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精分的恋爱守则[综]

水曜日(十)

  • 作者:秋木叶
  • 类型:现代言情
  • 更新:11-22 08:12:41
  • 字数:7806

沉着声音,中原中也凝视着我的眼睛。

“哈?同、同居什么的……”

大概是因为我的说话方式太过直白,青年说话的时候都因为局促而变得有些结巴:“我说你……”

在看到我手机上的证件之后,中原中也的眉头姑且稍稍舒展了一些,但脸色依然颇沉。

“这看上去倒的确像是那群公务员弄出来的证件。上面异能特务科的公章也不像是假的。”中原中也的语气很是严肃:“所以那家伙的话大概也算是可信的。”

就算他是在战场上叱咤风云的黑手党干部,但在感情这个方面,他总是会显得过分纯情。

“又让随便什么人进了你家吗?居然还答应让他晚上到你家附近‘巡查’?”中原中也的手掌在桌面上握成了拳头:“这个世界上又不都是好人。”

“可是他给我看了证件呀!”我回答得理直气壮:“一开始我也没想着要给那家伙开门来着,但他一直不肯走,还把自己的证件给我看——我是不太清楚‘鬼杀队’究竟是什么东西啦,本来以为是都市传说之类的,可他的证件看上去也不像是假的。”

我自顾自地说着,却又在话音将落的时候偷眼往中原中也的方向瞄了过去。男人的眉毛此刻已经蹙成了一团,钴蓝色的眼瞳里也泛着一点深不见底的暗色。唇角垂着,原本白净的面孔上此刻竟像是透着愠怒的靛青一般。

“所以说你这家伙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稍微有一点紧张感啊!”

一面这样说着,我从口袋里摸出了手机,把之前拍下的那张富冈义勇的证件的照片递到了中原中也的面前:“你看。”

——我这才显露出了自己真正的目的。

先是富冈义勇的出现,之后是五条悟专门的提醒,到了这个程度,就算不相信自己被那种特别的生物纠缠上恐怕也不行了。

我不太确定这样一个晚上是否真的会有“鬼”出来袭击我,但说老实话,眼下的我并不太敢把自己的安危完全交付到富冈义勇的身上。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中原中也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

“我就说嘛!”我仰起面孔,脸上也露出了骄傲的模样:“我才不会随便给不认识的人开门呢。我又不是小孩子啦,也是有自己的判断力呀!”

中原中也盯着我看了半天,忽然“嗤”的一下笑出了声来:“所以你这家伙到底在得意什么啊!”

“那家伙是真的可不是什么好事情。你也给我对自己危险的处境有点自觉啊!”

收获了中原中也带着关心的责问的我轻轻吐了吐舌头。

“反正我今天晚上也没有别的事情。”中原中也的视线往一侧飘了一下:“你可以……嗯,到我家来。”

“或者我去你家里也可以,总之……”

稍微停顿了一下,中原中也旋即又补充道:“你别误会,我没有其他的想法。”

“我当然知道啦。”我眨了眨眼睛,随即将自己看向中原中也的眼睛弯成了一对月牙:“虽然还是不知道那些‘鬼’到底是什么东西,但我知道中也先生是想要保护我。”

“既然中也先生都这样说了,那就没什么可怕的啦。”

“因为中也先生很强。”

中原中也的跑车只有两座,而他今晚喝了酒,当然没办法自己开车回去,于是他索性叫代驾司机将车送回自己家,接着又随手叫了辆车。

我和中原中也喝得并不算醉,加上考虑到安全的问题,中原中也索性没有让出租车直接停到我家门口,而是停在了大路的路口。

这里距离我家大概隔了三四栋独户的距离,不算很近,但当我和中原中也转进我家门口那条单车道的窄路的时候,却是在第一时间感受到了异常。

毕竟这里是很安静的街区,眼下又已经入了夜,寻常时候,这条街上根本不怎么会有人来回走动,就算偶尔有人出现,也必然是周围的住户,总之绝对不会像那家伙一样地在某处院门前逗留。

月色悄然洒下来,映着那个身材颀长的男人面上挂着的眼镜泛着幽白的光,这为那家伙更添了一点诡异的气氛。

感受到异常的中原中也伸手握住了我的手。于是我就这么被他牵着往自家的方向走去——越往前走我便越发确定了,那道人影根本就是站在我家的门前。

所以那家伙是谁!

大概是听到了我们的脚步声,站在我家门口的男人也本能地朝我们的方向转过头来。

而就在他转过头的一瞬间,中原中也的脚步骤然顿住,整个人也顿时变得格外暴躁:“怎么是你!”

“……是你?”

