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网络文学 > 戏精女主每天都在掉马甲

第7章 那苏芮杀我,也是误会?

  • 作者:怪阿萌
  • 类型:网络文学
  • 更新:11-22 06:49:03
  • 字数:4754

“可不是吗?你母亲死了,我和你舅舅尽心尽力地把她下葬。”秦荟又抢话,可微微凛眉间,寒气纵生,不过几秒,又将话题引回来,“我们也没让你在苏家吃不饱睡不好的,但你偷东西就是——”

气氛顿时变得沉郁起来。

“以前,妈妈经常,跟我说,舅舅对她,最好……”苏糖断断续续抽泣,哭得有模有样,“她临走前,还跟我念着,舅舅。”

“家教?”苏糖冷笑,“我一直都在,跟我舅舅说话,那刚刚,被你们打断,是好教养,应该有的?”

这无疑是隔空中给了秦荟一巴掌,还巨疼。

“现在,就连我,相依为命的,母亲也死了。”她酝酿了下感情,不过几秒钟,脸色一变,倏地就哭了出来,可谓是惊鬼神泣天地,那模样,要多可怜,就多可怜的。

“舅舅,我可是,你亲侄女啊。”

而从头到尾,苏糖的态度都拿捏的稳稳。

果然,这亲情牌对苏赫很受用。

他怔愣片刻,陷入几秒的回忆中,最后只剩无奈和苦涩,“哎,你这孩子也是可怜,别哭了,舅舅也没说——”

这秦荟一看就不是省油的灯,是比苏芮高了好几个级别的绿茶,三言两语就又把自己引上小偷的坏名声,可苏糖凭什么要让对方如意?

她当然是故意气秦荟的,这样才好唱下面的戏!

果然,秦荟维持的笑脸一下子垮了下来,她怎么会没听出对方强调的那个“亲”字呢?于是,胸口堵着无数的戾气,此刻却无处发泄。

苏赫没察觉到在场的气氛有些不对劲,他皱着眉,点点头:“你这丫头,我当然是你亲舅舅啊。”

从始至终,苏糖都没搭理秦荟母女。

可不是吗?石头小说网 www.10tou.com

苏芮说苏棠没有家教,可从头到尾,秦荟也一直在插嘴。

终于,秦荟咬着牙,皮笑肉不笑地说:“小棠啊,芮儿是你妹妹,她跟你开玩笑呢,再说了,舅妈就是关心你,怕你长歪了……毕竟偷东西这种恶习,不能助长。”

“是吗?”苏糖暗笑,神情冷若冰霜,“苏芮,项链掉了,你们看过监控,确认是我偷的?”

本来原宿主苏棠就没偷过,她当然理直气壮了。

这话一出,包括苏赫在场,都愣了一下。

尤其是苏芮,她下意识偷偷看了眼秦荟,惊得冷汗涔涔的,谁知道苏棠脑瓜突然这么灵光,居然想到监控这事?

她一咬牙:“监控也不是万能的,也有没拍下来的死角!”

“呵。”苏糖轻哂,“那你怎么断定,是我偷的?”

“你刚刚在房间里承认了啊!”苏芮急得脱口而出,又因为心虚,声音募地拔高了,“你说你偷了我项链,说要还给我!”

“哦?”苏糖佯装吃惊,“那你刚刚还,诅咒我舅舅,说他早点死,你就能,尽快得到,苏家的家产。”

这话可谓是像一道惊雷在所有人心里炸开了!

尤其是苏赫,他耷拉着嘴角,面色诡谲,是真的动怒了。

秦荟太会察言观色了,她不动声色地看了老公一眼,心里一紧,连忙呵斥一声:“苏芮儿!”

“我没有,我没有说过这话!”苏芮吓得脸色骤变,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爸爸这么喜欢我的,我怎么可能会说出这种话啊!”

“因为你仗着,舅舅的宠爱,所以——”苏糖扯了扯嘴角,恍惚一笑,“恃宠而骄啊。”

就是这漫不经心的笑,苏芮被刺激的浑身颤抖:“你胡说,你个贱人胡说八道!”

苏赫面露迟疑,很显然,他不信任。

苏糖暗笑,一脸云淡风轻的模样:“被冤枉的,滋味不好受?那下次,就别乱说话。”

真亦假,假亦真,就是不解释。

“你!”一瞬间,苏芮气得眼睛都红了。

真是奇了怪,这苏棠什么时候这么伶牙俐齿的?并且还一而再再而三地欺负自己?

“行了。”秦荟深感震惊,以至于错过了第一时间挽救现场,她虚虚一笑,大脑飞快地转动,然后见机行事收尾,“我看啊,这件事就是误会,小棠,咱们都是一家人,这样闹下去,让外人看了笑话就不好了,你说呢。”

话音一落,她眼里似乎有两簇火焰在跳动,是气愤,也是不可思议,很显然,现在的苏棠,超出了她控制的范围。

僵持几秒后。

“那苏芮杀我,也是误会?”苏糖的口吻不疾不徐,配着低低的嗓音,明明是闲闲散散的,却掩饰不住这话的锋芒。

一刹那,半空中顿时盘旋着紧张而尴尬的气氛。

“你脑子坏掉了啊!”苏芮双眼怒睁,情绪顿时激动起来,“我杀你干什么?!”

“小棠,这话可不能乱说。”秦荟目光紧紧盯着对面人身上,仿佛要在她淡定的脸上凿出千百个洞来。

终于,苏赫眉间凝结了一片阴霾,严厉出声:“小棠,这就过分了。”

“舅舅——”苏糖连忙解释,“你在泳池,是不是,发现了血迹?而我刚刚,就在泳池边。”

这话就像重磅消息一下子抛在众人面前。

别说苏赫了,就连秦荟当下心中也警铃大响,哪怕她想再多说几句,此刻也不敢轻举妄动。

为什么?

因为刚刚涉及了一场不小的命案,所以宴会才会不欢而散。

要说之前的话,他和苏棠的母亲感情确实不错,毕竟是亲兄妹,可他这个妹妹啊,性子倔,生了孩子一走了事,连孩子亲生父亲都不知道是谁。

他好不容易把这母女俩接回四九城,谁知……他这个妹妹命苦啊,没享几天福,就撒手人寰……哎,真是造化弄人。

苏芮如今能在苏家耀武扬威,也是极力讨好苏赫来的,眼下她比谁都不希望有人得到苏赫的宠爱,那会直接威胁到她的地位。

忽然——

苏芮气急败坏道:“苏棠,你有没有家教啊,我妈妈跟你说话,你几次打断!”

苏糖不过是睁眼说瞎话,演戏演到位,于是,她一边点头,一边婆娑道:“母亲临走交代,说只有,舅舅能托付……所以,现在,我的亲人,只有舅舅了。”

“她真这么跟你说的?”苏赫又惊又喜,也完全没有刚刚愤怒的情绪。

他亲侄女都哭成这样了,要再骂人,外人怎么看待他?

这话是认可,也无疑是点燃了苏芮心里的那根导火线。

为什么?

时.光’小"说.网 y、ou‘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