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玄幻异界 > 转生真不是为了兽耳娘啊

第四章 晚宴

  • 作者:南苑亡灵
  • 类型:玄幻异界
  • 更新:11-22 05:42:18
  • 字数:8498

图斯男爵对着地板睁大了眼:本王?这个年轻的兽人自称“本王”?兽人何时有了一位新的国王?尽管心中震荡,但是他没有表现出来,依旧是小心翼翼地说:

“你就是凡诺的领主图斯男爵?”

跪在地上的领主的腰弯得更低了。

哒!哒!哒!......

他的腰又渐渐地弯下去了,几乎要趴到地上,心脏剧烈地跳动着,几乎要冲破他暗蓝色皮肤包裹下的胸腔,心跳的声音在寂静的大厅里显得格外嘈杂。

阿诺德一只手支撑着靠在座位上,用带有一丝玩味的神情打量着跪在脚下的这个男性暗精灵老者。薇娅静静地侍奉在他的身后,这位战场上令人闻风丧胆的女武神此时俨然竟成为了一名侍女。

“虽然王上已经占领了凡诺,但是我们暗精灵从八百年前就拥有这个城镇。

可以说,这座城市的每一座房屋、每一条街道,都浸染了我们暗精灵的痕迹;这座城市的每一个家族,都习惯了臣服于我们暗精灵的生活。

阿诺德愣了一下,轻笑了一声:

“凡诺已经是本王的掌中之物了,本王凭什么,要答应一个战败之人的要求?”

想要他们突然臣服于一名兽人的王,臣下认为,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阿诺德愣了一下,他倒是没有想到这么多。他原本以为,只要他攻占了这个城镇,这个城镇的一切都会臣服于他,就像是在策略游戏中将一小块地图涂成了他的颜色。下意识地,他向赛瑞问道:

“是这样吗,赛瑞?”

“答,结合现有的情报来看,他的话可信度非常高。”

凡诺城,领主的古堡。

“该死!给我停下来!”

图斯男爵咬紧嘴唇,在心里骂道。

......

“那我们再来聊聊其它的问题吧,比如说税收?”

听到阿诺德年轻的嗓音,图斯男爵紧绷的身体一下子放松下来。他知道,自己已经获得了在这位兽人王麾下生存的价值。

图斯男爵抬起头,后背凉得像块冰,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出了一身的冷汗。

“启禀王上,这些问题我也已经考虑过了......”

图斯男爵露出一个谄媚的笑容。这一关,终于是过了......

......

阿诺德抿了一口手上那金色的美酒,轻轻地闭上眼,感受香醇的液体悠然滑过舌尖,润润地过喉,暖暖地浮动在腹间。一丝说不清是果香还是什么的香气徐徐地游离在鼻吸里,悄悄地融入到血脉中。

这是暗精灵特有的珍品,酿造这样的一瓶酒,需要用到每年九月份凡诺本地由暗精灵法师每天用魔法滋养的葡萄,从每串上挑选出那最饱满剔透的一颗,送到白漫的酒窖中酿造。在那里,会有处子之身的暗精灵少女全天看护着这些葡萄,直到葡萄酒酿造完成。。

这样的一瓶酒在凡诺和白漫之外的地方已经炒到了天价,而且还往往是有价无市。即便是在凡诺本地,这瓶酒的价格也足以维持一个普通家庭两年的生活开支。

这是图斯男爵为阿诺德安排的晚宴,既是为了向新来的君王表达自己的忠心,也是为了庆祝这个凡诺获得新生的皆大欢喜的日子。而且凡诺的上层人士们也需要一个机会,来觐见他们新的主人。

阿诺德已经有些醉了,他笑着欣赏着舞池那些暗精灵侍女们诱人的身姿,向坐在一旁的切格巴说:

“暗精灵的酒会还真是不让人失望,等到我们收复了银月,我们每天晚上都要像这样享乐。”

切格巴还是保持着正襟危坐的样子,这种奢侈的氛围让这位大半生都在战场上渡过的兽人战士有些不舒服,这种昂贵的葡萄酒对他来说也太过寡淡了。他更喜欢兽人的骨酒,那种猛烈的冲击感能让人回忆起斩下对手头颅的快感。

“王上,我总是觉得,那个暗精灵贵族有些不太对劲。”

“他不过是想保住他的爵位而已,反正是双赢的生意,我又何乐而不为呢?”

