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真千金是满级杠精

见爷爷

  • 作者:唐跃跃
  • 类型:现代言情
  • 更新:11-22 08:04:55
  • 字数:7264

柔媚入骨,撩人欲/火 。

“澜澜?”

温明澜眼泪哗然决堤而下,“成越哥哥……”

温明澜的琴室,被改成了卧室。

前世她想要这间屋子做卧室的时候,孟悦如无论如何都不许人碰,不许改,不许拆。

那头传来蔺成越的声音,低哑悦耳,极富磁性,有种撩人的感觉,语气却温柔如水。

清晰地像是附在他耳边,故意说给手机这边的人听生怕她听不见。

温明澜定定盯着手机屏幕,脸色阴晴不定。俏丽的脸庞,生生凝上一层寒霜。

可是,电话挂断前,从里面传出一个女人的声音。

“亲爱的。”

她的心蓦然空了一块,难受的不行。

没有人是傻子,蔺成越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他们在做什么,一清二楚。

温苏苏嗤笑一声,大摇大摆越过她上楼。

摧毁别人的快乐,真的会让自己感到快乐。温明澜寒沁沁的小脸,使人心情愉悦。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电话很快被接起来。

轮到温明澜无处可去时,她倒是痛快极了,说改就改,没见有一丝一毫的不舍。

其实,她根本就不在乎这间琴室,而是单纯的不愿意为了温苏苏妥协。

仅此而已。

温苏苏闭了闭眼,抬脚离开。

她曾经无比期待的母爱,就是这个难看的样子。

所幸,她不再期待了。

温江城不知道和孟悦如说了什么整整一天,孟悦如都没来找苏苏的麻烦。

直到晚上,温江城冷着脸通知她们:“今晚去爷爷家吃晚饭。”

温明澜脸色陡然变得僵硬,低着头小声询问:“爸爸,我可以不去吗?”流星小说网 www.shupu.org

温江城看了她一眼,冷冷询问:“你说呢?”

“可是爷爷不喜欢我……”她的话尚没说完,对上温江城的脸色,便慢慢没了声音,身体胆怯地颤抖了一下。

温苏苏点了点头,心里有一点难过。

爷爷……

爷爷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疼爱她的人。老人家脾气不好,说话冲,喜欢骂人,可回头想想,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是为了她好。

可惜上辈子她太天真,不明白老人家的好,反而一心一意仰望着父母。

等悔悟的时候,已经晚了。

那时候,爷爷已经去世了。

如果上辈子爷爷没有去世,想必温明澜也不敢将她推下楼梯,要了她的命。

温家这些人,也不敢帮着她销毁证据。

温苏苏闭上眼睛,靠在沙发上没有说话,脑海里却飞快地回忆着一些书籍。

修仙界人人追求长生大道,纵然没有灵根的人,也能通过修炼一些体外功法延长寿命。她既然有这一遭经历,总要努力一把,让爷爷活的更久一点。

很快她就想到一个合适的功法。

《钟颜炼体术》。

钟颜是个凡人,传闻她身无灵根,却一心钻研各种功法,最终活到387岁,堪比筑基修士。

这《钟颜炼体术》学习起来十分简单,便是稚子也能做,在修仙界十分风行。

这个世界没有灵气,大概没有那么好的效果,但多活个三五年应该不是问题。

温苏苏专心默念着这本书的内容,将杂音排除在脑外。

孟悦如冷着脸,一字一顿喊她名字:“温、苏、苏!”

仍旧没得到回应,孟悦如直接上手去摇晃她的肩膀,“温苏苏!”

温苏苏恍然回神,抬眼看着她,“什么事儿?”

孟悦如气炸了。

这死丫头是不是故意和她作对?她都说了三遍了,她还是装作听不见?

孟悦如阴沉着脸,冷飕飕地瞟着她的脸,“你的衣服我会让人送来,别再穿的土里土气,丢人现眼。”

“惹了你爷爷不高兴,神仙也救不了你。”

温苏苏笑了笑,说:“谢谢妈妈。”

前世孟悦如也说了一模一样的话,也的确给她送了衣服。只可惜她拿来的衣服,是一件玫红色的过季晚礼服,颜色艳俗,款式老气。

她穿上后,就像偷穿大人衣服的小孩,丑的无法形容。

可孟悦如和温明澜忽悠她,说“这是城里的风格,现在就流行这样的。”

“苏苏这样很好看。”

“苏苏以后就这样穿。”

她觉得丑,却不敢反抗,就穿着那件衣服去见了爷爷。

结果一见面,老人家就气地竖起眉毛,一拐杖打在孟悦如腿上,狠狠骂了孟悦如一通,恨不得将她赶出去。

连温江城都受了连累,被狠狠责骂一通。

所以,温苏苏打算照着前世的路走一遭。

她害怕,一旦穿的漂漂亮亮的,前世对她好的爷爷,这辈子会不喜欢她。

温苏苏低下头,极轻地笑了笑。

孟悦如想要算计她……

哼。

孟悦如与温明澜对视一笑,眼底闪过一丝得意。

黄昏时分,门外斜阳照着台阶,落下昏黄的光,几辆豪车停在别墅门前,静静等待着里头的主人出来。

屋内,温苏苏看着镜子里玫红色的身影,满意地笑了笑,看向温明澜,柔声问她:“明澜,我好看吗?”

