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玄幻异界 > 祸衡记

序章、窃道者与祸

  • 作者:涧栗
  • 类型:玄幻异界
  • 更新:09-16 07:29:10
  • 字数:13246

“战天枪决,第七式!”麻衣男子在二人出手的一刹那,银枪就已经到了前方的雷霆巨人额前,枪身上的赤金雷光溢出了枪身,陀螺一般旋转着扎进巨人眉心,巨人发出痛苦的嘶吼,身上的雷纹法则不断崩散,竟是抗不住这一枪之力,它双手握向银枪,无数的法则之纹凝聚在掌中,和赤金色的雷光互相磨灭着。亮银色的雷光不断从掌隙溅出,甚至雷之法则的神纹都崩碎成细小的碎块,不断溅射飞出。

三人遁速极快,身上散出的威势极为浓厚酷烈,明显是修为惊天的大圣,但如此境界的三人却是在飞逃,而追击众人的,便是那惶惶天雷。

亮银色的雷光凝聚成一把如山巨锤,爆着电光砸向众人,黑甲男子转身,双脚踏住虚空,黑色大斧带着冲天煞气劈在雷光巨锤之上,刺目的光亮、惊天的煞气和恐怖的雷声一同爆发,黑甲男子双脚如踏实地,连退十余步才稳住身形,雷光巨锤崩散成十余块,但却余势未尽,继续砸向黑甲男子。

白裙女子面容冷肃,转头看向麻衣男子:“大哥,破开荒冥,逃到荒冥之外。”

破开时空是为荒冥,而破开荒冥是什么,就无人知道了,真苍大界的修者,对荒冥之外兴趣一直都很浓厚,自古以来,破开荒冥离去的大修不知凡几,就连历史上仅有的七位大帝至强,最后也都破开荒冥离去,但却始终无人归来。

三道人影于空中飞掠,他们身上布满血迹,或多或少都带了一些伤势,明显是经过了一场惨烈的战斗,中间麻衣男子手中一杆银色长枪,赤金色电纹缭绕在枪身;右侧男子身材魁梧,简单的黑甲遮住要害部位,手持一把黑色大斧;左侧女子面容惊艳,眉间一点星纹更显雍容,一身白裙飘飘,红色的披帛已经滑至颈间,在身后飘出很远,手中持着一张绿色木弓,七支木箭在身周飞绕。

后方的雷霆巨人发现了前方巨人的境况,飞速向着这里飞来,想要夹击麻衣男子。

“区区雷之法则,怎能敌我本源之力!”麻衣男子轻声自语,那赤金色的雷纹,竟是雷之本源,存在于法则之上的本源之力。

黑甲男子一声暴吼,黑色大斧劈向左侧的雷霆巨人,巨人一拳擂出,和黑色大斧交击在一起,轰声巨响中巨人右臂崩断,雷之法则形成的纹路也被断开,凝滞了一瞬间,黑甲男子趁势攻上,瞬间和它战在一起,压着它不断飞退,黑色的煞气和银色的雷光不断对撞,冲击出大片的爆炸力量,巨人的雷之法则被压制的缩进体内,其余的法则之力都被迫开,就连时空规则都有些散乱了起来。

白裙女子一声不响的挽弓,七道木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流水般依次搭在木弓之上,七声嗡响急速连响,留下一声悠长的余音,射向右侧的雷霆巨人,瞬间在它身上射出了七个大洞,将它击退了数十里,女子身形一闪出现在了雷霆巨人身侧,绿弓带着莫名道韵砸向它颈项,雷霆巨人一个趔趄,还未站稳,白裙女子的绿箭又到了。

随着话音落下,银枪瞬间穿进了巨人眉心,麻衣男子一闪出现在雷霆巨人的后方,银枪之上的赤金色雷之本源淡了几分,看来击溃这雷霆巨人,对男子来说也负担不小。

雷霆巨人仰头向天,身上雷之法则形成的神纹陡然静止,眉心被银枪刺穿的孔洞溢出雷光,接着猛然爆炸了开来,亮银色的雷光瞬间蔓延出去,覆盖了几千里的范围,雷光内空间崩碎成虚无,时间静止了最少三息。

