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玄幻异界 > 魔物娘与避难所

第十四章 伊莫金·路易士

  • 作者:野生老亚瑟
  • 类型:玄幻异界
  • 更新:11-22 05:01:49
  • 字数:4726

等级:11

而飞刀的刀身都进入了防护罩内,只有刀柄的地方没有。

防御力好高,不管怎么说,也是世界的飞刀啊。

因为是魔物娘,所以就有了名字,加上等级,职业,技能么。

那么也就说明一件事情,这个世界是有着神的,因为对方有着信仰,还有着神赐的技能,而牧师有着牧师的技能,神赐的技能是另外一回事情。

但是却并没有好的效果,因为那个女人张开双手,在身边开启了一个防护罩。

B级

战斗职业:牧师信仰:恶之鼠神(邪恶),狂信徒

名字:伊莫金·路易士

种族:鼠人娘,土属性

技能:神赐:鼠疫制造,老鼠繁殖,操控眷属

牧师:信仰护罩,信仰之锤,信仰治疗,信仰护盾,信仰之力,信仰之敏,信仰之耐

力:36

敏:38

世界向着面前的女人丢出了飞刀。

战斗职业不是自己独有的东西,别人也一样会有。

还有对方的技能是真的多,基本上都是辅助技能。

不过。。。。。。

现在的你,还是打不过我哒。

无他,新手保护尔。

如果没有新手保护,说实话,楚休狂在碰到那堆老鼠的时候,就已经可以凉凉了。

使用世界是需要消耗自己的体力的,楚休狂的体力并不够杀完这些老鼠,而世界的路牌是唯一可以有效杀死这些家伙的武器。

楚休狂不知道自己的身上被多少的老鼠给盖住过了,只知道现在自己对这些问题的源头,也就是伊莫金·路易士充满了极大的愤怒和怨念。

“洗内。”

又是一把飞刀掷出,但是一堆的老鼠冲了出来,将那个飞刀给挡住,而飞刀穿过了老鼠们,然后扎到了信仰护罩上。

“咔——”

护罩的裂纹越来越大,然后整个护罩“嘭——”的就破碎了,变成了一堆的碎片。

“不,没事的,我还可以继续坚持下去。”

两个飞刀都用完,路牌清场。

那些靠近的老鼠们都变成了楚休狂的经验值了,而楚休狂也为此消耗了大量的体力。

“你,还真是恶心啊。”

楚休狂看向了其他的方向,那里有着许许多多的老鼠们向着自己的方向冲了过来。

不过对方是真的菜,或者是成长的天赋太低了?

等级比起自己差不多要高个一倍,但是属性还没有自己高,甚至对方最强的属性都不如自己最弱的。

但是这并非是自己小看对手的理由,自己并非知道对方的技能的强度如何,效果如何。

对方的鼠疫制造自己不是很清楚,那些老鼠的身上或许有着疾病,也可能没有。

楚休狂有些茫然,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去赌这个问题。(然而避难所等级不够,所以魔物娘和主角是不会生病的,同时病菌也无法在避难所当中存活)

老鼠繁殖,应该也就是那个东西的结果吧,至于操控眷属,面前为她挡刀的家伙应该就是了。

至于其他的东西,慢慢的套吧。

而这之后,这个家伙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给自己迅速的套了一套的buff,速度之快,楚休狂还没有反应过来,对方已经上完buff了。

而对方的身上多了一套的buff,显然是安心不少了,此时向着楚休狂问到。

“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是谁?”

“这是一个好问题,但是在问别人的名字之前,先要将自己的姓名给报上才对吧,伊莫金·路易士?”

楚休狂虽然这么说着,但是却开始了自我介绍。

“我的名字叫做迪亚波罗,年龄21岁,未婚,家住这片森林的北边,我自己一个人生活,采集资源,打猎,每天工作到晚上八点才会休息,我从不抽烟,也不喝酒,晚上11点睡,每天要睡足8个小时。睡前,我一定喝一杯温牛奶,然后做20分钟的柔软操,上了床,马上熟睡。一觉到天亮,决不把疲劳和压力,留到第二天。”

“你。。。。。。你在说什么,我没有让你说那么多?”

路易士向后倒退两步,这个男人绝对有问题,不正常。

而楚休狂看到了对方的反应,就知道自己的第一步棋走对了。

“我只是要说,我这个人别无奢求,只希望能够心情很平静地活下去。胜负、输赢,是我最不喜欢和人计较的。因为,那只会为自己弄来麻烦和敌人……我就是这么知足的人,这也是我的人生观。若一定要动手的话,我是不会输给任何人的。也就是说,如果出现了妨碍我睡眠的麻烦和敌人,在对方开口前……就会碰到这个!”(此时应该世界登场)

世界茫然的看了一眼楚休狂,然后回到了楚休狂的身体,又跑了出来。

“???”

替身使者之间是会互相吸引到,也只有替身使者可以看到替身。

路易士感觉对方就在说些奇奇怪怪的话,但是也懒得去多做多说些什么了。

这个人不对劲,就像是一个疯子一样。

但是。。。。。。

现在自己能够跑到什么地方去,同时又能够躲到什么地方去。

女神的雕像在这里,自己不能够放弃它,至少得将其搬走,还有就是这个家伙是准备杀死自己的,自己能够感觉到,那种不把自己给杀死就不放手的杀气和杀意。

就是说,自己现在能够做到的,也就只有背水一战罢了。

路易士深呼吸了一口气,本来还想将这个男人给调教成热兵器的,虽然她没有这么做过,但是这种事情应该不是特别的难。

自己是这么想着的。

“不可能,不可能,我可是恶之鼠神的狂信徒,我可是有着二阶初级的实力啊。”

楚休狂对对方的话语稍微有些好奇,然后丢了一个鉴定术过去。

好家伙,品种都显示出来了。

不过可能符合被招募的魔物娘的条件,但是属性实在是太菜了,虽然说技能很多,但是恶心。

楚休狂不但不准备招募对方,还想给对方一发砸瓦鲁多。

“一只惶恐的褐家鼠娘(可加入避难所)”

再来一把。

对方的样子看起来并不好受,防护罩并没有放住飞刀,并且正在不断的出现裂纹,即将破碎。

耐:28

智:20

时.光’小"说.网 y、ou‘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