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网络文学 > 修罗战神:狂婿(又名修罗战神)

第91章一道手谕,万众臣服

  • 作者:蜗牛快跑
  • 类型:网络文学
  • 更新:11-22 13:23:50
  • 字数:9908

他虽然知道:

并非闻人泰来本尊。

而是他的书童‘心眉’。

举手投足间。

单凭气势,就能瞬间冻毙,魏家十七个高层的无敌强者!

走出迎客厅的。

闻人泰来的手谕。

代表着至高无上的权威。

魏无征面露难色。

欲言又止。

手谕一出。

万众臣服。

以闻人泰来的声望。

很多时候,甚至不必发手谕。

一秒记住↘E^Z.看^书.首^发↘输入地址:m“老爷叫我,把这个给你。m.”

一道手谕。

恐怕是难以震慑凌家余孽。

令其知难而退啊。

“把手谕交给凌家余孽。”

“让他供奉在祠堂。”

“晨昏三叩首,早晚一炉香。”

闻人泰来云淡风轻的声音。

从虚掩着门的迎客厅内传出。

顿了顿,又道:“呃,老夫倒是忘了。

凌家早已覆灭。

哪还有什么祠堂?

不论有没有祠堂。

也得让他把手谕。

供奉起来。

当成传家宝。

代代流传。”

“爸……”

魏无征的话,刚一出口,就被语气怫然不悦的闻人泰来打断,“你觉得老夫的手谕不管用?”

“不敢。”

魏无征嘶声回应道。

“见老夫的手谕,如见老夫本尊。”

“有老夫的手谕在,这江海,谁敢放肆?”

闻人泰来的语气,凛然有威。

一股上位者,自信豪迈的气势。

从迎客厅内,席卷而出。

震得魏无征,心神狂跳。

“咳咳咳……”

剧烈的咳嗽声,密集如暴雨搭芭蕉叶。

“老夫能给凌家余孽,发一道手谕。”

“那是他凌家祖辈,修来的福报!”

事已至此。

多说无益。

知趣的魏无征。

只能捧着手谕。

离开北岭山庄……

……

凌绝顶把李香兰母女,送回白马村后。

重返江海。

来到潜龙大厦。

等夏倾城下班。

站在夏倾城的车前。

神情静如止水。

但内心则掀起滔天巨浪。

几个小时前。

他回到家。

无意中听见魏彩霞和野男人,厮混的声音。

为避免被魏彩霞察觉。

他又悄然离家。

去了龙门。

没想到。

却在县城广场。

与李香兰母女。

不期而遇。

与林智慧,再度重逢。

引发冲突。

风波落幕。

他离开白马村时。

李薇儿背着李香兰,向他说了,母亲和田治江的交易。

这让他心痛。

李香兰为了五百万现价、一套房子。

竟然说谎骗他……

“送我去金色音乐公司。”

夏倾城冷漠如霜的声音。

将凌绝顶的思绪打断。

见凌绝顶明明是个窝囊的软饭男。

却偏要装出高深莫测的模样。

这让夏倾城很生气。

但她却懒得再开口。

钻进车里。

坐在后排座位上。

摁压着酸痛的太阳穴。

念头起伏,思潮涌动……

投入X物质研究项目的经费,数以亿计。

目前已进入关键阶段,但还需大量资金。

然而,公司却入不敷出,捉襟见肘。

向银行贷款,终究只是饮鸩止渴,并非长久之策。

考虑了一下午,她决定跟音乐公司签约。

成为职业音乐人。

把赚到的钱,投入到X物质的研究上。

她在音乐领域的造诣极高。

得到专业人士的好评。

三年前,金色音乐公司,找她签约。

有意将她打造成超一流的音乐人。

但她当时,忙着创建科技公司,分身乏术。

于是,婉拒了音乐公司的好意。

“放低姿态,我一定要放低姿态……”

夏倾城不断暗示自己。

而今,她主动找上金色音乐公司,有求于人。

在金色音乐公司面前,她没有任何优势……

“你再敢看我……”

注意到凌绝顶,多次通过后视镜,观察自己,这让夏倾城气不打一处来。

“我就抠了你的狗眼!”

