琴弦,琴声悠悠,放思念悲歌,散于天地之间。侠客小说网 www.9wx.org

苗红儿看穆雪有些恹恹不乐,低头问她,“怎么了?晚饭也没吃多少,是不喜欢吃八宝鸭吗?”

“没有没有,”穆雪连忙摇头,“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鸭子了,也不知道师姐是从哪里学来的。”

苗红儿顿了一下,“这道菜,还是我入门之时,师尊特意带我去吃的。”

“师姐小的时候,有一年家乡闹起了饥荒,饿死了好多人。家里的弟弟和妹妹,都死在了那个时候。”她把碗里的鸭腿分给穆雪,一边吃着食物一边慢慢说道,

“那时候我躺在角落里,觉得自己就快要死了。是师尊出现我身边,收我为徒,问我想要什么,我就说我想吃八宝鸭,想要吃这世间最好吃的八宝鸭。”

苗红儿伸手『摸』了『摸』穆雪的脑袋,当年自己比穆雪也大不了几岁,底下还有一个妹妹,家里虽然穷,姐妹之间的感情却很好,时常在厨房绕着那口大水缸玩耍。

明明是很久之前的事,回想起来,依旧历历在目。

那一年闹灾荒,田畴荒废,十室九空。卖儿鬻女,易子而食者比比皆是。

饿得浑身无力的苗红儿瘫在家中破旧的土榻上,一动都不想动。她听见父亲在院子里和邻居悄悄商量了些什么。

过不了多时,父亲推门进来,通红着眼睛来拉她的手。苗红儿顺从地被他拉出去,心里知道即将发生的事。但她不想反抗,她饿得太久,已经实在太难受。心里想着死了也好,她死了,说不定还能换妹妹和父亲活下来。

但她年幼的妹妹扑了上来,死死抱住了她的腿,“不,阿姐不能去。要吃的话,吃我好了。”

明明那么小的手,筷子一般的胳膊,却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挂在她身上,不论父亲怎么打骂,就是不松手。

父亲跺跺脚,抹了一把泪,自己走了,那天起再没回家。

她带着妹妹到水缸边灌了一肚子的水。瘫在柴草堆上看屋顶那一片小小的明瓦透进来亮光。

“我好饿啊,阿姐。”

“再忍一忍,明天一早,姐姐去后山的水潭边看看。那里有时候会飞过来一两只鸭子。我可以去抓到一只。”苗红儿四肢无力地躺在柴草上,胡『乱』给自己和妹妹画饼,“等抓到了,就把它做成世界上最好吃的鸭子。”

妹妹虚弱地吸溜了一下口水,“好想吃呀,等姐姐抓到鸭子了,可以做成八宝鸭吗,油汪汪的鸭腿,我一口咬下去……”

“好,做八宝鸭。我抓上两只,你吃一只,我吃一只……妹妹?”

瘦骨嶙峋的妹妹躺在她的身边,微眯着眼睛,带着姐姐做八宝鸭给她吃的美梦,再也没有醒来。

那以后,苗红儿以食入道,寻遍天下美味,却仿佛怎么也吃不够。

“如果渡亡道里,真的能见到死去的亲人,我也想再见妹妹一面。”苗红儿的故事说得很平静,说完后在场所有的人都沉默了。

半晌之后,付云第一个站起身来,“走吧,师姐。去渡亡道。”

渡亡道重叠于神道,一行人沿着那五『色』石子的道路向前。

渐渐的,身边行走的人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多了起来。

有贩夫走卒,也有衣冠楚楚的名流。有垂鬓小儿,也有白首老翁,有娇俏妩媚的烟花女子,也有斯文俊秀的读书郎。

这些人面『色』惨白,身体虚幻,往来行走,井然有序,集市热闹,竟如同人间一般无二。

落日时分,逢魔时刻,道路两侧的建筑逐渐亮起一路明灯,

明灯延绵的深处,隐隐现出一座巍峨古城,那城墙如铁制的栏杆,高耸入云,占地辽阔,一路绵延看不见尽头。

“快些走,城门开了,早些进去好回家。”一对老夫妻抱着行囊,手拉着手从穆雪等人身边匆匆赶过。如果细细看去,丈夫肌肤落尽,已现白骨。妻子却形容整齐,是新亡之魂。

“哥哥慢些走,等兄弟们一回。”数名铁甲峥嵘的将士,大踏步追着前方一人的脚步。前方远处,有一胸膛被利箭贯穿的男子过回头来,看到他们,不得不停下脚步,隐隐『露』出一脸无奈的笑容。

