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白月光她太难了!

010

  • 作者:奎奎因因
  • 类型:现代言情
  • 更新:11-22 08:14:58
  • 字数:6448

叶莎说得没错,纵观全班,获得嘉奖最多的学生非岑格非莫属。

当天下午,徐枝月联系区叔叔,拜托他修改一下助学金的奖励条件,讲着讲着,直接明示他按照“岑格非”这位学生来设立。

她没有忘记叮嘱区叔叔帮她匿名。

“一个节目都不能表演……”老师沉吟,“那你去当礼仪。”

“啊?”徐枝月眨了眨眼。

徐枝月自然不可能白给廖华凯送钱,以对方的家境,也不可能缺这千把来块钱。

这不,五月初,花梨市召开五四青年节座谈会暨优秀学生表彰会。全市数所高中里一共六名学生受表彰,其中剑明高中有且仅有岑格非一人。

综合条件位于全市前列的几所高中要在会上出节目。

徐枝月撑住下巴,“要是你长得这么好看,我也关注你。”

“……”叶莎撇嘴,“你这学渣少咸吃萝卜淡操心,人家没了一个奖,还有其它的奖啊。”

剑明高中肩负三个节目的任务。负责统筹这方面工作的老师,想当然地把清美水灵的徐枝月划到名单里——这小姑娘家世好,怎么可能没上过兴趣班,跳一支什么舞或演奏随便一样乐器肯定不在话下。

徐枝月:“老师,我不行。”

徐枝月:“我不会弹奏任何乐器,不会跳舞,什么特长都没有。”

原主确实有一两样拿得出手的特长,可她徐枝月没有啊。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老师上下打量面前的女孩,“你的外形条件很适合。怎么样?为学校出点力,回头我让团委给你加综合素质分。”

“老师,我不会……”

“不用担心,这几天放学后会有同学来教你。”老师一锤定音。

被安排得明明白白的徐枝月:“……哦。”

徐枝月的同桌叶莎和桌位附近的女生得知这事,都表示羡慕:

“太好了哎,能翘掉一上午的课!”

“我也想要有外出的机会。”

“这次礼仪的服装超可爱超好看噢~”

“重点是能看到其它高中的学生,靠,还有大学的优质学长学姐!”

徐枝月揉揉鼻头,“我愿意和你们换。喏,谁来换我下来?今天放学记得去培训。”

叶莎:“我一万个想去,可惜颜值不够,老师不同意啊。”

后桌:“就是。你以为说换就能换吗?”

徐枝月无语,招架不住女生们的央求,答应到时在现场多拍些照片同她们分享。

……

五四表彰会当日早上,天空澄蓝,浮飘轻云。

两辆喷饰剑高校徽的中巴车,载送几十名本校学生抵达市政府礼堂旁。

先到的其他学校的学生不约而同地在心中感叹,不愧是有钱或有智商才能读得起的著名私校,整体气势阵仗都与众不同。

再仔细一瞧,这个长得不错,那个长得也不错,哇,特别是走在中间靠后的,红格半身短裙上搭绀色薄外套的女生,长得真是绝,又甜又纯又美。

而女生本人不知道自己吸引了一片目光。

走进后台休息室,她软绵绵窝坐到角落的软椅,掩嘴打了个哈欠。

没办法,今早六点不到得起床集合,她可太困了。

“流程记住了吗?”礼仪队长不怎么放心,“许枝月,进出路线记住了吗?”

徐枝月杏眼迷蒙惺忪地,“记住了。”

“打起精神,你这外套脱了。”队长转身面向众人,扬声说,“大家调整状态,待会儿来一次彩排。”

众人:“好。”“收到。”

徐枝月参与颁发两个奖项,一个是市三好学生,一个是市优秀团员。

主持人的开场白传出会馆外。

负责礼仪的姑娘们在侧门排竖列站好。徐枝月身高一百六十公分,处于平均偏矮的水平,被安排到队列第二个。

“因为获奖人先登台,然后我们从北侧上台,所以你们每次上台前,迅速数好自己对应的是哪个人。”

“上台时走到他(她)的身后就站定,不要挪来挪去,不要有多余的动作。”

“第一个颁奖环节马上到了,准备,端好奖杯,面带微笑,走——”