三息之后,雷光笼罩的范围内的空间彻底碎裂,到处是冒着黑光的空间裂缝,无尽的恐怖力量从裂缝内涌出,吞噬着接触到的一切存在,裂缝周围的时间流速都慢了很多,仿佛被那恐怖的力量沾拖住。空间法则的力量包裹住这些裂缝,不断涌出法则之力修补着它们,直至十余息过去,才将这些裂缝修补完成。

这些可以割断一切的空间裂缝,对战斗的众人没有丝毫的影响,无论是雷霆巨人还是那三人,空间裂缝的力量都不能伤害到,黑甲男子甚至一斧劈偏在一道空间裂缝上,那道裂缝竟如实物般被劈飞了出去,在空中拉出一道长长的黑色缝隙,空间法则用了好久才修复。

天空被厚厚的云层遮住,那云层漆黑如墨,已经不是普通的乌云,简直可以说是黑云了,亮银色的电光不断在黑云之中游走,不时发出震耳欲聋的惊雷之声。云层不仅颜色极浓,厚度也很是惊人,阳光一点不能穿透进来,天地间漆黑一片,仿佛末日来临。

荒冥之外,是绝地。

麻衣男子并未应答,他抬头望着天空某处,微笑说道:“现身一战都不敢,还敢说不是窃道者!”

黑云之中雷光游走,嗤嗤的电流声不停响着,片刻后,一道浑厚的声音隆隆的响起:“如你所愿!”

一名略显瘦削的中年男子缓缓出现,身高足有一丈,黑衫金甲,背后两只近丈长的金色翅膀伸展开来,手中持着一把金色长刀,双目中金光沛然,望定了三人。

麻衣男子眯起了眼睛:“窃道者,你果然一直在这里!”

“吾乃天道!”被称为窃道者的男子双翅煽动,语气平静的说道,“万物所处,皆是吾化身之所在。”

“听说你已超出圣王之境,达到了半帝之位,”麻衣男子银枪前指天道化身,“让我来试试你的水平。”

“伏兖,景宕,离航,你兄妹三人即已入‘祸’,便必须诛灭!”

“窃天道权柄,惑天下修者,我兄妹三人伐你,只不过是拨乱反正,还天下修者一个自由身,正是顺天而行,何曾为祸!污蔑我等为‘祸’,以我看来,你才是这天下,最大的‘祸’。”

“荒谬,既知‘祸’为天道不容,尔等还以身试险,无非自取灭亡。”

“你说‘祸’那便是‘祸’吧,无需多言,来战!”麻衣伏兖一声暴喝,身形几个闪烁到了天道化身之前,银枪破开一切,直刺天道化身的眉心,赤金色雷纹疯狂旋动,雷之本源的力量爆出,“战天枪决,第八式!”

“灵煞霸烈斧!”黑甲景宕紧随伏兖之后,到了天道化身的头顶,灵煞之力浩荡而出,化出一道三丈巨斧,狠狠劈向天道化身头顶百汇。

“箭阵,北斗七星杀!”白裙的离航则到了天道化身的后面,七支箭矢排列成北斗七星状,将空间犁出一道黑洞,狠狠射向其后心。

窃道者已经超出了圣王之境,半只脚跨进了不可思议的大帝至境,三人毫不犹豫的合力出手,共战天道化身。

三人是圣王之中绝对的翘楚人物,如今一起出手攻伐,暴发的威力超出想象,方圆万里的黑云都被迫升,云天瞬间高了数丈,刚刚修复好的空间直接崩出一道数里长的三角大裂缝,交汇处就是天道化身的金色身影。

天道化身长刀乍起,由后向前炸出一溜弧形金光,破开了时空的限制,在七支箭矢之间斩过,然后在景宕的藏煞斧一划,最后正正的击在银枪的枪尖之上。

七支箭矢阵势一乱,却猛然爆出强烈的碧芒,和金刀的一斩之力绞在一起,灵煞形成的巨斧被金刀划过,瞬间出现一道裂缝,但同时也将金刀的力量吃进了斧中,金刀靠近尖端位置的刀刃和银枪的枪尖抵在了一起,那是金刀力量的最强点,同样是银枪的最强点。