亡灵汇聚的队伍,高矮胖瘦,男女老幼都有,其中偶尔混杂着一两只高大古怪的魔神,彼此推诿着向远处的城池走去,

仲伯取出两片纸钱,分别挂在了耳朵上,一时间生气全无,鬼气森森,和这些浑浑噩噩进城的亡灵气场上十分相近。

付云,苗红儿,穆雪相互看了看,也学他的样子在耳朵上挂上纸钱。

岑千山却没有接他们递来的冥钱,他指取朱砂,凌空书了一列红字,那诡异文字在空中凝而不散,最终飞回到了岑千山的面容上。

红『色』的符文从左眼开始,一路爬过白皙的面容,直至脖颈而止,看上去既神秘又诡异。

岑千山睁开画上红字的左眼,身后顿时隐隐传来一声鬼啸,一个额生尖角的鬼王的虚影,在他的身后隐现。岑千山就着虚影,当先混进亡魂的队伍之中。

“这是六道转轮魔功,即便在魔修之中,也十分罕见。看他的模样至少已经修到了恶鬼道,方可请鬼王相护,掩盖生人之气。当真后生可畏。”仲伯赞叹了一句,跟上前去。

浑浑噩噩前行的亡者没人发现他们之中混入了几个活着的生灵。

前行至城门口,城头上坐着一位面『色』白皙,有着长长尖嘴的魔神。那魔神背生赤红的双翼,手持一根长棍,岑千山进入城门的时候,他毫无反应。但当仲伯等人就要进入城门的时候,那魔神骤然转过脸来,现出一脸怒容,伸出长棍在墙砖上敲了敲,拦住了他们。

“渡亡道,鬼门关,生魂免进。”

他的声音带着一种古怪的韵律和强大的压迫感,令人几乎不敢生出违抗之心。

仲伯不慌不忙从褡裢里取出三只信香,点燃了『插』入城墙下的土中。那香捻制精细,香味醇厚,燃起时青烟如线,直上云霄。

那位尖嘴魔神咦了一声,动了动鼻子,深深吸了一口气,面『色』一时好看了许多。

仲伯又掏出一挂细细折叠好的金银元宝,在地面画上一个圈,将引燃的元宝放入圈中缓缓烧为灰烬。

“虽是生人,倒也还懂些礼数。”那位魔神笑了起来,耸动鼻头贪婪地吸着烟火。

仲伯烧了两挂元宝,看着守门的魔神神『色』缓和,冲着付云几人打了个手势,一起向着城门走去。

那魔神只顾吸取香火,对他们混进城池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管不问了。

此城的城门门极高,两扇门扉几乎高耸入云,中间开着一道明亮的门缝。人站在其下看上去,只觉天地何其之大,而自己分外渺小。

仲伯、付师兄和苗师姐逐一被那门中的亮光吞没,穆雪也举步进入那道光中。

刚刚还是昏暗杂『乱』的城门,一脚踩入之后世界骤然改变。

漫天黄沙,拥挤的亡灵一瞬间消失不见,喧杂的声音骤然湮灭。

世界安静而明亮,

穆雪发现自己身处一个白墙青砖的院子。庭院中有着水井、瓜棚、秋千架子和一辆小孩玩的木摇椅。

明明是从没到过的地方,却带给穆雪莫名的熟悉感。

一位披着羊『毛』披肩的年轻女子站在庭院中,笑着向穆雪伸出手来。

“雪儿,我的雪儿。”

