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玄幻异界 > 卡牌异世录

第三十五章 天女,妖女

  • 作者:忘念千尘
  • 类型:玄幻异界
  • 更新:09-16 07:28:23
  • 字数:6948

只是,床榻上空无一人。

“多谢前辈。”张子暮点点头,便一人踏上了通往二楼的楼梯。

轻甲女子望着他悠然前往的身影,冰冷的面庞微微动容,眸子中浮现出一抹不忍,唇角微动,却终于还是没有开口。

通过半透明的玉屏风,隐约可见其后一道曼妙的人影。

在微弱的灯光下,女子特有的精致曲线完美地呈现在了屏风面上,如瀑青丝随意地散落着,一半披拂在光滑的胴体上,一半浸在水中,更添一分娇柔魅惑。

这时,轻甲女子轻轻掩上房门,神情淡漠地看向张子暮,说道:“主人在二楼,你自己上去吧。”

在床榻旁的一张方凳上,还放置着一尊鎏金龙凤纹香炉。

熏香自香炉中点燃,升起缭缭香雾,一缕青烟萦绕在素色帷帐间,在氤氲的灯光下,更添一分清新雅致。

素色,如白雪一般的颜色,也是雪鸢城中常见的色泽。

透过半透明的帷帐,隐约可见,里面是一张床榻。

香炉还燃着,这也就意味着,刚刚还有人在这里。

忽然间,一阵水声传来。

张子暮顺着水声传来的方向望去,一扇屏风,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这是一扇玉质屏风,通透细腻,神韵雅致,屏风整体由四张扇面组成,插在同样质地玉石制成的底座上,陈列在房间的一角。

张子暮顾盼整个房间,其实也只是几步之间的事罢了。

修长而纤细的手臂轻轻拂过完美的胴体,不经意间落在水面上,击溅起一片水花,发出清脆悦耳的声响。

刚刚张子暮听到的水声,就是这么来的。

他转过身去,不再去看玉屏风上映照出的倩影。

子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

这句话,其实是在颜渊问什么是仁的时候孔子给他的答复。那句有名的“克己复礼为仁”,就是出自这段问答。

颜渊再追问具体的做法时,孔子又说出了上述这句话。

这些教诲,张子暮也一直恪守着,“克己复礼为仁”这句话,可以说是他行事的准则之一了。

其实他一直都是这样一个人,一个活在别人眼中的人。

名利枷锁缠身,功过双刑在肩,一言一行,都在世俗准则之中。

他就是这样一个……凡夫俗子。

人间惆怅张子暮,自命清高伪君子。

随后,他走向了平坐。

高台或楼层用斗拱、枋子、铺板等支撑结构挑出,在上面铺设楼板,并置勾阑,用于登临眺望的平台,就被称为平坐。

其功能,与阳台或是露台类似。

平坐处,放置着一张琴桌,上面摆放着一张古琴。

这张古琴,造型圆浑古朴,琴首微圆,颈部与腰部均有半月形弯入。颈部一弯,腰部两弯,弧度精巧,

这是一张伏羲式古琴,保养的十分完好,

《太古遗音》载:“伏羲见凤集于桐,乃象其形,立高三尺,增六寸六分,制以为琴。法六律六吕之会取经期之数。神茧为弦,修身理性,反其天真。作琴者则而象之。”

张子暮上前,以指尖在七根琴弦上一一抚过。

悠长的琴音在听雪楼上响起。

这张古琴,过了这么多年音色依然宽宏清亮,雄浑苍润,抚之顿觉高远松透,木声清长。

只是,这张琴,终究是因为时间的缘故,琴弦微微松动,音色也出现了一些不协调的地方。

张子暮眉梢微挑,素手在琴轸上轻扭,调整了一下琴弦松紧。

调音完毕,他却闭上了眼睛,胸前的起伏渐渐平稳下来,呼吸也舒缓了几分。

忽然,他动了,眼皮轻抬,眸子微芒闪过,指尖落在琴弦上,开始抚动起来。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

“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再难得!”

“……”

他弹奏的,是《佳人曲》。

这首《佳人曲》,又名《李延年歌》,是西汉乐师李延年所作。

昔年,李延年演唱此歌,汉武帝闻之而叹“世岂有此人乎“,平阳公主就向他推荐了李延年的妹妹李夫人。

李夫人,也因此得见汉武帝,成为继卫子夫与王夫人之后得其专宠的第三人。

那句经典的“以色事人者,色衰而爱弛,爱弛则恩绝”,就是出自她之口。

只是,她纵然懂得这个道理,并且为此费尽心机,可李家,却终于还是落得族灭的下场。

就连写下这首《佳人曲》的李延年,也难逃被牵连诛杀的结局。

……

曲终,弦落。

张子暮将指尖自琴弦上起开,从琴桌前起身,转过神来,躬身一拜:“晚辈张子暮,见过前辈。”

