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书中自有颜如聿

第七百八十一章 人的本性

  • 作者:夜火火
  • 类型:现代言情
  • 更新:10-18 03:30:41
  • 字数:4826

容溶眼中尽是哀伤。

所有人看着她,但没人说话,也没有人离开。

欧律师除了质疑容溶那段录音的用心,怀疑她做戏坑许泽臣,仍然极力强调案发事件发生在容溶和许泽臣正常的婚姻关系存续期间。

这时,秦聿挂了电话,转头跟她说道:“有几家媒体想采访你,都是正规媒体。”

容溶知道这时候自己应该发个声,舆论会对自己有利,但是此刻她一点想法也没有,什么利弊都不想考虑,只想一个人安静呆着,轻声道:“我想先回去休息。”

她捂住脸,肩膀微微颤抖起来。

她要摆脱他了,不再受他控制,可是她一点也不开心。

她真的爱过许泽臣,刚结婚的时候她以为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并且会一辈子这样幸福下去,她真的很爱他,毫无保留地爱他。

在她看过去的瞬间,许泽臣也回头看着她。

两人隔空无声对望。

她知道他也爱她,或许不是她那样的爱,但她知道也是真的爱,可是不一致的爱或许注定难以长久,就像一双不合脚的鞋,在一次次的摩擦中,再浓烈的爱都在鲜血淋漓中一点点磨灭

爱入骨髓便如骨血,将骨血从一个人身体里拔除会有多痛?

容溶的指尖微微颤抖起来。

许泽臣嘴唇轻轻动了动,没有说出话来,他最后深深看了眼容溶,收回目光,一脸平静地转身离去。

审判长宣布择日宣判的时候,容溶整个人的力气仿佛都泄掉了,一直僵挺着的背脊无力地靠在了椅子背上。

秦聿理解她的心态,“我先帮你拒绝,择日再说。”

容溶感激点头,“谢谢,秦律师。”

李宇婷愣愣地坐在旁听席里,整个人都呆了。

婷啊?婷婷?庭审怎么样了?

你倒是吱一声啊!

舍友发了很多条短信过来,但她一条没看,从听了容溶那段录音后,整个人处在剧烈的冲击中,甚至连后面的辩论都没怎么听。

原来现实中的强/暴是这么可怕

“嗡嗡”手机突然疯狂震动,舍友的号码跳出屏幕。

李宇婷回过神来,发现法庭里已经没什么人,容溶和律师都已经离开。

她连忙起身追出去,远远在电梯口看到容溶和她的律师,正要跑过去,这时,秦聿不经意扫了一眼过来,她立即顿住了脚步,不敢再向前半步。

秦聿只看了她一眼便收回目光,跟容溶一起步入电梯。

她拔腿追上,电梯已经合上往下跳。

抬起的手停在下行键上,她看着楼层的数字不断变化,直到变成1,最终也没有按下去。

当晚各大社交平台都爆了,几乎没有一家媒体没报道容溶的婚内强/奸案,各大社交平台的热门上全挂着相关话题。

无数人通过庭审直播看了庭审,秦聿当庭播放的那段录音震撼了所有人,几乎将三观碾碎,而旁听的人冲击是最大的,好几个人在媒体采访中无法自控地哭了,没有一个人还能对容溶说半句不好。

#这就是强/奸#直接冲上热搜顶端,居高不下!

甚至rachel那篇同人文吐槽也被再次拎出来推上热搜,现实中,犯罪从来不是美好的,即便是披着爱情皮的犯罪。

容溶一直没有露面,也不接受媒体采访,只通过秦聿对外说了声“我很好,谢谢关心”,再无动静。

有人猜测容溶是被网暴伤了心,于是很多人跑到容溶微博下道歉,鼓励她振作起来,他们会永远站在她身后,但容溶始终没有出现。

很快,判决结果出来了。

许泽臣强/奸罪成立,但因为有容溶的谅解得到轻判。

是的,容溶最后做出了谅解,得知这个结果,网上很多人骂她圣母,也有人质疑她拿谅解换巨额赔偿,一时间说什么的都有。

但容溶已经不再那么在意这些,这段时间见过太多这样的人了,有些人永远都是一时正义,而他们的正义随着他们的喜恶走,任何人都改变不了他们,同时任何人都可以左右他们。

此时,她看了看新聘的助理帮自己搬行李,转头看着站在落地窗前的秦聿,她走过去也看着窗外的景色,这里的景色可真好,她一辈子都不会忘掉。

现在,她要离开了。

她叹了口气,轻声道:“秦律师,你会不会怪我?”

秦聿转过头来,看着她淡淡道:“我已经帮你达成想要的结果,这是你自己的决定,不论怎样都是你的自由。”

容溶默了默,低头看着光溜溜的无名指,“也没过去多久,跟他在一起的时光却变得很遥远,像是上辈子的事,我也没了那么刻骨铭心的恨,我还会想起以前好的时候,如果他不曾爱过我,不曾对我那么付出,我不会原谅他”

说到这里她自嘲地轻笑了声,“可能人的本性就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吧。”

二更。

书中自有颜如聿无错章节将持续在青豆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青豆!

这让人忍不住联想保姆的证词,保姆说没有发现异常,容溶叫得这么惨难道她就一点没觉得异常?是真没发现还是假装没发现?加之辩方和被告人自己的证词及证据都有间接承认容溶不是第一次被强迫,侧面印证了容溶和许泽臣的婚姻状态不正常,种种情况叠加,案情有了倾向。

法官还没有宣判,但是容溶知道,不论结果如何,自己和许泽臣将不会再绑定在一起。

容溶连忙拭了拭眼角的泪,感激道:“谢谢你,卢检察官。”

“不用谢,这是我的职责,你很勇敢,我也很乐意为你讨回公道。”卢检察官拍拍她肩膀,“我先走了,有事随时跟我联系。”

容溶点点头。

哐当一声响,容溶回过神来,原来是许泽臣撞到了椅子,他手上戴着手铐没站稳,两名法警抓着他胳膊,才没让他被绊倒。

国内还没有对婚内强/奸明确的法律条款,法院对婚内强/奸的认定慎之又慎,只要咬紧这一点,哪怕许泽臣的确强迫了容溶,原则上不会轻易被认定为强/奸。

但是秦聿那段录音给人的冲击太大,没有人不知道强/奸这项犯罪,绝大部分人能最直观的印象来自影视剧,但是影视剧经过了艺术加工,现实远远比影视剧更加残酷,当这个残酷的事实血淋淋摆在人们眼前,没人能无动于衷。

容溶缓缓闭上了眼睛。

卢检察官微微叹气,“不要太难过,以后每一天都是新的开始。”

时.光’小"说.网 y、ou‘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