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玄幻异界 > 大师兄呢

第二十四章 父子

  • 作者:瓜呱呱呱
  • 类型:玄幻异界
  • 更新:09-16 16:58:45
  • 字数:5166

“兵部尚书经常找李某聊,名剑山庄铸造的剑那么好,为何不为朝廷出力?为何不帮朝廷打造兵器啊?哎呀,名剑山庄的铸剑山大家看过,要保证质量,就没办法特大批量的供应,名剑山庄出品,必属精品。”

但自他接任名剑山庄家主以来,名剑山庄的生意蒸蒸日上,达到了百年来前所未有的巅峰。

天下财气十斗,大明朝廷占七斗,天下人共分一斗,欠名剑山庄十二斗。

金刚砖铺就的擂台地板开始龟裂。

纪风倒飞了出去。

他武功剑术平平无奇,年轻时亦曾仗剑闯荡江湖,却没有在江湖留下侠名。

台下响起轰鸣掌声,执剑长老忍不住,跑到李平耳边低语几句。

“好好好,李某不耽误比试了,我宣布蟠螭问剑大会决赛现在开始!”

“剑,我们送出去九把了,前面九把我就不多说了,大家都知道都是当世名剑,今年要送出去的螭吻剑,没前面九把锋利,但是!它是由北地陨铁与天元残片打造,坚固无比,我们请龙虎山的八境天师测试过,螭吻剑连八境雷法、八境火法都能吸收!”

台下响起轰鸣掌声。

台下响起轰鸣掌声,经久不息。

诺大的问剑台升起一个金刚砖石铺就的圆形擂台。

阿卡莎和纪风走上擂台。

人群中响起无数惊呼,路云攥紧裙摆,紧张地注视着台上二人。

很少人知道,现任家主李平并不是老家主李无心与独孤氏的儿子。

原来阿卡莎那日学会三十六式绵掌后,悟出柔劲,此时她的九阳神功已达阴阳互存,刚柔并济的境界,对撞中,刚劲先发对碰,柔劲后发击飞了纪风。

纪风站起来,太极拳起手式。

阿卡莎心中暗喜:又能学会新的招式了。

乾坤挪移运劲使力的法门,集当世一切武功之大成,任何武功奇劲在她面前都无奥秘可言。

再次交上手后,她发现错了。纪风这套拳法连绵不断,急缓相间,行云流水,变幻莫测,借力打力。

纪风的形、意、神仿佛吻合了天下武学至理。

纵使她身负乾坤挪移,交手中也终究探不清,学不会这太极拳。

二人的动作慢了下来。

但阿卡莎不肯慢,金气暴涨,罡劲如风。

纪风借力打力,又有数道淡紫色龙形罡劲飞舞。

她倒飞了出去。

纪风轻声说道:“你输了。”

“六境之中,我是输与你了啊。”

说话间,阿卡莎闭上眼睛,金气笼罩全身,强烈的罡气以她为中心激荡四散。

天上有阵阵龙吟。

众人感受着她节节攀升的强大气机。

压境已久。

她再次睁开眼,蓝眸隐约有金色流光,已是武道七境。

台下欢呼声一浪接过一浪:“阿卡莎!阿卡莎!阿卡莎!”

李平对身旁的执剑长老笑道:“这是当今天下,最年轻的武道七境吧?”

纪风再次进入太极忘我境界。

阿卡莎感受着破境后的力量,迎向纪风。

台下的观众们已经看不清二人的动作,只见擂台上紫气和金气不断对碰,分开在对碰,擂台地板踏裂,无一处完整。

二人倾尽全力。

纪风已经不能完全借劲,七境的力量只能借五成劲再打回去,剩下借不了卸不了的七境劲力打在身上也苦不堪言,纵使氤氲紫气护体,内力消耗极大。

阿卡莎刚刚破境,境界未稳,七境体魄也渐渐承受不住五成七境劲力加上纪风自身的六境劲力。

“同辈之中,我只输过给你。”

“同辈之中,我也只输过给你。”

名剑山庄山门。

骑着小毛驴的峨眉少女递上锦绣名帖。

女知客牵住小毛驴,尴尬道:“秋冬女侠,您来晚了呢,此时已是决赛了。”

秋冬叹了口气:“都怪你们名剑山庄太偏了,我迷路了好几日。”

问剑台。

已没有人生鼎沸,没有呐喊喝彩。

所有人都静静地看着,这或许是天底下最强少年少女的对决。

修习纯阳无极功与九阳功的二人,以内力精纯磅礴见长,比同境武者深厚数倍。

但比拼激烈,二人此时均已濒临脱力。

纪风无法再进入太极忘我境界。

阿卡莎七境体魄难以支撑。

氤氲紫气散去,九阳金气散去,纪风与阿卡莎以各自门派基础招式对拼。

蕴含太极拳理的武当长拳,带有乾坤挪移之势的昆仑采莲手。

百招之后,二人的比试变成你打我一拳,我还你一掌。

阿卡莎嘴角流血,纪风鼻青脸肿。

路云心疼大喊:“纪风你快下来,螭吻剑我不要了!”

纪风扭头看了路云一眼:“你在教我做事?”

说完又挨了阿卡莎一拳。

路云用力跺脚:“气死我了!”

终究没有决出胜负,二人同时倒在了地上,无力再战。

执剑管事们头疼了,这个胜负怎么定?

家主老爷李平哈哈大笑:“哎,怎么那么死脑筋,送多一把剑,两个都是头名,都送都送。”

台下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阿卡莎,让我拿螭吻剑好不?”

“帮你心上人要的?那我不让。我也要螭吻剑。”

纪风听到这个答复有点惆怅,不知如何跟路云交代。

他望向台下,看到几个面孔,不禁有点疑惑。

第一轮的自言自语的瘦弱执剑少年,不再木讷。

第二轮的女装男子,神色狰狞。

第三轮的张秀才,羽扇纶巾,气度不凡。

糟糕,这是要出事!

异变陡生。

随着一阵惊呼,十三道凌厉剑气抵住了阁楼之上的家主李平。

半步九境李无忧。

“儿子,二十四年不见了。”

李平笑了笑:“是二十五年,爹,我没想过你我是以这个方式重逢。”

夹杂着方言的大明官话响起:

“李某很高兴能赶上此次问剑大会的决赛,我们这个蟠螭问剑大会已经办了十届了,十年一届,今年就是一百年了…”

纪风摇摇头:“我不想与你多说,越漂亮的女人越会骗人,明教弟子。”

异域少女微微一笑,金发蓝眸,倾国倾城。

两个身影对撞,纯阳无极功对上九阳神功,紫气和金气的对碰,仿佛在对话谁才是至刚至阳的无上内功。

台下响起轰鸣掌声,几名年轻执剑管事相视苦笑,邹起眉头:庄主发话,不讲个把时辰,不得消停。

今日是蟠螭问剑大会决赛之日,问剑台早已人声鼎沸。

气度雍容的李平坐在阁楼之上,摆弄着一柄小玉剑,乌黑鬓发间已有一缕白发,他俯瞰着众人,一旁的执剑长考重重敲了一下铜锣,整座问剑台安静了下来。

三狗拍了拍旁边紧闭双眼的林玉树,却听到微弱呼噜声。

异域少女开口道:“果然是你。”

时.光’小"说.网 y、ou‘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