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玄幻异界 > 山海召集令

第三十章 云想衣裳花想容

  • 作者:木老芽
  • 类型:玄幻异界
  • 更新:09-16 15:36:25
  • 字数:9054

此时的扶南风正脚不沾地地悬浮在花海之上,长裙云裳舒展着,一群蝴蝶亲昵地停留在她的高髻长发上,衣袖上,裙摆上……

他舍不得睁眼,怕一睁眼梦就醒了,但也着实好奇自己到底来到了什么地方。

“睁开眼睛吧!”

“扶蝶?还是蝴蝶?女王大人别是有些口音吧。”

木童依旧痴呆呆的,明显智商不在线的样子。

木童只觉四周满是花香,醉人的花香,身体被柔软地包裹着,轻盈的不受自己控制一般,简直就像一个梦境。

木童痴呆地仰望着她。

可惜她脚踩云雾,而那些云雾遮在她飞扬的裙摆间,如同一层马赛克……

微风轻拂,天上飘着几朵云。

木童痴愣愣地站在原地,四周美景已让他应接不暇,而仙境美则美矣,再看到神女一般的扶南风,他更是彻底醇醉。

“此处相比你的恶金果山谷如何?”

扶南风轻轻笑着,她伸出葱段般的手指,一只五彩蝴蝶正展着翅膀,优雅地停在上面。

“云想衣裳花想容!”

木童卖弄风雅,当自己是个骚客,实则是在暗恨云像衣服一般挡住了春光。

随着扶南风的展颜一笑,木童意乱神迷间,飘飘然来到一处所在。

扶南风冷哼一声,道:

“扶蝶乃扶桑海仅有的,吸食扶桑花花露而生,非妖非兽,她们的特异处,本宫先不说与你,慢慢你会知道的。”

木童被扶南风冷哼了一声,心智也清明了些,他看扶南风领着扶蝶云彩在花海上凌空漫步着,宛如一只奇美的大扶蝶一般,妙不可言。木童很羡慕她能虚空漫步的本领。石头小说网 www.10tou.com

他不知道扶南风带自己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本来他还以为她会带自己去那间闺房,犒赏自己,体验体验那销魂的“绕指柔”呢。

想到这里,木童有点心痒难耐,但又不敢开口向扶南风索要奖励。

扶南风与扶蝶戏耍了一会儿,像个小女孩一样玩的忘乎所以。

过了一会儿,扶南风似乎玩尽了性,飘然来到木童面前,停在半空,对他道:

“别垂头丧气的,来!追的上本宫,本宫就遂了你的意。”

“可是你在飞呀!我又不曾学过飞行术!”

木童气鼓鼓地道。

扶南风俯视着他,说道:

“《八风决》本来是叫《扶风决》,本宫觉得犯了本宫名讳,后来才改为《八风决》。

而即名位扶风,当然不是白叫的。

《八风决》静时可以做到‘八风吹不动’,感悟天地气息;动时则可以瞬息百里,化身风刃,杀人于无形。

你试着运转体内的炁,同时感受四围空气中的气流,会体会到另一番天地的。“

木童先时就觉得《八风决》这名字怪怪的,现在听扶南风又说“八风吹不动”的说法,想起一个典故来,不由得轻笑了一声。

扶南风看在眼里,冷冷道:

“本宫可是讲了什么笑话?”

木童急忙收起笑意,道:

“‘八风吹不动,端坐紫金莲‘确实稳如老……老僧,但小民还是觉得《扶风决》这名字更好听些。因为小民曾听过一个诗词典故……”

扶南风似乎来了兴致,道:

“说来听听!可还是‘云想衣裳花想容‘的好听话?”

木童本是一时玩性大发,待真要说出那诗词典故时,也有了些忌惮,但看扶南风来了兴致,只好硬着头皮道:

“小民有一朋友,曾作诗曰‘稽首天中天,毫光照大千;八风吹不动,端坐紫金莲‘。仔细想来,这可不正是感悟《八风决》的奥义所在吗?“

扶南风品味了一番,道:

“此诗意境高远,可见你这朋友也是心性超然之人。只是你又说《八风决》名字不如《扶风决》,又是何意?”

