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盛月归

第二十五章

  • 作者:西皮皮
  • 类型:现代言情
  • 更新:11-22 08:20:33
  • 字数:7492

王肆找了许久,终于找着他,此刻也顾不上他沉思时不喜被人打扰,忙上前去,“主子,您怎么在这儿,叫奴才好找。”

外头一切纷纷扰扰,都不曾扰乱王府对婚礼的布置。

冷清如无人之地的院落也都被挂上了红绸红灯笼,处处都张贴着喜字,抬眼望去,眼前都是一片热闹的红,将冷清逼退的毫无藏身之处。

月婉哭笑不得看着眼前,因为脸上不小心撞了柱子红了一块的兄长。

陆长愿很难过,非常难过。

众人后知后觉,终于想起,当年先帝最疼爱的小辈里,便是李燕沉。不然先帝也不会封年幼还不知根基如何的李燕沉为太子。众人又可惜起来,若是李燕沉未曾伤了腿,这场婚礼,会更万众瞩目。

他的思绪霎时犹如丝线从中断开,那扰的他这些日子日日不得安眠的疑惑和烦躁,依旧不得所解,一想到此,他看向王肆时,便多了一丝恼怒,“何事?”

王肆装作没瞧见,笑开了来,“喜服送来了,正好现在再试穿一回,好看看还有何处要改。”

他和月婉的大婚之日。

他在此处静静地待了一个时辰,心中似有答案即将破茧而出,解除他一切疑惑。

李燕沉瞥了他一眼,“按着身量所裁,何须再试一回?”

却又很快否定了这个答案,“罢了,试试也无妨。”喜服这一辈子,也只会穿明日这一回而已,是该试试。

王肆含笑,上前推着轮椅,一边同他说着明日的安排。

不知是圣人怜惜嫡子腿脚不便,还是为何,明日大婚,流程精简了许多,王肆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却又力求每一步流程都能达到完美。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聘礼送入太师府的当天,满长安城的人都在议论那些个传闻已随着先帝葬入帝陵的宝物,没想到,先帝竟全都留给了永安王。

甚至难过到眼中泛泪,“妹妹,我明日不能背你上花轿了。”他伤的是脸,如何能在亲朋好友的面前,背着他妹妹上花轿呢,。

月婉拿着药膏,揉散开来,给陆长愿揉着伤口,“谁叫阿兄不看路,日日都走的路,竟会撞了柱子。”

“还不是大哥,掰腕子输了我,就来追着我打!”

月婉手上用了力,陆长愿忍不住疼,“嘶!”

说来,三位兄长中,她自是与一母同胞的亲哥哥,更为亲近,可是大伯家的两位哥哥对她也很好。若不是她阿兄非要在旁人面前炫耀,也闹不出今日这事了。

“你可别胡乱编排大哥了,大哥多沉稳啊。”

她瞧着陆长愿脸上红红紫紫,觉得好气又好笑,“那阿兄今日记得多敷脸,明日若能消了肿便看不大出来了。”她是不介意阿兄顶着大花脸给她送嫁,只是阿兄不肯,说这样便会叫人笑话。

陆长愿若有所思起来。

明日就要大婚了。

陆家人人都紧张不已,满府的人,都在尽然有序的做着最后的准备。

月婉坐在廊下看旁人检查着喜字有没有贴歪,她瞧着住了多年的院落,这里一草一木她都熟悉不宜,闭着眼睛仿佛都能知晓哪处放着什么。

能嫁给燕沉哥哥,她当然是满心都是欢喜。

可是就要离开家了,临别时却又生起了浓浓的不舍。

这是她未出嫁时在家的最后一晚。

她去了正院,陆太师正在同老夫人说话,见她来,二人也不意外。

陆太师神色还算正常,只叮嘱了她一句,“陪你祖母说说话便回去歇着,今日要早些休息,明日还得早起。”说完这话,陆太师背着手,晃晃悠悠出了院门,说是去书房整理函件。

老夫人叹道:“你祖父这是舍不得你呢。”

说完,老夫人张开了怀抱,眼中含着热泪,“快过来,让祖母再瞧瞧你。”

月婉何尝不知道,她祖父感情含蓄,不会同祖母一般,将不舍得话一遍又一遍的同她说着。

过了许久,老夫人放开她,不舍道:“去陪你祖父说说话。”

月婉点了头,轻轻敲响了书房的门,陆太师语气淡淡,“进来吧。”

她放轻了步伐走进去,却见陆太师背对着她,站在书房悬挂的那幅山河图前,似在认真看着画卷。

月婉走上前去,低声唤道:“祖父。”

陆太师终于转过了身,满脸慈爱看着月婉,“一晃眼,你也到了出嫁的年纪。”

“原本,我同你祖母想要多留你几年。”

月婉听着心中就愧疚,她有不能说的缘由,也有那一分只想嫁给李燕沉的私心,所以才会叫祖父祖母伤心。

陆太师眼神清明,似洞穿了她的想法,“这不是你的错,婚期定的这样早,是我向圣人提出来的。”

“我想让你日后后悔了还有选择的余地。”

月婉鼻子一酸。

“自然你不会后悔,我同你祖母会更安心。”

