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我真没想当文娱大佬

第八章 曲线救国

  • 作者:雨天决行
  • 类型:现代言情
  • 更新:10-18 05:44:52
  • 字数:6258

莫名其妙天启出一个快拍完的电视剧干嘛?

“嗯,我还挺喜欢孔笙导演的作品。”

关键天启有这个头发胡子都乱糟糟的中年男人。

白燃腾一下坐起来。

是不是忽略了点什么?

“哥,你该不会还惦记那个什么《战长沙》呢吧?”

还好第一首《空空如也》他在网上查过资料,确定这个世界没有与之相关的联系。

这要是背上抄袭的名声,娱乐圈也不用混了,直接滚回家种地吧。

可回到酒店,还是有点不甘心。

都怪灰雾。

关键老家还没有地。

你说气不气人。

赶紧查了查“天启”出的那半首歌曲。

还好,无论那个小眼男人还是作品,都没有消息。

回去的路上,就连大大咧咧的余龙都看出白燃有些神思不属。

仔细回忆一下“天启”到的《战长沙》……

白燃眼前一亮。

或许可以曲线救国一下?

…………

“道具,来来,叫俩人把这几个靶子抬那边去。”

“这沙袋谁堆的,不行啊,赶紧重堆。”

“玛蛋,文轩那身军服里的槟榔哪个混蛋给偷吃了,站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

大清早五六点,剧组里一派热火朝天的忙碌景色。

“哎,怎么多出个人,那边那个穿蓝卫衣的,你干嘛的?”

人群里,副导演一眼就瞅见某个东张西望的年轻人。

麻溜把人叫过来。

“你干嘛的,怎么进来的?”

“你好,我叫白燃……”

“没问你叫什么。”副导演瞅了瞅,还好,不像狗仔。

白燃摸摸鼻子,老实交代,“就是溜达着……”

这场戏在野外拍,出来进去人比较多,每次有人问白燃,他就一句话:

“我溜达呢。”

这句话还真给不少人唬住了,以为他是组里新来的演员,直到快开拍了才让副导演逮住。

“你来干嘛?我们这拍戏呢,你要没什么事可以离远点看,注意别出声。”

剧组里男一女一都是偶像明星,难免会有粉丝来围观,好在华夏人民素质高,只要不妨碍拍摄的,剧组都会客气的把人请远点。

“我想找孔导聊聊。”

“聊什么?”

“那个,我是个音乐人,听说孔导现在拍摄的是一部近代革命历史剧,我手上有一部主题曲,觉得特别适合咱们剧。”

“音乐人?”副导演狐疑地打量了一下白燃,“你说你叫什么?”

“白燃。”

“没听说过。”

“……”

“这样吧,你先离远点待会去,等我们这场戏拍完了我告诉孔导一声,行吗?”

乖乖走出几百米,白燃找颗树底下,掏出颗烟来。

这一等就是仨小时。

总算等待上午收工,远远看着英姿挺拔器宇轩昂的霍文轩钻进保姆车里,白燃羡慕地搓搓手。

忒特么冷了。

副导演等孔笙和另一个导演张开宙讨论完了这场戏,刚要走人时才想起来好像还有个等人的,赶紧叫住导演,“孔导,有个叫白燃的,自称是个音乐人,想找您。”

“白燃?”孔笙和张开宙互相望一眼,都对这个名字感到陌生。

“他人在哪呢?”

“我给你瞅瞅……”

“喏,就在那树底下蹦高呢。”

五分钟后,白燃被带进一个小屋。

孔笙起身倒了杯茶,白燃刚要接过来,就见对方拿着捂手,问:“你找我有事?”

“孔导您好,我叫白燃,是您的粉丝,特别爱看您导的戏,什么《大染坊》《闯关东》《琅……》那个琅琅上口,脍炙人口……”

舌头打了个结,把某个差点脱口而出的名字记在心底,白燃热情地拍着马屁。

孔笙呵呵一笑,马屁照单全收,等着白燃接着说下去。

“是这样的孔导,最近我听说您在拍一部根据长沙会战和‘文夕大火’改编的电视剧,我奶奶就是长沙人,所以我对这段历史特别有感触,然后写了首歌,特别想给咱们剧组。”

孔笙看了看白燃的岁数,笑着摇了摇头,“不好意思啊年轻人,我们拍的是正剧。”

什么意思?

