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玄幻异界 > 玄猫有灵

第二十三章 再遇

  • 作者:明山散人
  • 类型:玄幻异界
  • 更新:11-22 04:12:08
  • 字数:8252

这下着实将阿瑶吓住了,大乾盛世,天下气机旺盛,少有阴神恶鬼,人族昌盛,但妖灵精怪同属于生灵范畴,因此民间不乏对妖灵精怪行为的描绘。阿瑶虽然有些怕,但招财实在是太可爱了,阿瑶告诉自己那么可爱的狸猫就算真的是妖灵精怪之属,也绝对是精灵之属,肯定不是害人的妖怪,阿瑶定了定神,突然反应过来,跟自己认识的玄色狸猫只有去年在洛安城长阳街附近一处废弃院子里的那只,她记得清楚,那只狸猫应该是被主人抛弃了或者其主人发生了什么意外,自己照顾了很久,但却始终不肯跟自己走,后来阿瑶在一天晚上被外面的动静吵醒出门察看情况看到那只狸猫飞快的跑走了。阿瑶以为自己再也见不到它了,“莫非上天注定我会再次遇到这只狸猫吗?”念及此处,阿瑶再次开口问道:“你是不是在洛安城苍鹭街上的那只小玄猫?”这里阿瑶存了一分试探的意思,她并不能够确定眼前的这只听得懂人话的狸猫究竟是不是要来对自己不利的,她是很善良,但同时也很聪慧。招财闻言有些疑惑,摇了摇头,抬起爪子指了指向西的方向,阿瑶见状追问道:“那就是长阳街咯?”招财用力点头,阿瑶将招财一下子抱起来举的高高的,开心道:“小玄猫啊小玄猫,去年你始终不肯跟我走,今天我们又遇到了,这一定是上天赐给我们之间的缘分,这次就乖乖跟我回家罢!”

招财想了想,原野上的生活的确自由自在,可是招财并不是野猫出身,他自己都没有发觉自己其实已经习惯了有人陪伴在自己身边,于是招财轻轻点了点头,阿瑶见到招财同意后高兴的蹦跶起来,她一直都想养一只狸猫,可是无奈找了很久没有与她有眼缘儿的,去年好不容易找到招财,结果又给招财跑掉,阿瑶还为此伤心了一段时间,如今终于能把招财带回家,心里的那股子喜悦简直要溢出来。阿瑶抱着招财飞快的去小溪边打了一葫芦的冰水,在返回马车的路上,招财用爪子扒拉了一下阿瑶,阿瑶低头看着招财,眼神里带着疑惑,招财指了指马车,阿瑶恍然大悟,问道:“你是在担心爹爹不让我带你回家吗?放心罢,爹爹最疼我了,爹爹很早以前就答应我养一只狸猫,只是我自己没有找到喜欢的罢了。”招财点点头,阿瑶继续前行。刚走了两步好像想起来什么,复又顿住脚步,严肃而认真的对怀里的招财说道:“小玄猫,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能够听得懂人言,但是我相信你是一只好猫,可是我相信你不代表别人也会相信你,你在别人面前千万不要表现出你能够听懂人言,记住了吗?”招财本就对不熟悉的人族抱有极强的戒心,闻言用力点了点头,见到阿瑶一对柳叶眉有着倒竖的趋势,招财立马改为喵了一声,阿瑶这才满意的点点头,轻轻揪了揪招财的小耳朵道:“真是一只乖猫猫。”

招财正在享受女孩阿瑶的抚摸,瞪圆了一双眼睛注视着女孩,他觉得这是缘分,女孩阿瑶身上有着与其他人族不太一样的气息,这种气息充满了活力与善意。阿瑶见招财一直盯着自己看,有些好奇,不由问道:“小玄猫啊小玄猫,你一直看着我干嘛呀,你是不是自己住在这里...咦,我怎么看你有些眼熟呢?”在人的眼里,猫大多长的一个模样,当然在猫的眼里人大概也是长的一个模样,但是招财毕竟“天生丽质”,卖相远比一般的狸猫要好的多,去年阿瑶照顾了招财两三个月的时间,因此对招财的样貌有很深刻的记忆。阿瑶狐疑的将招财抱了起来,翻来覆去打量了一番,有些犹豫的问道:“小玄猫,我们是不是认识啊?”说完不待招财有反应自己先笑了起来,狸猫怎么能听得懂人言嘛。阿瑶笑的很可爱,两只眼睛眯成了月牙儿,翘起的唇角调皮的露出两只小虎牙,招财看到这个笑容,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

