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网络文学 > 流星的蓝光

酒精(九)

  • 作者:阿梦公主
  • 类型:网络文学
  • 更新:11-22 06:08:16
  • 字数:5248

眼前不过5分钟发生的事情,白子画一切尽收眼底,白子画上前一手勾住尴尬落单的曹行健,一手牵起了星梦,向包房走去。此刻星梦觉得自己和曹行健的命运是一样的,都被安澜抛弃了。顿时心里暗骂道:重色轻友。

老板接过烟:“你来肯定有的,没有我也帮你劈开一间。”说笑间带着一群人去了包房。

星梦说:“你们先进去,我在外面等安澜。”

由于白子画从来未喝过酒,一瓶下肚,白皙的脸颊顿时泛红,娇艳若桃。白子画看着星梦问道:“你喝什么饮料?”

星梦说:“我想喝点酒。”

曹行健笑笑,掏出一包烟,递了一根给老板:“李叔,今天包房有吗?”

星梦也甩开了白子画的手,独自朝包房跑去。星梦觉得不能平白无故的牵手,白子画欠他一份浪漫的告白。

大家到了包房里,一进门就看见一个大转盘圆桌,几乎能容下10个人左右,圆桌的边上还有电视机,让大家开心的是还有卡啦OK,大家都觉得很新奇,等会还能唱歌,星梦没有太兴奋,因为父亲也是开饭店的,父亲的饭店有三层楼,每个包房都有卡啦OK,有时母亲过去,就会约上朋友,找一间包间打麻将,而星梦就自己在边上唱卡拉OK。眼前的这个包房的装修和父亲饭店比起来,还是很一般。

曹行健全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乐呵呵的朝安澜走过来,要拉她胳膊。安澜眼明手快的拍掉了曹行健的“猪蹄”,牵着星梦的手往前走去。

这时候冷少华看到安澜来了,很是兴奋的跑上前摸了摸安澜的头,说道:“你怎么现在才来啊?”说着从背后搂住安澜的肩膀,推着安澜朝包房走去,安澜没有拍掉冷少华的手,反而松开了星梦的手。

但是星梦期待蛇肉,她喜欢吃父亲做的椒盐大皇蛇,不知道这家店能做出什么味道来。走进房间,冷少华先找了靠墙的个位置坐了下来,安澜就坐在冷少华的边上,曹行健飞奔过去想抢占安澜另一边的位置,可是安澜把包放在了椅子上,对着星梦说:“星星,过来坐我边上。

星梦朝曹行健做了鬼脸,幸灾乐祸的坐在了安澜的边上。曹行健耷拉了脸,悻悻的走开了。白子画顺理成章的坐在了星梦的边上,继而拉着曹行健坐在了自己的另一边,挨着曹行健坐是他两个朋友。

这时曹行健开始介绍了他两个朋友,一个是他的邻居,一个是他表弟。表弟站了起来,打开了一瓶酒,到了一杯:“今天又认识新朋友了,我先干为敬。说着一杯就下肚了。

星梦感觉到表弟很豪爽,像金庸书里写的侠士,初次见面就要喝一杯酒来表达自己的诚意。顿时心里汹涌澎湃,突然站了起来,举起杯子,欲和表弟干杯,可是发现杯子是空的,脱口而出道:“我喝什么?”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来到XX饭店。饭店店面不是太大,但是生意却很好,老板一看到曹行健,就扯开了嗓子喊道:“小曹,今天又带同学来啦?”