切格巴的喉结滚动了一下,什么都没说。

阿诺德端起酒杯站了起来,对宴席上的兽人将领们笑着说:

“诸位!请尽情享受吧!这是我们的庆功宴,纪念我们首次战争的荣耀的胜利!”

兽人们欢呼了起来,将手中的美酒一饮而尽。一些人的手开始有意无意间向身边美貌的暗精灵侍女身上延伸。少女们身躯颤抖着,但是却不敢反抗这些身材魁梧的战士,她们含着泪,紧紧咬着嘴唇,不发一言。

对于失败者而言,只要能生存下去,没有什么是不能忍耐的。

宴会上还有很多来自凡诺本地的暗精灵的贵族。这些曾经的狂欢者们可能是出生以来首次在酒会上保持沉默,甚至连酒都没有喝多少。他们低着头挤在大厅的一个角落,偷偷地用余光观察着那些胜利者们。

一个小女孩可能是被这群侵略者们吓破了胆,趴在母亲怀里“哇哇”地大哭了起来。一瞬间她们周围的暗精灵们就惊恐地散开了,好像这对母女的身上带有什么可怕的疾病。

图斯男爵见状,低声向一名暗精灵卫兵吩咐了些什么。这名卫兵就把那对母女拖出了大厅。女孩的哭声慢慢地变小了,最后似乎变成了一只流浪的小奶猫凄厉的号叫,然后终于听不见了。

......

宴会又回到了正常的状态。剩下的暗精灵们仍是挤在大厅的角落里,他们慢慢把那对母女留下的空隙填满了,用带着各种情绪的眼神注视着这些狂欢者。

正至酣处,图斯男爵走出了人群,来到了大厅中间。他穿着一件全新的纯黑色晚礼服,夜晚一样深邃的黑色,像是一件丧服。他向阿诺德行了一个封臣礼,然后站在原地,腰挺得笔直。

“我有一件礼物送给您,我的王上,这是我最珍贵的东西。”

阿诺德已经有些醉了,他笑着站了起来,薇娅从一边搀扶住他。他目不斜视甩开薇娅,自己晃了几下站稳。

“好!图斯男爵倒是有心了。呈上来看看!”

图斯男爵拍了拍双手,一名暗精灵侍女,捧着一个盒子从门外走了进来。

她绝对是这座城市里最美丽、最高傲的女子,她高扬着下巴走到阿诺德的座位前,暗蓝色的皮肤在晃动的烛火下有一种诡秘的美感。她的身段和神情让阿诺德想起了前世地球上的那些芭蕾舞演员。

事实上,阿诺德已经在思考怎么不动声色地暗示图斯把这个侍女送到他的床上来了。

她也穿着黑色的礼服,像黑夜一样深邃的黑色,与其她侍女不同。

薇娅从阿诺德的身后走了出来,她的白翼和暗精灵侍女的黑色礼服形成了鲜艳的对比。如果说暗精灵侍女的黑色是深邃的黑夜,那么薇娅的白色就是耀眼的白日。

她双手接过了那个精美的檀木盒子,缓缓走回阿诺德面前,递给了他。

阿诺德笑着接过了这个精美的檀木盒子,盒子有点重,应该不是珠宝之类的东西,也有可能是另一瓶更珍贵的美酒。阿诺德小心翼翼地打开了这个盒子,然后瞳孔猛地放大了。

那一瞬间,薇娅也看清了盒子里面的东西,美丽的面容上出现了一刹那的惊慌,然后迅速挡在了阿诺德的面前。

盒子里并没有阿诺德意料中的珠玉和美酒,而是一颗斩下不久的暗精灵男人的头颅,他暗蓝色的面容有些泛白,无声地沉睡着。

“请容许我向你介绍我的儿子,王上。

今天上午,他在城门处,被兽人战士用剑杀死。”