招财下意识的躲在一块大石头后面,不一会儿,便有脚步声靠近,女孩的心情似乎很好,一边“咯吱咯吱”地踩着地面的积雪,一边哼着不知名的小调儿,招财没有听过但莫名觉得很好听。招财忍不住伸出半个小脑袋去观望,不料那女孩正巧停在这块石头的另一边蹲下来团雪球,当她站起来时恰巧看到半个黑色的不知名物体,刚露头的招财与她四目相望。双方都呆了一下,随即女孩下意识的尖叫起来,招财被女孩的尖叫吓了一跳,当真是一大跳,正好跳到石面上,待那女孩看清招财全貌,惊讶道:“呀,原来是只玄色狸猫啊。”路上女孩的父亲在马车内听到女孩的叫声立即下车往声音处跑,高喊道:“阿瑶!阿瑶!出了什么事了?”女孩听到父亲担心的声音急忙回话喊道:“爹爹,我没事,只是在这边看到一只狸猫。”女孩的父亲仍不放心,直到走到近处确实看到女儿正在逗弄一只玄色狸猫,方才放下心来,吩咐女孩一句莫要耽误进城拜访他人的时间后便回到马车上。

待到了一个挂着“刘府”匾额的宅邸,阿瑶父亲下车后让阿瑶在马车内等他一会,他去扣门,不料此时大门从里面被打开,走出一行人,阿瑶父亲一下便看到那位要拜访的“大人物”,那位“大人物”正跟在一名身着华服的男子后头点头哈腰的送那一行人出门,那一行人略微拱手,向“大人物”前面的那位华服男子行礼道:“刘大人不送,我等就先行告辞了。”那位刘大人点点头,微笑道:“那就拜托诸位大人了,诸位大人慢走。”阿瑶父亲有些傻眼,没想到自己眼中的那位“大人物”实际上只是真正大人物的跟班下人,一时间有些犹豫要不要上前拜访,眼看着那一大一小一真一假两位大人物要进宅子了,阿瑶父亲忍不住喊道:“刘大人留步!”那真正的刘大人闻言停下脚步,回头看向阿瑶父亲,发现是不认识的人,目光中带着疑惑,而那位“大人物”待看清阿瑶父亲相貌吓了一跳,立马上前迎住阿瑶父亲,同时有些尴尬的冲自己主子道:“老爷,这位就是小的之前跟您提起过的洛安城南生意做得最大的袁掌柜,袁掌柜,这就是我家老爷刘大人。”一边说一边拼命冲阿瑶父亲挤眼,阿瑶父亲有些糊里糊涂的,但还是立马躬身恭恭敬敬的行礼道:“草民袁西山见过刘大人。”那刘大人二人行状,顿时明白了些什么,先示意阿瑶父亲起身,然后冲自己的仆人打趣道:“刘全,你小子是不是又借着我的明天出去耍威风了?”那刘全尴尬不已,有略微有些惶恐道:“老爷,小的哪敢冒充您呐,只是咱刘府的名头太过响亮,小的出去给老爷办事儿,一说出咱刘府的名头,都恭敬非常呐!”刘大人笑着摆摆手表示自己并不在意,然后和善的对袁父道:“袁掌柜的,远道而来想必还没有用饭罢,如若不嫌弃,就到府中一起吃个晚饭罢。”袁父有些受宠若惊,战战兢兢地道:“大人慈悲,草民怎有福分与大人一同用饭,大人若不方便,草民与小女先寻个客栈住下,明日再来拜访大人便是。”那刘大人笑道:“袁掌柜太客气了,在下与这天下万千官员一般,都是为皇上办事,都是为万民谋福祉,皇上时常教导我们要与民同乐,那今天在下与袁掌柜一起吃个便饭,是在寻常不过的事儿,袁掌柜不必如此拘礼,喊令千金一同进来罢,在下让夫人与小女作陪便是。”那刘大人话说到这个份儿上,袁父已经无法推拒,加上那刘全上前贴耳低声道:“袁掌柜的切莫犯傻,与我家老爷一同用饭的机会可不是一般人能得到的,若是谈的顺利,之前咱们说的事再容易不过了。”袁父点点头,对刘大人和刘全行礼道:“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刘大人,草民这就喊小女过来。”时下男女之分并不似历朝历代严重,女儿家除却个别方面,多数情况与男人享有相同的社会地位。阿瑶听到父亲喊自己下车,便抱着招财下了马车,她在马车里听到了父亲与那刘大人之间的对话,便屈膝见礼道:“民女见过刘大人,见过刘管家。”一句刘管家令刘全顿时眉开眼笑,那刘大人见阿瑶这可爱女童如此知礼,也颇为喜爱,正待出言,无意间目光聚集道招财身上,他这密部首领何等眼力何等记忆,一眼便看出这只趴在女童怀中的玄色狸猫正是玉贵妃所豢养那只!