陆太师并未多言,他是陆家的天,撑起这个家,从不会多吐露几分真心,也不愿叫孙女看出他此刻有多难过。

月婉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出了正院,她打起了精神,又去见过陆侍郎同大夫人。

直到夜深,她方才入眠。

大婚这日,从清晨起,仿佛没有一处是不热闹的,月婉懵神的坐在妆镜前,任由妆娘替她开面上妆,耳旁是锣鼓喧天,贺喜声不断。

瞧着铜镜中,她的脸一点一点的上了精致的新娘妆,眉眼皆染上了喜色,一切犹如在梦中。直到,嫁衣上身,就要踏出房门,拜别亲长时,她到底还是没忍住哭了出来。

老夫人眼中含着热泪,亲手将大红盖头蒙在她头上,“好孩子,去吧。”

红盖头隔绝了她的视线,却没有隔绝她此刻的心情。

她跪下认认真真叩首,“婉儿拜别祖父,拜别祖母。”

有人站在台阶之下,稳稳地将她背上,走了两步,她小声唤道:“阿兄?”

“是我。”是陆长愿小声的回应,“我和大哥说好了,门内我背你,门外上轿前,他背你,这回该轮到三弟哭了。”陆长愿无论如何都得亲自送嫁,只是他脸上的上,还带着痕迹,不好露在人前。

月婉趴在他背上,又轻轻地唤了他一声,“阿兄。”

不知过了多久,花轿终于停下,耳旁的锣鼓声一直不曾停下,忽而有箭矢破风而至的声音,还有一阵鞭炮声响起,花轿落了地。

她被喜娘牵着稳稳地走下了花轿。

她听得喜娘大声念唱:“新娘与新郎共牵红绸,长长久久,永不分离……”

她垂下眼眸,隔着盖头,她看见了一只骨节分明,如玉白洁的手,拿着红绸的一端轻轻地放进了她的手中。

双手相触的一瞬间,她终于从云端落在了地上。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李燕沉看着挂在衣架上的大红喜服,轻轻勾了勾嘴角,却又很快抿下,他才没有很高兴。

终于完婚了,我的天,我感觉写了大半辈子成亲前,才发现时间进度不过两个月。

咳咳,入V了,明晚更新会在14日0点,是大肥章,希望小可爱们能继续支持,笔芯。

明天见~

照旧推一波自己的预收文《燕时归》

苏家有女,倾城之貌,可惜死在了嫁人的路上,无人不为之扼腕。

谁料,传闻中残暴无情,犹如地狱阿修罗的新君入主中原的第一日,旁人见他小心呵护身旁如天仙般的女子时,无不瞪大了眼睛,那不是死去的苏家姑娘吗?

清风寨大当家易岑最近很头疼,蠢如猪的三当家偷摸着下山劫人,不曾想劫回来了个大麻烦。

这大麻烦整日花式提要求,泡茶要三里地外清晨时的山泉水、衣裙要日日不重样、日日都得泡花瓣澡……

清风寨上下苦不堪言,苏宁音瞪大了眼睛,满是无辜:我是仙女,仙女都是这样的。

易岑悉数忍了,并决定在大麻烦恢复记忆后快速将大麻烦打包送回家。

谁知道,苏家二姑娘在旁人口中已经成了为保贞洁而自缢的‘死人’。

他站在苏家门前,听着身旁人哭的泣不成声,“我没有家了,呜呜呜。”

他听得心烦,捂住了她红肿的双眼,“哭什么哭,苏家不要你了,我要你。”带回清风寨当个烧火丫头还是使得的。

小剧场

苏宁音痴痴望着天上明月,她是月宫仙子,注定是不能长留凡间,一想到此,她就忍不住捂面泣泪。

她望着身旁因她就要重返月宫而伤心不已的‘恋人’泣不成声:二牛,我们仙凡有别,等我回了月宫,你就将我忘了吧。

易岑黑着脸将她从悬崖边提溜回来:一,你跳了悬崖也飞不起来;二,我不叫二牛。

苏宁音乖巧:好的,二狗。

易岑深吸了一口气,老婆是打不得的。

他微微抬头,皱着眉看着这一树红花,琉璃色瞳孔倒映,似是装满了喜悦,却又因为他蹙着的眉,而显得矛盾不安。

他已有数日不得安眠,像是在努力抗拒明日的到来,却又带着压抑不住的期待。

“听说,他被太师府其他两位郎君追着满院子打。”

李燕沉安静的听着,不知为何,光是听着话语,眼前就能浮现出一幕幕画面,月婉大约会站在廊下,看着她三位兄长打闹而眯着眼笑开怀。

一想到此,他紧锁的眉头终于松动。

明日,便是大婚之日。

红绸随着清风在树梢枝头飞扬,似是树上开满了红花,庆贺着即将到来的婚礼。

树下坐着一人,穿着一身浅浅的月白衣袍,眉眼冷清不似人间,却因着那耀眼的红似是落在他身上,终于给他添了几分喜气,拉他入了凡尘,做这红尘俗人。

说着说着,王肆说起了特意打听来的太师府趣闻。

“对了,奴才听说,王妃娘娘的三位兄长,都想亲自背王妃娘娘上花轿送嫁,连着比试了好几场,二少爷终于赢得了这机会。”

时.光’小"说.网 y、ou‘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