夏倾城的呵斥。

令得凌绝顶脊背发凉,暗自思忖:

当年,对自己温柔善良的夏倾城。

哪去了?

她怎么会变得这么冷漠暴躁?

这些年,她经历了什么?

他回归江海后。

所有精力,都用在了调查凌家惨案上。

无暇详查,他离开的这些年里,夏倾城的遭遇。

他对夏倾城的了解,极为粗浅……

见凌绝顶一言不发。

夏倾城却没半点成就感。

反而有着深深的挫败感。

这混蛋,连架都不跟自己吵。

她愈发确信:

这混蛋用尽心机,入赘夏家。

只是为了谋得衣食无忧。

不用工作,不用奋斗。

当个窝囊的家庭煮夫。

混吃等死一辈子……

“我进去谈事。”

来到金色音乐公司。

夏倾城重新补妆,整理仪容。

很不耐烦的扔下一句话后。

转身而去。

望着夏倾城远去的孤傲背影。

凌绝顶的嘴角。

勾起一抹玩味的弧度。

“查查金色音乐公司的来历。”

凌绝顶掏出手机,吩咐道。

他虽然不知道,夏倾城来金色音乐公司的目的。

但,知己知彼,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两分钟后。

手机响起。

传来铁鹰的声音:

“金色音乐公司,是江海规模、实力、影响力最大的音乐公司。”

“隶属周家分支‘周正华’一脉,其孙‘周卫东’名下。”

“此人贪财好色,风流成性,至今未婚的原因,是为了与十几名女歌手厮混。”

“很多女歌手,为了上位,主动接受他的潜规则。”

“此人虽是董事长,但公司实权,却在周卫国手上。”

“此人与周卫国,是堂兄弟的关系……”

与铁鹰结束通话后。

凌绝顶打电话给周卫国。

通知周卫国,尽快赶来金色音乐公司。

“这傻妞,是不是脑子进水?”

“明知自己的容貌,祸国殃民,令无数男人,垂涎三尺。”

“明知周卫东好色成性。”

“还偏往火坑里跳?”

低语感慨声中。

凌绝顶向音乐公司走去。

而接到他电话的周卫国。

则又惊又喜。

虽然不知:

凌绝顶叫他到公司,所为何事。

但,能为凌绝顶效力。

却是他梦寐以求的事。

“阿国,在凌爷面前,必须放低姿态,决不可冲撞了凌爷。”

“凌爷有任何需求,你不必向我请示,直接答应他就是了。”

“攀上凌爷的高枝,周家崛起,指日可待啊。”

“现在的付出,哪怕是给凌爷当狗,都是值得的。”

出门前,老爷子周正华,语重心长的叮咛周卫国。

……

金色音乐公司。

对外开放的大厅里,各种中西方、古典、现代的乐器,琳琅满目。

随处可见,造型精美的音乐符号,金光闪闪,美轮美奂。

“夏倾城来得可真不巧。”

“也不知周董什么时候回公司?”

“嗨,周董那么爱慕夏倾城。”

“他要是知道夏倾城来了,哪怕天塌下来,也会火速往回赶。”

“嗯,这倒也是哈。”

“夏倾城来咱们公司干嘛?”

“别瞎打听,这种机密要事,不是咱俩这种小人物,能知道的……”

两个职员窃窃私语的交谈声。

传入凌绝顶耳中。

让他松了一口气。

只要周卫东不在公司。

那么,夏倾城就不会有危险。

他也能安心的在大厅,等待周卫国。

凌绝顶正襟危坐在长椅上,闭目养神。

这副形象,与大厅里的氛围,格格不入。

“哟,你也配喜欢音乐?”

一道尖酸刻薄的女声,突然在凌绝顶耳边响起。

他睁眼一看:

眼前的女孩,亭亭玉立,婀娜多姿。

紧身的皮衣皮裤。

将她火爆性感的曲线。

完美的勾勒出来。

画着浓妆的锥子型巴掌小脸上,满是轻蔑和嘲讽。

嘴角上扬,双手抱胸。

一副目中无人的模样。

见眼前这废青,只看了一眼自己,就又闭上眼睛。

这让女孩很生气:

“哼,不知道保安是干什么吃的?”