不一会儿阿瑶便抱着招财回到马车上,阿瑶的父亲见到阿瑶将之前见到的那只狸猫抱了回来并没有表现出意外,只是笑着道:“阿瑶终于找到喜欢的狸猫啦?”阿瑶得意的笑道:“当然啦,爹爹,还记得女儿去年跟您说过的那只小玄猫吗?”阿瑶的父亲点点头,道:“当然记得了,你说这个...难道这只就是你说的那只?”阿瑶的父亲有些惊讶,阿瑶点头道:“对啊,我听说这只小玄猫本来是以前普发酒楼两位掌柜豢养的,后来普发酒楼出事了,这只小玄猫没人照顾,但又不愿意离它的家太远,就在普发酒楼附近一个没人的小院子里住下了,我还照顾了它好长时间,后来不知怎么地就跑掉了,没想到竟然跑到这长阳城附近来。说来也巧,爹爹您口渴,我去打水却正巧遇见它,这一定是老天注定的!”阿瑶虽然嘱咐了招财在别人面前要隐瞒自己能通人语的本事,但她并不想欺骗自己的父亲,除了招财的特异之处外,将其他的信息一五一十的道来。阿瑶的父亲奇道:“看这只狸猫也就两岁左右的样子,去岁也就是一岁左右刚长成的狸猫,长阳城离洛安城可是有五六百里路,它是怎么过来的?”阿瑶摇了摇头,道:“爹爹,女儿不管它是怎么过来的,女儿只知道,隔了一年还能碰到它,这一定一定是老天赐予女儿的缘分,女儿一定要养着他。”阿瑶父亲笑道:“我的小祖宗唉,爹爹又不是不让你养,只是有些好奇罢了,放心罢阿瑶,你尽管养着便是,爹爹好歹也是咱洛安城南的天字号商铺的大掌柜,还能供不起一只狸猫嘛?何况这次进京,爹爹要去见一位大人物谈些事情,若是此行顺利,咱家以后在整个洛安城都能数得上号咯!”阿瑶放下招财抱着父亲的手臂撒娇道:“就知道爹爹最疼女儿了,爹爹永远是天下最厉害的掌柜!”阿瑶父亲很是受用女儿的撒娇和夸赞,面上的笑意一直没有断过,招财看到他们父女俩直接相亲相爱,不由想起了罗陆二人和玉贵妃对自己的疼爱。阿瑶瞅到招财有些出神,聪慧的她猜到招财或许是想起以前的主人,便伸手将招财紧紧搂在怀里,招财感受着这温暖柔软的怀抱,心神渐渐安宁下来,或许,这就是自己最终的归宿吧。

此时天色渐渐偏黑,阿瑶一行人进城后恰好赶上饭点儿,大乾承平日久,民间富庶,多为一日三餐,时下普通百姓大部分将午饭视为最重要的一餐,午饭可以填饱因为一上午劳作而饥肠辘辘的肚皮,更可以为下午的劳作提供气力,而晚饭多是吃些粥饭,便早早睡去。但富贵之家通常将晚餐视为一天中最重要的一餐,他们认为晚上一家人都在家,聚在一起吃顿大餐,既慰劳了肚肠,也维系了家人之间的感情。阿瑶的父亲盘算了一下,觉得现在上门拜访应当无碍,还可以主动请那位大人物吃个饭,增进一下感情,于是来不及找客栈,命车夫赶着马车便往目的地驶去。

时.光’小"说.网 y、ou‘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