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我是女炮灰[快穿]

第669章 第 669 章

  • 作者:二月落雪
  • 类型:现代言情
  • 更新:10-18 03:59:56
  • 字数:12444

她做不到,真的做不到。

何露西痛得浑身发抖,生理泪水簌簌而下,她抬头看向萧遥,色厉内荏地叫道:“你要干什么霸哥是我男朋友,你敢打我,霸哥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萧遥听了,一拳打了过去:“闭嘴。”

何露西道:“怕什么我们都还没成年,怎么可能会坐牢再说,我们也没打她,是她打我们!就算警察要问罪,也是拿她问,我们都是受害者。”

哭泣的一个女生道:“可是,我们说要扒光她的衣服。”

打完一轮,萧遥将先前只是打了一拳的女生揪起来,拳打脚踢一顿,确保几乎所有小太妹都享受到一样的痛楚,这才走向倒在地上的何露西,将她手上的dv机给拿了过来。

扒光一个女生,拍下她的照片,说起来似乎是一件很简单的事,也属于最直接的报复。

可是萧遥真的做不到。

要不要以牙还牙,扒光这些女生,让她们体会一下她们缔造的羞辱呢

只是快速思考了一下,萧遥就放弃了打算。

她也是一个女生,她没有办法做这种事。

她拿着dv机,走到每一个人跟前,逼所有女生抬起头来,将脸完全展示。

拍完了所有女生之后,萧遥将dv机里面的内存卡给弄出来,然后将dv机扔给何露西,又上前揍了何露西一顿,这才缓缓开口:“第一,你们要保我无事,不然今晚的录像,会被全国人民看到。第二,以后再犯到我手上,我不会再手下留情。”

说完双手插兜,迈着大长腿走了。

萧遥听着这些恶毒的话,手下没有留情,打完一个打下一个,打得这些小太妹纷纷倒在地上哀嚎。m.

何露西不以为然:“只是说一说,又没有真正做,这有什么”

这一下,其他女生都不说话了。

萧遥周六周日没出门,在家埋头读书。

萧玉是高二学生,周六是不放假的,所以她在学校继续学习。

傍晚和苏长越在食堂吃饭时,听到隔壁一张桌子有人道:“真的,没骗你,真的拿了全校第一!不过,大家都觉得,她那成绩是****得来的。”

萧玉原本没将这些话放在心上,可是下一刻,她的注意力就高度集中了。

因为,说话的人,提到这个创造了全校第一的学生,居然是萧遥:“肯定是****得来的,谁不知道萧遥在一中读书时,期中考试有多差啊。这才隔了多久,怎么就全校第一了”

萧玉的脸色变了变。

萧遥考了第一

不可能!

这时邻桌的人继续讨论:“不是,八中那么垃圾,八中的高一全校第一,也不见得有多高分。”

萧玉下意识地点头。

垃圾学校的年级第一,根本不算什么。

“八中是垃圾,可是你知道萧遥这次考了多少分吗746!我如果没记错,一中起码有300个学生低于这个分数!”

萧玉听得瞳孔紧缩。

746

这不可能,绝不可能!

苏长越也听到了,他嗤笑一声“746****得来的吧八中居然落魄到这种程度了学生****的成绩也要大夸特夸”

萧玉听了这话,心里好受了一些,嘴上却道:“八中没查出来,应该不是****吧”

苏长越反问:“那你告诉我,一个学渣,怎么突然考出746这个分数”

高一考九个科目,总分1050分,能考到746这个分数,其实真的很不错了,就算是在一中,也不是殿后的分。

萧玉抿着唇,心中愉快,嘴上则道:“希望她不是****得来的分数。”

周一早上,萧遥回校,在校园外的那条巷子里遇见了周小星。

周小星见了她,马上一边打量四周一边迎了上来,低声问:“萧遥,你没事吧”

萧遥摇摇头:“没事。”

周小星见萧遥的确不像有事的样子,并没有松了口气,而是继续皱着眉头低声说道:“我听说,高三的何露西似乎要教训你,你要不还是转学吧。”x

萧遥摇摇头:“没必要。”

周小星见萧遥丝毫没有将自己的话放在心上,不由得急了:

