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玄幻异界 > 四序大陆

第十三章 柳暗花明

  • 作者:摇摆壁虎
  • 类型:玄幻异界
  • 更新:11-22 12:30:24
  • 字数:6378

闵兴全力爬到附近最高的一棵树上,站在树梢四处眺望。极目所至,依然是无边无际的树林。

当然,这么做的同时,就意味着放弃了比赛。所以,不到万不得已,没有哪个参赛选手会这么做。

阳光刺得闵兴眼睛酸痛,头也剧烈的疼痛。和他相比,闵俊的状态更加糟糕,排出来的尿液已经变成了深褐色。

可是,闵兴没有别的选择。他咬了咬牙,迈开了大步。

没有闵俊和晴儿,闵兴便可以撒开腿飞速行动。可是,当他准备按照熟悉的节奏风驰电掣时,才发现自己的情况没有那么乐观。

其实,他们每个人身上都有一个类似于求救的装置。启动这个装置,会向空中放射金光,赛场外的人就会发现,并赶来解救。

无奈,闵兴只能敦促闵俊上路,继续寻找水源。就这样,他们一直坚持到闵俊脚底打滑,一个跟头趴在地上。

闵俊不再坚持,把晴儿让给了闵兴,然后跌跌撞撞地爬起来继续走。不知不觉间,天又黑了。

草丛中的果子很快用完,三人的情况并没有缓和多久。

闵俊背着晴儿走走停停,腿脚机械地迈动,仿佛不受身体地控制。尽管如此,他还是坚持不肯把晴儿交给闵兴。半个时辰之后,闵俊终于筋疲力尽,倒在了路边。他努力将晴儿放在厚实的草堆中,自己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

闵兴把晴儿和闵俊拖到一棵宽大的树边,然后脱下自己的外套盖在晴儿身上。晴儿已经很久没有睁眼,不知是昏睡还是昏迷。

把他们安顿好,闵兴凝视着晴儿,心神沉寂。这个时候,其他人十有八九也很缺水,不会前来偷袭。所以这一夜,晴儿和闵俊应该是安全的。

天空中划过一道金线,在夜晚的丛林中显得格外灿烂。终于有人坚持不住求救了,这个人会是谁呢?