“母亲?”穆雪茫茫然地唤了一声。就被一把拉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

母亲的披肩碰触在肌肤上十分柔软,有一种令人安心的气味。

那些深藏于记忆中的画面,在这一刻走马灯似地回想起来。

浮罔城阴冷的角落中,饥寒交迫的孤儿蜷缩着小小的身躯,曾是那样地渴望过这样的怀抱。

师门学艺的那些年,被师父的鞭子抽得伤痕累累,跪在雪地里发抖的时候,心里也曾无数次呼唤过这个怀抱。

妖魔遍布的荒野,血战之后孤身一人瘫软在落雪的荒山,冰冷麻木到接近死亡的时候,也多少次梦见这个怀抱。

一年又一年,小小的自己逐渐不再奢求这份幻想,努力挣扎着在残酷的世界里站稳脚跟。她以为自己早已足够坚强而冷漠,早已抛弃了这份童年的奢望。

直到这一刻,被母亲搂进怀中,她才长长地叹了口气,明白自己的心底永远期待着这一刻的到来。

“对不起雪儿,把小小的你一个人留在了世间。我的雪儿辛苦了。”母亲温柔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穆雪抬起头,母亲的容貌和自己想象中一模一样,

“母亲,您为什么将秘法传给了我?”这是她心中长久以来的不解。

如果不将无限化身转轮秘法告诉自己,母亲本可以不用出现在这鬼门关中,而是像自己这样永生永世享受着轮回转生的便利。生生世世不断探索大道,最终得道飞升,拥有永恒的生命。

到底是什么,使得母亲愿意放弃这样至高无上的快乐。

母亲伸手『摸』着她的头发,『露』出温和笑容,“大道万千,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或许将来有一天,小雪也会明白,这个世界上还有其它的事,可与你心中这份至高无上的道比肩。”

“对母亲来说,小雪就是我的另一种道。我可爱的女儿,比世间任何珍宝都来得重要。”

母亲温暖的面目渐渐模糊。

穆雪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已经过了那扇门,躺在城墙内的台阶上。其他人似乎都还没出来,只有岑千山坐在她的身边守着她。

她坐了起来,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庞,发现脸上有了湿意。

“我……哭过了吗?”她愣愣地道。

岑千山回头看她一眼,没有说话,

只有那个简陋的铁皮人,在灵力的超控下,吭哧吭哧地爬上台阶。

爬到穆雪脚下的时候,它的双手双脚抬起,做了一个夸张的动作,滚碌碌从台阶上滚了下去,啪嗒在最底层的地面上摊平了身体。

穆雪噗呲一声破涕为笑,

从前,有时候看着小傀儡千机矮矮胖胖的身躯吭哧吭哧爬上台阶,她就生起了坏心,突然点着它的额头把它一推,让它骨碌碌滚下两三个台阶。

千机在这个时候总是很配合,会哎呦一声,摊平四肢趴在地面躺平装死。每次都能逗得她哈哈大笑。

小山居然用这个她从前最喜欢玩的游戏来逗她开心。

“谢谢你。我好多了。”穆雪擦掉了眼角的泪水,“我在门里,看见我的母亲。”

岑千山沉默许久,突然说道:“我没有看见她。”

此时的他坐在台阶上,手肘搭着膝盖,修长的手指轻轻摇动,『操』纵着那个小小的铁皮人,面『色』如平湖,看不出心中情绪如何。

穆雪有点心虚,你当然看不见我啦,因为我在这里啊。

“我们魔修,若是死于天劫,大多只能落得个身死道消,魂飞魄散的结局。”岑千山手指轻轻摆动,『操』纵着小小的铁皮人向他走来,“为了凝聚师尊的魂魄,我尝试了各种办法,都没有成功。可是不久前,她的魂魄突然完完整整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他转头看向穆雪:“你知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穆雪:“啊,我?”

幸好岑千山并不真的在等她的答案。

那铁皮人一步一摇走到岑千山的面前,被他一把抓在手心。

他纤长的睫『毛』低垂,凝视着那小小的人偶,似乎在自言自语,“不论如何,我都会找到师尊,这一次绝不会再让她离我而去。”

阅读送君入罗帷最新章节 请关注时光小说网(www.you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