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玄幻异界 > 超人四兄妹

第九十七节 日食观测(苏韵)

  • 作者:归尘581
  • 类型:玄幻异界
  • 更新:09-16 15:39:09
  • 字数:6140

“林中泉?”江伟哼一声。林中泉确实顾不上他了,他跟彭小曼打得热火,凑作一堆,早把江伟给忘了。

天文老师宣布了,日全食时间是在上午十点二十一分零九秒开始,整个日全食时间只有三分一十五秒。

“照相机调试好没有,一定要拍出最高清的照片。”张欣问苏韵。

“现在时间倒数,十秒、九秒、八秒……”时间一点点向目标前进。

终于,人们看见一小块黑斑慢慢遮挡住太阳的脸,日全食进入初亏期。照相机快门的声音噼噼啪啪的响成了爆竹之声。

观测望远镜又全部架在了空地之上,仔细调试好设备。

“那你还有什么需要,说吧。”张欣问江伟。

“你能不能帮我们找个凳子什么的,一直这么站着累啊。”江伟说。

旁边江伟说话了:“张欣,你怎么这么偏心,只知道照顾苏韵,都没看过我一眼。”

“你需要什么?不是有林中泉协助你吗?”张欣说。

“凳子,这里荒山野岭,我上哪里去给你找凳子?”

“想办法啊,随便找点什么,能坐就行。”

“好吧,好吧,我知道了,我去找个石头过来。”

张欣于是跑出去,找了好一阵,终于搬回来两块大石头,给苏韵和江伟坐。

第二天,大家早早醒来,草草洗漱,又匆匆吃了些干粮早点。然后马上投入到最紧张的观测准备中去。

黑斑越来越大起来,太阳变成了一个咬掉半边的“弯弯小船”形状。地上的光亮正在慢慢的变暗。

光亮的部分已经只剩下弯弯眉毛似的一线,地上变得象是朦胧的清晨黄昏一样了。米妮小说网 www.amini.net

最后的那一线光亮也消失了,太阳成了一个巨大的长着“毛发”的黑圆。地上的气温骤降变得清凉,夜晚降临、昨夜的星星再次显现。鸟儿也惊慌失措着到处乱飞。

苏韵眼睛伏在望远镜上,兴奋的呼喊:“贝利珠哎,看到了吗,你们都看到了吗?”

“看到了,我看到了。还有日冕啊,好美好美。”江伟也叫喊着。

“拍下来,一定要拍下来,一会儿我看照片。”张欣说。他没有望远镜,只戴着墨镜,仰望天空,那些望远镜里的景观他肉眼看不清。

再过一会儿,黑影慢慢移开,太阳的脸又悄悄露了出来。……

日全食时间最终结束,太阳又回到天空,光明和温暖重回大地。

大家仿佛是从另一个世界返回到了地球上来,喟然而叹、兴奋难抑。

“我告诉你们,我这几分钟,仿佛是活了一千年。太太太值了。”江伟说。

张欣赶紧去打开照相机屏幕,查看拍到的日全食照片,弥补他没从望远镜亲眼观看的遗憾。

“是啊,真的收获很大很大。”苏韵说。

“你看吧,参加一次这样的天文活动,对一个天文系的学生有多重要,你还说不要望远镜,不参加活动了。差点就错过这一场旷世盛典。”江伟说。

“嗯,多亏大家的帮助了。”苏韵说。她没想到,是张欣暗中给了多大的帮助。

“对于这一次的日全食,我有了这样的一个心得。果然是,邪不压正。”彭小曼说。

“文学家的感慨总是跟别人不一样。”林中泉说。“总是从科学联想到哲学。”

“我说真的,你看吧,光明能被黑暗遮挡住一时,但绝不会长久,只有那么短短的一瞬间。”彭小曼说。

“这次旅行你也不亏,又够你写一篇游记长文。”张欣说。

活动结束了,人们开始收拾起行李,打包着陆续离开。一会儿,闹闹哄哄的人群全都离开了,大大小小的汽车、客车、摩托车,也都不见了。

营地上,到处只留下遗弃的帐篷、食品的垃圾,篝火的残灰。这里将重新被野风、尘灰和荒芜所统治。

苏韵他们也开始收拾,准备离开。他们看起来比别人更加的依依不舍,只想在这里多呆上一天两天。因此他们的动作迟迟缓缓,人们都走光了,他们还留在营地里。

张欣把苏韵的望远镜从三角架上拆下来,装进包装袋子里,放进汽车后备箱。他最后收拾的是那个三角架,三角架收拢后又单独装在一个拉链袋子里。

他因为美好的时光这么快结束,不得不离开这里,心里有些沮丧。因此他把三角架放进汽车后备箱的时候,不是轻轻放进去,而是远远的随手一丢,扔进了后备箱里去。这只是他平时养成的习惯,并没有多加思索。