闵兴站起身,扬起头朝光芒闪过方向望去。凝神注视了片刻,闵兴偏过头,用一种坚定的目光看向闵俊。

没有水,闵兴、闵俊和晴儿三人,与身体的脱水反应之间所作的斗争越来越激烈。

每迈出一步,浑身的骨头就像散了架一般疼痛。他拼命告诫自己,他的速度和体能是他们继续比赛下去的唯一希望,他不能让这份希望破灭。

启动没多久,闵兴被迫停下大口喘息。

手撑着膝盖,闵兴抬头看了看天空,漆黑的夜晚没有一丝波动。绝望之时,闵兴的脑中掠过一个念头,会不会下雨呢?当然,这个念头很快就被丛林燥热的空气无情击碎了。

手臂无意间碰到了求救装置,闵兴的心微微一颤。按下求救信号,一切都解决了。恍惚间,闵兴狠狠拍了自己一耳光。这个懦夫的念头,他绝对不允许自己出现。

前路漫漫,闵兴的速度不争气的慢下来。他把脸深深地埋进手掌中,鼻子有些泛了酸。

从小到大,他没有流过一滴眼泪,可是现在,他居然想流泪了。说到流泪,这似乎是闵兴和别人不一样的地方。

自小孤独,闵兴最有理由哭泣。可他从出生开始,就不会流泪,就算再悲伤再痛苦,也流不出一滴眼泪。

他似乎生来就没有泪腺,尽管对悲伤这两个词的体会,比同龄的孩子更加深刻。

“可悲,没想到我连哭的权利也没有。”闵兴埋着头,怅然若失。

麻木地喘息,双腿越来越不听使唤,开始不住颤抖。脚下一滑,闵兴的眼前陷入彻底的黑暗。

闭上眼睛,一阵清香飘过,闵兴的手指轻轻动了动,指甲嵌进泥土里。

“这个地方不错,能死在这里也不赖。”他的脑中,莫名划过这样可悲的念头。

指尖的触感很柔软,这里的泥土很松。泥土松软?闵兴一下子睁开了眼睛。柔软的泥土,意味着什么?这伴着清香的泥土。

他艰难地顺着香味传来的方向爬去,大约30米外,有一片水塘。水塘上漂浮着一朵朵野花,空气中的阵阵清香,就来自于这些野花。

闵兴奋力扑过去,把头浸在水里,大口大口地吮吸。池塘中的野花感受到他的存在,闭合的花蕊瞬间绽开,一朵接着一朵,接踵绽放。

眨眼之间,这片青绿水塘挤满了粉红色的花瓣,空气中满是花的清香。

闵兴拔出脑袋,池塘边掀起连片的水花。眼前的粉色世界,顿时让他纳了闷。

摸到池边的时候,池水似乎没有这么鲜艳。他凝神想了想,觉得有些迷糊。毕竟,刚来的时候,他已经被极度的缺水反应弄得头晕眼花,看错了也正常。

不再多想,闵兴拿出空瓶,迅速盛满了水。这个水壶实在有些小了,完全不能满足晴儿和闵俊的需求。闵兴打定主意,缓解了他们的缺水反应后,一定要把他们带过来。

明天,他们三人就待在这里。

正想着,池塘里有一条小鱼从他的眼角划过。闵兴兴奋地舔了舔嘴唇。

“这下好了,不但有水喝,还有鱼肉吃。”

绝处逢生,闵兴又焕发了生机。身体不再缺水,力量就跟着恢复了。他的左脚用力地踩在地上,闪电般消失在浓浓的夜色之中。

朝露沾在花瓣上,水波荡漾开去。

闵兴的速度回来了,几分钟之后,他就冲到了闵俊和晴儿面前。他像豹子一般,矫捷地上了树。

闵俊歪头搭脑地倚靠在树枝上,面色灰暗,嘴唇裂开,晴儿的脸埋在他的怀里。见到闵兴,闵俊费力地张了张嘴,想要开口说话,可是已经发不出声。

闵兴赶紧拿出水壶,喂了他一口水。闵兴猛吸了一大口,用极大的毅力克制自己没有接着喝下去。

瓶子里的水还有大半瓶,闵兴扶起晴儿把水送到她唇边。刚开始,晴儿没有意识,感受到救命之源后,便本能地猛喝起来。眨眼之间,水壶中的水便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干涸。

一壶水下肚,闵俊和晴儿的面色渐渐好转。晴儿恢复了意识,看起来有些激动。

“兴儿哥哥,谢谢你!”

闵兴在她的脑袋上敲了一下,开口道:“谢什么,这不是应该的吗?”

“不是的,其实是我们拖累了你,不然你。”

晴儿刚想说下去,闵兴便打断了她。

“瞎说什么?别乱想了,我们现在马上去那片水塘,今天就在那儿过夜了。池塘里还有鱼,我们可以好好犒劳一下自己。”

闵兴兴奋地看着闵俊和晴儿,两位烈金族少年已经逐渐恢复了往日的神采。身体复原后,三人很快就到达了水塘。

晴儿要求去洗澡,闵兴和闵俊两人为她放哨。

闵兴和闵俊背对池塘站着,表情显得很不自然。晴儿在身后溅起轻轻的水花声,他们互相对望一眼,尴尬地笑了笑。

两人心照不宣,事实上,他们都想回头偷看,却都不好意思这么做。就这样,一直等到晴儿洗净出水,闵兴和闵俊才放松下来。

等待之中,闵兴感到一阵阵不自在。他和闵俊对晴儿的心思是一样的,这层窗户纸,不知何时会被捅破。不过有一点闵兴非常清醒,他不希望因为晴儿的关系,影响了他和闵俊的兄弟情。

草丛中有果子,闵兴钻进草堆,摘下果子仔细观察。师父教过怎样辨别果子是不是有毒,但他并不确定。这不是他熟悉的品种,只能通过颜色和形状大致做出判断。

闵兴犹豫了片刻,吸了一口血红色的果肉。在给晴儿和闵俊尝试之前,他不惜亲身试验。确定无毒之后,才将草丛里剩余的果子摘给闵俊和晴儿。

他不放心将闵俊和晴儿丢在这里,至少,不能让他们这样待着。于是,他将他们两人拖到了树上,并且在树的周围下了几个套。

做好了这一切,闵兴才放下心来,启程寻找水源。

可是,应该到哪里去找呢?唯一可靠的就是悬崖下方的那条湖泊。闵兴一边走,一边思考。从他现在的位置,走到山脚边的湖泊附近,这段距离可谓十分恐怖。

晴儿处于昏睡状态,闵兴只好用力挤出可怜的果汁滴在晴儿嘴唇上。如此稀少的汁液,滋润嘴唇尚可,维持生命则是天方夜谭。

尽管如此,他还是坚持背着晴儿。晴儿的面颊已经发紫,眼圈暗黑,无力地趴着一动不动。

到了黄昏,闵兴虚晃的目光窥探到了一线希望。他顿时振作精神,凝神而视。

“闵俊,我去找水,今晚你们就呆在这里,等我回来。”

闵兴叫醒了睡梦中的闵俊,在他耳边悄悄地说,似乎生怕吵醒了晴儿。闵俊点了点头,他不再反对,因为这是他们现在唯一的机会。闵兴四处望了望,没有立刻出发。

时.光’小"说.网 y、ou‘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