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影帝的野蛮娇妻

第272章 愿来生不相逢

  • 作者:七颗珍珠
  • 类型:现代言情
  • 更新:01-14 21:47:24
  • 字数:2014
“我自有用处。”贺寒浅笑,“多谢白总帮我搞到这好东西。”
白文臻放下手里的花洒,他直接开门见山,“你应该知道赫连慕楠在哪,对吗?”贺寒眼眸弯了一下很醉人,他说,“老板要杀你。”
“娅。”白文臻很温柔地唤了一声,赫连慕楠抬手抹去眼角的泪珠,她笑着说,“白先生,我叫赫连慕楠。”“我知道是你。”白文臻没有挣扎只是很平静地坐在哪里,他说,“我知道你一定恨我当年推你下楼。”
贺寒西装革履,气宇轩昂地下车来到一间花房,“白总,好久不见呐。”
“客气,我们是合作伙伴。”……
“你们的恩怨我不清楚,但是我可以帮白总把赫连慕楠引过来见你。”贺寒说。白文臻想了想点点头,“好,对了,那批货你要做什么?”
庄园仓库外
“贺寒,你做的很好,在外面等着我。”赫连慕楠很认可地点点头,随后她推门进到仓库里。仓库很大很空只有几堆货物,棉靴踩地一踩一个回音。仓库中央有一把椅子,椅子上绑了一个人,他前面一米远处立着是一个话筒。

冬季庄园里依旧繁花盛开

赫连慕楠不说话,面带微笑地听着白文臻的解释。“你要相信,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真的只是手误!”“我从来没有想要伤害你,娅,我一直都在想念你,从未忘记你。”……“让我们重新开始,好吗?”这一声“好吗”蕴含了白文臻无尽的真情,任谁听了都要感动一下,赫连慕楠也不例外,她抽了抽鼻子,嗓音有些沙哑似乎带着一点笑意,她说,“白文臻呀,我真的特别佩服你,你每次都能说得我心软,只是,伤多了,我长记性了。”“你总说你爱我,可每一次在金钱在名利面前,你总是不选我。还记得我们第一个孩子吗?夭折了,你问问你的良心真的是夭折了吗?难道不是你亲手杀的吗?”泪珠终究是再一次落下,赫连慕楠的声音很平缓但是却带着心痛与绝望,而白文臻他怔住了,“你,你怎么知道……”当年他早已金盆洗手,多次创业失败败光了钱财,一穷二白而赫连慕楠却怀孕了,他养不起却也坚持到了孩子出生,而第一胎是个低能儿……后来知道孩子夭折了的南宫娅悲痛欲绝,他哄她想尽办法地哄她,她们的日子又恢复了平静,一直到事业风生水起,而她们也有了第二个孩子白筱。他以为南宫娅不知道,却从没想过她是知晓后在爱恨之间痛苦挣扎后选择了体谅他。赫连慕楠不正面回答白文臻而是继续叙述那一桩桩一件件让她心寒的事。私生子一事就是压垮她的最后一根稻草。南宫娅本名赫连慕楠,杀手组织的千金大小姐但是不服管教也不喜欢家族的事业,劝不动长辈便改头换姓重新开始。但是作为赫连家老爷子最宠爱的女儿,她有一些逃不脱的命运,老爷子独断专行,想让她按他的意愿来生活。老爷子想让赫连慕楠嫁给贺家,最后赫连慕楠却一意孤行嫁给白文臻,而这不是故事的终点。赫连慕楠一直以为那一晚都是老爷子故意安排的,直到她被白文臻手误推下楼再醒来从赫连泽那里套出了真相。是啊,白文臻他之前混过黑又能怎样,赫连家他不是还是要敬畏。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他把自己口口声声说爱的人送到了别人的床上。赫连慕楠也曾告诉过自己都是赫连家逼得白文臻这样,就原谅他吧,但是千疮百孔的心再也经不起折腾了。本来她是想逃离的,做回赫连慕楠,只是她不又甘心。于是她以一种新的方式重新出现在白文臻眼前,为了折磨他,或许,也是自己真的贱吧……而赫连慕楠对白文臻的最大折磨莫过于让他“失去了”他最喜爱的女儿,然后又叫人断了他的根。经历了许多风雨,她也知道,他还是那个他,会爱她,会很爱她,只是在面临选择时不会选她,罢了。感情的路走到了尽头,她本想装疯扮傻在他身边一辈子,可是当亲眼见到白淼的那一刻,她觉得,她应该放下了。明明窗外的阳光很明媚,为何一定要待在阴暗的角落里。她想和白淼幸福快乐的过完余生,可注定做不到。白文臻要和她抢女儿,那怎么可以呢。“白文臻,我们之间是没有办法再重来了,你不能再存在了。”赫连慕楠咧出笑容,眼角还有泪,低声自语,“只有死人才不会和我抢女儿。”赫连慕楠手里多了一把枪对准了白文臻的胸口,“去九泉之下找我们的孩子吧。”“砰!”一声枪声响彻云霄。白淼和唐九彦相互看了看,决定直接冲进去,而贺寒还挡在她们身前。二打一贺寒铁定没胜算,他自觉地退让了,但是还是要问一句,“你真的要进去吗?”“废话,里面是我爸妈!”白淼从贺寒另一边跑过去,唐九彦紧随其后。贺寒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摇摇头转身望着两人的背影,他从裤兜里摸出来一包烟,点上了一根吸一口吐出一片眼圈朦胧了视线。人齐了呢,愿来生不相逢。

白文臻顿时脸上没有了笑容,她们这个杀手组织私自造枪,可比他可怕得狠。这时贺寒却笑了,“白总,我们可是合作伙伴。”
一时间仿佛天地变化,场景突变,她们回到了酒吧初遇的那一天。他望着她那么深情。歌声绕梁,回荡在每一个角落,歌毕,一滴泪珠从眼角滑落。
他怎么会杀他呢!
“你说什么?”白文臻惊异不能信,“她这么狠心?所以你是来杀我的?”“当然。”贺寒笑容满面地从腰间拿出一把枪来对准了白文臻的脑袋。
“好久不见。”白文臻说。赫连慕楠微微一笑一如初见那般美丽动人,她走到话筒前唱起了一首歌。

时.光’小"说.网 y、ou‘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