吧嗒,吧嗒……

一阵脚步声传来。

张子暮虽然低着头,却也能够凭借这声音就想象到,这是光着脚踩在地板上发出的声音。

并且,似乎还伴随着水珠低落的声音。

脚步声越来越近。

“咯咯。”一阵如银铃般的轻笑,在他耳畔响起。

一只纤细白暂的手掌,突然出现在他面前,轻轻挑在了他的下巴上,丝丝凉意顺着这只手透出,透入他的毛孔。

这只手,还带着些许湿润。

“你心里想的是什么人?你是为她而来吗?”轻柔的声音继续在他耳畔响起,这只手掌也轻轻将他的下巴抬了起来。

一道绝美的身影,出现在他眼中。

这是一名女子。

容颜绝美,气质更是出尘,在她身上,圣洁与妩媚两种截然相反的气质并存着。

本应格格不入的两者,同时出现在她身上,却又让人感觉是那么的协调。

而且,因为刚刚出浴的缘故,她的身上只披了一层浴巾。

这件浴巾,堪堪将她的胸口和大腿围了起来。

不过,对她这般高挑丰满的身材来说,这张浴巾,却是稍稍短了一些。

胸口处只堪堪盖住了大部分,从张子暮这个角度,甚至还能看到些许丰满白皙;大腿更是只遮盖了一半,修长的小腿全部裸露在外,光洁的玉足就这么踩在地板上,还有丝丝水珠滑落。

现在,她与张子暮靠得很近,鼻尖微微耸动,就能闻到她身上那钟淡淡的清香,不知是体香还是沐浴用的香料。

似乎是不知道自己现在的状态多诱人一般,在说话的时候,她还刻意将头颅低垂,身子几乎与张子暮贴在一起,樱花小口每一次开合,呼出的气息都会在张子暮的面庞上轻拂。

这般姿态,香艳无比。

“她是一个注定不会爱上我的人。”在这名女子面前,张子暮退无可退,只能维持着这个尴尬的姿势。

只是,他的神色却依然平静,没有表现出半点的慌乱或是不堪。

面对女子问出的话语,他说出了答案,然后继续用恳求的语气道:“前辈,若是我妹妹有什么冒犯,我愿为她承担,还请您饶她一命。”

“哦?我为什么要放过她?”女子似笑非笑地说着。

张子暮所说的妹妹是谁,无需再描述,她就已经知道了。前几日因为冒犯到她而被冻成冰雕人里,只有一名少女。

言语间,她柔软的手掌顺着张子暮的脖子轻轻向上,一寸一缕摩挲着,带给张子暮一种酥酥麻麻的滋味。

当这只手掌到达脸庞部位时,纤细白暂的手指突然在上面划过,留下一道细微的伤口,鲜血顺着她的手指流淌下来,滴落在地板上,发出“滴答”“滴答”的声响。

这只看似柔软的手掌,堪比世上最锋利的刀刃。

随后,女子就将之从张子暮脸庞上放下,把那根沾染了鲜血的手指送到自己唇边,为唇上涂上了一抹殷红。

这一抹殷红,令她散发出的气质更添一分魅惑。

“那首琴曲,我教你。”感受到脸颊上的冰冷刺痛,张子暮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用平淡的语气说出了这句话。

女子的眼神微不可查地一变,却很快就将之隐藏起来。

“只是这样可不够哦,”她的身体微微前倾,樱花小口在张子暮耳畔轻轻呼气,用撩人的语气说道,“不如……”

看到张子暮的身体一颤,她掩嘴轻笑,发出“咯咯”的声音。

那只沾染着鲜血的手掌,再次拂上张子暮的面庞,手指顺着脸部自然的凹凸缓缓滑落,落在胸前,轻轻地,划开了那件黑色长袍的系带。

黑色长袍自张子暮肩上脱离,滑落到地面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跪下。”女子用命令般的口吻,在他的耳畔轻轻说道。

张子暮从楼梯处踏入二楼,面朝南向,入眼,就是一张素色纱质帷帐。

是的,素色。

四时之景,本来就是四面屏风常用的一种装饰手法,只是,出现在这座雪鸢城,却显得有几分不协调。

雪鸢城经年飘雪,一年到头都被皑皑白雪笼罩,连晴日都是极少,更别说是春夏秋三季了。

可白玉京,却还是选择了这张雕刻四时之景的玉屏风。

既不是王公大臣所用的紫色,也不是皇家专属的黄色,更非富商大贾常用的青红色。

良久,她转过身去,轻轻叹了一口气。

……

其上雕刻的图案,是春夏秋冬四季的景象。

初萌春草,风举夏荷,凌落秋枫,皑皑冬雪。

时.光’小"说.网 y、ou‘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