白子画看了看星梦,顿时觉得眼前喜欢的人是猪队友,刚才白吹了一大瓶。无奈的从桌子上开了一瓶全新的酒,“啪”一声打开了,啤酒的泡沫像雪花融化后的雪水一样流了出来,往星梦的杯子里倒上了三分之一,说道:“那你尝尝。”

星梦的眼睛亮了起来。她接过杯子,递到鼻子上闻了一下,有种麦芽糖的香气,轻轻地递到嘴边,喝了一口后,顿时觉得冰凉,爽快,但喉咙里一阵火辣,随即啤酒里酒精的香气却在鼻子周围环绕,星梦迫不及待把杯子里的酒全都喝完了。

然后用手一摸嘴,把杯子递到白子画面前,说道:“再来一点。”

这时候安澜拿起杯子说,给我也倒一点。有了安澜的撑腰,星梦胆子更肥了,站了起来,从白子画手里夺走了瓶子,给安澜倒满了,因为安澜喝多少,自己也可以多喝点。

白子画正要上去阻止,被冷少华的手给挡住了,冷少华大笑道:“一杯没事的,让女孩子们也开心一下。白子画放下酒瓶,白了星梦一眼,然后把酒瓶放到了脚边。

于是大家酒杯里都倒满了酒,站了起来。星梦觉得此刻一股暖流传遍了全身,血管已经开始澎湃,一下子又联想到金庸书中凡是描写英雄相聚,必有喝酒的场面。当下把桌前的当作了豪迈不羁的侠客,而此时自己是初涉江湖的小白,第一次参加英雄聚会,几杯酒灌入肚肠,真情至性更容易显露无疑。

星梦感觉自己终于开始闯荡江湖了。

想起来天龙八部里的乔峰,那才是英雄。于是背着书里的台词说道:

“老板,取两只大碗来,打十斤高粱。”

大家都开始血脉膨胀了,跟着星梦一起喊道:“取两只大碗,十斤高粱”。

星梦觉得安澜今天特别漂亮,一改往常T恤牛仔裤的假小子样子。星梦跑向前去拉住安澜的手,瞬间一股芬芳馥郁的香气扑鼻而来,星梦觉得太好闻了,是桂花的味道。

凑近安澜后,发现安澜的面庞涂上了薄薄的一层雪花膏,嘴唇抹上了淡淡粉色唇釉,一般男生是看不出来女生化的裸妆,只有女生能看的出来,星梦虽然平时不怎么化妆,但是母亲是化妆品公司的,她对化妆品也是略懂皮毛的,当下凑到安澜耳边说道:“你今天化妆了,是因为冷少华还是曹行健?”

星梦偷偷看着白子画替他喝酒的样子,觉得心里暖暖的。表弟看见白子画把酒喝了,不依不饶道说:“如果是女孩子,就喝一杯,如果是英雄救美,就要喝一瓶。

说罢,其余人一起起哄了起来。曹胖子更是离谱的打开门叫道,老板,拿一箱三得利进来。“好勒。”门外传来了老板清脆的嗓音。

白子画接过表弟手上的啤酒,瞬间吹了一瓶底朝天。然后表弟鼓掌道:“好,这朋友我交定了。”

安澜被星梦突如其来的一语道破,觉得有点无所适从,连忙用手掌捂住星梦的脸,一把推开她。星梦是了解安澜的,安澜的内心是细腻的,转头看着傻巴巴的曹行健,心下顿生出怜悯之情。

白子画说道:“不用等了,她来了。”

一行人转向门口,顿时曹行健的眼睛亮了起来。只见安澜今天身穿一条粉红色的连衣裙,牌子是衣都锦的,身上背着一个银色的小包,星梦看不出来是什么牌子,因为星梦的衣服都是母亲买的,对于市面上的牌子了解了很少,安澜穿着透明的丝袜,一双耐克的小白鞋,把青春貌美展露无疑。

表弟和众人都先是一愣,然后都捧腹大笑起来,星梦也为自己的唐突觉得好笑,有时候内心戏太多,容易神游。当下不好意思坐了下来,脸唰唰的红了起来。星梦觉得自己很丢脸,把头埋进了安澜的袖子里。

表弟觉得星梦也是性情中人,于是拿着啤酒瓶跑到星梦边上,说:“来,我帮你倒。说着拿起了星梦面前的杯子,捯了起来。没想到白子画接了那杯酒,说:“女孩子还是喝饮料吧。这酒我替他喝了。”说着站了起来接过杯子,喝了下去。

时.光’小"说.网 y、ou‘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