木童表情稍有扭捏,道:

“我这朋友偶得妙句,连夜遣人将这诗词抄送给一江之隔的友人评鉴,谁知他那友人竟在此诗的下端批了‘放屁‘二字,又让来人连夜将诗笺送了回来。”

扶南风兴致更高了,道:

“他那朋友难道有更深的见识?本宫猜他八层是嫉妒罢了。”

“我那朋友当时也是这么想的,他心有不平,连夜渡船到了江对岸,心想怎么着也要数落那大煞风景的人一番。

可他到了那人住处,却见大门紧闭,只在门联处贴着一张纸条,上写着‘八风吹不动,嗯,嗯……”

木童吞吞吐吐了半天,多少有点不敢再往下说。

扶南风眼现精芒,催促道:

“快说!你那朋友诗词意境虽高远,但用于《八风决》上总觉得少那么一层意思,他那友人有何妙句,本宫看看是否能说到本宫心坎里。”

木童骑虎难下,只好道:

“那纸条上写着,‘八风吹不动,一屁过江来’。”

木童眼瞅着自己说完那句诗词后,扶南风的双眼变的像能杀人的利剑一样朝自己射来,原本停落在她身上的扶蝶像是也感觉到了杀气一般,纷纷飞起。

木童赶忙接口求饶道:

“女王大人,不要动怒!我那朋友的朋友是个夯货,与小民无关呀!”

扶南风锋芒一敛,又召回飞起的扶蝶停在身上,道:

“你这油滑心性,难成大事的。本宫迟早寻个机会,给你点苦头吃,让你长长记性。今日本宫心情极佳,不与你计较。

好了!开始感悟八风……《扶风决》吧!你已凝练出神宫寂相,体内真炁需要慢慢淬炼成祖炁,这样才能稳固‘寂照’阶的修为。

想像本宫一样信步虚空,还要靠你的悟性。”

木童收敛心神,默念口诀,试着引导体内真炁,真炁运行无碍,也觉得浑身充满了力气,但却没有身轻如燕的感觉。过了一会儿,他道:

“我听柳儿说,她传我的只是引炁口诀,要学神通术法,不是还有其他口诀吗?”

“口诀自是有的!但也不是非有不可,如果没有口诀,你都领悟不了御风术,那可白白浪费你的神兽麒麟体质了。”

木童不明所以,道:

“女王大人说什么就是什么吧!但女王大人至少告诉小民,具体该怎么做呀。”

“很简单!运转体内真炁,感受四周的风,然后踩上去。”

“踩风?”

木童满肚子狐疑,却没有说出口来,他本也不是拖泥带水的人,既然在这神修世界可以踩着风飞行,那自己就去踩它一踩。

他极力让体内真炁暴躁起来,炁海内也如龙卷风一样疯狂起来,他也不管周围风在哪里,觉得体内澎湃不已,就一屈膝,腾跃而起。

这一跳,足足有三十层楼高,木童只觉一阵眩晕,像是恐高的症状,魂都要吓飞的感觉。

眼看到了最高点,开始往下坠,失重的感觉,让他又很没出息地有了一丝尿意,他告诫自己,赶紧找风,然后踩上去,可惶急之下,哪还有那功夫,整个人就不由自主地往下掉落,眼看就要吧唧一声摔在地上。

他终是没有找到风在哪里,但不知为什么,就在快要摔下去的时候,他竟生生止住了坠势,悬浮在了扶南风旁边。

“小民,小民……踩到风啦?”

他惊魂未定,上气不接下气地道。

扶南风也是惊疑地望着他,道:

“你都没找到风在哪,何来踩风之说?你倒是让本宫惊艳,竟仅靠神宫内的漩涡炁流,就能悬浮空中。这可不是寻常‘寂照’阶修士能有的本领。不过你这可不是御风,顶多算是个热气球,随风摆而已。”

木童这会只觉体内炁流翻滚不已,自己还真像一个膨胀的气球一样,也不敢随意说话,生怕不小心漏了气摔下去。

他涨红了练,死死憋着气,努力让你自己不掉落下去。

扶南风嫣然一笑,道:

“行了!别硬撑着了,知道你很坚挺了!下去吧!”