看清了中原中也的模样之后,站在我家门口的男人抬手轻推了推眼镜,脸上的神情也霎时变得格外严肃。

借着月色,我也终于看清了那张面孔。男人看上去姑且还算年轻,只是即使有分垂在两侧的刘海,也没办法掩饰他岌岌可危的发际线。鼻梁上架着副圆片眼镜,轻轻向下垂着的唇角下侧还挂着一颗精巧的黑痣。

“你这种家伙跑到这里来做什么?”中原中也语气里不自觉地带上了满满的戒备,像是一触即发的火山下的岩溶一样,但我知道,在这个人的面前,中原中也无论如何都没有爆发的这个选项。

因为他与这家伙之间的关系实在是太微妙了。

异能特务科的坂口安吾。曾经在港口黑手党做过卧底,不过因为异能特务科的身份,就算是港黑首领森鸥外也不能把他怎么样,更不用说在之前的某次事件里,他还捏了某位横滨人情王先生欠下的人情,所以就算中原中也看他不顺眼,也不可能把他怎么样。

“我想我并没有义务回答这个问题。”坂口安吾放下了扶着眼镜的手:“现在并不是工作的时间,所以如果没有其他什么事情的话,或许寒暄就可以到此结束了。”

一面说着,坂口安吾作势就要再次将视线挪回到我家的方向。

这样的动作让我的心里隐隐地泛起了一种不怎么太好的预感。

所以这家伙……

“那个……其实也不是没有其他的事情。”赶在中原中也开口之前,我先一步开口,怯怯地说了一句:“这位先生,我也有点好奇,就是您为什么会站在我家门口往里张望呢?是有什么事情吗?”

听我这样说,坂口安吾的身形顿了一下,接着一脸纳罕地朝着我的方向看了过来。镜片背后的视线满带着审视,他疑惑地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我身边的中原中也。

隔了好一会儿,他才蹙着眉头说了句:“所以你就是……弥绪的室友?”

“……”

!!!

虽然之前也想到了这样的可能性,可当坂口安吾真的表达出了这层意思的时候,我还是不由得觉得有点迷幻——

所以这家伙是来找住在这里的其他人格的吗?我的异能居然真的可以让其他人完全无法分辨吗?

“弥绪?”

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中原中也握着我的手似乎收得稍紧了些。

“是我的女朋友,她应该也住在这里。”坂口安吾解释道。

身边的某人气压在一瞬间变得有点低,我也感受到了大事不好——

“原来您就是Mio酱的男朋友呀。”故作轻松的,我慌忙摆出了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我听她提起过您。不过说起来,她这两天跟其他的小姐妹一起出去泡温泉了呀,您不知道吗?”

坂口安吾怔了一下。

“啊,抱歉我想起来了,之前Mio酱好像也有跟我提起过,说您的工作很忙,所以不希望因为她的事情打扰到您什么的……”

“说起来她最近的手机好像稍微有点故障,我之前跟她联系她也没回我,不过没关系啦,她身边有其他人在一定不会有问题的。”

“所以您找她有什么事情吗?如果不介意的话,我也可以代为传达。”

在我强烈的求生欲之下,总算勉强编出了一种能暂且将现场的两个男人都稳住的方法——好在弥绪这个名字的读音在这个世界上并不罕见,就算是出现同名也不会显得奇怪。

至少中原中也这边在听到了我的话之后大概也打消了心头的疑虑,而坂口安吾则是又沉默了一会儿,才像是松了口气似的说了句:“是吗,原来是泡温泉去了啊。”

“这样也好。”

他轻轻叹息了一句,才又说道:

“不过您既然也住在这里,那我想这件事情确实有必要说给您知晓。”

“这附近有危险分子出没,如果可以的话,您最好可以离这里远一些。我本来是想要把弥绪接到别处的。”

一面说着,他又往中原中也的方向扫了一眼。

“我想某位黑手党的干部大人也不希望重要的人遇到什么危险吧。”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最近实验好多,处理数据的我都快要和安吾一样秃了QAQ

我真的快要做到跟安吾一样不睡觉就不用起床了(吐魂

指尖轻轻勾蜷着,我稍稍嘟起了嘴巴:“说起来今天下午的时候还有个人跟我提起了奇怪的事情,他说自己是‘鬼杀队’的成员,还说我家里好像有‘鬼’的气息。”

“那家伙超级正经,还说了晚上会来我家附近巡查之类的话,有专门的人巡逻的话应该也不会有什么事情吧。”

富冈义勇说,“鬼杀队”的职责就是斩尽天下恶鬼,保护一切受恶鬼凌虐的人。

他们要做的事情太多了,需要保护的人也太多了,而在这样的危急关头,指望他们完完全全地以我的安危为最优先,对于我们双方来说都只会是负累。

所以倒不如选择一道比那家伙更可靠的保险。

“我自己也会注意的。”

“呀。”我也像是才刚意识到了什么似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稍稍垂下脑袋,我略带慌乱地跟他解释着:“不不不,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听到了中也先生说想要保护我,所以一不小心就这样想了——”

“但中也先生也是很忙的吧?”

因为就在刚刚,我和五条悟和太宰治在门口纠缠的时候,我隐约看到了富冈义勇的身影,那个穿着双拼杂色外套的青年起先一直在暗处盯守,直到某一个时刻,他忽然好像察觉了什么似的朝暗巷的更深处飞奔而去——

之后我就再没能捕捉到那个男人的气息。

时.光’小"说.网 y、ou‘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