“为什么不转学我跟你说,何露西的男朋友,是美食街一带的混混头子霸哥。之前,何露西欺负过比你高一届的女生,不知做了什么,那女生差点儿疯了,还割脉自杀,虽然救回来了,但听说精神出了问题。后来,那女生转校了。”

萧遥马上想起何露西周五晚上对自己做的,心里怒气直往上涌。

原来,那个该死的何露西,还曾对另一个女生做过那些事,难怪那么熟练。

周小星见萧遥不说话,焦急地劝道:

“你听我的,赶紧转学吧。我知道你能打,可是何露西的男朋友是社会人士,有一堆狐朋狗友,你不是他们的对手的。而且我听说,何露西家里有点儿关系的,也是因为这样,高你一届的女生家里才奈何不了她。”

萧遥仍旧摇摇头:“转学就不用了,我会小心的。”又看向周小星,“为了避免被我连累,你以后不要跟我说话了。”

说完双手插兜,背着书包回校。

早上照例有又长又臭的全校性例会,所有人都听得昏昏欲睡。

校长在发言的结尾,特地宣读萧遥的各科成绩,并郑重地表扬了她,然后带头鼓掌。

瞬间,雷鸣般的掌声响彻学校各个角落。

这一天起,萧遥上课时,感受到了所有科目老师对自己的关爱是真的关爱,讲课时经常和她对视,仿佛在重点对她讲课,演练时点她回答问题,仿佛在栽培她。

不止萧遥有这个感觉,王晓华也有,她为此,差点咬碎了一口银牙,回家后,马上扎小人诅咒萧遥。

因为周小星的话,萧遥每晚晚修后回家都特别小心,有时觉得不妥,还特地绕路快跑回家倒不是怕打架,她是想着期末考试即将来临,暂时别打架,等考完试再说。

一周有惊无险地过去了。

又一个周一,所有高校开始了期末考。

这一次,萧遥的所有科目老师格外关照萧遥,监考时,经常往萧遥身边晃,有时干脆站在了萧遥身边看萧遥答题。

萧遥是个专注的人,一旦认真做一件事,便会特别专注,能忘掉所有事。

所以考试时,老师站在她身边看她解题作答,她根本没注意到。

班上很多同学也下意识地看向萧遥,因为上个星期,所有老师都表现出,萧遥是班上最优秀的学生的架势,所以他们都格外关注萧遥的成绩。

他们想知道,萧遥是真的变成学霸了,还是像传言那样,是靠****拿到全级第一的。

坐在倒数第二排的游子铭、关志轩做一会儿题看一会儿萧遥,盯萧遥盯得比监考老师还紧。

安晏也是个学渣,很多题都不会做,所以随便选了个答案填上去,之后便盯着萧遥,准备随时揭穿萧遥****。

可惜,任凭他们怎么盯,都没发现萧遥有任何****的迹象。

而且令他们不安的是,各科老师在萧遥身边站了一会儿,都红光满面,等到收试卷的时候,还和蔼地跟萧遥说话,并叮嘱萧遥寒假时也不要放松了学习。

王晓华和游子铭几个,本能地觉得不妥。

难道,萧遥这次考得很好,所以各科老师才那么激动

王晓华暗示人去问刘欣,怂恿刘欣问萧遥。

刘欣不是傻子,又被萧遥知会不能表露出和她关系好的模样,所以听到暗示,一扭头:“我和她又不熟,怎么问自从我英语第一丢了后,我妈就骂我了,我不想跟她说话。”

王晓华几个没办法,于是趁着去跟老师道别时,跟老师旁敲侧击。

周老师笑呵呵的,异常满意:“她这次考得很不错,我看的几道语文选择题很多都做对了,诗词鉴赏和阅读理解都很不错,唔,这次应该能考个好成绩。”又勉励王晓华,

“萧遥同学那么差的基础,都赶上来了,你以前基础不差,可不能退步啊。向萧遥同学学习,也争取拿个好成绩。”

王晓华又被周老师拿萧遥做榜样,差点没吐血,支支吾吾回应了两句,便回去了。

终于放假了,萧遥背着书包离开校园。

她在校道上遇上了何露西。

何露西看到萧遥,身体瑟缩了一下,但很快趾高气扬地迎上来,跟萧遥擦肩而过时,扔下一句话:“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我看你能躲到什么时候,以后是不是不用出门了。”