这一幕正好被苏韵看见了,却引起苏韵巨大的反感。她立即变了脸色,冷声训斥起张欣:“张欣你干什么?你怎么能这么做?那是多昂贵的仪器,你就这么随便乱扔?那不是你的东西,扔坏了无所谓是吗?”

张欣本能的替自己辩解:“只是三角架,没那么容易坏。”

“你还狡辩?你知不知道,人家无偿捐助给我们仪器,对我们充满了多大的信任?他们相信他们的钱不会白花,相信我们一定能发挥出仪器最大的作用。可是你呢,一点儿都不珍惜别人的善心。那,你生活条件优越,对自己的东西毫不在乎,没人管你。但是,这是别人捐赠的物品,是学校的公共财产,你没有理由不加珍惜。”苏韵一下子连珠炮似的大声喝斥说。张欣把好心人捐赠的东西那么乱扔,苏韵心痛坏了。

连江伟他们都惊得不敢吭声。

张欣感觉在众人面前,被苏韵这么无情的训斥,有点丢了面子。说实在的,他这辈子还没人这么训斥过他。他心里冒火,也生起气来,眼睛一翻说:“我又不是故意的,你反应这么大干什么?一个望远镜而已,你唠叨出一大堆道理。大不了损坏了我照价赔偿。”

“我说错你了吗?你赔,你有钱了不起是不是?有钱东西就可以乱扔是不是?”苏韵更加气愤了。

那几个赶紧相劝:“算了算了,都少说两句。有话好好说嘛,都是朋友,别伤了和气。”

“明明是你做错了,说你两句,你还尽理。”苏韵心里一时不能平静。

张欣没再说话了,但是一屁股坐到那块大石头上,低头生着闷气。我做了那么多好事,你一点都看不见,做错一件事,你就不依不饶不放过。

那几位坐在车里,车子没人开,就那么傻傻的在荒地上吹风。林中泉对张欣说:“张欣,快上车,该走了。”

张欣闷着头不理睬,他生气罢工了。

那几位有点头疼,除了张欣,谁也不会开车。难道又在这荒地里过一夜?彭小曼说:“张欣别生气了,苏韵是把你当自己人,才会跟你发火的,你怎么就不明白呢?”

张欣还是不理。这时苏韵说:“你还来不来开车?不来我就步行走了。”她说着真的下车去拿行李。

张欣这才妥协,赶紧站起来坐到车里去:“来了来了,我真是怕了你。”

众人又捂着嘴巴笑。苏韵也回到副驾座,横他一眼说:“小心点开,人傻傻的,脾气还不小。”

张欣扭响了汽车马达,忽又笑了说:“谁傻,才没你傻。”

“都傻都傻,都傻得可爱。”后面那三位起哄。

“记得要把墨镜戴上,这个很重要。”张欣拿出一块手帕,在墨镜片上擦一擦,然后把镜脚挂到苏韵耳朵上。

“不习惯戴这东西,老忘。”苏韵说。

苏韵和江伟这一个小组里,张欣主动承担起报时的工作。必须有一个人在旁边给他们报出时间数字,让他们做到工作万无一失。

“十点十八分九秒,十点十八分十秒,十点十八分十一秒……,”张欣看着自己的手表,准确的把时间点报出来。

苏韵和江伟则把眼睛盯死在望远镜上,迎接着那一个期待已久的最辉煌的时刻。

“那就要慢慢习惯起来,你不能总活在一百年以前。”

“调好了,你再检查一下,看看有没有问题。”苏韵说。

张欣虽不懂天文,但是对这些科技设备还是熟悉得很,于是他上上下下又仔细检查一遍。他真是苏韵最最称职的助手。

时间到上午十点过十分了,关健时刻马上就要到来。所有人几乎全都停止其他的活动,统统把头转向了天空。

架上望远镜的天文班级学生和业余爱好者,全都进入一种严阵以待的状态。

时.光’小"说.网 y、ou‘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