木童稍一松懈,立即摔落在地,虽很狼狈,倒没有摔痛的感觉。

“御风术是很讨巧的术法,不需太多法力消耗。你体内灵炁法力浑厚无比,对修行任何神通术法都有先天优势。但你也要学会调用它们。

人族修行最重感悟,悟到了,就会事半功倍。

你先别忙着纵跃,运转法力,感受四周扶蝶的飞舞,感受她们翅膀的扇动,感受气流的轻微颤动。

追踪一股气流,感受它生于何处,走向了哪里,又在哪里消散,当你心和它融在了一起,就可以踩上去了。“

木童平息了一下体内的灵炁,神宫内的龙卷炁流逐渐平和起来,他顿时觉得自己的识感敏锐了许多,他静静感受着微风吹在脸上的轻柔。

渐渐地,他真的听到了扶蝶煽动翅膀的声音,他感受到了那煽动的翅膀带动的微弱气流,气流如同有生命的精灵一般调皮轻盈,托着扶蝶翩翩起舞。

他追踪到从扶蝶翅膀下逃逸出来的气流,那气流穿过扶桑花丛,又来到他鼻息间,带来一阵花香,钻入他体内。

木童全身心地感受那股微弱气流,就在它就要消散的时候,他觉得体内阴阳炁流突然同化了那股炁流,它们裹挟在一起,流出他体外,在空中快速流动。

眼看就要飞远,就在这时,木童一跃而起,精准地踩上了上去。

他在空中摇摇晃晃,随时要跌落的滑稽模样。

然而并没有跌落,他随着那风到处摇摆,经过大概一炷香的功夫,才稳住身形,整个人随着风飘到了几十丈远处。

他志得意满,他知道这次就是在御风而行,而不是靠神宫内的旋涡炁流悬浮的。

他低头看了看,发现自己正在花海上空处,而不知不觉间,也移动了几十丈远。

他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因为自己是追着风而走的,风吹到哪里,他也随风摆到了哪里,这哪里是御风呀,分明就是被风牵着鼻子走呀。

他开始大口呼吸,感觉到一股股的风被吸入体内,然后与体内的阴阳炁流发生感应,而当这些挟裹着自己灵炁的风再次被回到空气中时,他能清晰地感应到它们的存在,他迈步踩上去,那风就托着他行走。

他心念一动,想操控风飞行的方向,而脚下的风像是明白自己的想法似的,开始向扶南风所在的地方飞去,木童御风前行。

真的是快慢由心,快起来能像掠过水面的燕子一样,一瞬即逝;慢起来也可以像虚空漫步一般,每踏出一步,就有一股清风在他脚下生出。

木童练习一会儿,便收放自如,洒脱地虚空行走到扶南风身边,俨然一个翩翩公子。

“女王大人,我会飞了!”

他笑嘻嘻地道,确实很开心。

扶南风眉目含笑看着他,道:

“有几分样子了!”

“那我现在算是追上女王大人了吗?”

“哈!小小一个御风术,也想凭此追上本宫?”

扶南风说完,又指着天边一朵云道:

“去把那片云摘来,本宫想在云里小寐片刻。”

木童随着她的手指望去,只见遥远的天边有一片白白的云彩,似乎在静止着,但又遥不可及。木童一撇嘴,道:

“女王大人又在戏耍小民了,云哪里摘得到?”

扶南风不知可否,道:

“‘云想衣裳花想容’,亏你想得出这般美的说辞。那你就不想,摘来一片云,枕着云朵与本宫在这花间嬉戏一番吗?”

这里是仙境!

四周是绚烂的花海,惹人眼醉的花海,花间还穿梭着翩翩起舞的蝴蝶,蝴蝶也像花朵一样五彩缤纷,整个就是一个色彩的海洋。

“你倒会说些让人心痒痒的话儿!本宫很受用。此处是扶桑海,但也不是真正的扶桑海。

这里开着的花名为扶桑花,飞着的蝶是扶蝶,都是传闻中的存在,本宫怜惜你,才会带你来这里。

除本宫外,你可是来过这里的唯一外人。”

而花海的尽头,确实是一片蔚蓝的海面,海面把天空也映成了蔚蓝色。

耳边响起扶南风甜腻软滑的声音,木童迫不及待地睁开双眼。

这一睁眼,木童觉得,梦想照进现实了。

扶南风秀眉微微一蹙,似在品味这句话的意思。

少顷,她吃吃笑道:

时.光’小"说.网 y、ou‘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