温明澜弯唇,“好看,苏苏天生丽质,穿什么都好看。”

她和孟悦如齐声夸赞,“苏苏真好看,像公主一样。”

孟悦如替温苏苏整理一下衣领,仔细叮嘱她。

“苏苏,等见了你爷爷,你要告诉爷爷,这是你自己挑的裙子。这样爷爷才会喜欢你,知道吗?”

温苏苏问:“真的吗?”

孟悦如睁眼说瞎话:“我是你妈,难道我会害你?”

温苏苏乖乖点头。

孟悦如得意地笑了笑。

温苏苏唇角翘起,提着裙摆,转身出门。

身后,温明澜低着头,怯生生问孟悦如:“妈妈,这样是不是不太好……”

孟悦如冷哼:“你爸非要留着她,我只能从你爷爷那下手,你别坏我的事儿。”

温明澜深深叹息,眼底却泛起一丝浅笑。

爷爷掌握着温家百分之八十的财产,爸爸妈妈不敢忤逆他。今儿温苏苏讨了他的嫌,接下来肯定没有好日子过。

爷爷出身世家,一生富贵,曾经担任过华国艺术协会名誉会长,具备极高的艺术修养和艺术审美。

他老人家脾气很差,儿女孙辈谁穿衣打扮不合他的心意,或者送的礼物不合他心意,总会被他逮着一顿猛削,一点情面都不留。

温苏苏穿成这幅模样,就算是普通人看了都觉得扎眼,何况爷爷。

她到了爷爷跟前,一定没有好下场。

温苏苏。

你再怎么牙尖嘴利,今天也死定了。

温明澜脸上抑制不住得意的微笑。

她似乎已经看见温苏苏被爷爷赶出老宅,孤零零站在门外的场景。

不知道她会不会后悔,刚回家就放肆得罪所有人。

几辆车驶出温家别墅,驰向城郊的温家老宅。

老宅已经亮起灯光,温爷爷雇佣的管家迎出来,接他们进屋。目光落在温苏苏身上时,视线顿了顿。

他对温苏苏笑了笑,“苏苏小姐,我姓林,您可以喊我老林。”

温苏苏礼貌地朝他点头,“林爷爷。”

林管家看着她乖巧的脸蛋,无声叹息。

温家四口人跟着林管家进

偌大的客厅里,沙发上坐着个老头,老头头发花白,精神矍铄,手里握着一根拐杖,抬眼看过来。

第一眼就被温苏苏身上饱和度极亮的衣服吸引了目光,再也看不到别的。

老人家闭上眼,扭过头,深深吸了一口气。

温明澜一阵欣喜。

这一招果然有用。

爷爷是不是要发火了?

温爷爷深呼吸几次,平复了心脏的剧烈跳动,回头冷冰冰看着几个人,眼底却冒着火。他拿拐杖指着温苏苏,“你穿的这是什么?”

温苏苏怯生生打招呼,“爷……爷爷。”

她嗓音轻软,娇娇嫩嫩的,有点害怕,有点恐惧,带着哭腔小声说,“是妈妈送我的裙子。”

孟悦如脸色一僵。

这个温苏苏。

分明答应她要说是她自己选的,结果第一句话就把她卖了,果然是个心机深沉的。

幸好她早有准备,没指望温苏苏真的听话。

孟悦如冷下脸,盯着温苏苏,满脸的不悦,“苏苏,你小小年纪,跟谁学会的撒谎?”

“这裙子分明是你自己选的,我当时不同意你穿这件,你非要穿,现在又在胡说八道什么?”

她蹙着眉,满眼的恨铁不成钢。

“我单知道你被人养废了,却没想到,你现在撒谎是张口就来,你太让我失望了!”

温明澜也战战兢兢开口:“苏苏,你怎么可以污蔑妈妈呢?

温苏苏猛地后退一步,脸上顿时煞白,眼底泛起晶莹的泪花,眼圈赤红。

她不可置信地盯着孟悦如,像是听到难以相信的话,屡次张嘴,却总也说不出话……

那小模样,可怜至极。

过了一会儿,他柔声哄道:“澜澜乖,我在外头拍戏,现在过不去,你自己乖一点……”

温明澜憋着眼泪:“可是我想你了。”

温明澜死死瞪着她,颤着嘴唇说不出来话。

温苏苏已走到楼上。

在楼梯口,她脚步忽然顿了顿,看着楼梯口的房间,猝然笑了笑。

蔺成越声音更加柔情似水,“等我拍完戏就去看你,乖啊,导演喊我,我先挂了。”

她委屈极了,冲着手机不停的抽噎,边哭边说:“成越哥哥,你在哪里,我好想你……”

蔺成越那头哑了片刻。

温明澜死死咬着牙,抠着沙发坐垫,冷冷询问,“你很得意吗?”

温苏苏笑:“是啊。”

时.光’小"说.网 y、ou‘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