图斯公爵平淡的声音响起,他的腰依旧是挺直的。阿诺德第一次和这个降臣对视了,这个老人灰色的瞳孔中看不到任何希望的颜色,让人想到战争结束之后的凡诺城门。

大厅的二层突然间响起了盔甲碰撞的声音,随后许多执弓的暗精灵卫兵从二楼的房门背后涌了出来。下一刻,就有数十根箭矢射向大厅中央的阿诺德。

薇娅迅速地反应了过来,她用力扑倒了愣住了的阿诺德,然后用双翼包裹住二人滚到了桌子下面,躲过了这致命的第一波箭雨。

一旁的兽人们也意识到了这个暗精灵老头的背叛行径,他们愤怒地举起桌面作为盾牌,向那些暗精灵士兵们冲撞过去。

这时,他们身旁的暗精灵侍女们,从裙底、从大腿之间、从胸前掏出了一把把闪亮的匕首,疯狂地扑到这些兽人战士的身上,用力地向每一个能碰到的要害扎下去。这些少女中的很多人之前一辈子也没有碰过刀刃,但是在这一刻,图斯男爵在她们身上看到了祖先们的影子。

一阵激烈的冲突之后,有近乎三分之一的兽人倒在了血泊当中无法站立,还有很多兽人受了伤,血糊了满脸。这种血肉狰狞的状态刺激了兽人们本就愤怒的心情,他们怒吼着和暗精灵女侍们扭打在一起。

不知道是从谁开始,那些吓呆了的暗精灵宾客们也加入了这场没有规则的决斗。他们寻找着一切有杀伤力的东西,不管是餐具用的刀叉,还是破碎的酒瓶,又或者是实木的椅子,疯狂地向兽人们发起了没有章法的进攻。

就当兽人和暗精灵扭打在一起的时候,第二轮箭雨降下了——这些卫兵根本没有在乎大厅还有暗精灵同胞和兽人们纠缠在一起。

这一轮箭雨过后,有一大半的战斗都中止了,战斗的双方痛苦地躺在地上,说着意味不明的胡话,很多人甚至直接死去了。

这其中不仅有兽人,还有大量的暗精灵——这些弓箭手根本没有在意大厅里还有暗精灵同胞和兽人们纠缠在一起。

一声怒吼像雷霆一样震动了整个战场。兽人的军事统帅切格巴把一个暗精灵侍女的尸体用力地扔到二楼的人群里——他刚刚把她当做了抵抗箭雨的盾牌。

弓箭手们的节奏被打乱了。这时,一道白色的光从宴会的桌子底下窜出来,下一刻就闪进了二楼的人群里——薇娅完美地抓住了这个扭转战局的机会。她像一道旋风在敌人之中来回穿插,途经之处暗精灵纷纷倒下。

阿诺德从桌子底下站了起来,他万万没想到一个战败的老头还能威胁到他的生命。他发挥B级战士的蛮力,将那些暗精灵从兽人身边扔出去。他发了狂一般冲到图斯的身前,这场叛乱的设计者甚至都来不及反抗,就被阿诺德掐住脖子顶到了地面上。

三名B级战士的加入让战局在刹那间扭转,大厅外的兽人们也察觉到了内部的异样,纷纷冲了进来。

“大厅内的暗精灵,统统杀掉!”

阿诺德疯狂地嘶吼着,掐断了图斯男爵的脖子。

能兵不血刃地夺下一座城堡,阿诺德的心里其实还是蛮开心的。

图斯男爵没有抬头,回答:

我们图斯家族统治这个城镇,已经五百年之久!我们熟悉这里的每一个建筑,每一个家族,每一个商会,每一个势力!

只要王上能让我继续统治,我必将为王上献上一座听话的,温顺的凡诺城!”

图斯男爵话音落下良久,领主大厅里都是一片寂静。过了一会,他听到阿诺德指尖敲击座位把手的声音。

“在下别无所求,只希望大人能让我继续成为这凡诺的领主。”

“是的,大人。”

“你为何想要向我投降?”

或许是感觉到了阿诺德稍微有些动容,图斯男爵稍稍抬起了头:

“但是!只要王上能让我继续拥有这个城镇,这些问题都将不复存在!

时.光’小"说.网 y、ou‘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