“殿堂级的音乐公司,岂能把阿猫阿狗放进来?”

“这成何体统?”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解救夏倾城。

凌绝顶不愿再生事端。

眼前的跳梁小丑,根本不值得他出手。

他连反驳的话。

都懒得说。

嫌浪费口水。

然而,他息事宁人的态度。

却让女孩,愈发嚣张,更加愤怒。

纤纤玉手,指着他,冷声道:“我跟你说话,你没听见?”

她是公司,最新签约的歌手‘董芳’。

虽然才发行了一张唱片。

但不俗的成绩,却让她成为音乐界,冉冉升起的新星。

仗着与周卫东的亲密关系。

有周卫东撑腰。

她在公司,一向颐指气使,飞扬跋扈。

谁都不放在眼里。

即便她是小有名气的公众人物。

即便把事情闹大了。

也有周卫东为她善后……

见凌绝顶还是一声不吭。

董芳有种被羞辱的感觉,再度质问道:“你哑巴了,不会说话?”

凌绝顶不想招惹是非。

但董芳却咄咄逼人。

凌绝顶再次睁眼,平静的望着董芳。

“滚出去!”

“这是音乐的殿堂。”

“不是你这废柴,能来的地方。”

“你连哆来咪发唆都不懂。”

“也敢来这种地方。”

“你不嫌丢脸。”

“但我却觉得,你的行为,是对所有音乐人的侮辱。”

董芳一手指着门外,一手指着凌绝顶,咬牙切齿的道。

“谁说我不懂音乐?”

凌绝顶扬眉问。

董芳精致娇俏的面容上,轻蔑嘲讽之色,溢于言表,冷笑道:“就你?也懂音乐?

你这种下里巴人,也懂音乐。

那么,猪都能上树!”

见凌绝顶长身而起。

董芳突然提高音量,大声道:“大家快看啊,这里有头猪说,他懂音乐。

你们信不信呐?”

董芳是公司的红人。

更是很多音乐爱好者的偶像。

她一说话,自然得到无数人的回应。

“不信!不信!”

“如果猪叫声,也能算音乐的话。”

“那他还真有可能懂音乐,哈哈哈……”

一边倒的奚落声、嘲讽声,向着凌绝顶倾泻而来。

同时,还有无数人,趁机吹捧董芳。

董芳羞辱凌绝顶的目的,就是为了出风头,借众人之口,恭维自己。

众人的恭维声,乐得董芳心里,比吃了蜜还甜。

“只要你能弹出一首完整的曲子,我就收回刚才的话。”

“并且向你道歉。”

董芳一脸傲气,自信满满的开口道,“否则,你就是不懂音乐的猪。

滚出大厅,绕着外面的广场,爬一圈。

边爬,边学猪叫。

让人录下视频,传到网上。

你敢赌吗?”

“芳姐,你高看这废物了!”

“他哪会弹曲子?”

“废物啊,有点自知之明吧。”

“现在就到外面,学猪叫吧。”

“免得待会儿,更加丢脸。”

一帮人,再度开口,为董芳发声。

“谁说我不敢赌?”

凌绝顶微微蹙眉,瞟了一眼董芳。

顿了顿,又道:“我要是弹出完整的曲子。

你不必给我道歉。

叫爸爸就行。

从此后,你见到我,都得叫我一声爸爸。

你敢赌吗?”

此言一出。

全场死寂。

谁都没想到凌绝顶。

竟然反客为主。

将了董芳一军。

董芳暗自咬牙。

狠狠瞪了一眼凌绝顶。

当着现场上百人的面。

她哪敢认怂?

一旦认怂。

就会沦为笑柄。

成为黑料。

今后她还怎么在音乐圈立足?

“好!”

董芳咬着牙,重重点头。

喜欢修罗战神:狂婿(又名修罗战神)请大家收藏:修罗战神:狂婿(又名修罗战神)我的书城网更新速度最快。,

捧着一道手谕。

递到魏无征面前。

但,这次面对的是……

凌家余孽!

来势汹汹,为报仇而来的凌家余孽!

“这……”

十五、六岁的年纪,眉清目秀。

灵气通透。

只需让人带句话。

就能平息纷争。

时.光’小"说.网 y、ou‘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