徐枝月宛如个按指示行动的工具人,跟随排第一的妹子走进会馆。

舞台上空的灯光很足,照得比外面的白昼还亮。

眼有点疼。

徐枝月抬目去找从南数站第二位的获奖人,巧了,是岑格非。

或许是应师长要求,这人今天穿了白色短袖衬衫,墨蓝色长裤,往时偏长的额发稍往旁梳,露出清俊而略深邃的眉眼。

这张脸,这一身,写满了生人勿近的冷淡严整,可她又恶趣味地觉着有股隐隐约约的“欲”味儿。

徐枝月踏上舞台第一级阶梯的同时,脑海里“隐身”了有一两个月的系统忽然出声:

【第二个限时任务:与岑格非发生超过三秒钟的肢体接触。剩余时间:三个小时。】

“??”徐枝月稳着身子往前走,“你还敢再突然一点吗?”

“什么鬼,肢体接触?还要超过三秒?”

原著小说里分明写了,反派岑格非由于童年时遭堂姐哄骗猥.亵(未遂),对任何人的肢体接触都很抗拒,尤其厌恶异性的触碰。

哪怕是后来岑格非抢走女主,也完全没有用肌体碰过她分毫。

身为英俊煊赫的富二代,不乏各色女人对岑格非投怀送抱。他俱是冷漠打发,不沾寸花。

某次,岑格非在合作伙伴的山庄游泳,池边走来个丰满婀娜的美人,没走稳,往水中他在的地方摔。他蹙眉避开。

任美人呼救扑腾,他看都不看一眼,寒漠地抽身离开这池“被污染”的水。

随后合作伙伴问起时,岑格非只说了一个“脏”字。

伙伴是个会来事的人精,猜测那美人十有八.九是刻意接近,为表对岑格非的衷心,果断找人处理了她。

“请问你是要故意害我吗?”徐枝月想一把掐死系统。

【是要协助你。】系统没有情绪波动的电子音,【过去的两个半月,宿主较为懈怠。请务必牢记自己的任务。】

“我哪里懈怠了?”徐枝月面上端着微笑,脑内劈里啪啦地质问,“隔两天撩岑格非说话,隔三天送他早饭,哪个人比得上我这么勤?”

系统似乎是语塞,【……请宿主争取早日赢得岑格非的倾慕。】

【任务一经颁布,无法更改。】

【请宿主注意把握时间。】

草草草,做了这个任务能刷到好感?不降好感都不错了。徐枝月咬牙切齿,“现在我确定你这东西有很严重的毛病了。”

系统整个儿隐身装死。

跟随着领头的礼仪妹子,徐枝月没出差错地走完大半个宽阔的舞台,站定在岑格非身后。

“……他们以品学兼优的实际行动,为我市全体学生树立榜样。祝贺荣获三好学生的同学。”主持人道。

岑格非等几人由面向观众转到面向礼仪同学。

徐枝月心里盘算着事情,没发现跟前的岑格非脸上有些微讶异和惊艳一闪而过。

该送上奖杯了。

烘托气氛的音乐飘荡在耳边。

徐枝月一手垫着厚块底座,一手扶着水晶杯身,递到岑格非胸前。

半垂黑棕的眼睫,岑格非抬手去接。

拿不动。对方没有松手。

他正要用上点劲,手背忽然被细腻白皙的手覆住大半。

温热的,柔软的。

像烘过春阳的鲜嫩花瓣落盖。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更早一点,试试评论会不会多一点

岑格非与常年稳拿的剑高的“学习标兵”奖失之交臂。

徐枝月不知道岑格非失落不失落,反正从他那张英隽清冷的脸上看不出什么多余的情绪。

老师:“你声音好听,要不唱首歌?”

徐枝月:“我没有专业地学过唱歌,而且,我……五音不全。”

后半句是假的,她纯粹是不愿意在舞台上唱歌。

“失落什么?”叶莎听到徐枝月喃喃出口的疑问,“你这么关注他干嘛?”

之后的十二月月考、期末考,廖华凯跟开了挂似的,占据着年级第一。

剑明高中每个新学期,会为上一学期成绩最拔尖的学生发放“学习标兵”奖。过去的高二上学期,岑格非只在九月拿到年级第一,剩下的四次考试,皆是杀出来的黑马廖华凯抢到第一。

老师半信半疑,“真的吗?”

徐枝月赶紧点头,“真的。”

时.光’小"说.网 y、ou‘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