白燃刚要开口,来了个电话。

“不好意思孔导。”

孔笙摆摆手示意没关系。

白燃接到电话,“喂?”

来电的是乔小渔的经纪人曾丽珍。

“……好的好的,什么?乔小渔要亲自来横店找我签合约?当然可以。”白燃惊讶着说。

“好,那就明早,我随时都在横店。”

挂断电话,白燃抱歉的对孔笙笑笑,就见对方若有所思的看着他。

“刚才给你打电话的是乔小渔?”

“哦不是,是她的经纪人,我有一首歌被乔小渔看上了,非要找我,这不,从魔都一路追到横店,我看对方这么热情,就把歌卖给她了。”

“小伙子可以啊,”孔笙也听说过乔小渔的名字,起码知道有这么个唱歌的,最近好像很火。

这么看来,这个年轻人不像是个骗子。

要不要给他个机会?

想了想,“白燃是吧,你说你写了首歌,已经写出来了吗?”

“当然,我手机里有段dome,孔导要不要听一下?”

“你等一下。”孔笙又把另一个导演张开宙叫过来。

“天空染成了灰色

身后燃烧着战火

该怒放的青春

未到精彩就凋落

幸福

它在哪呢”

“……”

“你要的快乐

支撑我的执着

为明天我舍得

承受心酸

回应沉默”

…………

“好,我尽快把编曲搞出来。”

“放心吧,我是专业的。”

“没错,我也觉得男女合唱很适合。”

“没问题。”

从剧组里出来,白燃嘿嘿一笑,摸出手机,给余龙打过去,“龙儿,你在哪呢。”

回到宾馆,余龙啃着面包嘴里含糊不清,“哥,这么骗人不好吧?”

白燃把面包夺下,他连早饭都没吃一起来就跑去蹲人,早就饿了,“什么叫骗人,我只不过是把乔小渔的经纪人昨天打过的电话又重复了一遍,这叫情景再现好吗?”

“哥,你真卖了乔小渔一首歌?”余龙眼睛眨啊眨,看着白燃狼吞虎咽把自己的面包吃光。

“当然,明早就签合同。”白燃拧开瓶矿泉水。

“哥你真厉害,那啥……乔小渔真的会亲自来吗?”

“也许吧。”白燃不置可否。

托了余龙的配合,靠着乔小渔的名气,总算让孔笙对他的作品感到一丝兴趣,试听过dome后,俩人都对这首《我会记得你》感觉挺满意。

特别是这还能做成一首男女对唱的歌曲,瞬间俩导演就想到了谁唱最合适。

现成的男女主在那摆着呢。

白燃也没有主动争取和杨姿对唱的心思。

歌曲卖了个还算可以的价格,四万二,版权归剧组,不过白燃得保证连编曲一块做了。

这当然难不倒他,脑袋里都有现成的。

关键是靠着这首歌,拉近了和鲁影大佬之间的距离。

还能小赚一笔。

这波不亏。

给杜嘉宏打了个电话,“杜哥,有个私活接不接?”

六千块钱外加报销车费住宿费伙食费,杜嘉宏保证今晚拍马赶到。

编曲他俩在东阳就能搞定,那边有的是专业录音棚。

一切就绪,白燃嘿嘿一笑。

余龙一听白燃真动心了,苦口婆心劝道:“哥,不是我打击你啊,咱们不合适,人家那是年代剧,跟公司给咱的定位也不符呀,现在咱还是老老实实把《倾世琉璃》拍好才是关键。

再说你刚才也听到了,人家的戏都拍了一多半了,再有不到俩月就能杀青,您也真不能舍着这边男四号的角色不要,跑那边当群演去吧。”

搬运之前还是要注意风险。

躺在床上唉声叹气,总感觉灰雾带来的“天启”没能用上太可惜了,心里刺挠的直打滚。

诶?

余龙说的也有道理,白燃闻言默不作声。

怎么想怎么觉得是条大腿。

就算抱不上,想办法蹭蹭也好嘛。

不过这也给他提了个醒。

别以为“天启”到的就是这世界没有过的。

时.光’小"说.网 y、ou‘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