天道化身和三人的力量硬抗,天地仿佛都静止了一瞬,恐怖的能量爆发出来,在交击的位置出现三个能量光团,疯狂涨大却又瞬间收缩,七支箭矢散乱飞射,藏煞斧猛地弹起,景宕和离航猛地崩飞出去,瞬间变成了一个小黑点,起码崩出去近百里,但金刀的力量也被他们反击了回去,落在了天道化身的身上。

两人的力量太过强横,天道化身硬受之下身形下降数尺,持刀的手有些不稳,金刀的力量不禁弱了几分,但依然强横无匹。伏兖持着银枪后退,但仅仅三尺就稳住了身形,他仰天狂吼,战天枪决的霸道力量倏然炸出,银枪奋力挺进,反将金刀顶开,如龙般扎在天道化身眉心之上。

枪尖和眉心相交的一点,无形的力量猛烈爆发,一层层一波波的冲击而出,空间如水面般泛起了涟漪,银枪拱成了半圆,发出牙酸的咯吱声。天道化身不断颤抖,最终没有顶住战天枪决的力量,颈间骨骼雷鸣般的炸响,整个人直挺挺的崩飞了出去,如同一颗被发射的炮弹。

伏兖如影随形的追上,银枪在空中砸出倒三角的空间裂痕,破开重重法则的阻碍,狠狠砸在天道化身的身上,无形的能量恐怖爆炸,天道化身转向崩飞,伏兖再次追上横扫,景宕和离航也瞬间回转,和伏兖合在一处,一起攻伐向天道化身。

淡金色的能量风暴涨开,形成一处雷电的本源领域,伏兖三人的攻击全数落在雷电领域上,可以湮灭法则的恐怖能量炸开,伏兖三人弹退数丈,警惕的望着雷电之处。

伏兖脸色露出了惊讶之色,这淡金色雷电带有一丝本源的意味,虽然很淡,但的确是本源的力量,这已经超出了窃道者的能力范围,只有完整的天道意志才能操控,窃道者对天道意志的侵蚀,已经到了这种程度了吗?

雷电渐渐缩小,凝聚成人头大小的一团,漂浮在半空,天道化身的身影显露出来,他双臂斜垂的闭目而立,眉心一滴米粒大的紫色血珠微微浮动,除此之外再无一丝伤痕。

伏兖终于变色:“天道化身没有这么强,你是窃道者本身的真灵圣体,你竟然亲自前来!不对,真灵圣体也没有这么强,这是合道之法,你......竟然以圣体合天道?”

窃道者睁开眼睛,嘴角慢慢浮现一丝邪笑,伏兖猛然转身,对景宕和离航嘶吼:“最强一击,破开荒冥,你们......逃命去吧!”

赤金色的雷纹仿佛燃烧起来,化作雷之本源的火焰,凝聚在了银枪顶端,噼啪的炸响着,空间如蜡烛融成蜡油,顺着银枪流淌而下,伏兖长发飞舞,银枪化出千里长的巨龙之影,虚空响起一声远古真龙的怒吼,破开空间撞到了窃道者面前。

景宕和离航对视一眼,同时笑了起来。景宕双手展开合掌,藏煞斧悬空漂浮,双手模糊了一瞬间,手指在这一瞬间完成了数万次的变印,最终结成了一道神妙的法印,这法印影响了光线的走向,恍恍惚惚无有定型。

“出来吧,天煞、魂煞!”两道煞之力从景宕身上溢出,一道金色大日般的煞,没有一丝煞力的阴寒之意,惶惶然浩气震荡,另一道煞人形黑甲,面目是景宕自己的模样,仿若是他真魂离体。