萧遥回头,扯起嘴角咧嘴一笑:“你不痛了嘛”

何露西瞬间黑了脸,牙齿咬得咯咯响。

可是她知道,自己不是萧遥的对手,而且现在萧遥挺有学校老师宠儿的迹象,她跟萧遥相斗,在舆论上也不占优,所以尽管恨得牙痒痒的,还是加快脚步走了。

走出不远,何露西觉得自己这个样子很狼狈,于是发誓,一定要让萧遥生不如死。

萧遥不想长期被霸哥骚扰,所以认真思考了两晚,又仔细做了部署,便决定诱他们动手。

寒假结束后第三天,天空中下起了小雪。

萧遥穿上长款羽绒服,头上戴着帽子去美食街吃烧烤。

回来时,被一群人拦在小巷子里。

何露西挽着一个纹身男人走上来,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你以为你遮住你那个肥猪流的造型我就认不出你来了吗我就没见过你这么蠢的,蠢哭了!我倒要看看,你今晚还能不能威风!”说完看向霸哥,

“我打听过了,她跟家里不联系了,所以,打她一顿,剥光她的衣服拍照之后,送她去浴足城接客吧。除了我们,不会有人知道她失踪的。”

周围马上响起男男女女的口哨声和哄笑声,一人大声道:“就她那个丑样,我怕没有男人肯点。”

“你不懂,有的男人,只要是个女人就肯上,毕竟关了灯都一样。”

萧遥听着这些话,目光冷冷地从人群中那些女生脸上掠过,见她们或是露出看好戏的神色,或是露出幸灾乐祸的神色,或是露出迫不及待的神色,就没有惋惜和同情的,心不由得沉了沉。

这些女生,正是那晚跟着何露西来围堵她的人,她们之中,最多不会超过18岁,正是人生最美好的年华。

可这些有着美好年华的女孩子,心肠竟如此狠毒,对另一个女生即将面临的可怕遭遇,居然没有一丝一号的惋惜同情,拥有的,都是对毁灭的期盼。

萧遥不由得想,到底是哪里出了错,让这些年轻的女孩子拥有如此恶毒的心肠。

是因为无知无畏,所以无情狠辣吗

是因为不知道会面对什么,不知道对另一个人能造成多大的伤害,所以才这么肆无忌惮吗

何露西见萧遥不说话,得意地笑起来:“怎么,吓坏了吗这不算什么,真正的好戏还在后头呢。”

萧遥回神,看向何露西,紧紧地盯着这个不超过十八岁的少女,道:“我听说过,有一个高我一届的女生,她也得罪过你”

何露西嚼着口香糖,打断了萧遥的话,脸上一派得意:

“你是想说赵子莹吗你消息挺灵通的啊,她跟你一样,得罪了我,所以,她得到了和你一样的待遇。唯一不同的是,她家里人会找她,所以我没送她去浴足城,只是让小沈他们几个上了她。”x

萧遥纵使有心理准备,听到这话,心里还是涌上一股悲哀和愤怒,她死死地盯着何露西:“她和你一样,是女孩子,你难道不会愧疚的吗”

何露西吐出嘴里的口香糖,不屑地道:“我愧疚什么她得罪了我,我恨不得弄死她!”

萧遥见何露西眼里,的确没有愧疚,提起被她伤害过的女生,眼中只有得意,知道再问她没有任何意义,便又看向其他女生:“你们自己也是女生,难道一点同理心都没有吗”

一个女生笑了起来:“哈哈哈,你该不会以为考了好成绩,被校长老师赞了几次,就以为自己是个好学生,可以这样训我们了吧同理心,谁特么有同理心啊,我们八中的学生有吗有吗”

“垃圾八中的垃圾学生,谁特么有同理心同情心啊,那是什么东西啊”

四周马上响起高高低低的嘲笑声,仿佛看笑话一般。

萧遥看着这些女生,心理涌上一阵阵悲哀。

她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这个世界上,会有一群如此可恶的女孩子。

何露西不耐烦地拍了拍自己帽子和肩膀上的细碎雪花,说道:“雪似乎要下大了,不要再跟她废话了,赶紧上,回头把她扔浴足城,让人好好伺候她。我这么大,还是头一次被人这么打呢,这仇不报我这辈子都不会开心。”