离航同样掐诀,七道箭矢旋转飞冲,北斗七星的星辰之力自极远处垂落,加持在箭矢之上,这还不算完,一滴绿色的精血自离航眉心溢出,融入七道箭矢星辰的阵势中,七道箭矢顿时绿意大涨,仿佛七道绿色的星辰横空。

六道属性各异的煞之力汇在景宕印间,金色大日般的天煞和面目酷似景宕的魂煞,也在随后融入其中,八道煞之力凝聚成一道万丈巨斧,一闪到了伏兖右侧,七道宛若星辰的箭矢旋转着激射,在空中渐渐融合,最后形成一道闪着星辰之光的箭影,出现在伏兖的左侧。

“战天枪决第九式,雷之本源!杀!”

“八煞合一霸烈斧,煞之本源!杀!”

“北斗七星湮灭箭!星辰本源!杀!”

三位顶级圣王,三门至强仙术,三道本源力量,瞬间合而为一,霸烈斧和七道箭矢的力量围绕着银枪转转,形成了一只无物不破的巨型金刚钻,它突破了时间和空间的限制,一闪就到了窃道者身前。

窃道者眉头紧皱,他没想到伏兖三人如此果决,发现他是真身驾临之后不但没有设法逃离,反倒是立即动用了最强手段,对他发动了攻击。三人都是圣王境强者中的佼佼者,彼此十分熟悉,配合起来天衣无缝,简直如一人出手一般,合力一击之下竟然隐隐突破了圣王的那层界限,让他感到了沉重的威胁。

一声长啸从窃道者的口中传出,一股曼妙神秘的力量蔓延开来,那些亘古长存的世间法则,忽然波动了起来,脱离了原本的秩序轨道,蜂拥到窃道者身前,凝聚成一团彩色的能量巨球,在空中翻滚不休。

随着无穷无尽的法则力量不断涌来,彩色能量球越来越大,能量的波动越来越恐怖,偶尔一丝力量外泄,都会在空间上击出一道裂缝,但空间法则的力量并没有去修复这些裂缝,因为它也被天道之力吸引,加入了能量巨球之中。随着空间裂缝越来越多,形成了一处没有空间法则的黑洞,能量巨球已经完全脱离了空间的束缚,甚至是脱离了世间法则的束缚,到达了一处不可思议之处。

窃道者双手前伸,将能量巨球推出,三人的合力一击到来,正正撞在能量球之上,彩色的能量混合着碎烂的法则之力,从相交之处飞射而出,世间的一切在这一瞬间失去了法则的约束,秩序彻底变得混乱,时间、空间都失去了意义,一切的存在都变得模糊,仿佛末日来临,万事万物包括修者,都失去了对自己身体的掌控,失去了这一段的所有记忆,只有寥寥数人修为极其强横,才抗住了这股能量的冲击,但也只是苦苦挣扎着,勉强留下了这末日般的记忆片段。

窃道者闷哼一声,一大口鲜血从口中汩的涌出,双臂发出骨折的脆响,伏兖三人浑身飙血,身上不知裂开了多少的伤口,景宕和离航更是发出凄厉的惨呼,浑身骨骼都碎成了粉末,瞬间陷入了昏迷,但二人金刚钻一般的能量破开了能量球的阻挡,将银枪送到了窃道者的面前。

在窃道者惊恐的目光中,银枪正正扎在了他的眉心,一团强光爆出,仿佛夺去了世间所有的光芒,整个世界都暗了下来,时间止流,空间破灭,所有法则之力都逃避了开来。片刻后,一声仿佛鸡蛋摔破的轻响,窃道者眉心到左侧太阳穴的位置炸开,一块额骨飞了出来,湮灭在了虚空中,银枪的枪尖之上也出现一道裂痕,左边一角险险没有掉落下来。

窃道者以身合天道,在他受到重创的同时,天道也残失了一些东西,一些法则发生了变化,一些法则变得残缺。那些苦苦挣扎的修者猛地一震,某些十分重要的东西自脑海中猛地消散,其中几个更是瞬间重创,接连掉落了几个境界,他们口喷鲜血的狂吼一声,陷进了昏迷之中:“是‘祸’,在战天!”。

一声凄厉的惨呼响起,回响在天地间的每一处,万事万物都听到了这一声,窃道者身形一闪,飞遁出去不知几万里,速度极快,仿佛有什么恐怖的存在在威胁着他,瞬间便逃之夭夭了,天空的黑云没有了他的控制,很快消散掉了。

伏兖诧异的盯着窃道者消失的方向,他确定自己等人的伤势要重得多,再来一轮的话,三人必死无疑,窃道者根本没有逃遁的必要,但很快的,伏兖就知道了窃道者逃遁的原因。

猛烈的撞击产生的能量并没有扩散出去,反而向着一点汇聚过去,漆黑一片的空间黑洞中,一点苍灰色浮现出来,紧接着开始扩散,很快浸透了这个黑洞,透过这个洞口可以看见,后面是一片广博无垠的空间,苍茫古盎之意从中传来,震慑着伏兖的心神:“那是.....荒冥之外?”

一股强横的吸力从洞口传来,那些四散飞射的法则碎片瞬间顿住,接着极速飞回,伏兖极力稳住才没有被吸进去,但昏迷的景宕和离航却是没有任何抵抗的被吸了进去,瞬间消失在苍灰色的空间中,伏兖怒吼一声,右手用力击落,枪尖的一角顺着裂痕断开掉落,一缕魂光从眉心溢出,遁入那一角碎片中,伏兖打出一个印决,枪尖的碎块一闪消失,不知飞遁到了何处,伏兖有些感慨的回身望了一眼,纵身跃过那方洞口,消失在广博的荒冥之外。

“战天枪决,第六式!”麻衣男子轻语,手中银枪划过虚空,一道弧形枪影冲击向下方,将另一半的雷光箭雨击溃。

“走!”击溃雷光箭雨,麻衣男子收枪在身后,一声大喝,带头向前冲飞,白裙女子与黑甲男子紧紧跟上。

三人头顶,黑云内雷光越发密集,且不断向着四周蔓延,好像要将整个世界都罩住,任凭三人圣力惊天,也逃不出黑云笼罩的范围。

“封锁了时空法则,使我等不能利用时空之力遁走,不愧是窃道者,竟然能将天道之力发挥到这种程度。”麻衣男子面容普通,却隐隐散发着一股莫名的威势,绝境之下仍然语气淡然,“二弟,三妹,看来这次我们是逃不出去了。”

“哈哈!”黑甲男子放声大笑,脸上没有一丝惧色,“那就干他一次狠的,让那窃道者尝尝藏煞斧的厉害。”

万千道雷光汇聚在虚空,凝聚成一道三丈高的雷霆巨人,身上雷光交织成法则之纹,挡在了前方,众人依次停下身形,又是一阵雷光闪烁,三道雷霆巨人凝聚出来,总共四道雷霆巨人,分四个方向围住了三人。

一道银色枪影刺进雷光碎块群,震颤砸扫,轻轻数下便将雷光击碎,瞬间被银枪吸收,枪身之上的赤金色电纹更加亮了几分。

虚空中一声嘶吼如同闷雷般响起,亮银色雷光如雨落下,在空中凝聚成数不尽的雷光之箭,成一个圆球将众人笼罩在内,白裙女子一声清啸,七支木箭搭在木弓之上,弓弦开合间,七支木箭齐齐射出,如怒放的花朵般散开,带出一道半圆形能量冲击,以木箭对雷箭,挡住了上方近半的箭雨。

麻衣男子击溃前方巨人的同时,后方的雷霆巨人正好杀到,爆散的雷光稍微阻了它一下,这一下的时间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麻衣男子的银枪却在这极短的时间内再次刺出,同样到了这名巨人的眉心,在它不甘的怒吼声中,将它击溃开来。

黑甲男子和白裙女子同样击溃了对手,浩荡的雷光覆盖了近万里的范围,造成了各种法则的动荡,和更加恐怖的时空伤痕,待雷光散尽,三人已经聚到了一起。

时.光’小"说.网 y、ou‘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