霸哥听了,点点头,一边挥手一边道:“一起上”

何露西说过萧遥很能打,他也曾打听过,知道萧遥的确能打,所以没有小看萧遥,而是招呼所有人一起上,争取以多打小,来个十拿九稳。

萧遥见这些人围上来,马上冲向一个方向,然后飞身而起,对着那个方向的男女用力一踢,把人踢出去之后,马上从那个口子跑了出去。

何露西和霸哥一行人见了,恼怒异常,马上跟了上去。

萧遥一直往巷子深处跑,之后拐进另一条巷子。

小雪飘扬着落下来,并没有像何露西说的那样越下越大,可即使是小雪,一直下也能弄湿人的衣衫。

萧遥没管落在身上的小雪,一直往前跑。

因为怕身后的人跟丢,她感觉身后的人看不到自己了,马上放慢脚步,弄出动静,等身后的人追上来。

等身后的人追上来了,她继续往前跑。

终于快到目的地了,萧遥拐进小巷子之后,放慢了脚步,走向一个门口,走到门口之后,马上攀墙而上,跳到墙头上,沿着墙头往另一边走去,最终跳落到另一条巷子里。

落在巷子之后然她背靠着围墙,拿出手机号码报警。

围墙另一侧,传来杂乱而急促的脚步声。

紧接着,又有人大声道:“这边,就在这里面,那个房子里!”

萧遥报告了地址位置,就将卡拿出来,放进了兜里。

随后,她凝神听着围墙后的动静。

她听到开门的声音,听到一群人叫嚷着进门的声音。

再之后就是男人的惨叫,打群架的凌乱声音。

雪终于开始下大了。

萧遥扯了扯帽子,冒着雪一步步回家。

据她打听到的消息,里面没有刀没有枪,所以不会出人命的如果有,又闹出了人命,那只能说他们运气不好了。

这些人,成年的需要进监狱,未成年的也需要受到深刻的教育。

不然,不知道有多少女生又会迎来赵子莹那样的遭遇。

走出几步,萧遥的脚步慢了下来,她忍不住回头,看向事发的地方。

何露西她们,都是未成年的女学生啊。

只是惋惜、同情和愧疚刚涌上来,她就马上想到周小星和何露西口中的自杀未遂又精神失常的赵子莹,想到何露西和那些女生在谈及如何处置她时的无情以及狠辣,然后,先前所有的情绪都不翼而飞。

何露西她们不是未成年女生,她们是魔鬼。

对这些人仁慈,就是对赵子莹、原主以及所有被霸凌被欺负女生的残忍。

萧遥深吸一口气,继续往前走。

她没有做错。

这是她唯一能想到可以为自己和赵子莹报仇的办法了。

萧遥走到繁华的美食街时,听到自己刚才出来那一侧传来急促的警笛声。

萧遥低下头,看向地上的脚印。

雪下得越来越大,她的脚印很快就被雪花给掩盖了。div

如果她不是可以反抗,而是原主遭遇这一切,没准就真的会被扒光衣服拍照录像,并被拉到前面美食街展示。

这样的羞辱,不管什么年纪的女人遭遇,都一辈子难以释怀,甚至有可能受不住压力自杀。

也有女生咬牙切齿,厉声喝道:“怕什么这次是失误!”又看向何露西,“我们是打不过她的了,可是这仇不能不报,露西,找霸哥吧。”

何露西擦去脸上的眼泪,咬牙切齿道:“你放心,我一定会让她生不如死的!”

痛得忍不住哭泣的几个女生纷纷道:“如果你让霸哥报仇,萧遥公布我们那个录像怎么办这是犯法的,我们说不定会被抓去坐牢!”

萧遥收回思绪,拿着正在录像的dv机,一边拍躺在地上的女生一边思考。

何露西又被打了一拳,痛得没办法再说话了,眼泪不住地流。

萧遥扫了一眼,见倒在地上的小太妹们一个个泪流满面,可怜兮兮的,像是被欺负了似的,心中却没有半点同情。

有几个女生见萧遥终于走了,忍不住哭了出来:“好痛啊”

“难怪高一的都不敢惹她,连安晏都不是她的对手,特么她打人特别痛。”

时.光’小"说.网 y、ou‘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